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龍抬頭在線閱讀 - 1825 最窮酸的老大 為49000推薦票加更

1825 最窮酸的老大 為49000推薦票加更

        我確實要殺掉他們倆,他倆這次做得真的太過分了。

        聽到我的狂吼,周晴當然一腳油門,載著葉良瘋狂往前竄去。

        “追!追!”我大叫著。

        眾人紛紛躥出門去,各自駕車去追,我也奔到門外,看到一場“度與激情”的現實版正在賭城的大街展開。我不知道他們能否追得上周晴,希望一切都順利吧,否則這倆毒瘤遲早還會卷土重來。

        可惜,他們讓我失望了,一上午過去以后,眾人紛紛回來,說是沒有追上。

        我在嘆氣之余,心里也想,葉良都被我打成那樣子了,還不知道能不能救回來呢,就算救得回來,八成也廢了吧,應該不用再擔心了。

        我花了幾天時間,讓賭城的秩序又回到了以往,各處的人也都重新換上我的親信。

        總之,賭城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我這沒什么事,自然就開始思考南王他們在紐城怎么樣了,我打探不到他們的消息,洪社在紐城雖然也有分會,但勢力非常的小,那邊也是戰斧的天下。

        算了,他們既然不想讓我摻和,我就別摻和了。

        當然我也沒有閑著,我按照原計劃開始尋找血煙草、佛仙根和涅槃淚,我先讓人在自己的地盤上找,一無所獲之后,又聯系洪社其他地方的老大,比如洛城的黃玉山啊,加城的溫春秋,還有香河的左天河,讓他們幫忙搜尋這幾樣東西,東洋和炎夏當然也沒放過。

        在東洋,我聯系了藤本一郎和藤本惠太,還有龍虎商會在東洋的分會會長顏宴,以及黑界其他組織的人,讓大家都參與進來幫我的忙。

        至于炎夏,隱殺組、殺手門、龍虎商會都處于被封禁的狀態,人們跑的跑、散的散,也聯系不上誰了,只好撥通了魏老的電話。

        以前魏老不接我的電話,現在是巴不得接我電話。

        “你好意思打電話來?”魏老怒氣沖沖。

        “我以前給你打過多少個,是你不接。”

        “你最好趕緊給我回來,我答應了南王的,要困住你!”

        ——陳近南對我袒露真相的事已經告訴他了。

        “嘿嘿,你困不住我的。”

        魏老無話可說,憋了半天才道:“你在米國也行,我只希望你別打攪南王他們。”

        “你幫我一個忙,我就不打攪他們了。”

        “什么?”

        “幫我找血煙草、佛仙根和涅槃淚。”

        魏老聽得一頭霧水:“這都什么玩意兒?”

        “煉制通天丸的東西。”我說:“這東西可厲害了,能讓我升到天玄境五重,到時候就能幫南哥和我爸的忙了。”

        魏老頓時怒不可遏:“你怎么還要去摻和啊,陳近南都白和你說了嗎?”

        “魏老,您別激動,您想想看,等我到了天玄境五重,完全有能力幫助他們了啊,再過去就不是添亂了。”

        魏老一想,還真是這么回事,便道:“行吧,我會幫你找找看的。”

        有魏老和藤本惠太幫忙,別的地方不敢說吧,起碼炎夏和東洋,只要有這東西,就一定能找出來。

        就這樣,我一邊等著他們的消息,一邊在賭城繼續消磨時光。想到南王、趙虎他們都在紐城忙著,我卻一個人縮在賭城無所事事,心里還挺不是滋味的,只能奮地練功了。

        但說實話,就憑我的資質,想在短時間內靠自己的努力升級可太難了,也不是完全沒進度,畢竟還沒到瓶頸期,但要按照正常程序來走,估摸著到五十歲才能升到天玄境五重!

        所以,我還是把希望寄托在通天丸上了。

        通天丸是真好使,天玄境五重以下,吃一顆升一級,自從在加城吃了薛安平的那顆,簡直要上癮了。

        哪個天才明出這玩意兒的啊。

        洪社真是太強大了,怪不得擁有這么多天玄境高手,立足世界之巔也就更正常了。

        好在,很快就有消息了。

        洪社在紐城的老大居永壽給我打來電話,說他那里現了血煙草,但不好取,需要我親自去。

        我的媽啊,血煙草竟然是在紐城!

        你說這個事巧不巧?

        陳近南和魏老都不希望我去紐城,但是紐城現了血煙草,我得去吧?

        我立刻打電話給陳近南。

        陳近南沉默片刻,才說:“紐城一直都有血煙草,也確實不好取,因為在戰斧的地盤上……你去也行,但要答應我兩個條件,第一注意自身安全,第二別去打擾南王等人,也別主動去找他們……真的,別讓魏老再為難了!”

        “沒有問題!”

        我立刻答應陳近南,交代了下賭城的事,便馬不停蹄地趕往紐城了。

        因為不是跑路,所以這次我帶了手機,賭城有什么變化的話,他們能立刻聯系到我。

        我在戰斧的黑名單上雖然排第一,但在米國境內其實并沒有陳近南出名,所以他怎么變裝、做假身份都不能坐飛機,我就可以了嘛,換了個假身份后,輕輕松松就到達紐城了。

        盛頓城在通緝我,紐城可沒有啊。

        落地紐城的那一瞬間,我的心中當然無比激動,一想到大家都在這里,幾乎快要飛起來了。雖然我答應了陳近南,不主動去尋找南王等人,但萬一我們偶遇了呢,這就怪不上我了吧?

        所以一下飛機,我就左顧右盼,多希望能看到南王和趙虎等人啊,當然最好還是程依依,我可太想她了。

        我想抱抱她、親親她。

        沒有她的日子,吃飯都不香了。

        可惜的是,在機場溜了一圈也沒看見他們,倒是見到居永壽了。

        居永壽作為洪社在紐城的負責人,其實活得挺憋屈的,因為這里是米國的東部嘛,距離盛頓城也很近,所以大部分都是戰斧的地盤,洪社被擠壓到只有一丁點的生存空間。

        再加上居永壽只有天玄境一重的實力,在紐城更是不敢得罪戰斧,尤其a+級改造人出來后,單是維護好自己的地盤,每天已經戰戰兢兢。

        居永壽年紀不小,已經六十多了,白頭白胡子,看著仙風道骨,托他名字的福,估摸著能活一百歲。

        我和居永壽在電話里已經交流過了,所以見面并不生疏,握手、擁抱一氣呵成。

        “我早聽說過你,薩姆和喬戈爾都死在你手上,年紀輕輕就上了戰斧黑名單的第一名,比南哥的排名還要高,真是一位大英雄啊!”居永壽無比感慨地說。

        “不是我一個人殺的,是我們大家一起的努力。”因為戰斧的宣傳,這事真是越傳越邪乎了,但我肯定不能厚著臉皮把功勞都攬到自己身上啊。

        “不管怎樣,你總是頭功啊,走吧,我一定要好好招待你。”

        “好,走著。”

        我來紐城是為了血煙草,但也不至于一頓飯的時間都騰不出來,那不是打居永壽的臉嗎?而且,我現在過得沒之前那么焦慮了,之前不知道南王等人是死是活,一天天連覺都睡不好,現在好啦,干什么都有勁,心態也比較平和了。

        出了機場,居永壽開過來一輛破舊的福特車。

        我:“……”

        我見過低調的洪社老大,但低調成這樣還真是頭一次見。

        當然,當著居永壽的面,我也不好去說什么,只能假裝平靜地上了居永壽的車。

        “去我家里。”居永壽說:“我老婆殺了只雞,專門招待你的。”

        殺雞……招待……

        好古老的詞匯啊。

        我仍沒有表現出來,只是說了一聲謝謝。

        車子向前駛去,很快就出了城,隨后來到一座很普通的鄉村,里面的房子也大多破舊不堪,路的兩邊都是田地,有扛著鋤頭的青年或是老人正要下地。

        “大哥!”

        “大哥……”

        他們看到居永壽的車,紛紛打著招呼。

        這鄉村里,確實是華人居多。

        “這就是我們洪社紐城分會的大本營。”居永壽給我介紹道:“之前我們在城里也有好幾條街的,但是戰斧擠壓的我們太嚴重了,不得已只好搬到這里。”

        最終,車子停在某間民房前面。

        是真的民房,不是什么別墅,就是幾間破瓦房壘起來的,房頂竟然還鋪著古老的稻草。

        房前有個院子,院子里面有幾只小雞正在唧唧唧地叫著。

        居永壽下了車,沖著屋子里面喊道:“老婆子,我把張龍帶回來啦,你的燉雞做好沒有?”

        “催催催,催什么催!”里面傳來一陣哽咽的哭聲:“就這么一只下蛋的老母雞,還被你給宰了,下個月怎么活喲!”

        居永壽一聽,一張臉都脹紅了,惱火地說:“當著客人的面,能不能別提這些喪氣的話?”

        “你還知道喪氣,我跟著你就沒過過一天好日子!”

        “你急什么,將來我們打垮戰斧,有朝一日回到城里,還不是吃香喝辣!”

        “你拉倒吧,這話我聽多少年了,什么時候實現過了?你就會哄我,你做飯吧,我不做啦!”一個身材臃腫的農婦從廚房里奔出來,哭著跑向另外一間廂房。

        居永壽當然尷尬無比,連連沖我說道:“不好意思啊,你先去屋里坐會兒,我這就去做飯,馬上就好。”

        居永壽急匆匆奔向廚房。

        我一個人站在院子里,聽著隔壁的狗叫,面前小雞的唧唧聲,以及屋子里農婦哽咽的哭聲……心里當然一陣凄涼,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同樣都是洪社的老大,差別也太大了!

真人捕鱼比赛多种电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