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諸天茍仙在線閱讀 - 第十六章祖龍的謀劃

第十六章祖龍的謀劃

        龍宮華麗奢靡,價值星辰的明珠點綴宮殿,充當燈火,孕育空間之道的神木,鋪橋搭路,以作通道,處處先天靈氣,絲絲造化環繞。

        再往里望去,諸天洞府疊疊,一宮福地衍生,萬千宮殿坐落,光輝赫赫耀四海,龍氣翻騰卷蒼穹。

        正所謂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

        龍宮之中不僅居住無數真龍,中央龍殿還有一位大羅龍母,乃至宇宙至圣至尊至神至道之地。

        祖龍困于黑水之淵,身陷永恒沉眠,在等閑仙人眼中無異于死亡,只能靜待時光流轉,期盼來日復活。

        但是在大羅者眼中,過去未來現在皆成一體,皆無秘密,死去不過是活著的過去體,生死輪轉唯有真靈不變永恒,在龍母眼中祖龍只不過是被關小黑屋罷了。

        做不到刑滿釋放,偶爾探監,放風,還是能夠做到的。

        祖龍與龍母共觀一水境,境中分兩面,呈現青龍與燭龍之象。

        正可謂你站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洪荒是如此的溫馨和諧,美麗自然。

        “混賬!”龍母看完頓時咬牙切齒道:“一個偷奸耍滑,一個另起爐灶,其心可誅,我看他們早就跟天庭勾勾搭搭了。”

        “我這就讓人將天庭的使團淹死在東海之濱。”

        祖龍一陣沉默,沉默了許久。

        龍母側目而視不禁問道:“難道陛下,有其他看法?!”

        祖龍幽幽道了一句:“東海之濱的水深15米,連人都淹不死,還想淹死仙。”

        “梓潼,找理由也要找個好點的啊。”

        龍母冷笑一聲:“這水是一元重水,九天弱水,血海苦水,黃泉幽水,不就行了嗎?!”

        “要打就打,難道我們龍族還怕天庭不成,青龍與燭龍這兩貨雖然各有各的算盤,但是天庭攻打龍族絕不會旁觀。”

        “至于天庭,他們有盟友,咱們就沒有嗎?!外援可以忽略不計。”

        “四御天帝,后土不出,紫薇與玉皇不合,勾陳是斗姆元君的長子,紫微大帝的胞兄,自然也不會向著玉皇,兩尊天帝出工不出力。至于南極,一個小輩而已,證道大羅未久。”

        “燭龍對玉皇,青龍對紫薇,我對南極,勾陳。”

        “三對四,未必會輸,打一個平手的概率,倒是挺大的。”

        龍母分析著局勢,自信滿滿。

        龍族雖然落魄,但是依舊有三尊大羅在,更有祖龍作為后手,即便不如天庭,但也不可能俯首稱臣。

        “這是定數,大羅皆是天意,皆是變數。”

        祖龍緩緩道

        誰都摸不清一尊大羅到底在想什么,他們都在追求利益最大化,就像上次星神一脈突然攪亂局面,紫薇勾陳沒有出面,斗姆卻露了臉。

        還有這一次,太上訪問青龍,還順走了一頭青牛,昆侖三清的態度,不得不重視。

        “難道陛下要退。”

        龍母語氣沉重,目中含光。

        “道德天尊有一句話說得好,知其雄,守其雌,為天下溪,退一步有何妨。”

        祖龍低聲一笑:“以退為進,實為智者所為。”

        “天庭強勢有如何,正所謂月虧則盈,水滿則溢。”

        “昔日三族強勢,如今我困水淵,舊日巫妖爭霸,天庭祖巫,不可一世。”

        “結果后土入輪回,帝俊入火云,連太一都不知所蹤。盛極而衰啊!”

        “況且本紀元的最大矛盾始終是天人之爭,險之又險,咱們龍族坐上壁觀,說不定還能撿一個好。”

        龍母若有所思地點點頭,洪荒的水太深了,古往今來多少大羅者,多少大神通者,哪個意氣風發,哪個志氣滿滿,到頭來為他人作嫁衣裳,栽了個大跟頭。

        運來天地皆同力,運去英雄不自由!

        龍母與祖龍又商議了一會兒,最終確立了一個方案,龍族滿意,天庭勉強接受的方案。

        ……

        龍母退去,深淵之中祖龍盤旋身軀,眼瞳微微瞇起,穿越時空的界限,注視某一位水德星君。

        大羅皆是天意,皆是變數,祖龍亦然,不會將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天人相爭,兩敗俱傷,龍族獲利上。

        祖龍也有自己的算盤,隱藏在心中,甚至連龍母都不能說。

        因為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諸天大羅鬼得像精一樣,只要第二人知曉,保不齊明天全洪荒都知曉了。

        龍母回歸龍宮之后,召集四海八荒一應真龍前來議事,緊接著有派蝦兵蟹將,鯨帥龜相前去迎接天庭天使,讓他們暫居宮殿,以待消息。

        浩瀚汪洋,波濤粼粼,忽然萬馬奔騰之聲傳來,水幕劃開萬丈,一道蜿蜒水道出現眼前。

        龍宮儀仗隊伍,手捧明珠珊瑚,珍奇異寶,龜相在前,護衛殿后,緩緩駛來。

        洛風,太白,天蓬三人對視一眼,停止交談,嚴陣以待。

        龜相化身老者形象,踏步向前,一臉燦爛笑容:“不知天使降臨,有失遠迎,萬罪,萬罪!”

        見龍宮以禮相待,三人紛紛松了一口氣,如果龍族突然發飆,就算玉皇也不見得在龍族大本營救下他們三人。

        洛風折損水德星君之身,天蓬估計得入輪回,金星保命手段肯定不少,估摸著也會元氣大傷。

        即便事后,有所補償,非死即傷,還有什么好說。

        太白金星作為正使踏步向前,滿臉春風和煦的笑容,拉著龜相的手,語重心長道:“龜相道友,此言差矣啊!”

        “我天庭水德星君慘遭不知名孽龍襲擊,玉皇仁慈,體惜下神,特地上我們來問一問龍宮是否有龍屬思仙上天,又或者何方魔龍,逃脫封印,何方龍子,出游未歸啊!”

        一個天庭文官第一,常年內相,一個是龍宮智囊丞相,總督水宮陰陽。

        兩者都帶著同樣的笑容,說著同樣的話。

        一番交談之后,太白金星與龍宮龜相異口同聲喊道:“想來是一個場誤會啊!”

        龜相含笑身手道:“龍母命小臣迎接天使,入殿休息,待追查完兇手,就來稟告天使。”

        太白金星沉吟一會兒,頷首道:“也只好如此,麻煩龜相了。”

        不遠處的天蓬元帥看了看,朝星君小聲嘀咕道:“看吧,就是這樣,俺才不想升官。”

        “進了官場,指不定哪一天就被老狐貍們賣掉了。”

真人捕鱼比赛多种电玩 爱彩人幸运赛车走势图 青海11选5查询 上海快3开奖走势一定牛 股票牛股推荐 排列三体育彩票中奖号码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数据 上海福彩时时彩走势图连线 河南快3一定牛遗漏 配资平台 快乐十分规律漏洞 2015年股票趋势 湖北十一选五 澳门娱乐场城网址 大乐透有中过一等奖吗 三分pk10走势图官网 今晚买什么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