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諸天茍仙在線閱讀 - 第二十六章洛前操傀

第二十六章洛前操傀

        全場頓時寂靜。

        元神殺先仙人,怎么可能?

        還是火云師叔!

        “果然如此。”洛風心中感慨一句。

        對于火云道人,洛風最早的時候,就進行關注。

        七宗收徒大典,其中老大華清關,老五星河宗,老七天一閣,三大宗門派出地仙,老二游龍宗,老三北河劍派,老四太二宗,老六玄天谷,四大宗門派出元神。

        這說明什么?

        說明,四宗所派元神,皆是地仙之下的一流人物。

        不然,鎮不住場面。

        一旦起了爭執,尋常元神有何底氣對陣地仙,不要說胡攪蠻纏,只怕連話都不敢說。

        再后來,進一步接觸。

        火云道人給予洛風的感覺,就是尋常元神道人。

        過于正常,反而是不正常。

        太二宗的洛風·天依雖然是傀儡,但是洛風親手煉制,不是傀儡煉制傀儡的流水線產品。

        品質精良,等閑仙人絕對不是洛風·天依的對手。

        “太二宗藏龍臥虎,不可小覷……”

        瞥了依舊一臉憨厚笑容的火云道人,再看了看四周神色驚訝,驚愕,甚至不以為是的年輕弟子。

        心中嘆息一口氣,這些弟子圖樣圖森破。

        修行路上,有形形色色的人,但火云道人這種人才是最危險的。

        行事為人稱得上一句,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

        不知不覺間將老好人的形象,植入心中,讓人不由自主地減少警惕。

        若是一出場就喊打喊殺,這等修士不足為懼,這些人向來外強中干。

        表面兇惡是為了彌補內心的不足。

        一切的行動都只是停留在表面,只要一招接下,對方再無后手。

        這等修士不過色厲內荏罷了,典型的炮灰。

        念頭千回百轉,明面上洛風還是跟隨大眾流,露出一絲驚訝的神情。

        緊接著,眉頭微微皺起喃喃道:“怎么可能……”

        先前是待之以靜,現如今是待之以動!

        半路進入仙門,刻苦修行的少年人設已經建立起來,自己需要將這個人設演活。

        讓太二宗仙人相信,自己只是一個萌新弟子!

        讓眾人相信,真得有這樣一個人。這個人就是洛風·天依。

        見眾人不敢置信,火云道人輕咳一聲,頓時全場目光聚集。

        火云道人憨厚地笑道:“那個仙人根基太弱了,連散修都不如,而且身受重傷,我又有掌教賜予的法寶仙器,只是僥幸拿下……”

        “你們要是不好好修行,日后只能成這種仙……”

        一言既出,眾人恍然大悟,神色釋然,原來如此。

        連散修都不如的重傷仙人,難怪打不過火云師叔,火云師叔雖然仁厚,也是少有內門弟子,手段自然不凡。

        對此,洛風表示,我信你個鬼,你個糟老頭子壞得很。

        火云道人就是在欺負這群弟子,沒見過仙,日后基本不可能成仙。

        仙與凡,完全是兩種層次,仙可以被擊敗,但是元神道人擊殺一尊仙,哪怕重傷仙人,何其之難。

        當然,這些東西。

        作為萌新弟子的洛風是不可能知道的。

        站在一側的洛風凝望蒼天,若有所思道:“原來如此,先賢在經文上早有注釋,修行一路,根基極為重要!”

        一旁的順豐道人感慨道:“若是我們能成仙,定然不成這等仙人,太窩囊了。”

        玄一道人附和道:“正是如此。”

        熙熙攘攘,紛紛鬧鬧了一會兒。

        火云道人悠悠道:“入選弟子,來我葫蘆上。”

        頓時從腰間掏出一枚紅色葫蘆,從空中一拋,頓時隨風而長,化作一方大葫蘆,宛若海上巨舟。

        眾人魚貫而入,飛向紅色葫蘆。

        筑基三名,皆為男子,金丹三名,一女二男,元嬰二名,二女一男,元神,則是先前的青年元神道人。

        就在眾人以為,一切圓滿結束的時候。

        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冒了出來。

        “眾人皆是參加選拔而勝出,那天依師弟有何本事,竟然不參加比賽,直接入選!”

        “想來不知用了什么手段,混入其中”

        洛風定眼看去,差點沒笑出來。

        說話的是一位灰袍男子,元嬰修為。

        重點不是這個,重點是這個灰袍修士不是人!

        而是一尊傀儡!

        洛風正欲要冷冷說上兩句,來體現洛風·天依的人設!

        忽然一側,響起一聲嬌喝道:“師兄你自己落敗,莫要遷怒他人。”

        “天依師弟,修行的妙水真經,乃是上古水仙之法,上品道基。”

        “筑基中,無人可與其媲美,自然不用參賽。”

        洛風凝神看去。

        這一看,差點沒笑的他,露出一絲笑容。

        說話者,是一位芙蓉出水般的仙女,此次大賽勝出的金丹女修。

        她有著白里透紅的鵝蛋臉,烏云長發,頭綰風流別致,垂鬟分肖髻,一襲水月道袍,整個人顯得端麗冠絕。

        更重要,她身上有一絲洛風極其熟悉的氣息。

        先前不說話,沒有太過在意。

        現在赤裸裸暴露眼前,自然一眼認出來了。

        “第二十四個……呵呵,我說老鄉啊,你真是連節操都不要了。”

        “嘖嘖嘖,女裝……穿越前……說不定是個寫小說的……。”

        只見,先前置疑洛風的傀儡師兄一臉震驚道:“云若師妹你竟然為他說話,你……”

        云若·?冷然一聲道:“我只是為事實說話,并無他意。”

        好一個公正無私,大義凜然的白蓮花師妹。

        洛風默默為其點個贊。

        接下來就看他的了。

        既然要演,那就陪你演!

        洛·苦修士·毅力少年·風·面冷心熱·大氣運弟子·天依,參上!

        洛風臉色冷峻,先是朝云若·?一拜,語氣緩和道:“多謝師姐出言。”

        “不過,師弟覺得師兄說得有道理……”

        驟然轉身,朝火云道人大禮拜下,鏗鏘有力道:“弟子天依,得宗門垂憐,拜入外門,自知修為淺薄,資質平平。”

        “故而修行以來,戰戰兢兢,一日不敢懈怠。”

        “旁人置疑弟子其他不足,弟子深以為然,自知德行淺薄。”

        “但是師兄置疑弟子偷奸耍滑,弟子不敢茍同!”

        “還請師叔作證,讓弟子與師兄平級一戰,或與入選的兩位筑基境師兄一戰!”

        “以證清白!”

        吶喊之間,洛風臉色毅然,只是眼角通紅,有晶瑩淚花閃現。

        畢竟他只是一個十多歲的少年郎。

        下方的吃瓜群眾們,雖然不認識洛風,但也紛紛感慨:“當真是少年心性,一心修行,只為證明自己。”

        “師兄所言極是啊,沒看到都快哭了嗎?唉,想來是多年努力被否認,受不得這委屈。”

        “有理,有理……”

真人捕鱼比赛多种电玩 广西十分钟开奖结果 北京pk赛车app下载 河北11选5助手免费版 中国联通股票 秒速赛车预测 广西双彩24选7的走势图 炒股平台哪个靠谱 重庆百宝彩百变王牌 青海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澳洲快乐8有规律吗 山东11选5前三直一定 新疆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pk10赛车3码技巧 北京pK拾 北京pk10双面盘提现 上海快三玩法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