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末世吾乃寶媽在線閱讀 - 367 專屬老司機

367 專屬老司機

        于是,守著金仙村村口的人,只象征性的看了一眼漆雨軒的身份證,就讓她回村兒了。

        了解到情況的卿溪然,又催了一遍洛北,讓他催促村口的人,把這個面部識別系統早點弄完,別什么阿貓阿狗的都往金仙村里放,然后,還迅速的給了洛北一份書面建議。

        卿溪然的指導意見,是看守金仙村村口的人,不應該由時代基地出人,而應該交給華陽來安排,畢竟華陽的人都是駐防,而時代基地在金仙村的勢力,都是由時代基地內部的人主導。

        別以為時代基地的內部人員就不復雜了,相反,時代基地的人之前被困在開發區里頭的時候,也是內斗得相當厲害,原小區業主,與后期遷入的人們,那是各種的不對付,為此,還有不少的人想趁此搞下改革,擴大一下自己在時代基地里的勢力。

        漆雨軒的老公蘇爵,就是被卿溪然這樣給干掉的。

        所以既然金仙村已經施行了駐防管理,那村子入口也交給駐防來守好了,畢竟駐防的隊伍還是正規一些,這樣也沒有什么人情可講,沒有經過身份登記和面部識別采集的人,說不能進村,就不能進村。

        另外,時代基地需要在金仙村的對面,建造一些員工宿舍與廠房,好好的規劃一下,畢竟金仙村才這么小一點,今后就容孩子,及照顧孩子的人,還有一些后勤人員在這里頭就好了。

        后勤方面,包括食堂之類的,這種容易動手腳的地方,安置在金仙村里,每日配給給金仙村對面的廠房和宿舍,保證飲食上的安全。

        卿溪然的這手筆,一個接著一個的命令下給洛北,把洛北給忙得是腳不沾地。

        他剛剛才組織好一批金瘡散、驅蚊膏、止血散……還有時代基地里的制藥專家,新研發出來的什么綠草膏,準備發往東區,聯系穆峰亮的人,穆峰亮的人說讓時代基地自己送上門區,他們東區自顧鈺走后,已經亂成了一鍋粥,根本就沒有人手來接藥品。

        說回這個什么綠草膏,據說可以治愈燙傷,對治療燙傷效果特別的好,也不知道這種非普遍需求的藥物,什么時候能夠排上什么用場。

        反正已經忙暈頭,怕是要猝死了的洛北,什么都不管了,他先組織了一批藥,在東區遲遲不來接藥品的情況下,派時代基地的老司機陳建鵬,一個人開著大貨車給送去了東區。

        目前,開發區的電子網絡還沒有恢復,但是在卿溪然的放行下,高層的手機都可以打出去,并且能打進電話了,她并不需要別人做什么基建,甚至根本就不需要信號基站,只要她想,她自己就是一個超級信號基站。

        所以,目前來看,卿溪然可以決定,什么人的手機能夠自由通話,得到她的允許,這些人就可以使用手機與外界展開聯絡。

        而其余人的手機,對他們來說僅僅只是一個打游戲的,或者用來當備忘錄,甚至用來當手表看時間的,這樣一個聊勝于無的東西了。

        因為卿溪然急于知道東區現在什么情況,所以一個念頭就接通了陳建鵬的手機信號,讓陳建鵬向時代基地高層,隨時匯報東區的動靜兒。

        目前根據陳建鵬的匯報,東區處于極端暴亂中,一切都還正常,他拍了幾段視頻發到了之前時代基地那個老的業主群里。

        這個業主群大概是屬于時代基地最初最早的一個業主群里,里面有很多原時代小區的一期和二期的業主,不過現在這些業主,只要身在湘城里頭的,大概都收不到這個群里的任何信息了。

        但是身在湘城北區的人,以及卿溪然還未涉足過的區域,那些通訊訊號還有的人,能夠通過手機看見,不過這樣的人已經很少了。

        本來末世死的人就多,一個時代小區能活下來的原業主,還不到末世前的一半,卿溪然末世后涉足過的區域,稱之為信號屏蔽區,未在她的信號屏蔽區,又存在于老業主群的人,已經很少了。

        所以這個這個老時代基地業主群,就作為陳建鵬向時代基地高層匯報東區環境的工作群了。

        為什么說東區處于極致暴亂,卻又是正常的呢?

        目前從陳建鵬的視頻里,卿溪然可以看到的是,東區該怎么亂還是怎么亂,所以亂才是正常的。

        一個已經經歷了末世一年,物資匱乏到了一定的程度,所有在末世之前囤積的食物,都被吃得干干凈凈之后,這樣的一個區域,如果不亂,那才是不正常。

        所以陳建鵬的貨車一進了東區就被一群人給圍了,也不知道這些人是不是穆峰亮的人,大家一窩蜂的往貨車后面的車廂擠,打開車廂后,藥品被一箱箱的搬出來,原地開箱后,有人發現這些TM的都是些不能吃的藥啊。

        于是一群人怒氣沖沖的要打爆陳建鵬。

        這個陳建鵬,之前在南區的時候,就被人給圍過一次了,當時還是卿一一丟了那檔子的事情,他的車子進入南區之后,被一個南區的民間團隊給圍攻,最后人也被俘虜了。

        后來還是卿溪然指使了顧鈺,讓顧鈺襲擊南區,才把人給救了回來。

        當時陳建鵬此人,只是卿溪然要動用到顧鈺襲擊南區的一個小小的借口,所有的人,都并未怎么關心過陳建鵬此人。

        但從那個時候開始,陳建鵬就開始漸漸的破而后立,成為了時代基地里,一個專往外區跑的專屬老司機。

        為什么?因為他死過一回,顧鈺攻打南區,只為他一人……這樣大的陣仗他都見識過了,還有什么怕的?

        尤其是這種,面對這樣混亂的局面,車子開進東區,一群人宛若惡鬼般的圍上來搶東西的現場,他已經很有經驗了,處理起來更是一點都不慌。

        早在車子停下來,所有人都跑到車子的車廂處,開車廂門的時候,陳建鵬就打開了駕駛座跑掉了。

真人捕鱼比赛多种电玩 8月14号福彩排列7中奖号 现在理财产品哪个好 黑龙江6十1开奖号码 江西快三走势图表i 北京快乐8休市时间 凤凰彩票app幸运赛车 秒速飞艇选号公式 股票指数衍生工具 吉林快3技巧算法 属于大数据中心的股 河内五分彩开奖号码网 山东福彩群英会走势图 手机炒股app排名 安徽十一选五分布走势图 七乐彩游戏玩法及规则 福建36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