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女主她營養過剩在線閱讀 - 第59章黑豹與少年(49)(通知一聲,58章被屏蔽了)

第59章黑豹與少年(49)(通知一聲,58章被屏蔽了)

        夏王城是三百年前一統海中陸的越氏皇朝的皇城,其建筑風格、繁華程度,皆異于這六年來長生所見到的任何一座王都,可以說更加巍峨、奢靡。

        可惜,匆忙間,沒有時間給來人欣賞的機會。

        柳空青抱著小腦袋東張西望的長生,低聲道:“等事了,我就帶你好好轉轉這千年古都。

        說來,我祖父祖母皆是好吃的,這夏都大街小巷的酒樓、飯館就沒有二老沒吃過的,連帶著我對各處的招牌菜都如數家珍。”

        說到這,他深吸了一口氣,“只一晃十二年過去了,也不知道如今變沒變?”

        而長生聽了這話,心里更加不得勁了。

        不止是心疼小孩兒,更是因為或許她等不到小孩兒帶她逛這繁華夏都了。

        她已經感覺到身體對神魂的排斥了。

        而神魂之所以還沒離體,是因為她求了流光,想辦法再給她一段時間,讓她能在這最關鍵的時候,陪著柳空青。

        而流光雖然有“怒其不爭”之意,但到底施法將她的神魂和奶豹肉身禁錮在一起。

        但得通界神引認主,本已經是天大的機緣,不可能沒有限制。

        所以流光的禁錮之術只能維持一個月,時間再長,長生的神魂可能就會和這具奶豹肉身漸漸融合。

        到時候想要脫離,只能斬掉融合的那一部分神魂了。

        而此舉,無異于自毀前程,前面將近十年的修行都將功虧一簣。

        而長生可以因為多年情誼為小孩兒再留一個月,但她卻絕對不會因他毀掉自己的未來。

        正是因為她分得清輕重,所以一個月后的離別,才顯得那么傷感。

        再世為人,卻依舊與父母情深緣淺,又因故不得不離開親人,獨自一人在這陌生的世界闖蕩。

        哪怕長生已經有一世經歷,內心也不是不彷徨,只她習慣了有事自己扛。

        直到遇到了小孩兒,她才知道有人無條件信任、時刻惦記、處處著想,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小孩兒總認為是她的到來照亮了他的未來。

        但他不知道,他的存在對長生也很重要,是他慰藉了一顆孤獨不安的心。

        此刻,長生忍不住往小孩兒懷里縮了縮,晚上告訴他吧。

        小孩兒既然認定了她是“貓仙”,那他就該明白,她是不可能永遠在凡塵陪著她的。

        長生閉上眼,再睜開,眼中已經滿是堅定。

        ……

        夏王宮先前作為越氏皇宮,說一聲“金碧輝煌”也不為過。

        但此時,因為這座宮殿的主人病重,整個夏王宮都顯得死氣沉沉,十分壓抑。

        沒有通報,柳空青就被夏王使臣直接帶到了夏王寢宮外。

        而他懷里依舊抱著長生,這已然是“靈醫”的顯著標注,長生已經感覺到從四面八方而來的窺視。

        “這座大殿里里外外都布滿了精兵,看來夏王的情況真的很嚴重。”

        聽到長生的傳念,等待夏王召見的柳空青低頭看她,然后輕輕勾了下嘴角,頗有幾分“鬼畜”的意味。

        他用六年的時間織網布局,夏王病的不嚴重,他怎么收網。

        長生看到他這個表情,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別笑,難看。”

        柳空青:……

        大戲既將開鑼,請尊重一下男主角行嗎?

        ……

        夏王寢宮的外間,

        王宮里的所有太醫都齊聚于此,看著好像忙的腳不沾地,有開方的、有抓藥的,還有三五一堆商討什么的。

        但實際上這些太醫此時皆伸長了耳朵,聽著最里間的動靜。

        只內室里明明有五個人,但除了最開始柳空青的聲音,里面安靜的可怕。

        這讓眾位太醫皆有些忐忑不安。

        而內室里。

        折磨的夏王生不如死的頭痛癥恰巧這個時候犯了。

        此事的夏王哪里還有一點作為王者的威嚴。

        只見夏王嘴里咬著軟巾,疼的恨不得撞柱的腦袋被貼身內室抱在懷里,而心腹使臣則壓著他的腿。

        而一旁的太醫令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柳空青。

        至于柳空青,他正給夏王診脈。

        隨著診脈的時間不斷延長,柳空青的臉色越來越嚴肅,內室里其他四人,就跟被一個大鐵鉤子勾著心臟似的。

        約摸過了盞茶功夫,柳空青終于收回了手。

        “我先用金針度穴之術給王上止住頭疼,再開一副止疼散。

        現在王上的脈息跳動的太劇烈了,沒有一點規律可言,我必須先把這頭疼癥壓制住,再次仔細診脈加上一些小東西,才能確認王上具體情況如何。”

        說完,他看向夏王。

        而頭痛欲裂反而使得意識更加清醒的夏王顧不得想東想西,嘶啞著聲音、斷斷續續的道:“朕……同……意。”

        柳空青不在耽擱,從隨身的醫箱中拿出一包金針。

        他并沒有讓屋里的其他人出去,反而是夏國的太醫令,頗有些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的意思。

        這針灸之術雖然許多醫師都有學習,但各家卻有各家的不傳之秘。

        但柳家的事他也知道幾分,夏王暗地里早走吩咐,明顯是要用這柳空青卻也不信任他。

        好在柳空青不僅沒有讓他出去的意思,反而對他笑笑,謙虛的請他搭把手。

        而這柳空青果然有些真本事,只見那金針如臂指使,唰唰,動作快的都出現了殘影。

        不過是數秒功夫,五根金針就插在了夏王的頭頂。

        也是在須臾間,幾乎是金針落定,夏王就感覺自己的頭痛癥緩解了不少。

        而返觀柳空青,卻像大病一場一般,臉色蒼白一身虛汗,若不是太醫令扶了他一把,都差點跌倒。

        而太醫令順勢給他診了下脈,看著柳空青嘆服不已。

        “柳家的奪命九針,果然名不虛傳,只心力損耗太過,卻需要好好養養。”

        柳空青則顫著手道:“小子還需開一道藥方配以針灸,喝了藥,就能拔針了。只小子現在無力,只能勞煩太醫令了。”

        ……

        也是經了太醫令的提醒,夏王這才想起柳家的“奪命九針”,當初柳老爺子就是憑借此針灸之術,救了他父王好幾次。

        夏王睜開眼,揮手讓太醫令和心腹使臣下去,只留下貼身內侍。

        之后他才正眼看向柳空青。

        只見這青年如玉如虹,不僅有一張賞心悅目的臉,且氣質十分端正沉穩。

        他雖為表恭敬眉眼低垂,但動作間卻不卑不亢。

        只第一眼,就感覺這青年很合眼緣。

        夏王早就忘了柳老醫師長什么樣了,但此刻看著柳空青,他竟然能回想起幾分他爺爺的模樣。

        只可惜……

        夏王倒不認為自己當時做錯了。

        所謂一朝天子一朝臣,哪怕柳老醫師救過他父王,但王室也不是沒給恩賜。

        況且換個人,也絕對會偏心自己的寵妾,更何況這個寵妾那時才給他生下個兒子。

        但這會兒等著人家救命,這話自然不能這么說。

        ……

        外間,夏王心腹使臣和太醫令一出來,就陷入了眾醫師的包圍中。

        只叫遭遇了“突然襲擊”的使臣差點沒抽刀砍出去。

        而太醫令嘴里念念有詞,眼神越來越亮,仿佛沒看到眾同僚一般,徑直走到旁邊的書案上,拿起一管狼毫筆奮筆疾書。

        待收筆,這才回過神來,看著圍過來的眾醫師,臉上帶著一抹感嘆:“后生可畏啊。”

        說著把手里的宣紙交給自家也當太醫的侄子,道:“這事柳醫師開的方子,你親自去抓藥,親自熬。大火滾開小火熬,三碗水成一碗水,然后趕緊端過來。”

        太醫令的侄子接過藥方,也不敢耽擱,趕緊按方抓藥熬藥去了。

        而剩下的人看著坐在官帽椅上閉目養神的太醫令,只得了兩個字“等著”。

        ……

        里間,夏王無力的揮揮手,示意貼身內侍給柳空青搬個坐墩,讓他坐在龍床前。

        只柳空青梗著脖子,卻是不愿意坐。

        夏王見此,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氣,然后像對子侄說話一般,嘆了一口氣。

        “你能有此成就,想來你爺爺也能含笑九泉了。”

        夏王臉上滿是回憶,“你爺爺啊,是個癡人。那時朕每每看賞,他從來不要什么金銀珠寶,只求著朕許他去王宮里的典藏室看書。

        朕知道他心有大志,畢生心愿就是寫一部傳世醫典,可惜……”

        說到這,夏王語氣中頗有些世事弄人之感。

        “當年是朕有愧你爺爺,你就算心里有怨,朕也是理解的。

        但你卻能不計前嫌而來,還能耗費心力施展你家的奪命九針,實在是讓朕……”

        說到這,夏王已經氣喘吁吁,看著不像是裝的。

        實際上也真不是裝的,夏王的確已經這么虛弱了。

        而柳空青心里冷笑,面上卻紅了眼眶,臉上也帶出幾分不憤來。

        “當初醫協高層多次拋來橄欖枝愿聘請爺爺為醫協理事,但爺爺感念先王的知遇之恩,這才留在夏宮。

        我爺爺對先王、對王上忠心耿耿,到死也不敢相信王上對他如此絕情。”

        說著,柳空青噗通跪下,“您既然知道我爺爺他此生心愿就是著一部傳世醫典,那就請王上成全。

        我必竭盡全能為王上診治,待此間事了,請您放我離宮。”

        此事的柳空青,就像一個賭氣的孩子。

        夏王向來被人奉承慣了,又剛愎自用,自他執政,哪里聽過反對之聲。

        只他對著柳空青,總是有些心虛的,且以己度人,他本來也不敢真相信這個人。

        哪怕真留柳空青在宮里當太醫,以后也必不肯重用的。

        此時聽到這話,面上先是一嘆,然后緩緩點頭,“罷了,都依你。”

        (第58章被封了,說是內容違規,阿膘是實在不知道哪個地方不能寫,不知道看過的小伙伴有沒有可以指點的地方。謝謝。)

        #我都不想求首訂了,這事整得#

真人捕鱼比赛多种电玩 内蒙古十一选五任五走势图手机版 p2p网贷理财平台排行 极速十一选五走势图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 股票开户怎么办理 中国体育彩票双色球中奖规则 36选7期基本走势图 北京pk拾稳赚计划软件 合肥城建股票千股千评 平特一肖概率计算方法 山东11选五预测下期号码 体彩安徽十一选五历史开奖 皇家88平台登录注册 p2p互联网理财理财平台 江西快三开奖走势 北京十一选五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