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史上第一密探在線閱讀 - 第330章:晉升君王!大功告成!

第330章:晉升君王!大功告成!

        軍事之戰結束了。

        但是在場的諸位大佬已經完全不在乎這個結果了,從高臺上走了下來,直接來到了云中鶴營地。

        “殿下!”

        “殿下!”

        姬戰為首的諸位大佬紛紛上前行禮,然后說出了來意,想要嘗試一下這種新式武器。

        云中鶴遞上去一支大炎三式步槍,姬戰接了過來掂了掂,道:“不到八斤?”

        云中鶴道:“七斤六兩,如果滿彈夾的話,剛好八斤左右。”

        姬戰道:“好輕啊,僅僅只是一把刀的重量,殿下我可以試試嗎?”

        云中鶴道:“當然。”

        接著,云中鶴就要教他瞄準。

        姬戰趕緊道:“不敢有勞殿下,請一名軍官教我便是。”

        在他看來,此時已經君臣有別了,讓君主教自己瞄準射擊,實在是大不敬。

        一名軍官上前,簡單地講了步槍的射擊原理,還有瞄準辦法,另外大致講了一下風力,還有重力對彈道的影響。

        姬戰聽得非常認真,然后端起長槍進行瞄準,三點一線,瞄準靶心。

        “砰!”扣動扳機。

        一百米距離,第一發直接中靶,但沒有名中靶心。

        拉動槍栓,射擊第二發。

        “砰!”

        “砰!”

        接下來,姬戰不斷射擊,精準度越來越高。

        第九發的時候,竟然命中了靶心,此人六十幾歲了,但是精力充沛,而且身體健壯有力。

        “好東西,好東西。”射擊完了之后,姬戰長老嘆息道:“這東西比弓箭好得多得多了,容易得多,殺傷力如何?”

        接下來,找了一個木頭人,給它穿上帝國的精銳鎧甲,在二百米距離射擊。

        “砰,砰,砰,砰,砰……”優秀的狙擊手連著射擊了五發子彈。

        然后,眾人去檢查這個木人,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帝國最精銳的鎧甲都擋不住這步槍子彈,直接被穿透了,射入了木人體內。

        “這步槍的威力也遠遠超過了弓箭。”

        “弓箭要被徹底淘汰了!”一名高級將領嘆息道,內心充滿了無限的不舍。

        在帝國軍團中,弓箭是最重要的一環,武道院畢業考試中,弓箭射擊也是占比非常大的一部分,每一個帝國士兵都用了十幾年時間學習弓箭。

        然而就在今天,它們全部就要被淘汰了。

        云中鶴道:“帝國軍團的每一個士兵,都有非常高明的箭術。雖然弓箭被淘汰了,但是他們的箭術卻沒有被淘汰,相信用不了多少時間,就能轉化為步槍的射擊瞄準術。而且剛才僅僅只是一種演戲,真正的戰場要比這復雜得多。所以個人武力,個人耐力,還是非常重要。帝國的軍團一旦裝備上全新武裝的話,反而會如虎添翼。”

        云中鶴這話沒錯。

        除非到了科技高度發達的現代戰爭,要不然在戰場上就算有槍支,還是有可能出現白刃戰的。到那個時候,個人的武力依舊是有用的。

        云中鶴這一千名學兵雖然體力已經算是優秀的了,但是和帝國軍團比起來差距非常大。

        一旦上了戰場的話,每一個士兵的負重量很大,需要極高的耐力,而且需要堅韌的意志力,這些都是帝國軍團的優點。

        所以帝國軍團不需要淘汰,他們只是要進行蛻變。

        而就在此時,一個人飛快馳騁而來。

        “殿下,殿下……姬卿副院長要分娩了。”

        云中鶴一聽,這么快?根據他的計算,距離預產期還有一個星期啊。

        在場眾人聽到之后,紛紛躬身道:“恭喜殿下。”

        “恭喜殿下!”

        “多謝,多謝!”云中鶴立刻登上了馬車,返回到帝都。

        …………………………………………

        帝都皇家醫署內,這一棟樓內沒有一個男子,全部都是女子。

        帝國在這方面還是相對保守的,有專門的女大夫,所有關系到女子隱私的病癥,全部來女子部看病,包括生孩子,也全部有女大夫完成。

        而且這棟樓里面,男子不得入內,云中鶴也不例外。

        需要分娩完畢之后幾個小時,轉到專門的房間后,男子才可以進入。

        所以等了兩個小時后,云中鶴終于看到了自己的孩子.

        又是一對雙胞胎,是兩個女兒。

        盡管早出來了一個星期,而且還是雙胞胎,但兩個寶寶的體重都不輕,差不多快六斤了。

        現在還太小,但看得出來和云中鶴長得非常像。

        他這雙胞胎基因太牛逼了啊,井中月生的是雙胞胎,姬卿生的也是雙胞胎。

        被云中鶴抱起來后,兩個小囡囡很努力地睜開眼睛,想要看看,但是努力了好一會兒,眼皮只睜開了一半,算了不睜了,又懶洋洋地閉上了。

        不過兩個寶寶睜開眼皮的這一片刻,看到了兩顆烏溜溜的大眼睛,亮得如同寶石一般。

        云中鶴小心翼翼親吻兩個小寶寶的額頭,眼眶有些發熱。

        他想到了自己的另外三個孩子。

        井中月的那對雙胞胎兒女,如今已經十四歲了吧,許安蜓生的兒子云堯已經十五歲了。

        自己真的不是一個好父親,三個孩子的成長完全錯過了,而且如今三個孩子都下落不明。

        尤其是云堯,多么優秀,多么乖巧的孩子,云中鶴陪伴了他幾個月,在金字塔沙漠的時候,他最后關頭把孩子交給了鮮血女王。

        一個婦人上前,要給寶寶喂羊奶,她是姬卿的母親。

        “我來吧。”云中鶴道。

        用柔軟的勺子舀起溫羊奶,喂給了小寶寶。

        剛生出來的小寶寶雖然眼睛都還沒睜開,但已經有進食的本能了,張開小嘴,一直吃,真是太可愛了。

        真能吃啊,剛生下來就能吃一小碗羊奶了。

        吃完之后,輕輕拍了飽嗝,然后喂另外一個寶寶。

        兩個寶寶吃完之后,并沒有立刻睡覺,而是輕輕地扭了一下,然后就拉了。

        拉出來了第一次的胎便,剛才沒力氣拉,現在吃飽就有力氣了。

        云中鶴小心翼翼清理胎便,然后清洗寶寶,換上柔軟的尿布。

        姬卿躺在床上望著云中鶴,眼神仿佛都要融化了。

        云中鶴這是在彌補內心的愧疚,之前三個寶寶,他都沒有盡到責任,因為環境太惡劣了。

        而如今在這個帝國是溫暖安全的,盡管非常忙碌,但他可以照顧寶寶了,彌補之前的虧欠。

        拉完便便后,兩個寶寶甜甜睡著了。

        “我的任務終于完成了。”姬卿忽然一聲嘆息道:“接下來,我可以專注于我的研究了,可以心無旁騖了。”

        云中鶴一愕道:“孩子生下來之后,你還要養的啊?難不成就是從你肚子里面經過一下?”

        “當然了。”姬卿道:“喂她們羊奶不就可以了嗎?可以交給我母親帶,也可以交給保姆帶啊。”

        云中鶴的臉立刻板了下來。

        姬卿扭過頭道:“你這是在耽誤一個天才科學家的未來。”

        云中鶴也懶得理她,反正這個家他說了算,姬卿也只是口頭上傲嬌而已。

        “我可以母乳喂養她們,但是我不哄她們啊。”姬卿道。

        “我來哄……”杜莎王后快步沖了進來,目光落在兩個寶寶的臉上,如同被磁石吸引了一般,再也挪不開了。

        ………………………………………………

        “恭喜殿下。”姬乘長老拱手道。

        “同喜同喜!”

        接下來,這位皇族宗會的巨頭,元老院的前執政官陪著云中鶴閑聊。

        表面上態度沒有明顯的變化,畢竟他這樣的大人物不會表現得太明顯,但實際上他說的每一句話,都在努力迎合云中鶴,但是又表現得不諂媚。

        云中鶴對他的態度也沒有太大的變化。

        這位姬乘長老也確實算得上是目光短淺了,曾經最好的牌被他打砸了。

        看看人家姬圣親王是怎么做的?

        檢查了云中鶴的身體后,皇族學院燒掉了報告,但是卻透過某種渠道泄露了出去,用這種辦法讓所有人確定了云中鶴的皇族血統。

        接下來,又讓姬焰假裝莽撞地在元老院上提出東征,結果遭到了強烈的輿論反噬,甚至不得不暫時辭去第四軍團長的官職。

        這只是姬圣親王的第一次試探,知道了帝國的整體民意后,他又曲線救國,暗中撮合云中鶴和姬卿的婚事,讓他用這種方式進入帝國皇族名單。

        接下來云中鶴果然沒有讓他失望,爆發出了驚人的才華,一步一步征服了整個帝國。

        這一切,水到渠成。

        雖然姬圣親王從來都沒有露面過,也沒有和云中鶴見過面,但兩個人精神契合,都在為同一個目標而努力。

        反觀姬乘長老,一心只想著家族不要從皇族宗會中被踢出,一心只想著家族有人進入下一屆元老院,一心只看到眼前的權勢。

        姬圣親王一直在謀國,而姬乘長老一直在謀權。一個是偉大的政治家,一個是政客。

        甚至一年半之前,姬乘長老還逼著姬卿和云中鶴離婚。盡管姬卿拒絕離婚,但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姬乘的種種舉動終究淪為天下笑柄。

        鄭雀長老曾經作為頑固保守派,注定要離開帝國政壇,但沒有人會看輕他。

        雖然他保守,但他至少也是一心為國。帝國第一學院已經邀請他退休之后做名譽教授,教歷史。

        所以就算失去了權力,但鄭雀長老的名望不會敗壞。

        相反,姬乘雖然依舊在皇族宗會上,但已經失去了話語權了。

        如今,他正在努力挽回,想要在未來的內閣上為他他兒子謀取至少一個位置。

        但他想多了,未來內閣,姬乘家族一個位置都得不到的。

        “三天后,執政宮要召開元老院和皇族的聯合大會了,屆時元老院所有成員,皇族宗會所有成員,都要參加。”姬乘長老道:“你放心,祖父我一定會堅決站在你這邊的。”

        云中鶴拱手道:“多謝。”

        真是可笑,皇族宗會的最高領袖是姬圣親王,目前執掌皇族宗會的也是姬戰。

        姬圣親王在云中鶴王位未定之前,都不和云中鶴見面,就是怕兩個人的位置不好分清主次,就是怕未來會給云中鶴留下一個君不君,臣不臣的壞印象。

        而在軍事之戰中,姬戰更是完全以臣子之禮對云中鶴了。

        而姬乘現在還口口聲聲自稱祖父,一副我是你靠山的架勢,真是讓人啼笑皆非。

        這樣的人,竟然之前也能做元老院執政官?

        不過也是正常的,因為當時執政王是杜莎的丈夫,他一個人兼了文武執政王,正努力想要朝獨裁王沖擊呢,所以當然需要一個不太出色的元老院執政官,于是姬乘就上位了。

        …………………………………………

        云中鶴軍事之戰大獲全勝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整個帝國。

        瞬間……帝國沸騰了,千萬人震動。

        接下來,帝國所有的報刊雜志,全部詳細描寫了這次軍事之戰的詳細過程。

        還有帝國官方的塘報也如同雪片一般,飛向了帝國的每一個郡縣。

        短短幾天之內,帝國每一個公民,都知道了這一場軍事之戰的詳細過程。

        新大炎帝國的組織能力,動員能力實在是太強了。

        而且各個基礎教育,各大學院,各個救濟院等等公共組織,全部都有人宣讀整個軍事之戰。

        所有人先是震驚,不敢置信。

        云中鶴殿下的一千名學兵,真的擊敗了帝國的一萬精銳?

        這太牛逼了吧?

        太匪夷所思了吧?難道云中鶴殿下是神嗎?

        這簡直不是奇跡,而是神跡了啊!

        當然,這些報紙,還有帝國的塘報目標已經不僅僅是在為云中鶴造勢了,而是為新軍事體系造勢,就是為了告訴所有帝國公民,什么是未來。

        不過在帝國萬民心中,這就是為了帝國造勢。

        聽到軍事之戰的勝利之后,無數的公民再一次涌向街頭,高舉云中鶴的旗幟。

        “殿下萬歲!”

        “殿下萬歲!”

        “云中鶴殿下,執掌帝國。”

        “云中鶴殿下,登基為王!”

        幾乎每一個郡,每一個行省,都有公民游行,高呼云中鶴稱王。

        …………………………………………

        幾天之后,執政宮內召開了前所未有規模的會議。

        元老院所有成員,皇族宗會所有成員,幾個境的執政官,所有行省總督,全部到場。

        參加會議者,達到了一百人。

        會議的第一項議程,公布元老院李伏大人栽贓陷害一案,幕后指使者被逮捕。

        鄭雀元老引咎辭職。

        當然,李伏被栽贓陷害的真正幕后主使者是文執政王,但到了他這個級別,是要給予體面的。

        逮捕執政王?這對帝國的顛覆太嚴重了。

        第二項議程,文執政王向帝國高層做出執政報告。

        整個報告過程,整整一萬多字。

        先肯定了過去幾年的帝國成就,并且肯定了新文明先進性,號召帝國全面開啟新文明運動。

        接下來是武執政王做出軍事報告,主要就是肯定新軍事體系的先進性,號召帝國進行全面的軍事改革。

        兩位執政王的報告做完后,一天時間就結束了,散會了。

        …………………………………………

        第二天的會議上,兩位執政王公開表示,帝國進入了前所未有的新局面,他們已經沒有精力,也沒有先進的思維去領導新文明運動,新軍事改革了。

        所以,兩位執政王正式向元老院,向帝國皇族宗會辭去了王位。

        整個皇族宗會,沒有一個人能夠接下這個局面,沒有一個人有資格接受兩個執政王的辭職啊。

        于是,皇族的最高領袖,帝國的圣親王終于出現了。

        他先向兩位執政王發出了挽留,并且肯定了他們的貢獻。

        兩位執政王再一次發表報告,一再承認自己的錯誤,并且表示自己真的沒有能力再領導帝國進行新文明和新軍事改革了。

        姬圣親王,再一次挽留,兩位執政王再一次辭職。

        最終,姬圣親王表示,他也沒有權力接受兩位執政王的辭職,需要在場所有人的表決。

        兩位執政王再一次出來講話,情真意切地懇請在場諸位大人,批準他們的辭職。

        最終,帝國在場的一百多名高層表決通過,同意兩位執政王的辭職。

        第二天的會議結束。

        …………………………………………

        第三天會議,由帝國的姬圣親王主持。

        匯報的是整個世界的局勢,尤其是東方世界,大咸魔國的局勢。

        “諸位大人,云中鶴殿下來到我帝國已經超過三年了,但是你們知道最后一份來自東方世界的情報是什么時候嗎?”姬圣親王道:“在兩年半之前,最后一份報告的內容是,大贏帝國的黑暗君王在比武中,戰勝了白云城主,成為了大咸魔國的最高君王。”

        “這就是東方世界的最后一份報告,從此之后,杳無音信。”姬圣親王道:“我們應該感到害怕,我們在東方世界安插了多少間諜?超過了幾千人,但再也沒有一個人回來,也沒有一個人送來情報,這證明我們在東方世界的組織,已經被徹底連根拔起了。”

        “這兩年半時間,東方世界究竟發生了什么?我們一無所知,我們成為了瞎子。”

        “大咸魔國究竟發展到什么地步了?我們也毫無所知。”

        “諸位大人,這是非常危險的事情啊,我們已經如臨深淵了。”

        “黑暗力量,毀滅力量距離我們有多遠?三萬里?兩萬里?還是一萬里?甚至就在不遠處?我們還有多長時間?全部都不得而知。”

        “新大炎帝國成立以來,完全沒有經歷過這樣的局面。這是我們前所未有的敵人,接下來的路怎么走,這是一件值得思考的事情。”

        姬圣親王報告完畢之后。

        元老院副執政官華弼大人發出提議,帝國面臨前所未有的危險局面,所以應該取消文武執政王制度,推舉一位英明的領袖,這樣才能最大地團結帝國所有的力量,抵御外敵。

        盡管這個提議,大家都已經心知肚明了,但還是引發了巨大的轟動。

        然后,第三天的會議結束了,接下來會休會五天。

        五天之后,繼續召開。

        為何如此,這是為了給帝國萬民緩沖,要再一次試探民意了。

        …………………………………………

        執政宮會議暫時結束了,但是傳出來了一個消息。

        有人想要推舉云中鶴殿下為帝國之王,但是被大部分人反對了。

        這個消息傳出之后,帝國萬民再一次轟然。

        無數的民眾再一次走向了街頭,來到各個執政廳,來到執政宮面前。

        “殿下稱王,帝國之王!”

        一個又一個的學者在街頭上做演講。

        告訴帝國公民,現在的局勢有多么危險,大咸魔國或許已經統治了大部分世界,甚至已經將新大炎帝國包圍了。

        帝國局面,危如累卵,這個時候需要的不是分散,而是集權。

        需要的是一個英明而又強大的領袖,帶領著帝國打贏這一場文明之戰。

        然后一副地圖出現在整個帝國的每一個角落。

        這是世界地圖,上面黑色的部分是大咸魔國可能的疆域,縱橫幾萬里,無邊無際,強大無比。

        而新大炎帝國本土,僅僅不到大咸魔國的幾十分之一,就算加上殖民地,疆域也不如大咸魔國的十分之一。

        而且整個大咸魔國的化成了黑暗魔王的形狀,仿佛隨時都可以吞噬新大炎帝國。

        無數人呼吁,帝國需要一個真正的王者,而不是執政王。

        接下來無數的帝國公民開始上萬人書,簽名請愿執政宮,請執政宮批準立君王。

        短短幾天內,超過了幾十份請愿書,每一份請愿書上,都有幾萬人的手印。

        這就是輿論造勢。

        帝國的高層希望造成一種印象,是帝國公民推舉出來的君王,而不是元老院和皇族宗會。

        所以哪怕是帝國之王,也是代表了所有帝國公民的利益和意志。

        看上去很套路,但也是程序正確。

        必須要走這道程序的,否則就名不正言不順。

        ……………………………………

        五天之后,執政宮的會議繼續。

        依舊是元老院副執政官華弼發言,他手拿著幾百萬帝國公民的請愿書,高呼道:“諸位大人,這是帝國公民的呼聲。你們知道嗎?還有更多的請愿書在路上,許多住在偏遠的公民不惜長途跋涉幾千里,也把請愿書送到了各個大境的執政廳內。根據我們的統計,帝國所有的郡都上了請愿書,七百個縣,超過八成的縣,也都遞上來了請愿書,請求我們改革執政王制度,立帝國之王。”

        “這是帝國所有公民的意志,這是歷史之洪流,不可阻擋!”

        “在此,我再一次懇請諸位大人,通過立帝國君王決議。”

        接下來,華弼大人正式提出,帝國立君王。

        經過了一天的發酵和討論。

        次日,參加會議的一百個大人,再一次公開表決,是否要立帝國君王。

        在場一百個人,全部同意。

        百分之百通過。

        接下來的議題,就是立誰為帝國之王。

        這個君王,需要在皇族成員中挑選。

        皇族宗會推出了兩個獨裁王候選人,一個是姬戰,一個是云中鶴。

        三天之后,會議再公開推舉,挑選其中一個人為君王。

        頓時,帝國公民再一次紛紛上書執政宮。

        請立云中鶴殿下為帝國之王。

        甚至有很多學者去姬戰家中哀求,請姬戰大人顧全大局,為了帝國,退出獨裁王的競爭。

        姬戰大人也非常無奈啊,他從來都沒有想要來和云中鶴殿下競爭。

        這一切,完全是為了程序正確而已。

        這當然不是純粹的虛偽,而是為了帝國的未來才這樣做的。

        絕對不能給予一種私相授受的感覺,一定要符合大義。

        但是卻讓部分公民擔心,云中鶴殿下是不是會丟掉王位啊?畢竟姬戰大人在皇族勢力根深蒂固啊。

        于是,無數的請愿書,再一次雪片一般飛向了執政宮!

        ……………………………………

        三天之后,執政宮再一次進行會議,正式推舉獨裁王。

        一百個人全部要表態,不可以棄權。

        最終結果出來了!

        總共一百個成員,贊同姬戰大人擔任帝國之王的票數是零。

        贊同云中鶴擔任帝國之王的票數是一百。

        一百比零,完全是壓倒性的票數。

        可笑嗎?不,一點都不可笑,反而非常可敬。

        因為姬戰大人是主動讓云中鶴踩著他的腦袋,登上了獨裁王之位。

        最終,由姬圣親王宣布結果!

        姬圣親王顫顫巍巍道:“諸位大人,在宣布這個結果之前,請允許我辭去親王之位。”

        這話一出,所有人大驚,沒有想到姬圣親王來了這么一出。

        姬圣親王道:“幾十年前,我的執政王生涯結束了,元老院覺得我做得不錯,所以冊封我為帝國親王,也是整個帝國唯一的親王。我一是貪心,二是不放心,覺得帝國的政事需要我盯著,所以也賴著這個親王銜不舍得丟。但是今天,我正式辭去這個親王,請諸位大人允準,當然就算不允準,我也要辭去的。”

        所有人立刻明白了姬圣親王的良苦用心。

        因為接下來,帝國有一個獨裁王了,那就不能出現第二個王,否則會分散掉獨裁王的權威。

        所以他在這個關鍵時刻,辭去了親王之銜。

        姬圣親王摘掉了自己的王冠,然后道:“在此,我正式宣布,經過帝國元老院,帝國皇族宗會,帝國所有總督以上級官員的推舉,姬夏殿下為新大炎帝國首任君王!”

        至此,一切塵埃落定。

        ………………………………

        注:大家五一節快樂,糕點當然不放假,每天在家里埋頭碼字。

        現在依舊是雙倍月票,諸位恩公,有票的話記得給我吧!一票頂過去兩票呢,謝謝您的大恩!

真人捕鱼比赛多种电玩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遗漏 2019股票分析报告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遗漏 内蒙快3今天开奖结果 辽宁快乐12玩法与奖金 天津股票融资 快乐十分任五中奖规则 拖码和胆码怎么选 a股蓝筹股都有哪些股票 22选5最新开奖公告 期货配资怎么挣钱 江苏快3历史开奖 福彩3d彩吧论坛 广东好彩1历史最大遗漏 北京pk10官方投注平台 体彩排列3中奖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