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史上第一密探在線閱讀 - 第300章:顛倒眾生!天朝降臨!

第300章:顛倒眾生!天朝降臨!

        因為此時出現在云中鶴面前的是一張熟悉的面孔。

        周離!

        竟然是他?他竟然醒來了?

        “云兄,別來無恙。”周離道。

        云中鶴道:“周兄,別來無恙。”

        然后,云中鶴捂住的面孔,這是一種自嘲,也是一種典故,無顏見周離。

        周離無奈道:“云兄,這個時候你還要戲弄我嗎?”

        云中鶴道:“周兄,你什么時候醒來的?”

        周離道:“不久之前。”

        云中鶴道:“迷迭谷治好了你?”

        周離道:“并沒有,我是來到這個地方之后,才被救醒的。”

        云中鶴道:“那你知道了多少事情?”

        周離道:“知道得不多,還需要你告訴我。”

        云中鶴道:“大清亡了,你知道嗎?”

        呃?!

        云中鶴趕緊道:“哦,是大周亡了,你知道嗎?”

        周離道:“大周亡了?怎么回?太上皇如此強大,大周怎么會亡?”

        這下子輪到云中鶴徹底驚愕了,這里消息這么閉塞的嗎?不至于吧?

        云中鶴問道:“周離兄,你就告訴我,你知道哪些事情?”

        周離道:“太上皇把我變成了植物人,但是我依舊聽得見,看得見,你把我送去迷迭谷治療,然后我知道你是云中鶴……”

        說到這里,周離依舊掩飾不了內心的震驚。

        “當我知道這個秘密的時候,我都恨不得跳起來。”周離道:“可惜我當時人事不省,所發生的一切就仿佛在夢境中一般,但還是把我震驚了。”

        云中鶴道:“在大周帝國,我用敖玉的身份和你相處時間雖然不長,但是也不短吧,你竟然沒有認出我來?”

        周離道:“真的沒有認出來,你完全沒有任何破綻啊。”

        好吧。

        周離道:“我真是沒有想到,這個世界上還有這么傳奇性的臥底,我本以為燕蹁躚已經是這個世界的最強密探了,但你比他更加驚人,簡直就是密探之王啊,但是……后來發生了什么?”

        云中鶴道:“那……就說來話長了。”

        周離道:“我有的是時間,或者說,我只有時間了。”

        接下來,云中鶴把之后發生的事情娓娓道來。

        ……………………………………

        半個多小時后,云中鶴把發生的一切說完了。

        周離仿佛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精神沖擊,他忍不住捂住腦袋,往后退了好幾步。

        這信息量實在太大了。

        關于白云城,關于大咸魔國的滲透,他是知道的。

        因為二皇子周寂和白云城關系緊密,而且有暗中聯姻之意。

        太上皇的變臉,他也經歷了,震驚期也已經過了。

        但是大贏皇帝是大咸魔國黑暗君王,這個真相實在是太驚悚了啊。

        真是有一種讓人窒息的感覺。

        而且,整個東方世界都被大咸魔國籠罩了?

        這……這也太快了吧!

        …………………………

        又過了差不多一個小時,周離終于平靜了下來。

        他來到了云中鶴面前,最終他只說了四個字。

        造化弄人。

        然后,周離甚至都不知道該用何種面目和態度面對云中鶴了。

        云中鶴道:“周離兄,你身上發生了什么事情?差不多整整六年多時間了。”

        周離道:“我成為植物人,被帶到這里來,被救醒。”

        云中鶴驚愕,道:“沒了?”

        周離點頭道:“對,沒了。”

        云中鶴道:“距離你被太上皇擊倒昏厥,整整六年時間了啊,就發生了這點事情?”

        周離道:“嗯,確實不如你經歷豐富。”

        云中鶴道:“你醒來多久了?”

        周離想了一會兒道:“大概一年。”

        云中鶴道:“這里是哪里?”

        周離道:“不知道。”

        周離在這里呆了一年時間了,竟然不知道這是哪里?

        云中鶴不由得坐起身,環視周圍,只看到了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只有床頭上的一盞燭火。

        云中鶴道:“你醒來之后,就一直呆在這里面,沒有出去過?”

        周離道:“對!我醒來之后,就呆在這個房間內,連窗戶都沒有,每天有人來給我送飯,而且還是一個啞巴奴隸。”

        云中鶴道:“那就是坐牢了?”

        周離道:“對,坐牢,無期徒刑。”

        云中鶴道:“為何要將你囚禁起來?”

        周離道:“之前不知道原因,但現在大概知道了。”

        云中鶴道:“因為你身上的血脈?”

        周離點頭道:“對,大咸魔國對我們滲透得太深了,太上皇身上有魔國血脈,父皇也有,我當然也不例外了,只不過我身上的血脈應該很低很低,否則白云城也不會去培養周寂,而不是我了。”

        云中鶴道:“我之前是在一片極北的冰天雪地,服下一個藥物后昏睡過去,醒來就在這里了,不是你去救我的嗎?”

        周離道:“不是,是那個送飯的啞巴,把你送來的。”

        這……這就奇了。

        這個地方究竟是哪里?是不是云中鶴預想的那個地方?

        是消滅大咸魔國唯一的希望?

        云中鶴不由得起身,到處觀察。

        結果發現這個房間內,不但沒有門,甚至連窗戶都沒有,倒是有不少書籍。

        拿起來一看,全部都是四書五經之類,經典書籍。

        周離道:“這些書我都翻遍了,再讓我呆五年時間,我都能夠去考科舉了。”

        云中鶴皺眉,他走了兩萬多里來到此處,是為了尋找消滅大咸魔國之法的。

        竟然把他關在了這里?什么意思啊?

        而且要把他關多久啊?

        “云中鶴兄,稍安勿躁。”周離道:“長夜漫漫,我們下一盤棋吧,你來了對我來說是好事,我一個人實在是要寂寞得炸了。”

        然后,云中鶴和周離就在一起下棋。

        云中鶴道:“周兄,大周帝國滅亡了,你就難受了一個小時,現在竟然平靜下來了?竟然就這樣接受了這個事實?”

        周離沉默了片刻,道:“云兄,這種囚禁是非常消磨人的意志的。人心是脆弱的,驚受不了什么摧殘,我整整被摧殘了兩次,早已經千瘡百孔了。”

        第一次是無主之地的戰敗,周離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打擊。

        但那個時候,他意志沒有消沉,就算被圈禁了兩年,他也依舊斗志昂揚。

        浪州救災,平叛史卞,他都全力以赴,幾乎如同蠟燭一樣,燃燒自己的生命去為大周帝國辦事。

        眼看就要勝利,萬允皇帝被打倒了,大周帝國朝著良性發展了,他也苦盡甘來,被冊封為大周太子了,結果卻被最信賴,最仰慕的太上皇暗算,成為了植物人。

        而最信賴的敖玉,也成為了大贏帝國黑龍臺的臥底。

        這就等于把周離的心臟剖出來,狠狠踩成肉泥,怎么能夠不讓他萬念俱灰。

        周離嘆息道:“如果太上皇還活著,那我至少還有仇恨,但現在太上皇都死了,我連仇恨都沒有了,只能萬念俱灰了。”

        云中鶴沒有勸周離,沒有說什么大咸魔國已經籠罩天下,東方文明遭遇末日之類的話。

        周離對于這點并沒有感同身受。

        不像是云中鶴,內心牽掛著家人,牽掛著爺爺,無時無刻不想著弄死大贏皇帝。

        云中鶴內心充滿了渴望!

        而就在這個時候,外面傳來了一陣聲音。

        墻壁上直接裂開一道縫隙,變成了一道石門,開啟之后,一個人走了進來,端來了兩份飯菜,還有一壺酒。

        云中鶴道:“閣下,為何把我們關起來,什么時候放我們出去?”

        那個啞巴朝著云中鶴一笑,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舌頭。

        云中鶴一看,發現果然是個徹底的啞巴,舌頭都齊根切斷了。

        云中鶴朝著他點了點頭。

        這個啞巴奴隸送完飯菜后,直接離去了,石門關閉了,又恢復成為一面墻壁。

        接下來,云中鶴和周離對飲。

        喝了半壺酒之后,周離終于再也忍不住內心的情緒,淚水潸然落下。

        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

        周離也有妻子,也有兒女的,而且還有一個知己燕蹁躚。

        他的酒量很強的,但此時喝了僅僅半壺,就已經醉倒了,趴在桌子上道:“云中鶴,我們要出去,我們要出去,我們要自由。”

        云中鶴道:“對,你不能消沉,你的妻子兒女還在大周等你。沒有了你,燕蹁躚徹底失去了方向,和我告別的時候,他說要去做乞丐,要浪跡天涯了。他們都需要你,我們不僅要回去,還要帶著強大的軍隊殺回去,滅掉大咸魔國,將大贏皇帝碎尸萬段。”

        “殺,殺,殺……”周離道:“將他們全部都碎尸萬段,白云城主碎尸萬段,大贏皇帝碎尸萬段。”

        ………………………………

        接下來,云中鶴就和周離呆在這個房間內。

        每天吃完看書,下棋。

        困倦了,就各自躺在床上睡覺。

        因為沒有窗戶,也沒有門,也不知道外面是白天還是黑夜。

        除了那個送飯的啞巴,再也沒有見過任何人。

        而且云中鶴帶來的那個大夏高祖卷軸,也被拿走了。

        云中鶴問過周離,井中月,敖心,袁天邪在不在這里?

        周離什么都不知道,他醒來之后,就一直囚禁在這個暗無天日的房間之內。

        …………………………

        幾天幾夜時間過去了。

        云中鶴依舊關在這個黑屋之內,除了周離和那個啞巴,什么人都沒有見到。

        也不知道父親敖心,井中月,袁天邪等人是不是在這里。

        甚至,這里是哪里?!

        但是他可以肯定一點,他不會像周離一樣被永久關在這里了。

        應該很快就會有人把他帶出去了。

        果然,大約十天之后。

        終于有一個人出現了,一個身高兩米的武士出現在黑屋之內。

        “云中鶴閣下?”這個武士問道。

        云中鶴沒有立刻回答,而是上上下下看著這個武士。

        身高挺拔,雄壯強大,千里挑一的頂尖武士。

        他在這個地方算不算拔尖?這里像他這樣的武士有多少個?

        那個武士被云中鶴的眼神看得不舒服,再一次問道:“云中鶴閣下?”

        云中鶴道:“是我。”

        那個武士道:“請跟我來。”

        然后,他在云中鶴的腦袋上戴上了一個頭套。

        云中鶴道:“周離等我,一定將你放出來。”

        聽到云中鶴的話后,那個武士嘴角露出了不屑的笑容,但卻又不失禮貌,顯得非常裝逼。

        接下來,云中鶴終于離開了這個小黑屋。

        這是地下室,難怪暗無天日呢。

        整整走了幾十米的臺階,才開始走平地。

        這依舊是在室內,而且腳下的地面非常光滑,應該是大理石。

        這應該是一個石頭城堡,而且非常巨大。

        云中鶴跟在后面,一直走,一直走。

        足足走了十幾分鐘,依舊在室內打轉,這個建筑有些大得過分了。

        而且越到后面,環境應該越奢華了。

        腳下一開始踩的是大理石地面,接下來就是木地板,后來是柔軟的地毯了,而且空氣中也越來越香了。

        有走了幾分鐘,進入一扇門。

        “請坐,稍等。”那個武士道,然后他直接走了出去。

        云中鶴就坐在這里,一動不動,也沒有摘下頭套。

        大約又過了幾分鐘,空氣中一陣香氣,一個人走了進來,應該是一個女人。

        不,不止一個女人。

        只不過特別香的,就這一個女人,后面還有兩個沒有那么香的女子,應該是隨從。

        “云中鶴閣下?”這個女人道。

        云中鶴道:“是我。”

        “請你脫下衣物。”這個女人道。

        云中鶴道:“所有的?”

        這個女人道:“對,所有的。”

        云中鶴二話不說,站起身來,脫下了所有的衣物。

        現在的他,幾乎是最標準的美男子身材了,這幾個月長途跋涉兩萬多里,什么身材都鍛煉出來了。

        “把他洗刷干凈。”這個女子道。

        “是!”

        然后,兩個女子一把將云中鶴提起來,放進一個池子里面。

        我日,殺豬呢?退豬毛啊?

        這里面的水也太燙了啊。

        不過,這倒是讓云中鶴記起來了,他大概幾個月都沒有洗澡了。

        現在算是被洗得徹底了,幾乎一層皮都要刮下來了。

        連牙齒的每一寸地方,都被洗刷得干干凈凈。

        全部洗完了之后,依舊沒有給他衣服,他就這么赤條條地,被帶到了原來的房間之內。

        這里一點都不冷,溫度非常舒適,竟然是有暖氣的,太奢侈了啊。

        是真正的暖氣,而不是什么燒炭,也不是地龍。

        “云中鶴先生,請你躺下來。”這個言語冰冷的女子道。

        云中鶴躺了下來。

        接下來,這個女人戴上了手套,開始為云中鶴檢查全身。

        檢查得無比細致,從毛發到血管都沒有放過。牙齒,腳指頭,骨架,都沒有放過。

        最后,云中鶴的頭套被摘掉了。

        他終于能夠看到東西了,印入眼簾的是一個冷艷逼人的女子。

        長得很高,很美,非常冷艷。毫無疑問她是東方女子,但卻給人一種混血的感覺,因為五官的輪廓非常立體,身材也遠比東方女子更加凹凸有致,曲線也更加逼人。

        不過,她的打扮和想象中有點不一樣,不是白大褂美女醫生。

        穿著緊身的長裙,有點像是復古的裙裝,頭發只是簡單披著。

        她伸手翻開云中鶴的眼睛,仔細查看他的瞳孔。

        一邊檢查身體,一邊記錄。

        最后,她拿出了一支針管,刺入云中鶴的血管之內,抽了三管血。

        整個身體檢查過程,持續了一個多小時,簡直是全面徹底的檢查。

        云中鶴道:“貴姓?”

        這個冷艷的女子沒有理會,而是繼續做她的事情。

        帶著一種強烈的優越感,而且這種優越感是天生的。

        抽完了血之后,這個冷艷女子道:“給他穿上衣服。”

        “是!”兩個女隨從上前,為云中鶴穿上了衣服。

        云中鶴這個時候發現了,這兩個女隨從手有些眼抖,呼吸也有些急促,面孔也有些紅。

        因為他摘掉頭套了,露出了面孔,這等級別的俊美,她們大概也很難抵擋。

        容貌上而言,就算是男人,云中鶴也絕對是顛倒眾生級的。

        “三天之后,會有結果,把他帶回去。”這個女子道。

        “是,祝學士。”外面那個武士走了進來,重新給云中鶴戴上了頭罩。

        “跟我走吧。”那個武士道。

        云中鶴又起身離開,現在他知道了這個冷艷成熟的女人姓祝,被稱之為學士。

        離開了這個房間,又走了很長的距離,云中鶴回到了暗無天日的地下室內。

        ……………………………………

        “怎么樣?”周離問道。

        云中鶴道:“全面檢查身體,每一寸都不放過,而且還是一個絕色美人。”

        周離盯著云中鶴好一會兒,說出了一句話:“為什么不檢查我?”

        云中鶴道:“周兄,沒有想到,你是這樣的人啊。”

        周離道:“云中鶴,你大概快要出去了。”

        云中鶴道:“那個祝美人說三天后有結果。”

        周離道:“而我,大概要在這里被關一輩子了,因為我身上有大咸魔國的血統。”

        云中鶴道:“周兄,交給我,我會放你出來,并且大展身手。”

        周離道:“云兄,這里是什么地方,你有概念了嗎?”

        這一路上,云中鶴什么都沒有看見,就只是被檢查了一次身體,就如同盲人摸象一般。

        但僅僅他看到的這部分東西,已經足夠神秘離奇了。

        高祖的遺書沒有錯,這里確實是唯一能夠消滅大咸魔國的希望。

        但……他們或許還缺一個人。

        那就是他云中鶴。

        云中鶴道:“這是一個神奇神奇國度,和我們見過的帝國,完全不一樣。”

        周離道:“那他是消滅大咸魔國的希望嗎?”

        “是。”云中鶴道:“這個神奇國度非常強大,但目前他們還缺少最關鍵的一件東西。”

        “什么?”周離道。

        云中鶴道:“我的智慧。”

        周離盯著云中鶴看了一會兒,然后做了一個嘔吐的動作。

        這么久不見,你變幽默了啊。

        ………………………………

        接下來,云中鶴渡過了難熬的三天。

        頗有一種高考成績放榜一樣。

        不,這種形容不夠準確,因為當年高考的時候,沒有等到放榜,剛剛考完的一瞬間,云中鶴就知道自己牛逼了,會被北大醫學院錄取。

        成績出來之后,果然沒有任何懸念,他整整高出了三十幾分。

        天才的高考放榜,就是這么枯燥乏味。

        ……………………

        時光如水,歲月如梭,三天時間過去了。

        那個兩米高的武士又出現了,又給云中鶴戴上了頭套。

        “云中鶴閣下,請跟我來。”

        然后,云中鶴又跟著他走了出去。

        周離這次送了出來,但剛到門口的時候就被擋住了。因為他一旦跨出半步,那就是格殺勿論了。

        他知道這次云中鶴出去之后,就不會再回這個小黑屋了。

        云中鶴道:“周離兄,等我!”

        周離用力點了點頭。

        云中鶴跟著這個武士走出了地下室。

        這一次是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走了,走了很久,終于離開了這個城堡。

        外面的天氣很冷,但是又有鳥語花香。

        這很離奇,但是證明了這個國度有溫室。

        他被罩住了腦袋,所以看不到外面的世界,只能去聞去聽去感受。

        很快,他登上了一輛車。

        這輛車是很大,非常舒適,連里面的椅子都是軟的。

        盡管也是馬拉的車,但是車子非常快,非常平穩。

        因為馬車是在固定軌道上行駛的,而且馬車避震一流,顯然有彈簧片,這個國度的鍛造工藝已經是絕對的一流。

        而且馬車內也非常溫暖,所以這個國度很奢侈,生產力水平非常高。

        舒適的大車在軌道上行駛著,車廂的隔音一流,而且外面也很安靜,沒有半點熙熙攘攘。

        這個國度,好像沒有什么平民,也沒有正常的生活市集,半點都不喧鬧。

        馬車整整行駛了四個時辰,大約有五百里左右。

        這個國度鋪設了至少幾百里的馳道,而且這些馳道好像正在升級,有一部分是木頭的,而有一部分是鋼鐵的。

        馳道這東西在中國古代的歷史很久遠,秦朝的時候就大規模修建馳道了。

        而這個國度的馳道,已經四通八達了,因為這一路上云中鶴感受到了。

        ……………………………………

        馬車停了下來,云中鶴下了大車,跟著這名武士來到了一個建筑之內。

        這個建筑的規格應該很高,因為剛剛進入大門,明明還是庭院,就已經感覺到溫暖了。

        而且有花園,鳥語之聲更多了。

        進入了房子之內,溫度更是到了舒適的二十攝氏度左右。

        這里更加奢華,腳下的地毯如同在云端一般,而且到處都是香氣繚繞。

        這個武士帶著云中鶴來到了一個房間內。

        準確說這不是一個房間,因為非常空曠。

        “請坐。”那個武士道。

        云中鶴坐了下來,然后被摘掉了頭套。

        然后被這個房子徹底驚艷了,真正的金碧輝煌啊,層高超過了四米,面積超過幾百平方米。

        這不是大殿,僅僅只是一個房間。

        而且,里面就擺著一張座位。

        “請稍等。”那個武士道,然后他直接退了出去,并且關上門。

        云中鶴就在這里靜靜等著。

        大約半個小時后,傳來了一陣腳步聲,但云中鶴沒有看到這群人,前面隔著一層屏風。

        有五個人,在屏風對面坐了下來,而且他們坐的位置很高,大約離地一米左右。

        所以這五個人的地位,應該很高。而且隱約只能看到他們的輪廓,看不到具體面孔容貌。不過每一個人都很高,都超過了一米九左右。

        緊接著,一個曼妙迷人的身影走了進來,是那個冷艷成熟的祝美人學士。

        她已經換了長裙,但看上去仿佛和三天前是一模一樣的,唯獨云中鶴一眼就看出,裙子上的暗紋有所區別。

        這……已經是極致的奢華了。

        明明已經換了衣衫,卻讓人覺得沒有換。

        而且這長裙穿在她的身上,將她的身材襯托得更加豐腴迷人,修長婀娜。

        “我們經過了全面的檢測,確定云中鶴沒有半點大咸魔國的血統,非常純凈。”祝美人學士道。

        “云中鶴,這個卷軸你從何而來?”一個渾厚威嚴的聲音響起。

        云中鶴道:“這是大夏帝國的高祖夏宙傳承下來的,而我是大夏帝國的嫡系子孫,我是大夏帝國皇位的合法繼承人。”

        云中鶴有很多問題想要問。

        這里是哪里,井中月,敖心,袁天邪等人在不在這里。

        但首先要確定的是他自己身份的問題。

        云中鶴繼續道:“不止如此,我還是大炎皇朝的唯一合法繼承人。”

        上面的五個大人物笑了一下,然后互相討論商議。

        大約幾分鐘后!

        那個渾厚威嚴的聲音道:“云中鶴閣下,歡迎你加入大炎帝國,從今以后,你就是大炎帝國的一員了。”

        云中鶴不由得驚愕不已?

        大炎帝國?什么大炎帝國?

        它不是早就滅亡了嗎?一千多年前就滅亡了啊。

        ………………………………

        注:終于寫完了,但找不到求月票的話了,只能羞澀地磕頭拜下去。

真人捕鱼比赛多种电玩 江西十一选五前三直最大遗漏 安徽快3和值遗漏 广东11选5在线购买网址 那个股票app软件好用 重庆快乐10分app 上证指数股吧szzs首页 吉林快三官网下载 江西十一选五玩法 快乐扑克玩法 查询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湖北快3手机软件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 福建福彩快三开奖今天 炒股的人一生穷图片 江西十一选五计划免费 11201期博彩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