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史上第一密探在線閱讀 - 第296章:大功告成!共枕白云城公主!

第296章:大功告成!共枕白云城公主!

        這話一出,文武百官更是震驚。

        皇帝陛下這是什么意思?

        云中鶴這么一個來歷不明的人,你讓他成為皇族的一員也就罷了,賜名為夏炎就已經非常離譜了,現在竟然冊封他為炎親王?

        尤其是在場的幾個皇族成員頓時更加要炸了。

        皇帝陛下啊,您總共十幾個親兒子,八成都沒有封王,上百個皇孫,更是沒有半個封王的。

        這個云中鶴剛剛回歸大夏帝國,寸功未立,竟然就被封王了?而且還是炎親王?

        炎親王這是能隨便亂封的嗎?

        誰不知道大夏帝國是繼承的大炎皇朝?大夏帝國千年以來,都沒有一個皇帝敢冊封炎親王的。

        這個親王凌駕于所有親王之上了吧?

        千年以來,大夏帝國最高的親王就是陽親王,因為大夏帝國京城也被城之為陽京。

        兩個大夏王朝,總共也就出現過三個陽親王了,而且其中兩個都做了皇帝。

        現在你冊封一個炎親王,這是要給整個天下什么信號?

        云中鶴何德何能啊?

        稍稍寂靜了片刻,然后成排成排的官員跪了下來。

        “陛下三思啊!”

        “請陛下收回成命啊。”

        全場幾乎所有官員,全部都跪了下來,唯獨十來名官員站著一動不動,這些人全部都是天恩太子的舊部,現在也是屬于云中鶴的鐵桿支持者。

        但在場百分之九十九的官員,都強烈反對皇帝。

        片刻后,一個須發全白老者出列,此人是大夏帝國大宗正,禮親王。

        他只比永啟皇帝大一歲,但卻長了一輩,是皇叔。這也是正常情形,一般都是由皇族的長輩來做大宗正的。

        “臣懇請陛下收回成命。”大宗正禮親王道:“首先這個云中鶴是大贏帝國黑龍臺出身,其次他究竟是不是天恩太子的骨肉已經無從考證了,最后他毫無功勞,一下子就冊封為親王,恐惹天下非議啊。”

        這個大宗正直接質疑云中鶴的身份,說他不是大夏帝國皇孫。

        有了帶頭的,在場大臣們紛紛拜下道:“請陛下三思,云中鶴來歷不明,誰能證明他是皇孫啊?”

        “陛下三思,這云中鶴是臥底,小心中了大贏帝國的毒計啊。”

        “陛下,臣有話說。”李太阿立刻出列。

        皇帝道:“請講。”

        李太阿道:“禮親王你是年老昏花了嗎?炎親王殿下是天恩太子的骨肉,完全是鐵證如山,你卻依舊要否認這一點。如今超過八十歲的老臣已經不多了,但也不是完全沒有,所以先帝的模樣大家都還記得吧?你們捫心自問,你們對著先帝的畫像立誓,夏炎殿下的是不是神似先帝?先帝的畫像就在大家面前,你們好好辨認一下。”

        所有人不由得望向黃金寶座身后的那副畫像,那就是孝宗先帝的畫像。

        這幅畫像永啟皇帝親自畫的,這個皇帝陛下書法和繪畫造詣是驚人之高。而且他從小就受先帝的慈愛,先帝駕崩之后,永啟皇帝思念過度,所以對著先帝的畫像寄托哀思,但是嫌棄畫師畫得不好,于是自己動手,畫了這幅先帝的畫像。

        見過這幅畫的人,無不認為永啟皇帝畫得非常像,簡直把先帝的寬仁華貴全部畫出來了。

        李太阿道:“你們好好看看清楚,炎親王和先帝難道長得不像嗎?”

        在場中人看了看畫像,又看了看云中鶴。

        還真別說,確實有幾分相似啊,而且越看越像。

        其實,之前的云中鶴和孝宗先帝是不像的,當時的他非常妖艷,邪氣,而且還很輕浮。

        但冒充兄長敖玉十年,再瘦下來變回原來的模樣,他的氣質就完全變了,所以和孝宗先帝真是有些像的。

        大宗正禮親王冷笑道:“真是可笑,哪有憑著畫像認定身份的?”

        李太阿道:“那還有一件事情,當時天恩太子抱著兩個孩子回來的時候,太后娘娘為兩個孩子檢查身體的時候,禮親王也在場吧?而且你當時就是大宗正,所以記錄了這兩個孩子的特征,其中一個特征,就是心臟偏移,另外一個特征,顱骨有五星凸起,是不是?”

        大宗正禮親王點頭,這雖然是絕密,但也是他親自登基在冊的,而且這個冊子現在都還在存檔。

        李太阿道:“而炎親王殿下,也就是云中鶴后腦骨正好有一個五星凸起,而且他心臟剛好也是偏移的,和你記錄中的特征一模一樣。我就想要問一下,這難道還不能證明炎親王的身份嗎?現在依舊可以請太醫署令還有禮親王一起檢查,看炎親王殿下是不是這樣?當然你或許會說后腦骨上的五星凸起可以偽造,那心臟偏移總不能偽造吧。”

        云中鶴緩緩道:“必要的話,我可以用刀子切開我胸口,讓你們看看我心臟的位置。”

        李太阿寒聲道:“都聽到了嗎?有誰敢站出來,驗證炎親王殿下的心臟位置?炎親王可以切開胸前的皮肉,讓你看個清楚。但如果證明了他的心臟確實如同記錄的那樣朝著右邊偏移兩寸左右,那你就要掉腦袋,這很公平吧。炎親王切開胸口,你切掉腦袋。”

        頓時全場靜寂,沒有人敢回應。

        永啟皇帝道:“太醫署令何在?”

        頓時,一個老太醫出列道:“臣在。”

        永啟皇帝道:“在不切開胸口的情形下,你能判定心臟的位置嗎?”

        太醫署令道:“可以,陛下,用聽筒聽心跳聲,便可判斷處心臟位置。”

        永啟皇帝道:“那你立刻用聽筒停炎親王的心跳。”

        太醫署令上前,那了一個銅打造的聽筒,一頭對準云中鶴的胸口,耳朵貼在另外一頭仔細聽著,一邊聽一邊移動聽筒位置。

        大約兩分鐘后,這個太醫署令道:“啟稟陛下,小爺的心臟確實比尋常人向右邊偏移兩寸左右。”

        李太阿寒聲道:“禮親王,我來問你,其他能偽造,心臟位置能偽造嗎?這種心臟偏移,一萬人里面有一個嗎?一百萬人中有一個嗎?而且他長得如此神似先帝,后腦骨又有五星凸起,所以他不是天恩太子的骨肉,又是誰?”

        禮親王沉默。

        李太阿道:“禮親王,你是我大夏帝國大宗正,這是非常嚴肅的事情。我要你親口說,小爺是不是天恩太子的骨肉?是不是我大夏帝國的皇族?”

        皇帝目光一冷,望向了大宗正禮親王。

        片刻后,禮親王道:“是。”

        皇帝道:“大宗正,你也認定夏炎,也就是云中鶴,是天恩太子的兒子,是朕的親孫咯?”

        大宗正禮親王道:“臣,承認。”

        永啟皇帝道:“好,關于夏炎的身份認定,就到此為止了。朕在此宣布,從今以后膽敢說什么云中鶴來歷不明,不是我大夏皇族血脈者,誅殺滿門。記住,誅殺滿門,朕說到做到。不管這個人的地位有多高,但只要敢否認夏炎的皇族身份,真一定誅殺他滿門,聽到了沒有?”

        頓時,在場文武百官整齊拜下道:“臣,遵旨。”

        至此,在皇帝和李太阿的配合下,關于云中鶴身世完全確定,今后誰也休想再起爭論了。

        緊接著,又有一個人出列了,樞密院副使夏允,他是永啟皇帝的弟弟。

        “陛下,夏炎是您的孫子,是天恩太子的骨肉,但是他寸功未立,就封為親王,豈不是讓天下人覺得不公?”夏允道:“我大夏帝國王爵尊貴,攏共都沒有幾個親王,眾多皇孫之中,更是沒有半個親王,這云中鶴初來乍到冊封為親王,臣覺得有些不妥,冊封為公爵才比較合適。”

        “荒謬,可笑。”李太阿冷笑道:“允國公,您說這話不覺得可笑嗎?炎親王殿下,憑什么不能冊封為親王?”

        這就是李太阿大宗師,一直來就是這么牛氣哄哄的。

        當年他做太子太傅的時候,就是誰都敢噴,對著皇帝照樣噴。

        他是文壇宗師,泰山北斗,一般來說還真不能把他怎么樣。

        樞密副使夏允道:“大宗師,我倒是想要知道,云中鶴有何資格封為親王?”

        李太阿道:“原因有二,第一個,你知道井中月嗎?他是柔蘭國女王,這是我大夏帝國親自承認的,并且建立了外交關系,對嗎?”

        眾人聽到這里,頓時微微一愕。

        壞了,忘記這一茬了。

        不過李太阿宗師,你還真是會詭辯啊。

        李太阿道:“井中月是我大夏帝國承認的國王,然而她僅僅只是云中鶴的其中一個妻子而已。我就想要知道,妻子是王爵,丈夫卻成為了公爵?莫非我堂堂大夏帝國的皇子皇孫,竟然是入贅的嗎?沒錯,一般來說駙馬的爵位都低于公主,但那是駙馬嫁入皇家的意思。我就想要問問禮親王,莫非我大夏帝國的皇孫入贅了柔蘭女王嗎?”

        禮親王道:“那當然是不可能的。”

        李太阿道:“既然不是入贅柔蘭女王,那爵位怎么能比她更低呢?所以夏炎殿下封為親王,又有何錯?難道我大夏帝國就不需要顏面了嗎?這點外交對等,難道都不懂嗎?”

        眾人無力吐槽。

        當時承認柔蘭王國,承認井中月的女王之位,完全是為了政治需要,為了牽制大贏帝國和大西帝國啊,誰知道會有這么一茬啊?

        但之前發出詔書,并且昭告天下承認的事情,現在是不可能否認的。說來也真是巧了,當時大夏帝國使臣去柔蘭城女王宮,云中鶴正好在場呢。

        李太阿道:“允國公,你說夏炎殿下寸功未立?這就更加可笑了,我就想要問問你,皇帝陛下重要嗎?是不是我大夏帝國的天?他之前昏迷不醒,生命垂危,是夏炎殿下救活了陛下?這難道不是功勞嗎?怎么到了你嘴里,竟然是寸功未立了?可見你是何等藐視陛下啊?”

        這話一出,樞密副使夏允臉色劇變。

        這……這是何等之臥槽啊,你李太阿是寫文章吃飯,還是賣嘴皮吃飯的啊?這么刁鉆?

        頓時,夏允立刻跪下,道:“陛下,臣說錯了話,請陛下治罪。”

        于是,李太阿又轟下了一個。

        而這個時候,又有一個人出列了,正是大夏帝國禮部尚書,徐憂遠。

        這也是一個老臣了,資格和李太阿差不多,如今是太子太師。

        “陛下,這位小爺是天恩太子的骨肉,是陛下的親孫,而且為了外交對等,并且他立下了巨大的功勞,所以冊封為親王情有可原,但完全可以是另外一個封號,比如恩親王,廉親王之類。”徐憂遠道:“眾多周知,大炎皇朝是我東方正統,等我們大夏帝國統一了天下后,就會升級為大炎皇朝。所以這個炎字是不能輕易冊封的,臣懇請為小爺換一個封號。”

        “哈哈哈哈……”皇帝還沒有開口,李太阿放聲大笑。

        這下子,整個朝堂文武百官不由得頭皮發麻。

        李大宗師,你,你又來?你這戰斗欲也太強了啊,而且這般放肆嗎?

        李太阿冷笑道:“太子太師,你是禮部尚書,最懂禮儀,也最精通炎史對嗎?”

        徐憂遠道:“當然。”

        李太阿道:“炎親王身上另外一半血統是誰的?”

        頓時,徐憂遠又面色一抖。

        日他姥姥啊。

        天恩太子成功進入了圣廟,并且祭祀成功,帶來了兩個親生骨肉。

        這兩個孩子另外一半血脈是來自圣廟。

        當然,這種事情沒有人能證明的啊,大家甚至腹誹,鬼知道這兩個孩子是不是圣廟圣女所生啊,或許是天恩太子在外面隨便找了一個女子生下來的呢?

        但要死不死的是,大夏帝國當時對此是彈冠相慶,并且大肆宣傳。

        說天恩太子找到了圣廟,并且和圣女繁衍了下一代。這就更加證明,我大夏帝國完全繼承了大炎皇朝的正統地位。

        為了大夏帝國的利益,當時就是這么宣傳的,這也是整個大夏帝國朝廷承認的。

        難不成徐憂遠,你現在又要否認嗎?

        李太阿冷笑道:“徐憂遠啊,我記得你當時是禮部侍郎,為了這件事情你還專門寫了一篇《大夏賦》,傳遍了天下,歌頌這件事情。莫非你要否認炎親王有圣廟血統嗎?”

        徐憂遠沉默。

        李太阿道:“而大炎皇朝的根在哪里?就是在圣廟,所以在一千多年前,圣廟也被稱之為炎廟。只不過大炎皇朝滅亡之后,這個炎廟稱呼也就變了。皇帝陛下冊封小爺為炎親王,完全是最美好的寄托,是渴望我大夏帝國恢復大炎皇朝的榮光。小爺身上有圣廟的血統,這完全是上天最好的預兆,預示著我大夏帝國未來要統一天下,成為東方世界的真正天朝皇國,太子太師你莫非要破壞上天的這個美好預兆嗎?皇帝陛下冊封小爺為炎親王,何等之英明?”

        眾人又再一次啞口無言。

        片刻之后,徐憂遠退了回去。

        李太阿瞇起雙眼,望向全場文武百官,氣勢逼人。

        還有誰?!還有誰?

        皇帝淡淡道:“既然無人反對,那這件事情就這么定了啊。朕在這里說清楚,有什么話,今日在朝堂上說清楚,言語無罪。但今日不說,他日又亂說,那就是有罪了啊,朕絕不輕饒。”

        皇帝朗聲道:“朕最后問一次,還有誰反對嗎?”

        文武群臣靜默,佷多人心中都反對,但是……說不過李太阿啊。

        皇帝道:“行,昭告天下吧,從今以后,夏炎便是我大夏帝國炎親王。”

        文武百官內心無比不甘,稀稀拉拉道:“臣等遵旨。”

        至此,云中鶴和永啟皇帝的第一步大功告成了。

        ……………………

        皇帝也不在意群臣消極態度,繼續道:“接下來就是第二件大事,我大夏帝國一貫來都是愛好和平,憐惜萬民的,我們剛剛和大贏帝國簽訂了和平協議。作為天朝上國,我們完全有義務去調解大贏帝國和大西帝國的戰爭。所以朕覺得很有必要派遣使團去大西帝國,和大西皇帝簽訂戰略合作協定,眾卿覺得如何?”

        這當然是一件大事,但也是一件絕對政治正確的事情,無可反對的。

        于是,這第二件事情輕而易舉就通過了。

        皇帝道:“今天很好嘛,兩件大事都通過了,諸位愛卿可還有事嗎?”

        禮部尚書徐憂遠再一次出列道:“啟稟陛下,大贏帝國使團來訪,求見陛下。”

        永啟皇帝道:“有請。”

        ……………………………………

        片刻后,大贏帝國使團進入大殿之內。

        “外臣參見大夏皇帝陛下。”

        這次大贏帝國使團的規格更高,正使是大贏帝國的旬親王,副使是云中鶴的一個大熟人,前大周首輔林弓,他如今的官職是大贏帝國西京禮部尚書,兼太子少傅。

        大夏皇帝道:“旬親王,你又何事啊?如果朕沒有記錯的話,我們兩國剛剛簽訂了和平協定不久吧?”

        大贏帝國旬親王道:“我大贏陛下聽聞云中鶴認祖歸宗,也感到無比之欣喜。我們大贏和大夏世代友好,所以愿意親上加親。”

        永啟皇帝道:“哦?怎么個親上加親啊?”

        大贏帝國旬親王道:“聯姻!我大贏帝國明玉公主今年十八歲,知書達理,高貴賢良,正好是炎親王的良配,完全是佳偶天成。”

        文武百官聽之,不由得微微驚愕。

        一般來說就算要聯姻,也是男方向女方提親的,哪有女方主動提出來要嫁給誰誰誰的?這樣做會被視為恥辱的。

        當年西涼王國鐵騎殺到大周京城下的時候,天衍皇帝就把自己的女兒蘭溪公主嫁給了西涼王,這被視為奇恥大辱,送女上門,完全是和親啊。

        而如今大贏帝國橫掃天下,威風八面,怎么也把自家公主送上門來了?這豈不是有辱大贏帝國的國體嗎?

        但是永啟皇帝卻在這里嗅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

        同意大贏帝國的聯姻?當然是不可能的,那樣只會給云中鶴帶來麻煩和危險。

        但拒絕大贏帝國的聯姻?人家都把姿態放低到這個地步了,你若直接拒絕的話,那就是羞辱大贏帝國,就是為將來的戰爭埋下了火種。

        頓時永啟皇帝道:“哎呀,真是可惜了,可惜了啊。”

        大贏帝國旬親王道:“陛下,如何可惜了?”

        永啟皇帝道:“大贏皇帝的美意當然不能辜負,但是炎親王已經有婚約了啊。”

        大贏帝國旬親王道:“不知道是哪位女子?竟然有此福分?”

        永啟皇帝道:“大西帝國公主。”

        旬親王道:“可是那個鮮血女王啊?”

        永啟皇帝道:“什么鮮血女王?朕沒有聽過啊,她被冊封為雪山公主,兼西海女王。”

        大贏帝國旬親王道:“那真是太可惜了啊。”

        永啟皇帝道:“真是沒有辦法啊,如此一來只能辜負大贏皇帝的美意了,我會親自寫一封信給貴國皇帝,表示歉意。”

        大贏帝國旬親王道:“大夏皇帝陛下言重了,既然如此,那外臣便告退了。”

        然后,大贏帝國就這么離開了,仿佛幾千里來一次大夏帝國,就是為了向云中鶴求親的。

        …………………………………………

        接下來幾天時間,云中鶴開始在豬胰島上提煉胰島素。

        這個過程也并不難,并沒有太過于復雜的化學過程。

        幾天之后,成功提煉了出來,然后為永啟皇帝注射胰島素。

        因為是2型糖尿病,所以效果并不是那么立竿見影的。但如果不是二型,那永啟皇帝也支撐不到現在了。

        不過,在云中鶴的精心醫治下,永啟皇帝的狀態越來越好。

        身上的病痛一點點消退了,雙手雙腿,也開始漸漸恢復了,精神狀態也快速恢復。

        精神大好的皇帝,開始一點點恢復執政,而且這段時間內,爺孫兩人的感情越來越深厚。、

        有人要傳言炎親王的神醫之術,但是皇帝下旨,不許宣揚炎親王的醫術,而要宣揚炎親王的孝心。

        皇帝陛下也是良苦用心了,如果大肆宣揚云中鶴的醫術,那么天下人就會把云中鶴當成一個醫生,而不是一個君主了。

        大夏帝國派去大西帝國的使團規模不大,而且行蹤隱秘,日夜兼程趕路。

        經過了長途跋涉之后,終于到了大西帝國的京城。

        這一次大夏使團最重要的使命不是和大西帝國結盟,而是為云中鶴向鮮血女王求婚。

        重新建造艦隊來不及了,只能改造鮮血女王艦隊,才有可能擊敗大咸魔國艦隊。

        鮮血女王這支艦隊對于云中鶴來說,至關重要。

        ………………………………

        這段時間,云中鶴也沒有閑著。

        他要挑選地點,秘密征召大夏帝國的無數鐵匠,然后前往一個秘密地點,完全封鎖起來,在里面制造火炮。

        但是……他沒有心腹。

        整個大夏帝國都是太子夏決的黨羽,而且大贏帝國黑龍臺的密探太強了,不知道那里就被它們滲透了。

        制造火炮這件事情,只能交給袁天邪的黃天教,他們可靠,而且這方面非常專業。袁天邪手下有一大群秘術師,煉金師,讓他們制造火器,完全是事半功倍。

        皇帝已經派出去無數人尋找敖心和袁天邪等人的下落,尋找井中月的下落。

        但至少現在,還杳無音信。

        不過可以提前集合鐵料,集結鐵匠,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就是尋找硝礦。

        靠刮茅廁是弄不到多少硝的,只有找到了硝礦,才能源源不斷制造出火藥。而且云中鶴的火藥配方也可以升級了,許多更強的炸藥都可以制造出來了。

        但想要挖掘硝礦,依舊需要鮮血女王的艦隊。大夏帝國的艦隊,云中鶴暫時是不敢用的,誰敢肯定里面沒有大贏帝國黑龍臺的臥底?

        地點他已經選好了,萬事俱備,就等著井中月,鮮血女王,袁天邪等人的到來了。

        而且他現在是大炎帝國親王,得到了皇帝全面的支持,可以向皇帝索取任何一片土地,也可以調動整個大夏帝國的物資。

        云中鶴站在地圖面前,一寸一寸地找。

        井中月,你這個死女人,究竟跑哪里去了啊?

        父親,袁天邪,你們又在哪里啊?

        大夏使團應該已經到大西京城了吧,不知道向鮮血女王求婚怎樣了?

        ……………………………………

        半夜時分,云中鶴睡得很香。

        不知道為何,鼻端下面越來越像,而且夢境越來越瑰麗了。

        春意黯然的夢境,一個接著一個,顯得那么真實。

        整個人仿佛都陷入了溫柔鄉一般。

        這……這不對啊。

        這種春天之夢哪有做個沒完的?而且云中鶴睡夢中也太沉迷了。

        頓時,他猛地警覺,整個人驚醒了過來。

        然后,云中鶴驚駭地發現,他的床上還有另外一個人。

        一個女子,坐在他的腰上。

        看不清楚面孔,隱約能夠看到身材輪廓,充滿了魔一般的誘惑。

        無以倫比的魔鬼身材,肌膚滑嫩如雪。

        這個女子將鋒利無比的利刃放在云中鶴的大動脈上,只要輕輕一劃,就能割開。

        這……可是皇宮啊,戒備何等森嚴?

        這個女人怎么進來的?這里面有鬼。

        “云中鶴,別來無恙啊。”這個女子低聲道,張開嘴的時候,香氣迷人。

        白飛飛,白云城公主白飛飛?竟然是她,這個世界上最強大,也是最狠毒的女人。

        這個魔女竟然出現在皇宮之內,出現在云中鶴的床上?!

        白飛飛沙啞道:“云中鶴,我來取一樣東西,一件非常重要的東西。”

        云中鶴道:“什么東西?”

        白飛飛道:“取你身上的一件東西,放心你不會死的,還有點舒坦呢。”

        ………………………………

        注:又通宵寫到了早上八點,簡直了。

        真的有些扛不住了,求幾張月票激勵一下,振奮一下精神,千萬拜托大家了,萬分謝謝您。

真人捕鱼比赛多种电玩 上证指数吧 山西快乐十分彩开奖 贵州十一选五选号技巧 辽宁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上海快三走势图开奖派 贵州体彩11选五在哪里买 带我玩广西11选5 全天赛车pk10免费计划 极速赛车大小单双技巧 黑龙江快乐十分计划单 内蒙古快3走势图一定牛 试玩游戏赚钱靠谱平台 内蒙古快3一定牛预测 浙江20选5开奖结果24号 排列三真有高手 2009年上证指数最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