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史上第一密探在線閱讀 - 第295章:云中鶴封王!求婚鮮血女王!

第295章:云中鶴封王!求婚鮮血女王!

        盡管是第一次見面,但是云中鶴已經在永啟皇帝心中活了許多年了。

        尤其是知道他還活著的消息后,他便無數次在心中幻想云中鶴的模樣。

        現在終于見到了。

        云中鶴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出色,就單純長相上來說,停下少有的男兒能夠長得這么俊美貴氣的了。

        “看來我永啟還不是糟糕到極點,上天把這個一個出色的孫兒送到了我的面前了。”永啟皇帝擁著云中鶴,顫抖道:“我的孫兒,爺爺對不起你,這些年讓您受盡了苦頭了,都怪爺爺,乖我的愚蠢,無知,昏聵,自大。”

        不知道為何,血脈相連的關系就這么奇妙嗎?

        之前云中鶴都有一種顛簸流離的感覺,找不到歸屬感。

        但是,當他抱著兒子云堯的時候,這種血脈相連的感覺,立刻就仿佛讓他在這個世界上扎下了一條根系,讓他知道了作為父親的責任。

        而現在和永啟皇帝擁抱的時候,那種血脈相連的歸屬感又來了。

        那種內心的酥麻,一種溫暖,卻又要淚目的感覺,清晰而又深刻。

        而就在此時。

        平安宮的門直接被打開了,然后一群人沖了進來。

        “云中鶴,太陽已經落山了,最后期限到了,你該領死了……”這群皇族沖了進來。

        “來人啊,將大贏帝國臥底云中鶴給我拿下……”

        然而,繞過屏風之后,這些人見到醒來坐起的皇帝,不由得微微一愕。

        頓時完全驚呆了。

        這……這……這怎么可能?

        皇帝陛下竟然真的醒了?竟然真的被治好了?

        稍稍驚愕之后,皇九子夏筍立刻跪下,高呼道:“恭喜父皇,賀喜父皇,天之大喜,父皇痊愈了,父皇痊愈了……”

        頓時,所有的皇族全部跪了下來,高呼道:“恭喜父皇,賀喜父皇。”

        還沒有等到皇帝發火,皇九子夏筍直接就沖出去,朝著外面的群臣道:“天之大喜,父皇醒來了,父皇醒來了。”

        頓時,平安宮外的文武群臣全部整齊跪了下來。

        “恭喜皇上,賀喜皇上。”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皇帝陛下萬壽無疆。”

        所有人真是有些不敢置信,皇帝還真的被云中鶴治好了?這還真是匪夷所思啊,在頭上動刀子,竟然真的能治病?那還真是神乎其技啊。

        片刻之后,皇后韓氏和太子夏決也沖了過來。

        然后又是一陣激動歡喜。

        其實任何言語都難以形容皇后內心的震驚。

        怎么可能?

        皇帝竟然真的醒來了?這如何可能啊?云中鶴竟然有這等手段?

        太后娘娘道:“皇帝,你竟然醒來了,那我就走了,告辭。”

        皇帝本應該跪拜相送,但他渾身疼痛,四肢都無法動彈,只能躺在床上愧疚道:“恭送母后。”

        太后和皇帝的關系有些復雜,這來源于太后對皇帝的失望。

        寧妃道:“母后,委屈您去臣妾的宮中歇息一下,您熬了幾天幾夜了,恐怕身體撐不住啊。”

        太后猶豫了片刻,然后點頭道:“好吧,皇后你也陪著我過去。”

        然后,寧妃和皇后陪著太后去了寢宮安歇。

        平安宮內就三個人,云中鶴,皇帝,太子夏決。

        三個人說了一會兒車轱轆話,皇帝道:“太子,這段時間朕昏迷不醒,你辛苦了。”

        太子夏決道:“兒臣不敢說辛苦,父皇能夠醒來,真是天之大喜,兒臣振奮不已。”

        皇帝道:“你那邊是不是還有很多公務沒有完成?”

        太子夏決道:“是的,兒臣那邊還有不少公務。”

        皇帝道:“國事為重,就不要管朕這邊了,你自去忙碌吧。”

        太子夏決道:“兒臣遵旨。”

        然后,太子恭敬離開,臉色恭敬。

        但是出了平安宮之門后,他的目光立刻變得冰冷下來。

        皇帝竟然如此偏心嗎?他可是親兒子,但是皇帝醒來之后,就迫不及待要和云中鶴單獨相處,有什么話難道還要背著他這個太子說嗎?

        …………………………

        云中鶴道:“有一件事情,我有些想不通,請陛下解惑。”

        “叫爺爺。”皇帝道:“你說。”

        云中鶴道:“關于我的身份,您是怎么確定的?連我自己都無法確定,我是天恩太子的兒子。”

        “哈哈……”皇帝道:“你怕自己是冒充貨嗎?”

        接著,云中鶴道:“有三個原因,完全確定你是我的孫子。”

        “第一個原因,你的長相。或許旁人不清楚,但我們自家人卻一眼就能看出來,你雖然長相和你父親不一樣,但是面骨卻是非常相似的。還有你的眉眼,非常神似先帝。”

        “第二個原因,你的心臟比正常人便宜了很多,整整偏了兩寸多。當時你父親抱著兩個孩子回來的時候,我就找來了大宗師,檢查你們這兩個孩子。結果有點不好,那個孩子心臟發育不完整,恐難長壽。而還有一個孩子,心臟發育倒是完全的,但是卻比正常位置偏移了很多。這種情形百萬中無一,而且還是雙胞胎,天下間就只有你們這一對吧。”

        云中鶴道:“那個為我們檢查身體的大宗師是誰?”

        永啟皇帝道:“就是你曾祖母,太后娘娘,所以他第一眼看到我,就確定了你的身份。而且……她老人家對我非常失望,這幾十年來都不和我說一句話了。”

        接下來,永啟皇帝艱難伸手,觸碰云中鶴的頭頂,好像在找什么。

        “喏,喏,在這里。”永啟皇帝道:“你后腦勺這個位置,后一個顱骨凸起,仔細摸就可以辨認出來,是一個五角星。就你這小樣,還有誰能模仿啊,誰能模仿啊,哈哈哈哈……”

        皇帝又是一陣大喜。

        一邊大笑,他一邊面孔抽搐,顯得非常痛苦。

        云中鶴之前就檢查過了,皇帝身上的病癥不僅僅是顱內血腫,還有其他慢性病癥。

        其中最最嚴重的就是糖尿病,永啟皇帝得的是慢性糖尿病,一開始癥狀不明顯,潛伏性也很強,隨著血糖越來越高,各項并發癥也都涌現了出來。

        五臟六腑受到了一定的損害,而且渾身一旦出現傷口的話,容易潰爛,很難愈合。

        然后是全身疼痛,簡直痛不欲生。

        永啟皇帝得2型糖尿病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一開始尚且還好,如今已經到了很嚴重的地步了,全身已經處于半癱瘓狀態了,時時刻刻都承受著痛楚。

        所以絕大部分時間,他都是躺在床上的,這兩三年也把朝政交給了夏決太子。

        那剛才動手術的時候,云中鶴還給永啟皇帝輸葡萄糖了。

        這是沒有法子的事情,因為永啟皇帝的體質虛弱,營養缺乏,兩項相害取其輕了。

        況且云中鶴給配的是低濃度的葡萄糖。

        “祖父,您現在很痛是嗎?”皇帝點頭道:“很痛很痛,但是已經習慣了,這是上天對我的懲罰,我越痛心中越高興。上天對我的懲罰也重,我的罪孽就能減輕一些,那……那你的福分也就能多一些。”

        這話一出,云中鶴的眼眶又熱了。

        永啟皇帝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是發自肺腑的,他真這樣覺得,他覺得自己身體越痛,云中鶴平安無事的可能性就越大,盡管這種邏輯聽上去有些荒謬,但他這個老人家就是這么想的。

        “消渴癥,沒治的,活不了多久了。”永啟皇帝道:“但我已經沒有遺憾了,看著你平安回到我的身邊,我就算死了,又有什么要緊?哈哈哈!而且到了地下之后,我就能和先帝團聚了,也……也能和你父親團聚了。”

        云中鶴道:“祖父,您這個消渴癥我能治,而且很容易治,至少比這一次讓您醒來容易多了。用不了多久,您就不會渾身疼痛,您就會恢復如常了。”

        永啟皇帝道:“消渴癥也能治?”

        云中鶴道:“別人不能治,唯獨我能治。”

        永啟皇帝盯著云中鶴良久,道:“我孫兒這么了不起嗎?這么了不起啊,哈哈。”

        然后,永啟皇帝道:“你能把我治好,再讓我多活幾年,那是再好不過了,再好不過了。”

        接著,皇帝目光警覺,朝著周圍望了一眼,放低聲音道:“我這些年一致癱瘓在床,所以朝政都交給了太子,所以他手中的權力很大,滿朝文武中支持他的人很多。如果爺爺時日無多了,那頂多只能給你謀取富貴了,再也無力為你爭取更多。但……如果爺爺能夠多活幾年,身體痊愈,能夠正常上朝的話,那……那爺爺就能想辦法,把那個位置給你。”

        云中鶴道:“爺爺,這很難啊。”

        永啟皇帝道:“是啊,很難,非常難!我這個皇帝,曾經廢過一次太子,就是你的父親,給大夏帝國帶來了天大的災禍。如今太子已經執掌朝政多年,而且沒有犯什么過錯,所以想要廢太子是千難萬難,一不小心又會釀成天大災禍。”

        永啟皇帝說得輕了,眼下這個情形,太子執掌朝政多年了,皇帝如果強行廢太子的話,不但滿朝文武會反對,甚至皇帝也會受到反噬。

        上一次廢太子災難雖然在三十年前,但還歷歷在目啊。

        內戰一年,軍隊傷亡百萬,民眾傷亡千萬,大夏帝國傷筋動骨,直接失去了對大贏帝國的壓制。

        明朝不止有一代皇帝想要廢太子,強如萬歷皇帝,何止一次要立最疼愛的朱常洵為太子,結果都被文武百官懟了回來,最終皇帝只能妥協,讓自己非常不喜歡的長子朱常洛繼承了皇位。

        云中鶴道:“爺爺,您對太子不滿意嗎?”

        永啟皇帝道:“也談不上滿意不滿意,如果世界大勢正常發展下去的話,他來做這個皇帝也不差。但……東方世界已經發生劇變了。況且……你是圣廟血統,黃金血脈。還有爺爺虧欠你父親很多,而你的天資完全不亞于你父親。”

        云中鶴道:“爺爺,我們的時間確實不多了。我們大夏帝國,乃至整個東方世界的時間都不多了。大贏皇帝是大咸帝國的黑暗君王。”

        這話一出,永啟皇帝猛地一顫,有六分不敢置信,又有四分恍然大悟。

        大贏皇帝的真實身份現在敖心知道了,袁天邪知道了,迷迭谷也知道了。

        但永啟皇帝竟然不知道?那就意味著整個大夏帝國,整個東方世界都不知道?

        云中鶴道:“爺爺,我養父敖心,還有我部署袁天邪等人的下落,還有我妻子井中月等人的下落,您知道嗎?”

        永啟皇帝道:“我派遣了十五波人馬,總共三千多人,去搜尋敖心,井中月等人的下落,卻毫無收獲。”

        云中鶴驚愕,此時距離金字塔大戰,已經過去了幾個月了。

        父親敖心,袁天邪等人,應該沒有被大贏皇帝所殺啊,因為那個時候發生了大塌陷,根據鮮血女王的說法,他們都被黃沙埋了。

        還有母親柳氏,妹妹敖寧寧,孩子的母親許安蜓等人,都被黃天教高手接應,送去井中月處了啊。現在竟然連井中月也下落不明了?

        他們去了哪里?

        云中鶴道:“關于大贏帝國的真實身份,大西帝國鮮血女王是知道的,大西帝國難道沒有我們發來任何情報嗎?”

        永啟皇帝道:“沒有。”

        云中鶴眼睛瞇起,大贏皇帝在整個天下封鎖消息啊。

        “爺爺,大贏皇帝和白云城主的比武馬上就要開始了。”云中鶴道:“而且基本上大贏皇帝必勝無疑,這樣一來大贏皇帝就會得到白云城的效忠,他就擁有了一支無以倫比的強大艦隊。您無法想象那支艦隊是何等之可怕,能夠碾壓全世界所有的艦隊總和。”

        永啟皇帝道:“也就是說,等到這一場比武之后,就是答應大咸魔國橫掃天下之時,首當其沖的就是我大夏帝國?”

        云中鶴道:“對。”

        永啟皇帝閉上眼睛,道:“孫兒,那我們要抓緊了,要抓緊了。”

        抓緊什么?

        當然是抓緊把云中鶴扶上太子之位。

        云中鶴道:“爺爺,當時金字塔劇變的時候,我把兒子交給了大西帝國的鮮血女王,仰慕敖心,還有心腹袁天邪都下落不明。還有井中月,這些人不但是我家人,未來末日之戰時,也都是我們巨大的助力。”

        永啟皇帝道:“我立刻派遣最頂尖的黑宙臺高手,去尋找你家人的下落。另外派遣使團前往大西帝國。”

        接著,永啟皇帝忽然道:“孫兒,你是說我們和大咸帝國發生的第一戰,應該是海戰?”

        云中鶴道:“對,我們和大贏帝國隔著天江,大咸魔國想要滅我們大夏,首先要滅掉我們的海軍。”

        永啟皇帝道:“我們大夏帝國的艦隊,也只是一般。關于你的婚事,你有什么想法?”

        婚事?

        云中鶴已經有三個妻子啊。

        永啟皇帝道:“我派遣使團去大西帝國,一來是打聽小堯兒的下落,另外一方面,為你向大西帝國求婚?我們兩國聯姻,一起對抗大咸魔國,讓鮮血女王嫁給你。”

        云中鶴道:“陛下,您看上鮮血女王的嫁妝?”

        鮮血女王擁有一支強大的艦隊,僅次于白云城。

        接下來和大咸魔國的第一場大戰,肯定爆發在海上。大夏帝國的艦船比較傳統,改造余地不大。但是大西帝國卻擁有比較先進的戰船,僅次于白云城戰艦。

        如果能夠得到鮮血女王的戰艦,就有很大的改造空間了。

        云中鶴看過大西帝國戰艦的圖紙,也有幾層甲板,而且也有幾十個射擊孔位,只不過里面裝著的是巨型強弩。

        如果全部換上火炮的話。

        那整支艦隊的戰斗力會得到巨大的飛躍。

        不需要太多,只要幾百門火炮就夠了。

        大咸魔國的艦隊雖然強大無比,但只要云中鶴這邊升級為火炮戰艦的話,那么還是能夠領先一個時代吧。

        火炮這個武器在這個世界還沒有出現過,能夠出奇制勝。

        一旦在海上大戰擊敗了大咸魔國艦隊,那就等于斷了大咸魔國黑暗君王一條臂膀了。

        所以,鮮血女王的這份嫁妝,就顯得尤為寶貴。

        “好。”云中鶴道:“就請爺爺為我向鮮血女王求婚。”

        皇帝道:“我現在就親自撰寫國書。”

        然后,皇帝陛下強忍著渾身的劇痛,開始親自寫這份結盟國書。

        他的一只手甚至已經握不住毛筆了,需要用兩只手才能握住。

        每寫一個字,都渾身發抖。

        就這樣,永啟皇帝艱難地寫完了上百字的國書,全身痛得冷汗爆出,痛得死去活來。

        這字跡是皇帝的字跡,但是字體都是顫抖的,雖然每一個字都很清晰,但每一個字都稍稍變形了。

        但也正是這樣的國書,才能更加打動大西帝國皇帝。

        寫完之后,云中鶴上前攙扶皇帝躺下,也不能為他推拿按摩,因為他的皮膚非常脆弱,不少潰爛,觸碰之下,更會痛不欲生。

        必須立刻提煉胰島素了,這玩意也不難,直接從豬胰島上提取,提純便是了。

        只要有了胰島素,便能接觸皇帝祖父的痛苦,能夠讓他身體漸漸恢復如常。

        皇帝親自掌權,對云中鶴有巨大的好處。

        “爺爺,聽說我們大夏帝國皇族擁有對付大咸魔國之秘密之法?”云中鶴問道。

        皇帝道:“孫兒,你聽誰說的?”

        云中鶴道:“迷迭谷的逍遙子。”

        “他?那……那難怪了。”皇帝道:“孫兒,你應該知道,當年大咸魔國橫掃天下,戰無不勝,幾乎統一整個世界。”

        云中鶴點頭。

        皇帝道:“眼看著東方文明正統要被魔國毀滅了,末日降臨。東方世界的諸侯們團結起來,一直對抗大咸魔國,但完全不是大咸魔國軍團的對手,屢戰屢敗。而這個時候,有一個人提出來,直搗黃龍,對付怒帝,擒賊擒王。”

        這件秘密往事,云中鶴確實不知。

        皇帝道:“而這個提出去直接消滅怒帝的人,就是我們的先祖,夏宙!”

        云中鶴道:“高祖皇帝?”

        永啟皇帝道:“對,他就是我們的高祖皇帝。但其實他一天皇帝都沒有做過,怒帝滅亡后一百多年,我大夏帝國才真正成立。但太祖皇帝覺得,先祖夏宙才是我們大夏帝國的奠基者,所以將他老人家遵為高祖皇帝。”

        云中鶴道:“然后呢?”

        永啟皇帝道:“高祖夏宙,帶領上千名東方世界最強大的武者,潛入大咸魔京,要進行斬首行動,刺殺怒帝。結果……他們都消失了,徹底杳無音信,沒有一個人回來。”

        云中鶴驚愕。

        一千多年前,東方世界的武道其實是高于現在的,一千名世界最強大的武者,竟然沒有一個人回來?

        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永啟皇帝道:“但是不久之后,就傳來了怒帝暴斃的消息,然后大咸魔國就很快土崩瓦解了。”

        這又是一個更大的謎團了。

        這上千名東方頂級武者究竟有沒有成功刺殺怒帝?

        怒帝為何會暴斃而亡?

        永啟皇帝道:“但是之后卻有一本書流傳了下來,我們稱之為《高祖遺書》,這不是一封信,而是一本書。相傳這本書記載了關于怒帝,關于大咸帝國的絕密,甚至還有消滅大咸魔國的方法,這本書被譽為東方世界的最高機密,僅有歷代大夏皇帝才知曉。”

        云中鶴道:“那為何迷迭谷逍遙子也知道?”

        永啟皇帝道:“因為當年一起去刺殺怒帝的,也有迷迭谷的先祖,她……是高祖皇帝的情人。”

        呃?!好吧。

        難怪大夏帝國和迷迭谷的關系如此曖昧。

        逍遙子說得沒有錯,大夏帝國果然有關于怒帝絕密,有消滅大咸魔國之法。

        關鍵就在這本《高祖遺書》。

        云中鶴道:“爺爺,那關于這本《高祖遺書》。”

        永啟皇帝道:“這是我大夏帝國最高絕密,這件東西只有歷代大夏帝國皇帝才能掌握,他是我大夏帝國的至寶,藏在一個沒有人知道的地方,幾天后爺爺腿能走路了,便帶著你去找這件東西。”

        云中鶴一愕,他還沒有成為太子,也沒有繼承皇位。

        永啟皇帝就要把這件大夏帝國至寶交給他了?

        皇爺爺,你這么任性的嗎?萬一我是大贏帝國的臥底呢?

        云中鶴正要再說話,忽然皇帝豎起手指,然后指了指外面。

        有人來了。

        足足好一會兒,外面響起了一個太監的聲音道:“陛下,大贏帝國使團到來,求見陛下,還有……小爺。”

        云中鶴目光一顫,大贏皇帝這是何意?

        這個時候派遣使團來見皇帝和云中鶴?

        外面大太監道:“太子殿下正在接待使團,請問陛下,該如何處理?”

        永啟皇帝淡淡道:“天色已完,朕也疲倦了,小爺也需要休息,傳旨下去。明日進行大朝會,朕會駕臨朝會,有重大事件宣布。”

        那個大太監跪下道:“奴婢遵旨。”

        然后,他這就去向太子傳旨了。

        皇帝的這道旨意,瞬間又引起了軒然大波。

        陛下已經很久沒有上朝了啊,一直都是太子代為主持朝會的,差不多快要一年時間了。

        現在皇帝陛下竟然要再一次上朝?

        而且還要宣布大事?

        什么大事?

        今天晚上,大夏京城無數人無眠了。

        有的激動,有的緊張,有的惶恐。

        明日大朝會,這是有大事要發生啊,所有人都等待著天亮,等著大朝會趕緊到來。

        ……………………………

        白云城主,另外一個大咸魔國的黑暗君王白古。

        白云城公主白飛飛跪在地上,一動不動。

        她的身材曼妙魔鬼到了極致,充滿了魔一般的誘惑,讓人目眩神迷。

        比起白雪,比起井無霜,眼前這個白飛飛才是真正的白云城第一公主。

        白古目光望著大贏帝國的方向,道:“距離我和他的比武,已經很近了。”

        白飛飛道:“是,父親。”

        白古道:“這一次比武,將決定我白云城的命運,也決定整個大咸魔國的命運。整個大咸魔國,只能有一個君主,不是我就是他。金字塔事變后,他涅槃蛻變,恐我已經不是他對手了。”

        白飛飛美眸一顫道:“父王,我們不能輸。大咸魔國只能有一個君王,那個人就是您。”

        白古道:“他是因為云中鶴才發生涅槃蛻變的,而現在云中鶴在大夏帝國京城。我需要你去一趟,秘密會見云中鶴,我想要向他要一件東西,交易一件東西。”

        白飛飛公主道:“是,女兒一定為您拿到這件東西。”

        白古道:“不計一切代價,都要從云中鶴手中得到這件東西,記住不計一切代價。”

        白飛飛公主道:“是,父王!女兒會不計一切代價。”

        白古道:“那你去吧。”

        白飛飛拜下道:“女兒告辭了。”

        然后,這位白云城第一公主乘坐一艘船北上,前往大夏帝國,來找云中鶴。

        ………………………………

        次日!

        大夏帝國萬眾矚目的大朝會開始了,時隔差不多一年后,永啟皇帝終于再一次出現在文武群臣的面前,坐在黃金寶座之上。

        而之前坐在位置上的太子,此時依舊坐在皇帝的坐下首。

        大贏帝國的使團,在大殿之外等候皇帝的召見。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文武百官高呼三歲,三叩九拜。

        永啟道:“昨日朕便說了,今日要宣布大事,總共有兩件大事。”

        “這第一件,把我孫兒召來。”

        大太監高呼道:“召小爺進殿。”

        俊美無匹的云中鶴穿著一身錦衣,走進大殿之內。

        這個長相真是絕頂了啊,萬中無一都無法形容他的俊美貴氣,倜儻無比。

        云中鶴朝著皇帝跪下道:“拜見皇帝,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永啟皇帝道:“這位是云中鶴,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那就是朕的皇孫,天恩太子的親生骨肉。今日正式認祖歸宗了,擬旨,賜名云中鶴為夏炎。”

        這話一出,所有人猛地一顫。

        回歸夏氏皇族,這并沒什么,關鍵是這個名,炎。

        大夏帝國是繼承大炎皇朝的正統地位的,用炎來作為云中鶴的名,這是什么意思啊?

        這個名字,連歷代皇帝都不敢取的,要等到那個皇帝統一天下了,才會改名夏炎。

        現在這名字竟然給了云中鶴?!

        接著,永啟皇帝道:“再擬旨,冊封夏炎為我大夏帝國炎親王!欽此!”

        …………………………

        注:構思幾個小時,終于寫完了,這幾章劇情也關鍵的。

        諸位恩公,還有月票的話,賜給我好不好?月票一少,我心就慌涼,給我燙燙吧!

真人捕鱼比赛多种电玩 希恩配资网 北京pk10在线计划 甘肃体彩十一选五一百期查询 河南快三综合走势图1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山图表分析 东方6十丨走势图 贵州11选五怎么下载 今天体育彩票中奖号码 2020海南环岛赛 辽宁11选5开奖结果 广东快乐十分手机助手 神牛配资 黑龙省11选5开奖结果 福建快3网上投注 安徽快三今日推荐号码 免费股票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