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史上第一密探在線閱讀 - 第276章:覆滅!太上皇最后遺言!

第276章:覆滅!太上皇最后遺言!

        從別人的視野中,神皇天祚從腦溢血到倒下是很快的,幾乎是瞬間。

        但是對于天祚神皇來說,這短短不到半秒鐘,卻是非常之漫長。

        念完這首詩后,他稍稍覺得不對勁了。

        因為這種飄飄欲仙,渾身熱血沸騰的感覺已經到達了極致,而且云中鶴的琴聲太詭異了。

        但還沒有等到他做出任何反應,他大腦內的血管就已經爆了。

        剎那間。

        無數思緒涌現到他的電腦。

        他望向了云中鶴,內心瘋狂嘶吼道:是你,是你在謀殺我。

        但這個時候,他已經完全發不出任何聲音了。

        用盡了所有力氣,也僅僅只是將手指抬起了不到兩寸,然后轟然倒下。

        全場死一般的寂靜。

        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高臺上的文武大臣,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還以為太上皇這是在執行某種特殊的法術呢。

        你下面跪著的幾十萬大軍更加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遠處城頭上的大贏帝國皇帝,還有公孫羊,等人更加錯愕。

        這……這究竟發生了什么?

        強大無比的神皇天祚怎么忽然倒下去了?

        這一幕太驚悚了啊。

        足足好一會兒,他們涌上來一陣狂喜,云中鶴出手了,他們的黑龍臺密探云中鶴出手了。

        云中鶴用一種神乎其技的手法,殺掉了神皇天祚,哈哈哈哈。

        而在場反應最快的三個人分別是,燕蹁躚,云中鶴,周寂皇子。

        “神皇陛下。”

        “皇爺爺。”

        “皇爺爺……”

        三個人猛地沖了過去,將神皇天祚攙扶了起來。

        神皇天祚渾身顫抖,口鼻歪斜,口吐白沫,仿佛痛苦到了極致,他拼命地要舉起手指向云中鶴,但是連一寸都抬不起來了。

        云中鶴一把抓住神皇天祚的手,道:“皇爺爺,您有什么話,您有什么話等身體養好了再說啊。”

        此時跪滿了一地的六十萬大軍這才反應過來。

        神皇天祚不是在表演法術,而是出事了,這是腦中風啊。

        可是他老人家不是神嗎?怎么會中風的啊。

        不可能,不可能!

        在所有大周軍團將士的心目中,天祚皇帝就是神,長生不死,返老還童,無所不能的神。

        他是信仰,是他們的精神支柱。

        而現在這個精神支柱倒塌了,而且還是當著所有人的面倒塌的。

        “啊……啊……啊……啊……”

        “不,不,不……”

        此時,周寂皇子忽然猛地一指云中鶴道:“是你,是你謀殺神皇!”

        “來人啊,把敖玉給我拿下,給我拿下!”

        云中鶴泣聲道:“皇兄,都到了這個時候,難道我們還要鬧分裂嗎?!”

        燕蹁躚感覺整個精神,還有身體都被徹底撕裂了一般,完全不敢接受眼前這個現實。

        他內心清楚地知道,一定是云中鶴害死了神皇天祚。

        但他是怎么害的啊?完全無法想象啊。

        他剛才只是彈琴了而已啊,別人也聽到這琴聲了啊,天下間根本沒有琴聲可以殺人啊。

        現在怎么辦?

        神皇天祚已經倒下了,這一戰還要繼續嗎?

        不能繼續了,趕緊撤兵,趕緊撤退到厄州,甚至有必要的話趕緊撤退到裂風城,只有哪里才是安全的。

        “成親王,樞密使,敖樞密,白侯,先退兵,先退兵啊!”燕蹁躚高呼道。

        這一次神皇天祚御駕親征,帶了皇子周寂,樞密使,還有敖洞侯爵,至于白侯,就是皇后白雪的兄長,武功侯。

        加上燕蹁躚本人,就是五大巨頭了。

        五大巨頭紛紛點頭,表示同樣退兵。

        然而這個時候。

        “轟轟轟轟……”

        一陣驚天動地的爆炸聲終于傳來了,如同地獄轟鳴,如同天上雷鳴。

        這是渾江決口的爆炸聲音,整整一萬多米距離,差不多四十秒左右才緩過來。

        然后整個地面都在微微地顫抖。

        爆炸聲是從北邊傳來的,所有人本能地望向了北邊,六十萬大軍望向了北邊。

        隨著驚人的爆炸,渾江南岸被炸開了一個無比巨大的裂口,渾江之水直接洶涌而入。

        這渾江之水一直都很平靜,讓人覺察不到危險,但是現在洶涌而出的時候,卻有如此之驚人。

        因為這畢竟是天下地三大江,如今又是豐水期,水流量是無比驚人的。

        雄州洼地又低,滔滔江水,越來越兇猛,越來越驚人。

        最后完全如同萬馬奔騰一般,瘋狂席卷而來。

        渾江改道了!

        每秒鐘超過兩三萬立方米的水,涌入了雄州洼地之內,甚至更多。

        “轟轟轟……”

        所有人都聽到了轟鳴巨響,但是卻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就一直朝著北邊方向張望著。

        足足好一會兒后。

        終于看到了!

        所有人倒吸了一口涼氣。

        滔天的大水,洶涌而來。

        渾江之水,仿佛從天上來一般。

        大周無數人驚駭無比,這……這怎么可能?

        哪里來的大水啊,這里有沒有水庫,又沒有下暴雨,又沒有洪水。

        渾江之水一直都很平靜的啊,而且水位也不高,怎么可能會傾瀉而來。

        任何人觀察了渾江地勢都會得出同樣的觀點,因為渾江兩岸地勢那么高,水位那么低,根本不可能會漫過兩岸的。

        渾江南岸距離雄州幾十里,很多人本能地覺得兩個地方地勢是一樣高的,因為站在地上看去,非常平緩的啊。

        “轟轟轟轟……”

        江水越來越洶涌,越來越驚人。

        “走,走,走!”

        “大軍撤退,撤退,撤退!”

        “所有大軍,卸甲撤退!”

        白雪皇后的兄長,大周的武功侯二話不說,直接背起神皇天祚,朝著南邊狂奔而去。

        而與此同時,從雄州城飛起了十幾個熱氣球,朝著大周軍團頭頂上飛來。

        這是風行滅,帶領一百多名黑龍臺高手來迎接云中鶴。

        “快,快,快!”

        “在那里,在那里,不計一切代價,拯救云中鶴大人。”

        風行滅大聲高呼。

        幾十名黑龍臺高手,身上穿著飛行翼裝,站在熱氣球吊籃的邊緣,隨時準備跳下去,營救云中鶴。

        “轟轟轟轟……”

        滔滔江水,瘋狂而來!

        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地面上,六十萬大周軍團瘋狂地朝著南邊逃跑,一邊跑一邊丟掉兵器和鎧甲,因為這些都是鐵,太沉了。

        短短片刻之后,大洪水猛地淹了過來。

        剛才無邊無際的大周軍團,成片成片地消失了,直接被大水淹沒了。

        這可怕的洪水,將本來就已經很大的缺口,越沖越大,越沖越大,最后撕開了一個幾百米的超級裂口。

        超過大半的渾江之水,都朝著雄州方向滾滾而來。

        正在二十米高雄州城墻之上,只看到滔滔江水淹沒了一切。

        洪水撞擊在雄州城墻上,發出了一陣陣巨響,甚至整個雄州城都在劇烈發抖。

        天地之危,竟然如此驚人。

        這幾十米的落差,讓水勢的沖力無比驚人。

        大周帝國的那六十萬大軍,有的手挽手在一起,想要抵御洪水之勢。

        但是輕而易舉就被撕開了,而且洪水直接淹沒過了頭頂。

        這一幕,真的如同澤天地獄。

        這一幕,比當時浪州大海嘯還要慘烈。

        浪州大海嘯威力更驚人,但畢竟所有人都撤退了,而且是有實踐性的,最多十幾分鐘后海嘯就結束了。

        然而這渾江之水,源源不絕而來。

        而且大周這六十萬大軍,集結得密密麻麻,整整齊齊,洪水一來,徹底席卷。

        風行滅,帶著幾十名黑龍臺高手,猛地從熱氣球上跳了下來。

        因為洪水太快了,要來不及了。

        “嗖嗖嗖嗖……”幾十名黑龍臺高手,穿著飛行翼裝,快速地朝著云中鶴方向飛來。

        大洪水也洶涌而來,幾十萬大軍拼命逃命。

        這一幕如同地獄。

        逃跑的大周帝國軍團,也如同洪水一般,造成了可怕的踐踏。

        而香香公主,站在一群女子之中,傲立絕然,望著高臺之上的云中鶴。

        可怕的人潮,猛地就要將她淹沒踐踏了。

        接下來十幾秒鐘內,她就算不死在洪水,也會死在萬人踐踏之中。

        高臺之上的云中鶴拼命地嘶吼著,朝著風行滅嘶吼著。

        “那里,那里,那里……”

        然后,他拼命地指向香香公主的方向。

        “救她,救她,救她……”云中鶴狂吼道。

        然后,幾十名,幾百名大周帝國高手,朝他撲了過去,幾乎將他整個人淹沒了。

        周寂皇子高呼道:“抓捕香香公主,抓捕香香公主。”

        幾十名大贏帝國黑冰臺高手朝著香香公主沖了過去。

        風行滅大人面臨艱難地抉擇,是先救云中鶴,還是先救香香公主。

        “你們去救香香公主!”

        頓時,有一半的黑龍臺武士朝著香香公主方向飛了過去。

        “殺了她,殺了她!”周寂皇子高呼道:“大周帝國的公主,寧可死了,也不能落入大贏帝國手中。”

        圍繞在香香公主身邊的是幾十名女武士,頓時猛地拔出刀劍。

        香香公主閉上眼睛等死。

        幾十名大周黑冰臺高手,朝著香香公主沖來,紛紛拔出刀劍。

        而就在這個時候,香香公主身邊的女武士,拔出刀劍,朝著大周帝國黑龍臺的高手狂沖而去。

        “保護公主殿下,保護公主殿下。”

        “公主殿下,快跑,快跑……”

        幾十名女武士,組成人墻,把香香公主保護在身后。

        很快,天上的黑龍臺高手呼嘯猛地飛過,手中長鉤,猛地一把將香香公主吊了起來。

        飛行翼裝是承受不起這么大的重量的。

        那個黑龍臺武士成功勾住了香香公主后,把鉤子的另外一端,猛地朝著天上的熱氣球框扔了過去。

        與此同時,熱氣球上紛紛跳下了四五個武士,其中一個人抓住了鉤子。

        就這樣,香香公主吊在半空之中。

        “升高,升高,升高……”隨著一聲令下,熱氣球不斷升高。

        “射死她,射死她……”地面上,周寂等人瘋狂下令道。

        但是沒有幾個人動手,他們不愿意殺香香公主。大周人不愿意殺,但是白云城的人卻不在乎。

        這些血屠軍,紛紛彎弓搭箭,朝著空中的香香公主射來。

        但是……就算你弓箭再牛逼,香香公主已經是在二三百米的高空了。

        就這樣香香公主吊在空中幾百米,雙手緊緊抓住鉤子,眼眸緊緊盯著高臺之上。

        云中鶴已經被抓住了,被幾十名黑冰臺高手,幾十名白云城高手抓住了。

        被抓住的時候,他的眼睛依舊盯著香香公主,朝著她咧嘴一笑,還努力想要揮揮手。

        香香公主淚水頓時洶涌而出。

        風行滅大人,帶著另外幾十名大贏帝國黑龍臺高手,穿著飛行翼裝,飛到高臺的上空。

        “嗖嗖嗖嗖嗖……”毒箭小弩,瘋狂射擊。

        但是完全沒有用,高臺上的都是頂尖高手,都穿著鐵甲,拿起盾牌,輕而易舉就擋住了他們的弩箭。

        “嗖嗖嗖嗖……”

        風行滅大人猛地一咬牙,帶著幾十名高手,紛紛俯沖而下,直接將落在高臺之上,廝殺。

        他要靠武力,強行營救云中鶴。

        “砰砰砰……”

        這個五十米的高臺,忽然猛地塌陷了。

        燕蹁躚抓住云中鶴,猛地墜落了下去,然后他猛地一掌拍了下去。

        云中鶴眼前一黑,直接昏厥了過去。

        與此同時,大洪水洶涌而來了,狠狠撞擊在這個木頭高臺上。

        短短片刻后,這個五十米的木頭高臺,直接漂浮了起來。

        “轟轟轟轟……”

        在巨大的洪水力量下,這個木頭高臺,直接在洪水之中翻了。

        無數的大周士兵,依舊在奔逃。

        愚蠢的朝著南邊跑,聰明的朝著兩邊山上跑。

        越來越多的士兵,被徹底淹沒。

        …………………………………………

        十幾個小時后!

        整個雄州周圍的洼地,已經變成澤國。

        二百里長,三十里寬的洼地,徹底被大水淹沒了,形成了一個大水庫。

        渾江的改道也重新達到了平衡。

        水位不斷上升,上升,大約在十五米的時候,停了下來。

        整個雄州城,十五米以下部分,全部都在大水中。

        按照原來的計劃,有四周城墻的保護,城內是應該不會進水的。

        但……那只是理想狀況。

        城門處用沙袋堵住了,沒有進水,反而安全。

        但是有很多水,還是從城墻裂縫中涌了出來,甚至從很多井口涌了出來。

        大周守城的二十萬軍隊,又開始拼命地修補城墻,堵住井口。

        千方百計要保住雄州城,畢竟雄州城內這無數的房子,建造不易,一旦被淹了,未來水位退了,重建雄州城要付出天大的代價。

        “快,快,快……堵住任何缺口,絕對不能讓水淹進城來。”

        大贏皇帝站在城內的最高處,望著周圍的茫茫大水。

        水位四十幾尺,已經不見了大周帝國軍隊的任何身影了。它們準備的無數火藥全部毀掉了,幾百個毒氣彈,也漂浮在水面上。

        大周六十萬大軍被淹死了多少?

        不知道,但肯定不計其數,少部分軍隊朝著兩邊山上狂奔,逃了出去。

        哪怕在此時,兩邊山上還有密密麻麻的身影。

        大贏帝國的幾十艘艦船也已經來了,就在雄州城外。

        說面之上,密密麻麻都是尸體,被泡得腫脹的尸體。

        神皇天祚的倒下,渾江之改道,這兩個災難,徹底摧毀了大周軍團。

        大贏帝國皇帝望著不計其數的尸體,淡淡道:“有傷天和啊,早知云中鶴有如此神奇手段,或許就不需要撕開堤壩,讓渾江改道了。”

        公孫羊道:“陛下,我大贏帝國子民已經全部撤退,沒有人傷亡。大水只是淹死了敵人,保住了我們大贏帝國無數子民,保住了我們社稷,所以這次決堤,功在社稷,利在千秋。”

        旁邊的內閣次相道:“陛下,神皇天祚勾結怒帝后裔,試圖讓大咸魔國卷土重來,死灰復燃,這是整個東方文明的災難,您此舉不但拯救了我大贏帝國,更拯救了東方正統。”

        樞密院副使道:“正是如此,大水雖然淹了雄州城,但畢竟是無人之城。人在城就在,大周的萬民才是我們國本,區區一座空城,只是一個軀殼而已,淹了大不了重建。陛下阻止大咸魔國復生,此乃千秋偉業,陛下乃是整個東方世界的救世之主。”

        大贏帝國皇帝揮揮手道:“不要說這種大話,空話了。”

        公孫羊道:“陛下,該走了,我們大軍也該撤退了。”

        大贏皇帝望著雄州城,還在不斷滲水進來,二十萬大軍正在拼命地舀水,試圖拼命保住雄州城。

        大軍這一撤退,用不了幾天,雄州城就要徹底淹沒了,就算有城墻擋著,大水還是會無孔不入地滲透進來。

        公孫羊道:“陛下,軍情如火。神皇天祚倒下了,大周的精神支柱也徹底崩塌了,如今無主之地空虛,甚至整個大周帝國都是空虛的,正是我們千載難逢的機會,大軍席卷南下,不但可以奪回無主之地,甚至可以一舉殺入大周帝國境內,一舉滅國啊。”

        “陛下,我大贏帝國雖然丟了無主之地,但傷亡遠遠小于大周,我們有足夠的軍隊,足夠的糧食,足夠的國力,這是上天注定要讓陛下立下這千秋偉業。”

        皇帝目光望向遠方,那個已經被大水沖倒的金字塔高臺。

        “云中鶴救到了嗎?”皇帝問道。

        “沒有,陛下。”公孫羊道。

        皇帝道:“繼續救,繼續找,留下一萬人,找遍這幾百里區域的每一個角落,也要找到他。”

        公孫羊道:“陛下,只怕敵人已經將他帶走了,甚至風行滅為了救他,也已經被俘了。”

        皇帝面孔一顫道:“你們剛才說,保住東方文明正統,阻止大咸魔國卷土重來的人是我,立下千秋偉業的人是我?你們錯了,朕僅僅只是決堤,讓渾江改道,淹死了幾十萬大周軍隊而已。這是功是過,還不好說。真正立下這蓋世之功的人是云中鶴,所以不計一切代價,都要保住他,不計一切代價懂嗎?”

        公孫羊道:“是,他的妻子香香公主,我們已經救下來了,您要去見她嗎?”

        大贏皇帝想了一會兒,搖頭道:“不,我還不能見她,她此時還不能完全接受這個事實,正在半知半解,我要是見她,就等于徹底揭開真相,那對于她來說就太殘忍了。我們都先裝糊涂,把她帶到京城,讓許安蜓去陪她,帶著孩子去陪她。”

        大贏皇帝道:“大軍南下,攻打無主之地,攻打大周帝國,不要停。但是也立刻派出談判團隊去大周京城,交換云中鶴,風行滅,贏佉三人。另外此時面臨劇變,他們對敖心全家的看守,或許會放松。派遣精銳高手,營救敖心一家。”

        公孫羊躬身道:“是!”

        大贏皇帝道:“立刻下旨去許安蜓家中,她和云中鶴的那個兒子,直接冊封為雄江侯,井中月的那個女兒,冊封為柔蘭郡主,井中月那個兒子,冊封為玉西侯。”

        公孫羊再一次拜下道:“遵旨。”

        大贏帝國皇帝繼續道:“還有,敖心那邊也下旨,不管他接受不接受,都冊封為大贏帝國敖國公。云中鶴要認這段父子緣分,那我們大贏帝國也認。”

        大贏帝國皇帝又沉默了片刻,道:“那個真正的敖玉已經死了,我聽說他很灑脫逍遙?”

        公孫羊道:“是,前所未有的逍遙自在。”

        大贏皇帝道:“那就追封為逍遙侯。”

        公孫羊道:“是。”

        大贏皇帝又道:“敖心還有一個女兒,云中鶴也視為親妹妹?”

        公孫羊道:“對,名叫敖寧寧。”

        大贏皇帝道:“去讓寧貴妃收為義女,冊封為安寧郡主。”

        公孫羊道:“遵旨。”

        大贏皇帝目光望了過來,道:“你不是內廷的人,不該讓你這個黑龍臺魁首擬旨的。”

        公孫羊微微一笑。

        大贏皇帝道:“現在就派使團去大周,交換云中鶴,不計一切代價,現在就去。另外派遣一支最精銳的軍隊,搜索大周逃亡主力軍隊,云中鶴應該就在里面,竭盡全力營救。”

        “遵旨。”公孫羊拜下。

        大贏皇帝目光含淚,再一次望向雄州城。

        這是大贏帝國的四大城之一,整個西南重鎮啊,城內的守軍,依舊不知疲倦地舀水,堵住各種涌水口。

        但怎么可能堵得住,就算能堵住城墻的裂口,也根本堵不住地下水涌出。

        這座曾經百萬人口的巨城,注定要被淹沒了。

        皇帝沙啞下旨道:“大軍撤退。”

        然后,雄州城的二十萬大軍,陸陸續續乘船離開。

        軍情如火,他們是主力大軍,需要立刻從別的方向南下,繼續對大周的滅國之戰。

        留下了一萬人,幾十艘船,到處搜索。

        ………………………………

        與此同時,燕蹁躚,周寂,武功侯,敖洞等大周統帥,帶著不足一萬人,翻山越嶺,不斷難逃。

        寒水城不能去,厄州城也不能去,因為都被大水淹了。

        難怪之前這些城池不費吹灰之力就拿下來了啊,原本還以為是因為大贏帝國堅壁清野呢,它們的大撤退原來是為了水淹毒計啊。

        六十萬大軍,被淹死了大部分,但應該還逃出來了最精銳的十來萬人。

        不過這十來萬人都跑散了。

        幾大統帥,抓著云中鶴,帶著神皇天祚,逃亡的唯一目的地,就是裂風城。

        此時裂風城內,還有五萬大周守軍,而且這是一個超級軍事堡壘,雖然被摧毀得很厲害,但依舊易守難攻。

        接下來十幾萬殘軍陸陸續續撤退到裂風城,加上原有的守軍,依舊可以維持住局面。

        只要守住裂風城,就能保住無主之地。

        現在燕蹁躚等人只能祈禱,裂風城一定還在大周手中,千萬千萬不能淪陷。一旦淪陷了,就意味著整個無主之地全部都完了。

        這一萬多最精銳的部隊,拼命地逃亡,逃亡。

        整整幾天幾夜后,終于逃到了大贏帝國邊境,這里距離裂風城,僅僅不足百里了。

        上天保佑,上天保佑,裂風城一定還要在我們手中啊。

        但是,很快燕蹁躚等人收到了一個噩耗。

        裂風城失守了,三天前就失守了。

        大贏帝國的呼延元帥,率領三十萬大軍,不計一切代價,用了不到兩天時間,就攻破了裂風城。

        如今,另外一支大贏帝國主力正全速趕往裂風城。

        頓時間,燕蹁躚和周寂等人,只覺得晴天霹靂。

        裂風城淪陷了,后果不堪設想啊。整個無主之地都要丟,而且接下來大周帝國的軍隊會席卷南下,整個大周帝國都危險了。

        “繼續翻山越嶺,走小路去澹臺城。”周寂道:“我們在澹臺城還有五萬守軍,澹臺城雖然沒有裂風城那么險要,但也是一座巨城,應該能守住。”

        燕蹁躚沉默了片刻,道:“成親王,諸位大人,現在我們應該化整為零,這一萬多人一起逃跑,目標太大了。我們應該挑選出一千多名最精銳強大的武士,帶著神皇陛下,帶著云中鶴,用最快速度返回大周京城。只有治好了神皇陛下,我們才有未來。”

        幾個巨頭商議之后,點頭同意。

        白雪皇后的兄長武功侯,成親王周寂,黑冰臺副都督燕蹁躚,帶著最精銳的一千名頂尖高手,沿著荒山大領,秘密南下,逃回大周境內。

        剩下的人,收集大周的潰軍,另外想辦法越過裂風城南下,前往澹臺城集結。

        而一旦澹臺城集結,這些潰軍就想辦法化整為零,逃回大周。

        …………………………………………

        幾天幾夜后!

        燕蹁躚,周寂,武功侯三人,在一千名白云城高手,幾百名黑冰臺高手的保護下,穿越了整個無主之地的荒山野嶺,逃回到大周境內。

        一千多人,不眠不休,一直瘋狂趕路。

        進入了大周金州城內,這才稍稍松了一口氣。

        安全了!

        金州城是大周北方第一大城,這里有最堅固的城池,也曾經是大周第一防線。

        這座防線固若金湯,有無數大軍守衛,而且距離大贏帝國幾千里。

        燕蹁躚等人一個字都不吐,甚至沒有告訴任何人神皇天祚也在,直接就占領了金州的都督府,然后把神皇天祚安置下來,去找來最好的大夫,尤其是白云城的大夫。

        一定要治好神皇天祚,只有救活了他,大周帝國才有希望。

        他是大周億萬民眾的信仰,一旦神皇死了,后果不堪設想,整個大周的精神支柱就會瞬間崩塌。

        …………………………………………

        大周帝國金州城內。

        這段時間,云中鶴一直是昏迷不醒中,被關在最深的地下牢房之內,無數高手把守每一處地方,不但有黑冰臺的高手,還有白云城的高手。

        忽然有一天,他被喚醒了,燕蹁躚站在他的面前。

        燕蹁躚枯瘦了一圈,頭發胡須雜亂,目光通紅地望著云中鶴,沙啞道:“跟我來。”

        然后,他就帶到了一個房間之內。

        神皇天祚躺在床上,一動不動,他的神跡仿佛消失了。

        之前的他看上去只有五十幾歲,仿佛真正返老還童了。而現在瘦如干柴,無比蒼老,雖然還有呼吸,還有心跳,但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僅僅只是還活著而已。

        不,現在的他僅僅只是回光返照而已。

        可怕的腦溢血后,他竟然還支撐了一個月,這實在是太瘋狂了,按說根本不可能的。

        地球上腦溢血后,不管輕重,都要做手術,否則活不了幾天。

        而他竟然支撐到現在,完全匪夷所思。

        但就算如此,他也要死了。

        周寂跪下道:“皇爺爺,罪魁禍首云中鶴來了。”

        然后,他無比兇狠地望向云中鶴,嘶吼道:“來人啊,殺掉云中鶴,給皇爺爺陪葬。”

        “慢!”燕蹁躚道:“神皇陛下還有最后的遺言!”

        神皇天祚目光盯著云中鶴,用盡最后的力氣,張動嘴巴。

        云中鶴湊上去,去聽這位神皇天祚最后的遺言。

        ……………………………………

        注:終于寫完了,餓得雙手發軟,我去吃飯,然后繼續碼字。

        下一更大概要凌晨兩點了,大家明早再看。月底了,諸位恩公還有月票嗎?千萬別浪費啊。

真人捕鱼比赛多种电玩 体彩浙江6十1开奖查询19105 天津快乐十分一定牛 在线配资上上盈官网 51pk计划网 湖北快3今天走势图 新疆体彩十一选五 福利彩票3d开奖结果查询 上海十一选五遗漏 快乐双彩今晚开奖公告 快乐10分一定牛 快乐双彩复式中奖计算 六肖中特期期谁白小姐 6个平码算下期的平特肖 天弘上证50指数a 天津市体彩十一选五 金八号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