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史上第一密探在線閱讀 - 第228章:致命真相!救太上皇之術!

第228章:致命真相!救太上皇之術!

        云中鶴沒有問說這個消息可靠嗎之類的話。

        從大贏帝國黑龍臺傳出來的消息,怎么可能會不可靠?

        況且這絕對不是剛剛發生的事情,是黑龍臺經過一再的確定,上報給皇帝陛下,再把旨意傳達給風行滅的。

        “我兒,我一直都在無主之地關注你們這邊的戰局,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去帝都了,你可知道來傳旨的人是誰嗎?”風行滅大人問道。

        云中鶴道:“公孫羊大人。”

        “對。”風行滅道。

        這里面的分量就重了,公孫羊大人是大贏帝國黑龍臺黨魁,他親自來無主之地傳達皇帝的旨意。

        “孩子,讓你回家,執掌黑龍臺無主司是皇帝陛下的旨意。”風行滅道:“我兒,不要回大周了。”

        云中鶴道:“義父,天衍太上皇駕崩一事,已經確定了嗎?”

        “沒有最終確定,但也差不多了。”風行滅道。

        云中鶴道:“義父,為何會這樣呢?”

        這其實是一個巨大的疑團,當時天衍皇帝退位就顯得非常突然,幾乎沒有什么預兆的。

        當時整個大周朝堂甚至都在組織巨大慶典,慶祝天衍皇帝登基五十周年。

        結果這個慶典還沒有召開,就傳來了萬允皇帝的旨意了,傳位于太子,天衍皇帝自己住入上清宮,徹底隱居,不問世事。

        而且在隱居這段時間內,太上皇始終在無為殿內,從來都沒有露面過。

        這都顯得非常神秘莫測。

        云中鶴又問道:“當時天衍太上皇為何忽然退位?是中毒,還是生病,又或者是其他原因?”

        風行滅思考了片刻,道:“孩子,這是帝國的最高機密,甚至不是我們黑龍臺得到的情報,而是皇帝陛下從其他神秘渠道得到的秘辛。原本我是沒有資格知道的,但這次因為關系到你和天衍皇帝,所以皇帝陛下才稍許透露給我。”

        云中鶴不由得耳朵豎起,很顯然這已經關乎到這個世界的絕密了。

        “天衍皇帝不僅僅是大周帝國的中興之主,甚至是幾百年來最強的大周皇帝,他的功業應該僅次于大周太祖了。”風行滅道。

        確實如此,所以這兩個人最終都把自己捧成了半神。

        大周太祖皇帝是稱之為大法圣君,天衍皇帝就稱之為無為道君。

        風行滅繼續道:“而做皇帝到這個份上,他最害怕的是什么?”

        “死亡。”云中鶴道。

        風行滅道:“對,死亡!天衍五十年的時候,他已經快要七十歲了。而大周立國幾百年來,皇帝壽命都少有過七十的。天衍皇帝覺得自己或許活不過幾年了,但他不舍得死。”

        天衍皇帝怎么舍得死?他有天大的名望,巨大的權力,而且還有未完成的大業。

        風行滅大人問道:“皇帝若不舍得死,那就做什么?”

        云中鶴道:“求長生。”

        “對。”風行滅道:“求長生,所以許多年前天衍皇帝就已經開始修道煉丹了。結果出了岔子,或者是修煉功法出錯,或者是煉丹出錯,又或者是吃了奇藥出岔子,他一下子就倒下了,身體發生了劇變,所以才退位,傳位給萬允皇帝。”

        竟然是這樣,求長生出錯了,迫不得已隱居退位。

        風行滅繼續道:“前段時間,天衍太上皇閉關四十九天,為浪州災民祈福,其實是他感覺到自己身體有出現了問題,所以才進行閉關。但是閉關期限到了之后,他依舊沒有出現。”

        出現?

        天衍太上皇是不會主動出現,也不會主動發聲的。

        風行滅道:“閉關期限到了之后,上清宮的太監,還有香香公主都要去拜見,恭賀天衍太上皇出關的。但是那一天,無為殿里面沒有任何聲音。”

        太上皇在上清宮隱居之后,基本上是任何人見不到的,就連老太監侯塵也只能站在無為殿外,不能進入,只能聽到太上皇的聲音,而見不到人。

        “天衍太上皇在無為殿修煉時,里面是有道法大師陪同的,他是從來都不露面的,但是那一天忽然從無為殿里面出來了兩名道士,直接離開了上清宮。”風行滅道:“不僅如此,萬允皇帝還強闖了上清宮,強闖無為殿。”

        云中鶴目光一縮,這個信號就更驚人了。

        萬允皇帝強闖上清宮,強闖無為殿,這是他有很大把握才會這樣做的。

        風行滅道:“我兒啊,所以天衍太上皇就算沒有駕崩,也已經差不多了。你若此時返回大周京城,你可知道會發生什么事?”

        云中鶴當然知道,西門豹的故事又要重演了。

        有神棍以祭河神的名義斂財,而且把童男童女扔進滔滔河水里面,說是祭祀河神。結果西門豹上任之后,就把神棍扔進滾滾洪流里面,說是讓神棍親自去祭祀河神。

        而如今萬允皇帝就是西門豹,而云中鶴就是那個神棍了。

        你敖玉不是太上皇托夢之人嗎?你愿不愿意犧牲自己救太上皇啊?

        “我兒,只要你回大周京城,就會有性命之危,為父怎么可能讓你回去?”風行滅道:“回家吧,家里已經為你準備好了一切。”

        云中鶴道:“義父,也就是說太上皇可能要駕崩了,但是還沒有駕崩對嗎?”

        風行滅道:“當時消息傳來的時候還沒有駕崩,但我們此時在說話的時候,他可能已經駕崩了。”

        云中鶴道:“一旦天衍太上皇駕崩了,那萬允皇帝又重新掌握了無上的權威,大皇子周離也就撲騰不出來什么風浪來,整個大周帝國又再一次凝聚在一個人的旗下。”

        “對。”

        云中鶴道:“這樣一來,對未來大決戰很不利。我遠遠沒有完成我的任務。”

        風行滅道:“可是你現在回去,就是個死。”

        云中鶴道:“不一定,或許我能救天衍太上皇呢?如果這樣的話,我豈不是又逆轉了局面?”

        風行滅道:“我兒啊,天衍皇帝這不是生病。我知道你醫術驚人,但他這不是生病,他這是修道,求長生出了問題。這已經超過了你的能力范圍,最最重要的是,你能展現你的醫術嗎?”

        確實不能,因為云中鶴的其中一個標簽就是醫術驚人。

        風行滅道:“兒啊,跟著為父回家吧。”

        云中鶴陷入了沉默,開始思考。

        某種意義上,義父風行滅說的沒有錯,天衍太上皇的病癥他從來都沒有見過,也沒有聽說過,而且關系修道,關系到煉丹,關系到這個世界奇奇怪怪的毒藥,可能確實超過了他的能力范圍。

        最關鍵的是,他能夠給天衍皇帝動手術治療嗎?

        這是萬萬不能的,因為動手術也成為了云中鶴的標簽了。

        為了救萬允皇帝,暴露自己的身份?那是找死。

        但就這樣放棄,返回大贏帝國?真的很不甘心啊,他還沒有娶香香公主,還沒有將萬允皇帝趕下臺,還沒有將他的那些仇人弄死。

        不甘心,絕對不甘心。

        他明明已經看到勝利的曙光了,現在卻要徹底放棄?

        風行滅道:“我兒,為父知道你不甘心。但是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等到我們大贏帝國滅了大周帝國之后,那些仇人的死活,還不是掌握在你手中。到了那個時候,你或許已經執掌黑龍臺了,不管是傅炎圖,還是林弓,都只能向你乞活了。”

        那至少要十年,甚至還不止。

        幾年之后,大贏帝國才能和大周帝國爆發傾國大決戰。

        而且大周帝國這么大的國家,靠著一場戰爭是很難亡國的,需要用接連幾場戰爭。

        這個滅國至少需要十幾年,云中鶴真的等不了那么久。

        而且報仇這種事情還是自己來比較爽,讓大贏帝國出手,那就不是他云中鶴報仇了。

        足足好一會兒后,云中鶴道:“義父,讓我這樣放棄,我不甘心。但我也不會莽撞地直接回大周京城,我先要去一個地方。”

        “迷迭谷?”風行滅道。

        “對。”

        風行滅面孔露出了糾結,道:“我兒,其實為父希望你離迷迭谷遠一些,越遠越好,和他們走得太近,沒有好處的。”

        云中鶴道:“義父,我已經決定了,我先去一趟迷迭谷,然后再決定接下來是回大贏帝國,還是繼續去大周京城執行潛伏任務。”

        風行滅望著云中鶴道:“為父改變不了你主意了對嗎?”

        “對。”云中鶴道:“對不起,義父。”

        風行滅嘆息道:“沒有什么對不起的,我已經老了,沒有雄心壯志了。”

        風行滅當然沒有老,僅僅才五十歲而已,正處于壯年。

        “所以黨魁從來都沒有想過讓我接班他位置,他覺得我只是一個守成之犬,沒有什么進取之心。”風行滅道:“黨魁已經快七十歲了,原本應該已經卸下重擔了。但現在這種局面下,他依舊要擔任這千斤重擔,可能會一直做下去,然后直接把黑龍臺交給你,中途不過渡了。所以孩子啊,你現在回家,執掌黑龍臺無主司是最合適的。你之前只有臥底的經驗,而沒有執掌一方的經驗,你早早歷練這方面的本事,黨魁也能早一日把位置交給你。”

        云中鶴站起身,朝著風行滅深深拜下。

        “義父,請您等候我的消息。”

        然后,云中鶴走了出來,見到井中月正在捏石頭玩。

        就是將一個一個圓溜溜的鵝卵石捏成粉碎,你這是芊芊玉指,不是大力金剛指啊。

        “你不走了嗎?”井中月道:“你要恢復原來面目了嗎?”

        說這話的時候,井中月美眸里面充滿了期盼。

        云中鶴道:“我又要去一趟迷迭谷。”

        井中月道:“我陪著你去。”

        云中鶴道:“不行的,你若陪著我去,會讓人對我的身份產生懷疑的。”

        ……………………

        一個多時辰后,云中鶴和袁天邪匯合,然后再一次去迷迭谷。

        六天之后!

        云中鶴再一次出現在迷迭谷的山谷之外,袁天邪依舊在外面等候。

        再一次走在尸體堆成的千層餅上,云中鶴不由得疑惑,這腳下是不是還有大西帝國的密探撞死?天上還沒有鷹隼?

        云中鶴不由得蹲下來,一個個檢查。

        不過遇到沒死的,難道戳上一刀嗎?

        云中鶴來到迷迭谷山洞面前,躬身道:“迷迭谷諸位大師,敖玉再一次來訪。”

        僅僅片刻之后,就出來了兩個人,還抬著一個小轎子。

        “敖玉公子,請上轎。”

        這待遇變化很快啊,上一次私自闖入,直接被扔下巖漿了,這一次竟然有轎子來抬?

        云中鶴不由得看了一眼這山洞外面密密麻麻的尸體。

        “放心,敖玉公子,這一次絕對不會泄露消息了。現在我們腳下踩的這些人,全部都是死人。”

        云中鶴坐上了轎子,道:“有勞了。”

        然后這兩個人抬著云中鶴,進入迷迭谷山洞之內。

        …………………………

        兩個人將云中鶴抬到原本的那個房間里面,依舊讓他躺在熟悉的床上。

        這感覺有點怪啊,每一次來都帶到小房間,里面還有一張小床。

        這一幕很像是那啥啊。

        片刻之后,一個腳步聲傳來,然后熟悉的聲音響起道:“敖玉公子,別來無恙。”

        依舊是上一次和云中鶴接洽的那個迷迭谷大師。

        云中鶴道:“大師,關于天衍太上皇幾年前忽然退位,身體發生的變故,您知道嗎?”

        對方道:“知道一二。”

        你既然這么說,那就肯定不止一二了,甚至知道很多。

        云中鶴道:“最近天衍太上皇出事了,閉關之后再也沒有醒來。或者說就是因為他感受到身體出現了問題,所以才閉關的。你們迷迭谷知道她的身體究竟出了什么問題嗎?”

        “知道。”迷迭谷大師道。

        現在天衍太上皇身體出的問題,你竟然也知道?

        云中鶴道:“他出了什么問題。”

        “敖玉公子,非常抱歉,我們不方便告知。”迷迭谷大師道:“但是我之前告訴過你,有些人為了求長生,求強盛健體,確實做了一些比較……瘋狂的事情。這也導致了可怕的后果。”

        這位迷迭谷大師就比風行滅大人說得更加清楚一些了。

        天衍太上皇為了求長生,做了瘋狂的事情,產生嚴重后果,不得不退位隱居。

        云中鶴道:“大師,這個世界真的能長生嗎?”

        “當然不可能。”迷迭谷大師道:“所謂的長生,也就是多活幾十年而已,變得年輕強壯而已。”

        云中鶴道:“這……可能嗎?”

        迷迭谷大師道:“這倒是可能的,怒帝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云中鶴道:“怎么說?”

        迷迭谷大師道:“當年怒帝橫掃天下的時候,已經七十幾歲了,但看上去卻如同三四十歲一樣,武功絕頂,血氣旺盛之極。”

        云中鶴道:“這也是他從圣廟得來的功法?”

        迷迭谷大師道:“未必是功法了,可能是另外一種東西,比如特殊的藥物,又或者是特殊的手段,但確實來自于圣廟。”

        云中鶴道:“那這其實是邪法了。”

        迷迭谷大師道:“對,算是邪法。延長幾十年壽命,并且青春常駐,當然是邪法。”

        云中鶴道:“那迷迭谷也在研究這邪法嗎?”

        迷迭谷大師道:“當然,不僅僅迷迭谷在研究,白云城也在研究。”

        云中鶴道:“成功了嗎?”

        迷迭谷大師道:“當然沒有,研究了幾百年了,也都沒有什么突破性進展。”

        云中鶴道:“那這次天衍太上皇,能救嗎?”

        迷迭谷大師沉默了片刻,然后道:“很難。”

        云中鶴道:“那他就必死無疑了?”

        迷迭谷大師道:“基本上是的。”

        云中鶴痛苦地閉上眼睛,天衍皇帝一旦死了,那他云中鶴所有的使命,所有的任務也都前功盡棄了。

        真的很不甘心啊,他都已經看到勝利的曙光了啊。

        云中鶴道:“天衍太上皇這次的身體危機,能夠靠普通的醫療技術相救嗎?”

        “沒有可能。”迷迭谷大師道:“他這不是生病,甚至也不是中毒,而是求長生的反噬。”

        “我們盡管都從圣廟得到了只言片語的記載,尤其是從怒帝的手書上得到了一些資料。但是相關研究,毫無進展。”

        “天衍皇帝為了延壽,為了恢復強健,幾年之前強行而為,所以遭到反噬也是正常的。”

        云中鶴問道:“那他現在已經駕崩了嗎?”

        迷迭谷大師道:“就在我們說話這時候?有可能已經駕崩了。”

        云中鶴頭皮一陣陣發麻。

        莫非真的要前功盡棄了嗎?

        “大師,難道就真的沒有一點點救他的法子了嗎?”云中鶴問道。

        “沒有。”迷迭谷大師道:“幾乎……沒有。”

        云中鶴立刻抓住了這句話的中心,幾乎沒有,那就是還有一絲絲可能性了?

        頓時,云中鶴目光緊緊盯著對方,當然這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對方是不是能看見,就不好說了。

        足足好一會兒,迷迭谷大師道:“這次救活天衍太上皇,還是有一點點可能性的。”

        云中鶴道:“請說。”

        迷迭谷大師道:“敖玉公子,你還記得之前,你向我們求地獄妖姬的解藥。我們給你發出的試藥邀請嗎?”

        當然記得,試藥一次,如果成功有效,就給七十功勛值。

        云中鶴當時還奇怪得很,區區試一次藥,竟然給七十功勛?父親敖心曾經救了十幾名迷迭谷的術師,結果才給了十個功勛值。

        “這個藥物,我們耗費了整整幾十年時間,付出了無數代價,無數心血,但是都沒有突破。”迷迭谷大師道:“而且這幾十年來,四大帝國都為我們提供了無數的死囚做實驗,但是死亡率百分之百,這種失敗概率,讓我們幾乎絕望。”

        云中鶴道:“所以那一天,您是更希望我試藥,而不是獻出自己血?”

        “對。”迷迭谷大師道:“您的血液能夠給我們帶來巨大的價值,但那都是理論上的。我們當務之急,就是這款藥物的開發,您的身體非常特殊,所以我們更迫切地想要讓您試藥,但當時您拒絕了。”

        云中鶴道:“這款藥物是做什么的?就是求長生,青春常駐的藥嗎?”

        “這個世界根本就沒有什么長生不老,也沒有青春永駐。頂多只是延壽幾十年,恢復活力而已。”迷迭谷大師道:“敖玉公子,您可知道,天下幾大帝王都在渴望延壽幾十年,渴望年輕強健,所以掌握了這東西,就等于掌握了天下所有帝王的意志。”

        從古至今,都是如此的。

        偉大如同秦始皇,也在拼命求長生,并且派遣徐福出海尋藥。

        發達如現代地球,最強大的生物公司,也在尋找長壽之法,而且已經有曙光了,打算從基因上延長壽命。

        迷迭谷大師道:“大家都不奢望長生,但是健康地活到一百來歲總可以吧。如果沒有成功例子也還罷了了,偏偏怒帝就是一個成功的例子,雖然他七十幾歲就死了,但那是暴死。而且他就算死的時候,也依舊三四十歲的樣子。”

        云中鶴道:“你們開發的那一種藥物,是減輕毒副作用的?”

        “對。”迷迭谷大師道:“強身健體,延年益壽的邪術沒有掌握在我們手中,而是在敵對勢力手中。但是他們掌握得也不能完整,不但不能延年益壽,還可能會暴死。所以為了保持迷迭谷的戰略地位,我們就耗費幾十年時間,開發一種藥物,能夠減輕這邪術的毒副作用。如果成功了,我們的地位就不會下降,依舊能夠站在這個世界某個領域的巔峰。”

        “但是非常可惜,我們用了幾十年,用了幾百上千個死囚做實驗,死亡率百分之百!”

        “最近我們剛剛取得了新的進展,第九批升級配方出來了,也研制出了實物,找來了幾十個死囚做實驗,但……依舊全部暴死。敖玉公子你非常特殊,所以我們想要讓您幫忙試藥,但結果失敗了。”

        云中鶴道:“也就是說,你們研制的這神奇藥物,正好是對天衍皇帝有效?”

        迷迭谷大師道:“不僅僅是他一個人,而是一批人。對所有想要恢復活力,延年益壽的帝王都有效。”

        云中鶴道:“那這顆依舊在試驗的藥物,你們能送給我一顆嗎?”

        “當然不可以。”迷迭谷大師道。

        云中鶴到:“我用功勛值來交換。”

        迷迭谷大師道:“敖玉公子,這藥物還在試驗性質,距離成功還很遙遠,當然不會用來交易。所以再多的功勛值,也不會賣的。”

        云中鶴道:“但是……可以用另外一種方式交換對嗎?”

        “對。”迷迭谷大師道:“您給我們試藥,如果您不死,而且有顯著效果,那我們就送您一顆。”

        事情又回到原處了。

        云中鶴道:“有風險嗎?”

        迷迭谷大師道:“當然,目前死亡率百分之百,您的體質盡管非常特殊,但是死亡率依舊非常高。而且還有可能出現其他的副作用,我們完全不敢保證。”

        云中鶴閉上了眼睛,問道:“九號量子,我試藥的后果,死亡率是多少?”

        “百分之二十左右。”九號量子道。

        云中鶴道:“這么低?”

        這還低嗎?已經很驚人了!不過主要是別人都是百分之百致死率,輪到云中鶴只有百分之二十,當然顯得很低了。

        九號量子道:“關鍵是可能出現其他不可估量的后果,這種后果有可能是好的,但也有可能是壞的,甚至可能是致命的,不可掌握性。”

        云中鶴道:“那這顆藥物救天衍太上皇的概率高不高?”

        九號量子道:“這概率倒是挺高的,可能超過百分之七十。”

        云中鶴道:“這是為什么啊?”

        九號量子道:“因為這藥物就是為這群人開發的,真正對癥下藥。”

        云中鶴道:“量子,根據你的計劃,如果我不出手相救,天衍太上皇是不是會死?”

        九號量子道:“對,百分之百會死。”

        云中鶴道:“那對于這件事情,你為何提前不告訴我?”

        九號量子沉默了片刻道:“院長,從來都是你問我什么,我就計算什么。你沒有問我的事情,我不會主動去計算的,我的計算力是有限。而且……有些事情是一定會發生的,也是局勢發展的必要。有些因果鏈可以打斷,有些卻不可以。”

        云中鶴道:“如果天衍太上皇死了,那我回到大周帝國,是不是必死無疑,任務也一定會失敗。”

        “對。”九號量子道:“曾經你可以選擇效忠萬允皇帝,那樣依舊能夠完成任務,只不過時間會長很多,也會有很多彎路。而選擇依附天衍太上皇是一條捷徑,你已經做出選擇了,不可更改,所以要么放棄任務,要么冒險一博。”

        云中鶴道:“我明白了,我來到這個世界,本來就是撿了一條命,也就無所謂冒險了,況且才百分之二十的致死率而已。”

        九號量子道:“院長,雖然致死率才百分之二十不到,但是副作用概率卻超過百分之五十,有可能是好的副作用,也有可能是不好的。”

        云中鶴道:“大師,我決定了,我愿意以身試藥。如果成功有效,你們要給我兩顆。”

        “兩顆?”迷迭谷大師一愕道:“敖玉公子,你可知道這一顆藥物要付出多大代價,多少生命才能造出來嗎?”

        云中鶴道:“既然這么珍貴,你們用了幾百上千個死囚做實驗,又算是怎么回事?”

        迷迭谷大師道:“用他們做實驗,不直接服藥,而是直接把藥融開,分為許多份,直接注入心臟,這樣效果更直接。”

        呃?!還真是草菅人命啊。

        云中鶴道:“但是我想要兩顆。當然如果我試藥失敗,那就一顆也得不到了,直接就死了!”

        迷迭谷大師沉默了良久道:“站在迷迭谷的立場上,我們當然希望您試藥,因為這對我們的研究有巨大的突破。但是站在個人立場上,我奉勸您不要冒這么大的風險,以敖玉公子的才能,就算不在大周帝國也能出人頭地。冒這么大的風險去救天衍太上皇,未必值得。”

        云中鶴道:“大師,我決定了。”

        迷迭谷大師道:“那好。”

        然后,他直接遞過來一只瓷瓶道:“藥就在里面,我依舊那句話,一旦服用下這顆藥,有什么后果,我們完全不敢保證,畢竟這藥已經弄死了幾百上千人了。您有很大的概率會死,更大的概率會有其他詭異副作用。”

        云中鶴二話不說,直接接過瓷瓶。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隨他去,不管有什么后果,老子認了。

        能不能救天衍太上皇,能不能完成使命,就看這一次了。

        深深吸一口氣,云中鶴打開塞子,倒出里面的藥物,直接吃下。

        ………………………………

        注:第一更送上,恩公們,拜求保底月票,月票榜真的想往前沖一沖啊。

真人捕鱼比赛多种电玩 福彩东方6十1开奖走势图 广西十一选五台子 股票模拟交易软件 好运快三平台首页 太仓东莞市股服务 130999con平特肖论坛 pk10彩票 江苏11选5开奖结果 快三河北 体彩海南环岛赛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走势图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最新 股票配资平台开发电微178-5613-9019 快乐10分一天出多少期 谁有秒速时时彩网址 黑龙江22选5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