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史上第一密探在線閱讀 - 第223章:井中月之愛!屠殺三十萬?

第223章:井中月之愛!屠殺三十萬?

        “你別碰我。”井中月直接拍掉了云中鶴的手。

        云中鶴不由得一愕,這是咋回事啊?

        莫非井中月還是無法從之前的變故走出來?但當時理虧的人是你井中月好嗎?

        你差點害得我云中鶴功虧一簣,讓大贏帝國差點輸了戰爭。

        “除非你變回之前的模樣,否則你別碰我。”井中月道:“你用這個模樣和我親熱,難道不會有一種戴綠帽的感覺嗎?”

        呃?!

        緊接著井中月拿過來一面鏡子,放在云中鶴的面前。

        靠!

        自從冒充兄長敖玉之后,云中鶴基本上就很少照鏡子了。不像是之前云中鶴模樣時,他每天都要對著鏡子自憐自愛的。而現在其實有點不太敢照鏡子了。

        因為二百多斤的胖子,確實談不上帥氣俊美。

        而且,此時他基本看不出之前云中鶴的模樣了,難怪井中月不愿意被他觸碰。

        “他和你是什么關系?”井中月問道。

        “敖玉是我兄長,雙胞胎兄長。”云中鶴道:“很顯然我有特殊的基因,我和兄長是雙胞胎,然后你生了一對寶寶也是雙胞胎。”

        井中月問道:“他人好嗎?”

        云中鶴道:“世界上最好的人,從來都沒有見過他這樣美好,溫暖,善良的人,比起我來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井中月道:“那他人呢?”

        “不在了。”云中鶴道:“在藥王那里,兄長敖玉為了救我,犧牲了他自己。”

        井中月陷入了沉默,因為她當然想到了她自己的兄長燕蹁躚。曾幾何時,燕蹁躚是她唯一的親人,并且愿意為她付出一切。

        但是……

        井中月立刻在腦子里面將這個人徹底屏蔽了,隔絕了。

        她是一個沒有目標的人,面對精神上的痛苦,她就選擇忘卻。

        我只要不想起來,也就不會痛苦了。所以她真的強行逼迫自己忘記親手殺燕蹁躚的事情。

        “你和我說話的時候,為什么要閉著眼睛啊?”云中鶴道。

        井中月道:“你現在太丑,我看著怪。”

        云中鶴無語,但他明白井中月的意思。之前云中鶴是井中月的丈夫,兩個人親密無間,所以在她的精神世界內,云中鶴始終是那個俊美無匹的美男子。

        現在徹底換了一個模樣,但卻又是真正的云中鶴。面對他的這幅模樣,井中月會精神錯亂的,不知道把他當成什么人。

        某種意義上,井中月不愿意破壞她精神世界里面云中鶴的形象。

        “你把衣衫脫了。”井中月忽然道。

        云中鶴道:“還是不要了,你沒說之前我覺得沒什么,你說了之后,我也覺得我不能用這個形象和你親熱。”

        井中月懶得解釋,直接上前扒了云中鶴的衣衫。

        靠,靠,你這是要霸女硬上弓嗎?

        你這是要玩閉上眼睛,關上燈都一樣的游戲嗎?

        不過云中鶴想多了,解開了他的衣衫后,井中月仔細地看云中鶴的胸口。

        “你在找什么?”云中鶴道。

        “傷疤。”井中月道。

        當時燕蹁躚一劍刺穿了云中鶴的胸膛,前后都留下了傷疤。

        很快井中月找到了那個傷疤,胸前后都有。

        她不由得伸出手撫摸。

        “或許是因為雙胞胎的原因,又或者是其他原因,我和我哥哥敖玉的心臟都異于常人。”云中鶴道:“我的心臟位置非常偏,燕蹁躚以為刺穿了我的心臟,實際上并沒有。而我哥哥的心臟也是偏的,而且還發育不完整。”

        “不要說,不要談。”井中月道:“有些事情我永遠都不想記起來,痛苦的事情我一點點都不愿意回憶。”

        這個女人還真是自欺欺人啊。

        井中月手指,不斷劃過云中鶴胸前的那個傷疤。

        “小心一些,不要把我這個傷疤刮下來。”云中鶴道。

        井中月不由得一愕。

        云中鶴道:“我這個傷疤是假的,是偽裝上去的。”

        井中月驚詫,不由得目光一縮,道:“你究竟是不是云中鶴啊?云中鶴是一定有傷疤的,我兄長燕蹁躚刺穿了你胸膛,那一劍刺得這么狠,怎么可能沒有傷疤?”

        云中鶴道:“對,曾經有傷疤,后來我和藥王兩人合作,做了疤痕消除手術。”

        井中月道:“疤痕還能消除嗎?”

        云中鶴道:“當然可以,先把疤痕增生祛除,然后進行自我植皮,所以我胸口上這片皮膚其實是屁股上移過去的。”

        井中月咧嘴。

        云中鶴道:“這個手術之后,整整半年多,才完全恢復好。”

        因為有精神病人變色龍的緣故,所以云中鶴冒充敖玉完全沒有破綻。但有一個致命破綻就是胸前和背后的疤痕,所以一定要做疤痕修復植皮手術。

        否則有一天,這個貫穿胸前和背后的疤痕一定會成致命的定時炸彈。將云中鶴的身份徹底暴露,將他炸得粉身碎骨。

        而一旦云中鶴將胸前和后背的疤痕消除掉了,那就成為他不是云中鶴的鐵證。

        因為這個世界根本不可能有疤痕祛除術,哪怕迷迭谷也做不到的,甚至連這個概念都沒有,更不要說植皮這種逆天的概念了。

        但是云中鶴總不能主動脫掉衣衫說,你們看,你們看,我胸前和背后沒有貫穿傷痕,我不是云中鶴吧。

        這個雷要讓別人主動來踩,那才有意思,才能把別人炸死。

        井中月道:“你現在偽裝這個疤痕,就是為了故意讓有心之人看到,關鍵時刻,把偽裝的傷痕撕掉,這樣你就可以害人了對嗎?”

        云中鶴道:“對,而且能徹底洗清我是云中鶴的嫌疑。”

        接著云中鶴道:“月亮,你是如何認出我身份的?我自認沒有任何破綻,不管是長相還是聲音,還有動作,我都和之前云中鶴沒有一點點關系了。”

        井中月想了好一會兒,道:“我不知道。”

        事實上,井中月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為何能直接識破他是云中鶴。

        因為當時在地下密室,非常黑暗的環境,而且她身上的毒藥效沒有褪去,眼睛也看不清楚,整個人也迷迷糊糊的。

        云中鶴站在她邊上,井中月甚至沒有看清楚,也沒有聽清楚,直接判定他是云中鶴了。

        然而現在她清清楚楚看到了此時云中鶴的模樣,反而有些弄不清楚了。

        甚至還會懷疑自己的判斷,眼前這個男人究竟是不是云中鶴啊?

        但只要閉上眼睛,井中月就能判斷出來,眼前這個男人就是云中鶴。

        這很奇怪,說味道不是味道,說感覺又不是感覺。

        “月亮,關于我的身份,你不能告訴任何人,包括冷碧,無霜公主,還有裂風夫人等等。”云中鶴道:“你一個人知道便可。”

        “嗯。”井中月道:“你起來吧,我們還有重要事情要商議。她們都在等你,希望你能給個驚喜。”

        …………………………………………

        女王府已經被毀掉了三分之一,所以幾個人在一個完好的書房之內開會。

        云中鶴見到無霜公主的時候,不由得微微一陣錯愕。

        你不是陷入大西帝國太子的天羅地網了嗎?你不是應該被俘了嗎?

        無霜公主小看了李紂,所以才會單槍匹馬,潛入大西帝國營地去抓李紂,想要強奪解藥。

        結果讓李紂潛入了柔蘭女王府大肆為禍。

        但大西帝國太子李紂也小看了無霜公主,他設下了天羅地網想要活捉無霜公主。

        結果呢?!

        無霜公主潛入大西帝國營地之后,立刻從詭異的氣氛中識破了李紂的陰謀埋伏。

        她還是制服李紂的那個替身,從替身懷中掏出了一個瓷瓶。

        這個瓷瓶里面肯定是麻醉藥劑,只要聞一下,立刻會渾身癱軟,全身麻痹。

        無霜公主打開了瓷瓶,裝著聞了一下,但是卻屏住呼吸,而且短暫屏蔽了全身的毛孔。

        然后……她裝著昏厥倒地。

        李紂太子的埋伏的高手見之,頓時欣喜若狂,便要沖過去將無霜公主抓住。

        結果……無霜公主猛地暴起殺人。

        猝不及防下,李紂太子埋伏的高手被殺了十幾個人,直接被無霜公主突破了包圍。

        接下來,整個營地的高手都瘋狂沖了過來。

        無霜公主就憑著一支劍殺了出來。

        沒錯僅僅一個人,從敵人的大軍營地殺了出來。

        盡管是黑夜,盡管是在敵人猝不及防下,但是這也極度牛逼了。

        那天晚上她殺了多少人?不知道,但肯定超過幾百人。

        所以這個女人的武功,簡直是高到讓人驚悚了。

        在幾十萬大軍的營地中殺入,又殺出來,然后返回到柔蘭城。

        云中鶴不由得望向她的面孔,她的身體。

        這么厲害的嗎?白云城的人就這么強?大咸帝國怒帝后裔就這么逆天嗎?

        “大西帝國的三十萬大軍,距離柔蘭城不到二百里了,三天之后就會兵臨城下。”無霜公主道:“應該怎么辦?”

        云中鶴道:“柔蘭城有多少軍隊?”

        “我們有兩萬人,但是軍隊只有一萬三。”無霜公主道。

        “是嗎?”井中月疑惑道。

        云中鶴無奈,你們兩人誰是女王啊?這些可都是你井中月的人啊,你自己都弄不清楚有多少人,反而無霜公主這么清楚。

        無霜公主冷道:“你這個柔蘭女王最多的時候,也有二十萬馬匪騎兵,結果現在危機來臨的時候,就剩下一萬多人跟隨你,這一年多時間,你這個女王是怎么做的啊?”

        井中月道:“這怪我咯?”

        然后,姐妹兩個人就要吵起來了。

        無霜公主道:“但凡你有點政治手段,也能控制十萬大軍,不至于只有一萬多鐵桿跟隨你,剩下全部叛逃了。”

        井中月道:“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收服他們,我也從來都沒有想要做這個柔蘭女王。是他們打不過我,然后不斷投降我,我這個柔蘭女王,也是被他們逼著登上王位的。”

        云中鶴在一邊聽得頭皮發麻。

        而無霜公主也用一副哀其不爭的目光望著井中月。

        但事實上確實如此,井中月壓根就沒有打算做女王,也沒有任何野心,她只想做一個純粹的馬匪,誰知道如同滾雪球一般,打贏了關鍵幾仗之后,前來投靠投降她的人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最輝煌的時候,二十幾萬馬匪都聽命于她這個女王。而且用她這個柔蘭女王的名義去劫掠,去攻打一些西域小國。

        所以名義上,她這個柔蘭女王有一百五十萬平方公里的領地,甚至她自己都不知道有哪些地盤是屬于她的。總之這些馬匪去攻打了某個西域小國的城池后,立刻前來報捷,送上地圖,告訴柔蘭女王,這個城池以后就屬于她了。

        就這樣,她的柔蘭王國飛速擴張,但是她壓根就沒有離開過柔蘭城。

        當然了,如今大禍臨頭,大西帝國幾十萬大軍從西南方向而來,這些曾經投靠井中月女王的馬匪頭子,軍閥們紛紛叛變,搖旗一變,就成為了大西帝國的臣子了。

        而那些被他們占領的西域小國城池,自然也就屬于大西帝國了。

        無霜公主拿出一張地圖,擺在桌面上。

        這張地圖竟然是柔蘭王國,整整一百五十萬平方公里,絕大部分都是戈壁和荒漠。

        但是西北方向,有七個城池也屬于柔蘭王國,顯然是那些馬匪軍閥借井中月女王的名義攻打下來的。當然現在這七個城池,都已經歸屬大西帝國了。

        “姑奶奶,請你記住這張地圖,這是你柔蘭女王國最輝煌的時刻。”無霜公主道。

        井中月道:“這個柔蘭女王,你要做就讓你來做好了。”

        頓時無霜公主氣得要噴火。

        “兩位主人,我們當務之急是商量如何渡過這次危機。”冷碧道:“三天之后,大西帝國的三十萬大軍就要兵臨城下了。”

        無霜公主道:“你們覺得打得過嗎?”

        “打不過。”井中月直截了當道。

        “打不過。”云中鶴道。

        “我也覺得打不過。”無霜公主道。

        真的打不過,此時井中月手中能戰的只有區區一萬三千人,而敵人有三十萬。

        關鍵柔蘭城畢竟是荒漠城池,面積雖然不算小,但是也非常殘破。

        如此懸殊的兵力對比,必輸無疑的,就算神仙來了也打不贏。

        而且這種懸殊實力對比下,井中月身邊的這一萬多人士氣會徹底凋零,更加沒有一戰之力,可能一觸即潰。

        無霜公主道:“既然打不過,應該怎么辦?”

        井中月道:“跑。”

        她說出逃跑的時候,完全沒有任何壓力,因為這個柔蘭女王她沒有半點放在心上,這個所謂的基業她也完全不在乎。

        “對,跑。”無霜公主道:“這個方向如何?”

        井中月問道:“哪里?”

        無霜公主道:“西隆城,大周帝國的西隆城。”

        無霜公主手指點在地圖上,這西隆城算是大周帝國西邊邊陲城市,和西部荒漠接壤。

        無霜公主道:“大周帝國使者說了,只要你井中月接受大周帝國的冊封,大周帝國便同意把西隆城給你駐扎。”

        云中鶴道:“冊封井中月為什么?”

        “西隆侯。”無霜公主道。

        云中鶴道:“之前冊封公爵,井中月沒有答應,現在竟然冊封侯爵?”

        無霜公主道:“此一時,彼一時,當時井中月是柔蘭女王,擁有巨大的領地,擁有二十幾萬馬匪大軍。而現在這個所謂的柔蘭女王面臨滅頂之災,身邊只有區區一萬多人,當然要降為侯爵了。”

        云中鶴道:“可是我來的時候,大周皇帝給我旨意,冊封井中月為鎮西王。”

        無霜公主扔了過來,道:“這就是你給的那道旨意,冊封井中月為鎮西王的旨意。”

        云中鶴接過來一看,發現這個圣旨竟然……腐爛了。

        這絲綢織成的圣旨,竟然爛掉了,上面的字跡也徹底毀了。

        無霜公主道:“我沒有做任何手腳,它自己爛掉的,大周皇帝該有多恨你啊,唯恐井中月不殺你,還弄了一個會自己爛掉的圣旨,就是為了徹底激怒井中月,讓她殺了你。”

        云中鶴拿著這個已經爛掉的圣旨,心中冷笑不已。

        萬允皇帝,你就這么迫不及待想要借刀殺人嗎?

        無霜公主道:“大周帝國的新使者說了,只要井中月答應大周帝國冊封為西隆侯,就答應庇護她,這樣我們這一萬多人就能在西隆城安家了。一旦成為了大周帝國的臣子后,大西帝國相信就不敢繼續攻打我們,因為那樣可能會冒著和大周帝國開戰的風險。只不過那樣的話,井中月你就要成為大周帝國之臣了,說不定皇帝還會召你為妃。”

        “閉嘴!”井中月冷道:“別逼著我對你動手。”

        此時,不遠處響起了寶寶的哭聲,或許是肚子餓了。

        于是,井中月直接起身道:“寶寶餓了,我要去喂,你們談吧,談出來結果后,告訴我就是了。”

        然后,她就直接走了。

        云中鶴,無霜公主,冷碧三人都驚呆了。

        井中月你就這么走了?這里你才是主人啊,你才是柔蘭女王啊?

        現在正商議你柔蘭國生死存亡的大事呢,你竟然跑去奶孩子了?

        這個世界上有這么不靠譜的女王嗎?你真是一點都不在乎自己的基業啊。

        三個人面面相覷,然后道:“我們談?”

        然后,三個人整齊點頭。

        云中鶴道:“大周帝國愿意庇護你們這一萬多人,并且把西隆城給你們居住,你們覺得可能嗎?如今大周帝國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天災,國庫空虛,怎么可能會為了你們和大西帝國為敵。一旦大周帝國庇護了井中月女王,那大西帝國三十萬大軍很可能就直接攻打大周帝國了。”

        無霜公主道:“事實的真相是,一旦我們帶兵逃入大周帝國西北邊陲的西隆城,立刻會遭到大周和大西帝國的前后夾擊。我當然會沒事,但是井中月會被俘,然后獻給大西帝國太子李紂。”

        冷碧道:“大周帝國打算出賣井中月主人?”

        無霜公主道:“對,而且打算賣一個好價錢,如今大西帝國有的是銀子。大周帝國出賣了井中月之后,正好填補國庫的虧空。”

        冷碧道:“既然不能逃往大周帝國,那逃到大贏帝國如何?井中月女王和大贏帝國是有一定交情的,大贏皇帝一定樂意接收,而且大贏帝國也不在乎得罪大西帝國。”

        “不可能。”無霜公主道:“這違背了我的利益,違背了我們的利益。”

        無霜公主這里說的我們,當然是指白云城,是指大咸帝國怒帝后裔。

        冷碧道:“大周也不能去,大贏帝國也不能去,那天下之大還有我們容身之處嗎?”

        此時的局面看上去確實陷入了絕路。

        不能去大周帝國,也不能去大贏帝國。

        事實上就算想去也去不了,大西帝國的軍隊顯然已經截斷了井中月所有的退路了。

        三天之后就兵臨城下了,大西帝國太子完全對井中月志在必得。

        真正是天下之大,沒有井中月一家人的安身之所了。

        無霜公主道:“所以我打算投降。”

        冷碧公主一愕,道:“投降?想大西帝國太子李紂投降嗎?那是一個瘋子,不會接受投降的,除非你和井中月主人都嫁給他,他才會放過我們。”

        無霜公主道:“我不是向李紂投降,而是向他的父親大西帝國皇帝投降。”

        冷碧道:“僅僅只是投降嗎?”

        無霜公主道:“我可以名義上嫁給大西帝國皇帝,這樣就成為李紂的母妃,他也就不敢攻打柔蘭城了。”

        這下子云中鶴和冷碧都驚呆了。

        你不愿意嫁給大西帝國太子李紂,卻愿意嫁給大西帝國皇帝?就因為李紂是變態嗎?

        這大西帝國皇帝多少歲了?他差不多和天衍皇帝是同齡人吧。

        冷碧道:“無霜公主,您不必為了我們,付出這樣大的犧牲啊。”

        無霜公主道:“大西皇帝病重,做不了男人的事情了,就算嫁給他也是名義上的,不需要獻身。但這樣一來,卻能夠得到大西帝國的冊封,能夠成為真正的柔蘭女王。”

        云中鶴道:“這個世界上確實沒有人能夠拒絕你的美貌和魅力,但萬一這個大西皇帝依舊有行房的能力呢?到時候你是拒絕,還是同意呢?”

        無霜公主絕美面孔微微抽搐一下,然后道:“我確定他沒有這個能力。”

        云中鶴道:“無霜公主,你還想要借大西帝國的力量復國?”

        無霜公主道:“敖玉公子,我知道你智慧絕頂。但我很想知道,眼下這個絕境應該怎么辦?不管是柔蘭城,還是這個所謂的柔蘭國,井中月毫不在意,但我卻不愿意放棄,我想要保住全家人,我還想保住這片基業。大西帝國皇帝活不了太久了,成為他的皇妃,是拯救全家,保住這片基業的最好選擇。”

        此時無霜公主絕美的美眸充滿了狂熱,充滿了犧牲精神。

        云中鶴心中感慨,無霜和井中月真是兩個極端。

        井中月凡事都不在乎,對于她這個一百五十萬平方公里的領地毫不在乎,沒有任何野心。

        而這位無霜公主,她和井中月一樣美麗,武功甚至還要更高。

        但她卻野心勃勃,一心只想著復國,想要保住所謂的柔蘭國基業。

        而且一個活不了多久,而且病重不能人道的大西帝國皇帝,仿佛成為了她最好的選擇。

        無霜公主道:“我立刻去大西帝都,把整個柔蘭國獻給大西皇帝,并且我會獻給他一樣至寶,一定能換取大西皇帝冊封井中月為柔蘭女王。”

        冷碧道:“那樣,無霜主人你就犧牲了自己的名聲,犧牲了自己的青春。”

        無霜公主道:“除了我嫁給大西皇帝之外,還有什么辦法能夠保住你們,保住我的家人,保住這片基業嗎?”

        然后,無霜公主站起身道:“我現在就立刻出發去大西帝都,一定會盡快讓大西皇帝下旨。但這幾天時間內,你們就要想辦法避開李紂那個畜生了,哪怕去迷迭谷也可以。”

        說罷,無霜公主竟然直接朝著外面走去。

        這個女人為了所謂的理想,真的實在太狂熱了,竟然不惜把自己嫁給大西皇帝。

        她也很瘋狂,只不過和井中月不一樣的瘋狂。

        她的瘋狂,充滿了一種犧牲精神,為了自己的使命和理想犧牲。

        “慢著……”云中鶴道:“無霜公主,你不必犧牲自己,我能夠擊敗大西帝國的三十萬大軍,能夠讓他們全軍覆滅。”

        無霜公主和冷碧頓時望了過來,道:“敖玉,你在說夢話嗎?”

        是啊,這完全是在說夢話啊。

        一萬人,想要打贏三十萬人?不是白日做夢又是什么?

        無霜公主道:“這里沒有地震,沒有火山噴發,你靠什么消滅大西帝國三十萬大軍?而且三天之后,這三十萬大軍就兵臨城下了。”

        云中鶴道:“冷碧大人,你和讓我和無霜公主私下談嗎?”

        冷碧二話不說,直接離開了。

        “無霜公主,如果我能消滅這三十萬大軍的話,會出現什么結果?”云中鶴道:“那些反叛的馬匪軍閥們就會再一次投靠井中月女王。她沒有野心,但是你有啊,你屆時可以奪走他們的兵權,把他們的軍隊占為己有,而且能夠徹底占領這大片的土地,成為真正的柔蘭王國,屆時你們就會擁有二十幾萬大軍,到那個時候才是真正的王國霸業。”

        無霜公主道:“夢想很好,但是卻不可能實現。我們這一萬多人士氣低落,面對大西帝國三十萬大軍,半個時辰都守不住,更別說擊敗消滅他們。”

        云中鶴道:“無霜公主,我愿意立軍令狀。如果這一次不能消滅大西帝國三十萬大軍,我就自殺在你面前。”

        無霜公主道:“我說過了,這里可沒有什么地震,火山噴發之類給你利用。”

        云中鶴道:“不,我不需要利用地震火山之,甚至不需要利用任何天災。”

        不依靠任何天災?狂風暴雨什么都不算,那云中鶴到底靠什么消滅三十萬大軍?

        確實讓人匪夷所思,無法理解啊。

        云中鶴繼續道:“就在這柔蘭城將大西帝國三十萬大軍全部消滅。五天之內我若不能消滅三十萬敵軍,我當眾自殺。”

        無霜公主徹底驚訝了。

        就在這柔蘭破城,想要消滅大西帝國三十萬大軍?真的是白日做夢啊。

        絕對不可能做到的,而且是五天之內,就算有神仙手段也不可能。

        云中鶴拿出紙筆,直接寫軍令狀,然后道:“當然,如果我做到了,五天之內成功消滅大西帝國三十萬大軍,請無霜公主答應我一個要求。”

        無霜公主道:“你說。”

        云中鶴道:“你和我睡一夜。”

        ……………………………………

        注:第二更送上,依舊近一萬五千字。恩公們,保底月票給我,好嗎?

        糕點每一天都竭盡全力了。

真人捕鱼比赛多种电玩 北京快乐8官网开奖走势图 幸运农场公式预测 北京快乐8哪个台开奖直播 幸运28开奖网址 内蒙古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上海时时乐开奖 河北福20选5开奖结果 赌场上水下水是什么意思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当到金多多策略 福彩3d字谜正版总汇 黑龙江22选5走势图彩经网 重庆幸运农场号码规律 股票涨跌家数 天津快乐10分走势图 六肖中特期期准 安微11选5爱彩人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