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史上第一密探在線閱讀 - 第206章:驚聞噩耗!皇帝痛不欲生!

第206章:驚聞噩耗!皇帝痛不欲生!

        京城的局面確實就如同王巨所說的那樣,如同下面熊熊燃燒的巨釜,里面的烹油已經徹底沸騰了,瘋狂翻滾著,只要幾滴水下去,整個油釜就會徹底爆開。

        而且隨著時間的流逝,局面愈演愈烈。

        一開始出來的鬧的僅僅只是一批人,比如浪州港口貿易的相關利益集團,還有一群憂國憂民的書生。

        絕大部分民眾對這個事情僅僅只是看熱鬧而已,覺得和他們自己并沒有什么關系。

        但是接下來漸漸就不一樣,從浪州傳來的消息越來越激烈,越來越凄慘。

        滄海行省提督被斬了,周離大皇子奪了幾萬大軍的兵權。

        很多民眾就覺得,殺了就殺了唄,反正這是一個大官,肯定沒少貪污,看個熱鬧便是了。

        但接下來消息傳來,這位提督大人是因為抗命,不愿意率領軍隊欺壓浪州的老百姓,所以這才被周離砍頭的。

        這下子,民眾有感覺了。

        周離用武力將幾十萬浪州民眾從家中逐出,而且出動了幾萬軍隊,但凡不愿意離開的,直接放火燒房。有些人就是為了返回家中拿救命的藥,有些人是為了回家背病重的老父親,結果腦袋就全部被斬了。

        周離殺了幾千無辜的民眾,而且還把他們的腦袋插在削尖的木頭上,把他們的尸體吊在城墻之上。

        這下子,京城的輿論徹底引爆了。

        太凄慘嗎了啊,讓他們感同身受了。

        緊接著,類似的傳言一個又一個傳來。

        滄海行省軍隊不愿意殺自己的父老鄉親,于是被周離整整斬了幾百名軍官。

        周離下令,浪州水師向商船開炮,水師提督正義凜然,堅決抗命,所以被斬了。

        浪州水師的十幾名將領不愿意攻擊無辜的商船,結果被周離斬殺。

        周離接著大撤離的民意大發國難財,竟然率兵去把所有錢莊的銀庫全部劫了,把錢莊的掌柜和伙計全部殺了。

        殺人奪財!這比強盜還要兇殘啊,這些銀庫的銀子,可都是浪州人民的血汗錢啊。

        不僅如此,周離還率兵去搶糧,老百姓辛辛苦苦積攢了一年的糧食,活生生被搶了,膽敢有反抗的,全部被打的半死。

        慘,慘,慘!

        還有那些商船,何其無辜,竟然被周離下令擊沉了。

        這些消息潮水一般涌來,強烈刺激著整個京城百萬民眾的心。

        一個又一個悲慘的故事,活生生被撕裂了,露出了血淋淋的血肉,展現在普通民眾的眼前。

        京城的民眾,京城的書生徹底震怒了。

        越來越多的人匯聚在皇宮面前叩闕。

        周離喪心病狂,沒有人性啊,竟然把好好的浪州城變成了人間地獄。

        皇帝陛下,救救浪州的百萬子民吧。

        這些悲慘故事的最后一根稻草,就是兵部右侍郎,陽雄侯王華貞之母的死。

        事實是這個老婦人率領家丁對抗欽差周離,而且還號召浪州民眾不要撤離,全部呆在家中,并且造謠說只要離開浪州,家業就會被周離黨羽所奪。

        而她不愿意撤離的原因是因為王華貞貪墨了天文數字的銀子,而且家中藏了天大的罪惡。害怕被周離發現抄家,所以倚老賣老,武力對抗。

        結果傳到京城,就變成了一個可歌可泣的英雄老母親的故事。

        因為周離在浪州城倒行逆施,燒殺搶奪,無惡不作,指使許多孩子無家可歸,而大皇子周離黨羽正在抓捕這些漂亮少男少女,打算調教成為瘦馬或者****,然后賣一個好價錢。又或者打算把這些童男童女送給權貴,準備復出。

        王老夫人心善如同菩薩一般,又是將幾百個孩子帶到家中安置起來,保護這些孩子。

        衣冠禽獸一般的周離率領軍隊來搶這些可憐的童男童女,王老夫人為了保護這些可憐的孩子,無懼刀鋒,擋在這些孩子的面前。

        結果……周離下令,將這個可敬可嘆的王老夫人亂箭射殺。

        而這幾百個可憐的少男少女,被周離的麾下的武士如狼似虎搶走,從此過上生不如死的生活。

        這個消息,實在是太爆炸了。

        這是朝廷的二品誥命夫人,太上皇和萬允皇帝,都曾經住過陽雄侯府的啊,也都接見過這位王老夫人,夸獎他教子有方,她的誥命還是太上次親自賜的啊。

        就是這樣一個菩薩心腸的老夫人,七十多歲了啊,為了保護幾百名無辜可憐的童男童女,竟然被周離殺了。

        禽獸不如,滅絕人性啊!

        這個消息瞬間引爆了整個京城,超過十幾萬民眾,無數的書生紛紛來到皇宮面前,朝著皇宮內嚎啕大哭。

        “陛下,浪州沉淪啊,陛下救救浪州啊!”

        “陛下,浪州已經成為人間地獄啊。”

        “陛下,周離滅絕人心,該千刀萬剮啊。敖玉妖言惑眾,千刀萬剮啊!”

        “陛下,周離和敖玉禍國殃民,千刀萬剮啊。”

        見到皇宮里面沒有反應,滿腔正義的書生頓時等不了了。

        “陛下,我以我血救浪州!”

        然后,他猛地沖上去,一頭撞死在宮墻之下。

        這一死,十幾萬民眾徹底沸騰了。

        “陛下,拯救浪州,拯救浪州!”

        “陛下,誅殺周離,誅殺敖玉!”

        里面的萬允皇帝還沒有立刻給出反應。

        “砰,砰,砰……”

        又有三個正義凜然的秀才,猛地一頭撞死了。

        “天道不公,天道不公!”

        “奸佞在世,國將不國啊!”

        一名義士猛地高呼,撕開了自己的衣衫,猛地舉起匕首,刺入胸膛,英勇自裁。

        一波又一波的死諫!

        倒逼皇帝表態!

        緊接著一群人的出現,將整個場面推向了高潮。

        兵部右侍郎王華貞,他帶著上百個家人,全部披麻戴孝,莊嚴肅穆地走來。

        場面安靜了下來,在場十幾萬人,全部讓開了一條道路。

        王華貞抱著他老母親的牌位,一副哀莫若心死的表情,行尸走肉地走了過來。

        十幾萬人如同英雄地望著他,望著他手中的牌位。

        “王大人節哀!”

        “王大人,令堂為了保護幾百名無辜孩子而死,她的死終于大山。”

        “王大人,令堂會永遠活在我們心中,而有些人會永遠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為了讓民眾好記憶,王老夫人的故事已經簡化了,她老人家為了保護幾百名無辜的孩子,參照周離殺害,而那幾百個孩子重新落入周離手中,生不如死。

        但真相是什么?

        真相就是浪州港除了正常的貿易之外,還有最丑陋的人口販賣,那些長得漂亮的男孩女孩,從小就被拐走,販賣到浪州,進行集體訓練,然后販賣一個好價錢。

        當然,王華貞家族不需要賺這樣的錢。但是最好的貨色,都會交給陽雄侯府,他用來送禮的。

        比如不久之前,魏國公段弼送給大太監侯昱一對漂亮的男女,就是王華貞先送給段弼的。

        這是一個極度暴利,但是又極度隱秘的產業鏈。

        表面看上去和王華貞的陽雄侯府完全沒有任何關系,有專門的勢力負責這個罪惡的貿易。

        但是周離來到浪州之后,徹底整頓了秩序,對于這些幫派勢力直接徹底端掉了。

        所以這幾百個漂亮的童男童女就被秘密轉移到了陽雄侯府的地下密室內。

        當時周離殺了王老夫人后,也沒有要去抄家的意思,而是驅逐陽雄侯府所有人趕緊撤離,一個都不要留,然后他便要走了。

        但陽雄侯府內有一個心善的仆人終于忍不住了,高呼請周離救人,說侯爵府地下還秘密關押者幾百人。

        周離動用幾百人,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挖到了這個地下密室。

        然后發現這里面有幾百個童男童女,已經關在這里好幾天了,那畫面真是慘不忍睹,如同人間地獄。

        周離將幸存的幾百個童男童女救出,徹底暴怒了,下令將王華貞的母親徹底分尸,并且將陽雄侯府的幾個主人,全部斬殺。

        然而消息傳到京城之后,直接倒打一耙,徹底變了。

        變成了是周離燒殺搶奪,老夫人為了保護這幾百名童男童女,結果被殺。

        那么皇帝不知道真相嗎?

        他當然會知道,黑冰臺會把這些情報詳細報之。

        但是……這個世界上有些時候真相不重要的,只要一萬人,十萬人覺得這是真相,那么哪怕它在荒謬,也是真相。

        這就是輿論戰!

        況且朝廷的勛貴們?哪一個沒有收到過這樣的禮物啊?漂亮的少男少女,誰不喜歡?

        大宗正?吳相?林相?幾位皇子殿下?你們哪一個沒有收到王華貞的禮物?

        盡管送的是人,但是在眾多權貴眼中,這和逢年過節的普通禮物是一樣樣的。

        甚至皇帝陛下,您也收到過的啊?您難道不覺得,前些年送進來的太監和宮女,尤其漂亮伶俐嗎?

        在十幾萬人的目光之中,王華貞大人來到登聞鼓面前,猛地敲響。

        “陛下開恩啊!”

        “陛下開恩啊!”

        “臣之母不能白死啊,不能冤死啊!”

        十幾萬人跟在王華貞的身后,尤其跪下高呼:“陛下開恩啊!”

        “陛下,拯救浪州啊!”

        “天誅敖玉,天誅周離啊!”

        ………………………………………………

        這就是利益集團的瘋狂反撲!

        因為這次大皇子周離去浪州,不但組織了大撤離,而且無意中查到了太多的黑幕,黑冰臺全部會匯報上來。

        這群利益集團,為了不被清算?應該怎么辦?當然是在輿論上徹底打到周離,打到敖玉。

        而這兩個人壓根就是死老虎。二月中旬都要結束了,所謂的大地震海嘯根本沒有發生。

        所以二人,必定要被釘在禍國殃民的恥辱柱上。

        既然這兩個人是邪惡的,那浪州利益集團就肯定是正義的啊。

        真相不重要的,關鍵是天下萬民怎么看。

        天下萬民是一種非常直爽可愛的群體,他們眼中非黑即白,壞人好人,一定要分得清清楚楚。

        周離倒行逆施,連堂堂兵部右侍郎王華貞大人都來擊鼓申冤了,他七十幾歲的老母親都被殘忍殺害了,那敖玉和周離,難道還不是壞人嗎?

        既然這二人是壞人,那慘死的王老夫人就肯定是好人,浪州港利益集團也是好人了。

        ……………………………………

        那么在京城組織這一波輿論攻擊的總舵手是誰?

        當然是月旦評組織。

        之前因為江州月旦評組織出現驚天丑聞,所以整個大周帝國的月旦評組織都偃旗息鼓,閉門思過,蟄伏了半年。

        現在終于找到千載難逢的機會,再一次復出崛起了。

        他們一出手,果然不凡。因為他們最知道如何把故事講得最慘,知道如何刺激民眾內心最恐懼最憤怒最柔軟的那一部分。

        況且月旦評組織也是浪州利益集團的一員。

        現在還僅僅只是一個雛形,未來等權力,金錢,輿論這三者徹底結合起來的時候,連皇權都可能掀翻。

        月旦評首領杜晦作為這一次輿論攻擊的總指揮。

        “杜師,現在可以開始了嗎?”段鶯鶯問道:“現在火候應該到了吧,可以火燒敖府,火燒怒浪侯爵府了吧!”

        杜晦淡淡道:“敖鳴,你父親敖洞很快就要成為新的怒浪侯府了,所以江州的那個怒浪侯爵府是你的,確定也要燒掉嗎?”

        敖鳴道:“杜師,不破不立。怒浪侯爵府徹底燒成灰燼,也是一個好的預兆。”

        什么好的預兆,怒浪侯爵府徹底燒成平地,就預兆著敖心和敖玉,再也沒有翻身的余地了。

        段鶯鶯道:“怒浪侯爵府已經被敖玉那個豬狗不如的東西住過了,我是絕對不會再踏入半步了,一定要徹底燒成灰燼。然后我們在地上重新蓋一座新的怒浪侯爵府,代表著敖玉敖心一家,徹底挫骨揚灰,生生死死不得翻身。”

        這個女人對敖玉真是恨之入骨了。

        杜晦淡淡道:“既然你們都想好了,那就開始吧!”

        “發動吧!江州那邊,應該已經開始了。”

        …………………………

        “天誅敖玉,妖言惑眾,勞民傷財,罪該萬死!”

        “天誅敖玉,蠱惑君王,千刀萬剮!”

        “天誅敖玉,千古罪人!”

        這段時間,敖心在京城的房子,每天都被無數憤怒的書生和民眾包圍得水泄不通。

        一開始大家還能克制,只是喊喊口號。

        原本這種大聚集是不允許的,提督府和京兆尹都會來抓人的。

        但這一次并沒有,這兩個官府組織都任由矛盾和輿論發酵,無數人的情緒越來越激烈。

        今日是二月二十二,也就是皇帝定下的最后期限。

        如果今天浪州沒有發生大地震海嘯,那敖玉就是妖言惑眾,禍國殃民,當千刀萬剮。

        當然,這二月二十二是浪州的最后期限,消息傳到京城最快也要四五天時間。

        所以,敖玉千刀萬剮的時間,怎么也要是二月二十七左右。

        但所有人不管這些了,他們只記得二月二十二。

        “浪州百萬民眾,何等無辜?如今身處地獄,都是敖玉此賊的罪過。”

        “上天不公,奸佞禍國!”

        “燒了敖府,燒了敖府!”

        在幾個人的帶頭之下,越來越多的人,點燃了手中的火把。

        “敖玉妖言惑眾,勞命傷財,罪該萬死!”

        “燒了敖府!”

        眾多人手中的火把紛紛扔了出去,敖心在京城的唯一宅邸,很快就熊熊燃燒。

        短短一刻鐘后,整個宅邸就徹底被火焰吞噬了。

        大火染紅了天空,敖心全家失去了在京城最后的棲身之所。

        唯一的一棟房子,也被燒成了灰燼。

        與此同時,江州的怒浪侯爵府,也在熊熊燃燒。

        放火的也是某些義民。

        老祖宗敖亭站在家中最高處,望著熊熊燃燒的火焰,內心無比快意。

        他被敖玉害得太慘了,關在牢房里面半年,本來以為必死無疑了,結果那個傻逼太上皇竟然假裝仁慈,說什么不要因言獲罪,不要因為太上皇這三個字而抓人殺人。

        于是,老祖宗敖亭就被釋放出來了。

        江州和浪州和距離幾千里,所以今天盡管二月二十二了,但浪州發生的一切,到現在還沒有傳來。

        為了來看這一把大火,魏國公段弼也親自來了。

        敖景,敖亭,段弼望著熊熊燃燒的怒浪侯爵府,心中快意無比。

        這一次敖玉孽畜終于要死了,終于要被千刀萬剮了。

        段弼笑道:“敖亭公,這敖心可是你的親生兒子啊。這燒的可是你敖氏的怒浪侯爵府啊。”

        敖亭咬牙切齒道:“當他忤逆我的那一刻起,就不再是我兒子了,當他袒護敖玉那個孽種的時候,就不再是我兒子了。至于這個怒浪侯爵府,不破不立。”

        魏國公段弼道:“大宗正那邊傳來消息了,你兒子敖洞繼承怒浪侯的事情,差不多定了。”

        敖亭道:“四天時間過去了,浪州還沒有消息傳來嗎?”

        魏國公道:“敖玉完全失心瘋了,說什么有大地震海嘯,如今都二月二十二了,哪里可能會有。陸地上消息過不來,海上總有消息過來吧,結果海上也沒有任何消息過來,證明了什么?根本沒有什么大地震海嘯,敖玉孽畜這次一定要被千刀萬剮了。”

        江州并不完全靠海,但是江州下面的一個縣是靠海的,江州港就在那里。

        江州港和浪州港,直線距離只有兩三千里,四天時間,海上的消息早就應該已經傳來了。

        但是……那一場海嘯太可怕了。

        所以看到海嘯的船,全部都完蛋了。就算沒有被海嘯碾碎,也直接被傾覆了,一艘船都沒有幸存下來,如何來報信?

        …………………………………………

        朝堂之內,氣氛也無比凝重。

        最近幾天,每天都有大朝會,而且都會開得很晚。

        因為浪州那邊的消息,每一天都會傳來。

        今天整個局面,都徹底爆裂了。

        “陛下,守孝在家的兵部右侍郎王華貞大人來敲登聞鼓,為其母鳴冤。”

        皇帝目光微微抽了一下。

        王華貞母親之死,皇帝當然知道真相,但真相毫無意義。

        大地震海嘯沒有發生,那敖玉和周離就是禍國殃民,而被他害死的王老夫人只能是無辜的,甚至還要褒獎她,還要追封為一品誥命。

        這就是現實,就是這么諷刺。

        最近這段時間,奏章如同雪片一般飛入皇宮。

        全部都是對周離,對敖玉喊打喊殺。

        不僅僅是奏折,文武百官當面彈劾。

        “陛下,二月二十二了啊,所謂的大地震海嘯在哪里?二月中旬早就過去了啊!”

        “陛下,浪州被敖玉和周離攪得天翻地覆了,百姓民不聊生。”

        “陛下,周離受到敖玉蠱惑,去了浪州之后,已經殺了幾千人了,在繼續下去的話,浪州徹底大亂,只怕幾十萬民眾要不得不反啊!”

        “敖玉此賊妖言惑眾,蠱惑太上皇,才有今日之禍,浪州民不聊生,官逼民反,不得不防啊!”

        “陛下,京城敖心宅邸已經被憤怒的民眾燒了。”

        “陛下,二月二十二到了,請陛下降旨,將敖玉千刀萬剮,凌遲處死,平息萬民之怒。”

        “陛下,請將敖玉千刀萬剮,凌遲處死,平息民怒。”

        “陛下,十萬火急了啊,請派遣欽差去浪州,停止周離亂命,將他抓捕回京啊!”

        整個朝堂的文武百官,都在對敖玉喊打喊殺,群情洶洶。

        皇帝朗聲道:“兵部尚書何在?”

        兵部尚書出列,道:“臣在。”

        皇帝道:“你去浪州,撥亂反正,恢復生產,恢復民生。若周離還在,將他帶入京。”

        這個消息一出,所有人振奮。

        這一刻終于來了,這一頁總算翻過去了,周離要徹底被釘在罪人的恥辱柱上了。

        因為二月二十二到了,大地震海嘯還沒有發生,那敖玉和周離就徹底成為了千古罪人。

        當然,太上皇也就徹底年邁昏庸,從此以后,徹底失去發聲權。

        皇帝又道:“黑冰臺,這幾天給敖玉的膳食好一些,每一頓都要有人參雞。”

        文武百官一聽,立刻知道敖玉很快要被千刀萬剮了,因為每一次凌遲處死的人,都要養好身體的,一定要大肆進補,免得沒有挨夠一千刀就死了。

        這個驚天大賭局,終于要結束了。

        付出了天文數字的代價,很多人都贏了。敖玉和周離固然輸了,但真正的大輸家是太上皇,他徹底晚節不保,毀掉了一生的清譽,得了一個年邁昏庸的名聲。

        這一場大戲結束了!

        然而……

        就在這個時候!

        外面傳來一陣陣高呼,甚至很多人都聽出來了,這是黑冰臺的南宮七。

        “陛下,陛下!”

        “二月十八,申時三刻,浪州海域發生前所未有大地震,大海嘯。”

        “陛下,二月十八,申時三刻,浪州海域發生前所未有大地震海嘯!”

        瞬間,整個朝堂徹底靜寂無聲,失去了任何反應!

        真的如同徹底被雷擊一般。

        片刻之后,風塵仆仆,滿嘴干裂的南宮七出現在朝堂之內。

        他整整四天四夜沒有睡覺了,瘋狂趕路幾千里,哪怕武功高強,也幾乎油盡燈枯,雙腿鮮血淋漓。

        來到朝堂之后,南宮七跪下叩首道:“陛下,二月十八,申時三刻,距離浪州港四十里處,發生大地震,引發驚天海嘯,席卷海面上所有船只,上百艘商船粉身碎骨,一百多艘浪州水師艦隊,粉身碎骨。海嘯沖上陸地,席卷整個浪州城,一直蔓延到浪州城西十五里,才被擋住。”

        “這次海嘯,浪州城損毀打扮,傷亡至少六七萬!”

        全場死一般的靜寂,滿朝文武都失去了反應。

        竟然……竟然真的發生了大地震海嘯?真的提前一個月預測?

        欽天司的人,東方術大師不都說過,火山噴發可以提前很久預測,但地震是完全無法預測的嗎?

        不是說浪州海域有史以來沒有發生過什么大地震海嘯嗎?不是說它根本就不在所謂的地震帶上嗎?

        如此一來!

        之前大家痛罵敖玉妖言惑眾,禍國殃民,豈不是成為了救世主?

        倒行逆施的周離,豈不是成為了拯救萬民的英雄。

        這是何等之打臉啊!如同無數耳光,瘋狂抽打在滿朝文武臉上!

        然而萬允皇帝此時聽到的是那幾個刺耳的詞匯。

        浪州城摧毀大半,浪州水師覆滅大半。

        這……這個損失太大了啊,尤其是浪州水師,錐心之痛啊。

        海嘯怎么可能會有這么大威力啊?在皇帝心目中,這次的大災難主要是地震,對海嘯并沒有太大概念。

        “那,那市舶司,鹽運司,織造巨呢?”皇帝沙啞道。

        南宮七道:“陛下,都被摧毀了,全部被夷為平地了。但是所有有重要物資,全部被轉移了。包括造船廠的重要物資,都被轉移了。”

        皇帝嘶聲道:“浪州水師是怎么回事?怎么水師?不是說撤離了嗎?”

        真的心痛到無法呼吸啊,一半的浪州水師,損失就超過千萬啊。

        南宮七道:“大殿下控制了浪州水師之后,派遣黑冰臺武士掌握了水師。但是出海之后,浪州水師的部分官兵開始反抗,奪回了指揮權。一半水師奉命,前往江州港避難,但還有一半水師貪婪,返回浪州港爭奪利益,結果被海嘯徹底摧毀了,全部覆滅了。”

        皇帝如同被雷擊,眼前一陣發黑,四肢徹底冰涼,連呼吸空氣都是痛的。

        “是誰,是誰……”皇帝嘶吼道:“是誰抗命,將艦隊帶回浪州港爭權奪利?朕要誅他九族,誅他九族!”

        南宮七道:“還不知道,但是相信很快就會有奏報來了。”

        而就在此時,忽然有一個官員出列道:“陛下,會不會是有人偽造情報啊,明明沒有發生大地震海嘯,卻偽報海嘯,這樣有些人就能逃脫制裁了,一定要徹查清楚,再做定論!”

        南宮七猛地拿出那份萬人血奏,厲聲吼道:“睜開你的狗眼,好好看清楚。這是大皇子周離殿下的奏報。”

        然后,他猛地展開,上面寫著十二個大字:敖玉公子,救人百萬,功德無量。

        南宮七繼續怒吼道:“這上面不僅僅有的皇子的簽名,還有整個滄海行省幾百官員的簽名,還有浪州上萬人人的鮮血手印。”

        “敖玉公子本來可以什么都不說的,但是他為了拯救百萬民眾,結果被關入囚牢之內。周離大殿下為了拯救萬民,幾乎一個月不眠不休,形銷骨立,嘔心瀝血。”

        “結果你們呢?一個個在朝堂上對他們喊打喊殺!”

        “一個救人百萬的大英雄,竟然要被你們凌遲處死,滿朝諸公,現在竟然還說是我們偽造情報,你們的良知呢?你們道德呢?你們的人性呢?你們的廉恥呢?”

        朝堂之內,南宮七在咆哮。他瘋狂地怒斥這些滿朝文武,因為這一切都是他親自經歷的,浪州的黑暗,浪州的天大災難,他都親生經歷,對敖玉和周離完全感同身受,投入了巨大的情感。

        而對這里面的一切,端門之外依舊一無所知。

        兵部右侍郎王華貞,依舊在敲登聞鼓,如同杜鵑泣血,高呼道:“陛下,還我母親一個清白啊!陛下,有人妖言惑眾,倒行逆施,求求您拯救浪州城啊!”

        十幾萬民眾,書生,依舊跪在地上,瘋狂大呼:“陛下,救救浪州萬民吧!”

        “敖玉妖言惑眾,禍國殃民,當千刀萬剮!”

        “千刀萬剮啊!”

        …………………………………………

        注:第一更送上了,恩公們,有月票給我不?糕點給您叩首,再叩首!

真人捕鱼比赛多种电玩 下载三分幸运农场 天津11选五任四推荐 六台宝典直播开奖下载 模拟炒股软件 下载重庆幸运农场 北京快3投注软件 黑龙江快乐十分一定牛 做物流赚钱吗 澳洲快乐8基本走势图 彩票开奖结果查询公告 股票融资是怎么使用的 江苏快三综合走势图 老时时彩官网app下载 深圳福彩双色球开奖时间 2018香港最快开奖结果 陕西11选5走势图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