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史上第一密探在線閱讀 - 第192章:敖玉凱旋!井中月是你嗎?

第192章:敖玉凱旋!井中月是你嗎?

        李文化的腦袋!

        對于大周帝國絕大多數人來說,他們并不知道南境究竟發生了什么,完全把南境叛亂的罪魁好禍首當成是李文化,甚至之前的談判密旨中也說得清清楚楚,只要殺了李文化便可封伯。

        而斬掉了李文化腦袋,也就意味著叛亂的平息。

        敖器將李文化腦袋遞給云中鶴之后,朝著外面走去。

        此時,大周帝國的六千俘虜依舊跪在地上,等待著命運的裁決。

        敖器下令道:“將他們全部釋放。”

        這話一出,六千俘虜頓時歡喜的要昏厥過去。

        有很多人終于承受不住,直接歪倒在地。

        他們被俘已經整整兩個多月了,每天都在死亡線上徘徊。

        尤其是兩天之前,所有人被拖出來,而且劊子手就在邊上,他們真的以為自己要死了,這一生的榮華富貴就要結束了。

        現在終于能活下來了。

        南境大都護周隆公爵艱難地爬起身,上前握住敖器的雙手道:“敖器大人,深明大義,功高在世,我一定上奏本為你請賞,讓陛下給你封侯,不僅僅要封侯,我還要保舉你做冠軍大將軍,擔任大南行省提督。”

        現在這些人的死活都掌握在敖器手中,周隆公爵當然要拼命地封官許愿。

        敖器面無表情從周隆手中抽出雙手,他和此人真的沒有什么可以談的。

        周隆公爵是壞人,是惡官嗎?

        也不完全是,此人取代敖心成為南境大都護之后,執行的依舊是敖心的路線。

        但他上位之后,大周權貴紛紛把手深入南境撈取好處,拼命分割蛋糕,欺壓土人。放在之前的敖心,誰敢伸手進來就斬斷誰的手,不管你來頭有多大,不管你的官職有多高。

        但周隆不一樣在,他更加會做人,主動利用南境的利益拉攏了一大批人,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利益集團,面對權貴在南境的胡作非為,他也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正是在他的縱容之下,土人被壓榨得越來越厲害。地震爆發之后,疫病橫行,袁天邪趁機崛起,最終導致了這場叛亂。

        所以這次南境謀反,周隆公爵要負很大的責任,甚至是罪魁禍首之一。

        敖器正直執拗,當然不愿意理會周隆這等人,直接就轉身走開了。

        “若非我弟敖玉,你們都已經人頭落地了。”離開的時候,敖器留下了殺氣騰騰的一句話。

        而此時云中鶴走了出來。

        周隆公爵臉色幾下變幻,一下子不知道應該用何等面孔對敖玉。

        片刻之后,他滿臉堆笑道:“賢侄啊,別來無恙。”

        云中鶴道:“周隆公爵,請進來說話。”

        …………………………………………

        大都護府內,云中鶴和周隆公爵密談。

        “時間緊迫,我們開門見山。”敖玉道:“你我不是敵人。”

        周隆公爵皺眉,不是敵人嗎?

        面對這場叛亂,周隆怎么都要承擔責任的,最起碼是一個無能之責。

        如今叛亂被敖玉一個人平息了,豈不是顯得他周隆更加無能嗎?

        所以若不是忌憚敖器的十萬土人叛軍,周隆都已經殺人搶功了。

        別因為周隆公爵有老好人之稱就不會殺人,所謂的老好人也只是他的人設而已,為了利益,他什么事情做不出來?

        云中鶴道:“周隆公爵,你真正的敵人是傅炎圖。他帶著二十幾萬大軍南下平叛,為的是什么?”

        周隆公爵道:“當然是為了功勛,平息了南境叛亂之后,他就是新的驃騎大將軍了。”

        云中鶴道:“晉升驃騎大將軍,他難道會直接調入軍中擔任樞密使嗎?”

        周隆公爵道:“那倒是不會的。”

        云中鶴道:“他會取代你,成為南境大都護。”

        周隆公爵道:“莫非你以為這個職位我還能保得住?我不被鎖拿進京,罷官奪爵就算不錯了,怎么可能保得住這個南境大都護?”

        云中鶴道:“不試一試怎么知道?這一場叛亂是我平息下來的,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秘密的,只有皇帝知道,而且這個功勞是不能公開的。”

        周隆公爵一想也就明白了。

        南境叛亂,動用幾十萬大軍前去平叛。結果大軍還沒有到,叛亂就平息了,而且是被云中鶴一個人平息的。

        那豈不是告訴天下人,南境就是敖氏的南境嗎?之前是敖心,現在又是敖玉一個人便可平息叛亂。

        而且這樣一來,豈不是顯得皇帝之前召集幾十萬大軍南下平叛是小題大做呢。

        明明派遣一個人就可以平息叛亂,結果你卻大張旗鼓派幾十萬人?這不是斷勢不明嗎?

        云中鶴道:“所以我的平叛之功,皇帝陛下知道就可以了。而這一場平叛,您周隆公爵也有功勞,而且也有大功勞啊。”

        周隆公爵很快想通了里面的關節。

        云中鶴道:“周隆公爵,所以現在您需要做的就是立刻恢復官府秩序,一邊派遣密使向京城報捷。另外您必須立刻北上,擋住傅炎圖不能讓他進入南境。就說叛亂已經平息了,大軍再入境的話,恐怕引起事端。”

        周隆公爵目光飛快轉動。

        云中鶴道:“周隆公爵,您代表的不是一個人,而是整個勢力集團。一旦讓傅炎圖進入南境的話,您在南境的勢力集團可就全部倒臺了。因為傅炎圖背后也有勢力集團,而且他饑腸轆轆,準備大快朵頤的,你們之間不可能茍合的。”

        周隆公爵忽然問道:“敖器手頭還有十萬叛軍,準備怎么辦?”

        云中鶴道:“他們會走,徹底離開南境。您手頭上還能集結多少軍隊?”

        周隆公爵道:“我們南州本來有十幾萬守軍,而且基本上都掌握在李文化手中,他謀反了。這十幾萬軍隊先是感染了疫病,然后在昏睡中被繳械。如今連一半都沒有剩下了,而且都被鐐銬鎖住在服勞役。”

        云中鶴道:“等敖器離開之后,會立刻釋放這幾萬俘虜軍隊,你立刻將他們武裝起來,并且再召集幾萬人,湊成十萬大軍,至少能夠和傅炎圖對峙。”

        周隆公爵依舊目光閃爍。

        云中鶴道:“周隆公爵,您還在等什么?您和傅炎圖沒有茍合空間的,他一旦執掌了南境,第一個要徹底打倒的人就是你。”

        周隆公爵猛地一咬牙,道:“好,拼一把!”

        ……………………………………

        次日!

        敖器帶領六萬土人精銳離開南州,本來有十萬人。

        但是愿意跟他走的只有六萬,畢竟這些土人已經習慣了南境的花花世界,不愿意再鉆入原始叢林了。

        剩下幾萬人,有的逃之夭夭,回到家鄉去了。還有一部分人竟然被周隆公爵說動了,繼續留下來做南境的守備軍,昨日是叛軍,今天變成官軍,這個世界還真是什么事情都能發生啊。

        袁天邪消失了之后,土人的信仰也瞬間崩塌。

        之前那個團結自豪,慷慨解昂的土人種族,就仿佛曇花一現。

        “兄長,未來有朝一日,或許我們會再相見的。”云中鶴道:“到那個時候,就會有你們的容身之地了。”

        敖器顫抖道:“敖玉,父親在南境的時候,我們真的把自己當成大周人的。我還幻想著再過二三十年,就沒有什么土人的說法了,大家都完全一樣了。”

        云中鶴也充滿了感慨,按照正常發展下去,確實只需要二三十年時間,南境這兩千多萬土人就全部同化了,徹底變成了大周帝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可惜有一些國賊,用短短五六年時間,把原本可以同化的土人,逼成了異族。

        難道他們不聰明嗎?不懂得這些道理嗎?

        當然不是,他們聰明得很,只不過有利可圖罷了。

        “兄長再見!”云中鶴招手。

        敖器道:“我帶領幾萬族人去西邊真正的蠻荒大地,開辟新的家園,未來如果我沒有死,而且還成功了開辟了新的天地,而你和父親在大周又無法立足了,歡迎你來我們的新家園。大周容不下我們,我卻能夠容得下你們。”

        然后,敖器帶著六萬土人軍隊,浩浩蕩蕩地離開。

        云中鶴一直目光相送,看著他們消失在地平線上。

        ……………………………………

        送走了敖器之后,云中鶴也沒有停留,立刻和大周帝國黑冰臺武士匯合,帶著李文化的頭顱,還有周隆公爵的奏折,快速北上。

        今天已經是十二月十七了。

        皇帝說得清清楚楚,最后期限是正月初九。他不想殺敖心,但因為謀反的軍隊確實是敖心的兩位義子,而且是他一手成立的守備軍。

        一旦這個期限內沒有平息叛亂,一旦傅炎圖大軍進入南境平叛。

        那敖心也不得不殺了。

        如今距離正月初九只有二十二天了。

        從南州到大周京城將近萬里,也就是說接下來云中鶴每天不眠不休要趕路四百里。

        絕對是一天都不能耽擱的。

        云中鶴不擅長騎馬,平常只能坐車,但是現在也不得不騎馬了,因為坐車速度太慢了。

        幾十名黑冰臺武士高手護送云中鶴,一路北上,每隔一百里就換馬。

        云中鶴學不會在馬背上睡覺,于是就白天騎馬,晚上乘車。

        快,快,快。

        ……………………………………

        十二月二十八。

        敖心的大仇人,輔國大將軍,征南大都督率領二十幾萬大軍,正在浩浩蕩蕩南下。

        距離他誓師南征出京,已經整整過去四十八天了。

        他如今他距離南州還有多遠?將近五千里。

        距離南境,也還有三千多里。當然他的前鋒斥候,距離南境僅僅只有一千多里了。

        有一句話,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當然并不是說傅炎圖打算這樣做了,但這句話證明了當大將統兵在外的時候,權勢是非常大的,有些時候甚至皇帝也要退讓三分。

        僅僅是傅炎圖,敖心統兵在外的時候也是如此,皇帝會三天兩頭進行安撫。

        如今傅炎圖二十幾萬大軍在手,每一天都會收到無數的信。有來自內閣的,樞密院的,還有來自皇帝的。

        皇帝的慰問一次比一次親切,施恩一次比一次厚。

        此時大軍還沒有進入南境呢,還有三千里呢,皇帝就已經說傅炎圖有功,把他的一個弟弟封了子爵。

        因為皇帝害怕你不盡心盡力啊。

        別人不知道南境的局勢,皇帝是知道得清清楚楚的,完全是如火如荼,晚一天都可能帶來可怕的后果。

        但皇帝又不能斥責,不能逼著你加快進軍速度。

        因為傅炎圖率領二十幾萬大軍,每日行軍大幾十里已經很快了。

        這個時候便是武將最金貴的時刻,有任何要求都可以向皇帝要求。

        那傅炎圖的要求是什么?當然是殺敖心全家!

        上一次誓師大典,皇帝沒有殺敖心全家,傅炎圖心中就已經有些不滿了,但當時他是不敢發作的。

        但是現在,他率領二十幾萬大軍距離南境越近,他的分量就越來越重,就可以向皇帝提要求了。

        當然,傅炎圖不會主動逼迫皇帝說你趕緊殺了敖心全家,否則我就不好好打仗了。

        不需要說出口的,只需要進軍稍稍緩慢一些,又比如說軍費欠缺,糧餉短缺了。

        為了讓傅炎圖傾盡全力平叛,皇帝只能殺敖心的。而且這場叛亂,敖心看上去確實是脫不了干系。

        傅炎圖也源源不斷受到了來自南境的情報。

        南境的叛亂,已經愈演愈烈了。

        傅炎圖不憂反喜,他就唯恐南境叛亂不夠大。

        南境叛軍越多,叛亂越厲害,他傅炎圖手中的權勢就越大,未來能夠掌握的大軍也就越多。

        敖心權勢最盛的時候,手中掌握了近五十萬大軍。只不過這個蠢貨,掌握這么多軍隊,也沒有培植自己的黨羽,最后一紙詔書就被召回京中了。

        如果他傅炎圖有五十萬大軍在手,定能成為大周帝國權臣,別說封公了,就算封王也可以。

        南境的土人叛軍,你們叛亂吧,你們殺戮吧,最好把南境的官員全部殺的干干凈凈。

        這樣我的功勞才足夠大,我的權力才足夠大。

        而且傅炎圖也聽說了,皇帝秘密派遣了敖玉孤身前往南境平叛。

        真是可笑啊!

        敖玉是什么人?一個癡肥的傻貨,手無縛雞之力,憑借他一人就想要平息幾十萬人的叛亂?

        完全是癡人說夢啊。

        現在南境的叛軍領袖是袁天邪,此人何等厲害?你敖玉只怕剛剛到了南境,立刻便被點了天燈,死無葬身之地了。

        還想要平叛?你以為你是神仙啊?

        真是要讓人笑掉大牙。

        傅炎圖一邊冷笑,一邊給皇帝寫信,措辭謙卑之極,但是已經在哭訴了,說天氣寒冷,將士們缺乏御寒衣物,所以行軍速度緩慢了一些,但是請皇帝陛下放心,他一定會率領大軍克服千難萬險,早日平息南境叛亂。

        這看上去半個字脅迫都沒有,但已經是在暗暗請皇帝殺敖心了。

        雖然不能親手殺死敖心全家有些遺憾,但敖心全家若被明正典刑,那也是痛快的。

        最好不是斬首,而是腰斬,甚至凌遲。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外面響起了急促的腳步聲。

        傅炎圖眉頭一皺,作死嗎?在本帥的面前竟敢這般走路,發出聲音。

        他統兵是很嚴厲的,所以軍中將士對他非常恐懼,連大聲說話都不敢。

        “大帥,有南境密報。”

        傅炎圖不屑道:“等著,等我寫完信。”

        南境密報?又能有什么事情,不就是叛軍又蔓延了多少州郡了嗎?

        要不就是土人叛軍斬殺了周隆等人?

        這些都是他渴望見到的結果,慌什么慌?

        而外面的心腹則心急如焚,因為密信上的內容完全十萬火急啊。

        但是傅炎圖積威甚重,任何人都不能違逆,就算天塌下來也不例外,他就只能靜靜地站在外面,等傅炎圖寫完信。

        整整一刻鐘后,傅炎圖的信寫完了,用火漆封好,并且蓋上了帥印。

        “加急,送往京城給陛下。”

        “是!”一名斥候立刻將傅炎圖的信放入筒內,背負上身,快步離去,翻身上馬,然后用最快速度送入京城,送到皇帝手中。

        “進來吧!”傅炎圖淡淡道。

        那個心腹這才快步進入,低聲道:“大帥,大事不好,大事不好。”

        傅炎圖上前猛地一個耳光扇過去,直接將那個心腹扇飛了出去。

        因為那個心腹不該說大帥大事不好,大帥和后面幾個字,要相隔得遠一些。

        那個心腹嘴角流血,牙齒松動,趕緊跪下道:“大帥,剛有密信傳來,南境的叛亂平息了!”

        這話一出,傅炎圖渾身猛地一顫,如同被雷擊了一般。

        “不可能,這不可能!”傅炎圖寒聲道:“這是謠言,這是謠言,傳信者何人?膽敢如此造謠?趕緊去抓來拷問。袁天邪何等厲害,整個南境有幾十萬叛軍,怎么可能會平息?誰平息的?”

        心腹到:“密信上說,好像是敖玉平息的。”

        “不可能,更加不可能,他又不是神仙,他只是一個會寫狗屁書的蠢貨而已,一個夸夸其談,紙上談兵的蠢貨而已。”傅炎圖怒道:“就算太陽西出,他也不可能平息叛亂。”

        這個世界上有誰不希望南境叛亂被平息?首當其沖就是傅炎圖,他的兵權,他的榮華富貴,都從這場叛亂來的。

        但傅炎圖死都不能相信,憑借敖玉一個人真的能平息叛亂,就算太陽西出也不可能。

        但是……

        事與愿違,密信一個接著一個傳來,消息漸漸確定了。

        敖玉這廝真的平息了叛亂,這件事情已經板上釘釘了。

        傅炎圖后背一陣陣冰涼,腦袋一陣陣發昏。

        叛亂都已經平息了,那還要他這個征南大都督做什么?

        最關鍵的是這樣一來,敖心就死不了了啊。而且敖玉立下了這么大的功勞,可能會崛起啊。

        打蛇不死,反受其害。

        這次一定要徹底弄死敖心全家的。

        “去,去把所有人都召集過來,事情不能我一個人做,責任不能我一個人擋。”

        “魏國公那邊,林相那邊,二皇子那邊,鎮海王府那邊,所有勢力都要派人過來。”

        “速度要快,要開一個會!”

        ……………………………………

        又一年的除夕來了。

        敖心和妻子,還有全家人都在監獄中度過。

        敖玉依舊在瘋狂趕路。

        傅炎圖的大軍營地,進行了一個隆重而又簡略的過年。

        大太監侯慶,宣讀了皇帝的慰問旨意。

        傅炎圖和廣大將士們一起包餃子,過了一個熱鬧的年。

        然后……他一臉冰冷鉆入了自己的秘密營房之內,方圓幾百米內,不能靠近一個人,否則格殺勿論。

        營房之內,無煙木炭燒得溫暖如春,但是氣氛卻非常凝重冰冷。

        幾方代表都來了。

        林相,魏國公,鎮海王府,二皇子都派來的使者。

        “南境那邊的叛亂平息了,敖玉一個人平息的。”傅炎圖緩緩道:“你們在座的人,背后都代表了某一方勢力。你們也都知道打蛇不死,反受其害的道理。另外未來我如果執掌南境大都護府,你們幾方也都有巨大的利益。”

        “所以現在就該大家使力的時候了,首先我依舊要率領大軍進入南境,成為南境大都護。”

        “其次,更加重要的是,敖玉必須死!敖心也必須死!”

        “有沒有人能聯系到南宮錯?南境叛亂已經平息這個消息,我們不瞞報,但是……延遲幾天送入京城,正月初十才送去,等敖心被斬首了再送去,可以不?”

        “另外,敖玉此時應該在路上,黑冰臺的武士護送,為了最快速度,他們必須不斷換馬。在南境的時候,他們速度會慢一些,所以現在他應該剛剛離開南境不久。而一旦離開南境,黑冰臺的實力就越來越強,所以他們的速度會很快。”

        “查敖玉的蹤跡應該不難吧?”

        在場幾人全部點頭,確實不難。

        傅炎圖道:“殺了他!大家有意見嗎?”

        這話一出,所有人目光一顫,因為現在護送敖玉的可是黑冰臺武士,那意味著想要殺敖玉,必須還要殺護送他的黑冰臺武士。

        鎮海王府史氏家族的人舉起手道:“沒有問題,殺了他!”

        魏國公府代表,曾經敖心的嗣子敖鳴淡淡道:“殺了他之后,我需要大家幫一個忙,敖心死了,但是怒浪侯爵位不能削,我的親生父親要成為新的怒浪侯!”

        林相的代表道:“放心,我們會全力支持。”

        二皇子代表道:“我們也會全力支持。”

        傅炎圖道:“殺了敖玉,大家都同意的話,那就舉手。”

        在場幾方勢力,全部舉手。這群人聯合起來,應該就是大周朝廷最大的勢力集團了。

        文官集團,勛貴軍團,鎮海王府,二皇子勢力。

        傅炎圖道:“殺敖玉的刺客,一定要特殊,而且要武功絕頂,一擊必殺!”

        所有人目光都望向了二皇子代表,因為當時就是二皇子找來的刺客,擋著很多高手的面,刺傷了大贏帝國四皇子贏佉,進而扭轉了戰局。

        不對,應該說是二皇子請來的刺客!那刺客非常超然,不是二皇子的人。

        二皇子代表沉默,但這個時候沉默就代表了態度。

        …………………………………………

        正月初一!

        云中鶴在幾十名黑冰臺武士的護送下,不斷馳騁。

        為了保密,他們不斷變幻路徑,就是為了不讓人掌握行蹤。盡管這樣可能會走一些冤枉路,而且換馬也不大方便。

        但是為了安全,不得不這樣做。

        此時,他們剛剛進入蒼南行省境內,距離京城還有四千多里,距離正月初九還有八天,時間上還是來得及的。

        因為距離京城越近,黑冰臺的實力就越大,他們的速度也就越快,按照這樣下去,正月初七就能趕到京城,這樣當然是需要二十四小時不斷趕路。

        快,快,快!

        駕,駕,駕!

        前面就是一道峽谷,幾十名黑冰臺武士本能地緊張了起來,便和云中鶴靠近了一些,盡可能將他完全包裹保護起來。

        剛剛進入峽谷之內,立刻便有黑冰臺的騎士不斷加入。

        這里是替換地點,因為二十四小時趕路實在太累了,所以一路上黑冰臺武士必須不斷替換。

        至少此時,保護云中鶴的黑冰臺武士超過了一百多人。

        這道峽谷很長,差不多有二里長。

        一百多名騎士,全身警戒,隨時準備戰斗,而且不斷變幻隊伍。

        云中鶴和他們穿著一樣的衣衫,這樣就算有刺客,也一下子很難從中找到云中鶴。

        當然此時云中鶴比較胖,體形很明顯。所以保護他的黑冰臺武士,也都穿著寬大的衣衫。

        這道峽谷終于要走完了。

        一百多名黑冰臺武士不由得稍稍松了一口氣。

        這個危險的峽谷,總算是過去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空氣中一陣冷幽的香味。

        瞬間,一個絕美無雙的身影出現在峽谷的入口處,背對著眾人,手中拿著一支劍。

        真正的絕美無雙,讓人想要用一句話形容: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

        “有刺客,有刺客……”

        “保護目標,保護目標……”

        黑冰臺武士立刻驚呼,然后飛快變幻陣型,前面二十幾名武士拔劍,朝著那個刺客沖了過去。

        與此同時,幾十名黑冰臺武士手中強弩爆射。

        箭雨一波又一波,朝著那個刺客狂射而去。

        然而……她擋都不擋,甚至也沒有回頭。

        “砰……”

        那些利箭距離她身體還有半尺的地方,直接被彈飛了,就仿佛有一層能量罩一般。

        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

        這,這武功逆天拉。

        完全靠真氣彈飛所有的箭矢?

        這完全是宗師級的頂尖高手啊,這樣的人做什么刺客啊?

        而且看她的背影,絕妙無雙,完全的魔鬼身材。

        不用看面孔,也知道是絕色佳人,這樣的人為何要做刺客啊?

        唯獨云中鶴看到這個背影,瞬間有些完全驚呆了。

        因為……太,太熟悉了。

        此時,黑冰臺十幾名武士拔劍已經沖了上去,朝著那個絕色女子刺去。

        那個女子依舊沒有回頭,手中劍輕輕一劃。

        劍芒飄逸而犀利,在空中劃過一道奪目的光華。

        瞬間而逝!

        僅僅一劍,僅僅不到半秒鐘。

        十幾名黑冰臺高手,全部定格,一動不動。

        片刻之后,他們的身體從中斷裂,鮮血狂噴,到底死去。

        這絕色女子的武功,太逆天了啊。

        僅僅一劍,幾乎完全看不清楚,十幾名黑冰臺高手全部死絕了。

        半招就秒殺了十幾名高手。

        這樣的武功,云中鶴見所未見,聞所未聞。一百多名黑冰臺高手也保護不了他,這個女子想要殺他云中鶴,完全不費灰灰之力吧。

        而就在此時,這個女子微微側過臉蛋,驚鴻一瞥,絕美無雙。

        唯有云中鶴內心劇震,幾乎脫口而出。

        “月亮!”

        井中月?!

        ………………………………

        注:第一更送上,恩公們月票莫要留了,投給糕點吧!糕點繼續拼到底,只求你們給一點點鼓勵。

真人捕鱼比赛多种电玩 中国大概有多少人炒股 新疆11选5时时彩网 广西快3每天开奖时间 湖北11选五走势图 - 百度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查询r一上海 贵州快三形态走势图 黑龙江11选5前三组遗漏 北京快乐8开奖软件 新疆11选5一天多少期 000157股票分析 湖南快乐十分五个数最大遗漏 幸运农场玩法 幸运赛车历史开奖结果 安徽11选五直选最大遗漏 快3开奖结果河北今 北京pk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