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史上第一密探在線閱讀 - 第169章:狂虐段鶯鶯!云中鶴休妻!

第169章:狂虐段鶯鶯!云中鶴休妻!

        段鶯鶯頓時要瘋了,如果換在平時,她能夠拍死一百個敖玉。

        雖然她以才女著稱,但畢竟是勛貴家族的千金,從小就開始練武,雖然武功算不上絕高,但但打敖玉完全是綽綽有余。

        然而現在,她全身都仿佛被麻痹了一般,完全無法動彈。

        “敖玉,你若是敢動我一下,我保證殺光你全家。”段鶯鶯寒聲道。

        云中鶴嘿嘿一笑,溫柔笑道:“娘子莫氣,娘子莫氣,你我夫妻床頭吵架床尾和,不必如此緊張的。”

        然后,他倒了一杯酒,柔聲道:“來,來,來,娘子,我們來喝交杯酒。”

        就這樣,他將一杯酒灌入段鶯鶯口中。

        喝下酒之后,段鶯鶯頓時變得飄飄起來。

        整個人的神智漸漸變得迷離起來,仿佛所有的事情都發生在九霄云外一般。

        接著,神智越來越模糊,越來越模糊。

        什么都不知道了。

        ………………

        不知道過了多久,段鶯鶯再一次清醒了過來。

        頓時她的淚水滑落下來,她能夠感覺到,自己的清白已經不在了。

        “敖玉,我就當時被狗咬了一口,你給我記住,我們一定會讓你付出代價。”

        “我會讓你敖氏全家死絕,全家死絕。”

        云中鶴笑瞇瞇地沒有說話,而是在調某種顏料,而且邊上還擺著一排針。

        “你,你要做什么?”段鶯鶯顫抖道。

        云中鶴道:“娘子,我當然是要給我們的感情留下一些紀念啊。”

        “什么紀念?”段鶯鶯寒聲道。

        云中鶴道:“我要在你身上紋一首詩,你也知道我是新科解元,我的學問很高很高的,我要為你寫一首絕世好詩。”

        “你敢,你敢……”段鶯鶯顫抖著淚水狂涌。

        “娘子,莫哭,莫哭,你這一哭,我心都要碎了啊。”云中鶴又倒了一杯酒,喂進了段鶯鶯嘴里。

        很快,段鶯鶯又失去了所有的神智。

        緊接著,又是一陣密集的劇痛,針扎一般。

        ……………………

        又不知道過了多久。

        段鶯鶯又醒了過來,但此時已經不在洞房之內了,而且躺在玉水河邊的草叢里。

        努力地爬起來,只覺得頭痛欲裂,全身的骨頭也仿佛要村村斷裂一般。

        身上的衣衫穿得好好的,非常完整,就仿佛昨天晚上發生的一切只是一場噩夢一般。

        或許真的是噩夢吧。

        因為在段鶯鶯的大腦里面,只有一些支離破碎的碎片了,仿佛記不大清楚了。

        那種感覺就真的仿佛是夢醒時分。

        “小姐,小姐……”

        片刻后,不遠處傳來了一陣陣呼喊聲。

        “我……我在這里。”段鶯鶯道,但是發現喉嚨卻沙啞得發不出聲音了。

        片刻之后,魏國公府的武士終于發現了段鶯鶯。

        “小姐在這里,小姐在這里。”頓時他們沖了過來。

        “快,快去找幾個女武士過來。”

        過一會兒后,魏國公府的女武士跑了過來,小心翼翼地將段鶯鶯抱起來,放進轎子里面。

        “小姐,昨天晚上發生了什么啊?”女保鏢趕緊問道。

        段鶯鶯沙啞道:“沒有什么,我們過橋的時候,玉水橋年久失修,直接坍塌了,我就被水沖走了,用盡了所有力氣,我從河中爬到了岸上,然后就昏厥過去了。”

        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段鶯鶯當然是不會說的,而且她還覺得這或許只是一場噩夢而已,根本就不是真實的。

        ………………………………

        回到房間之后。

        段鶯鶯第一時間沐浴,然后站在鏡子面前。

        然后渾身冰涼,仿佛被雷擊了一般。

        昨天晚上發生的一切都是真的,不是噩夢,因為她清清楚楚看到自己的身上紋著一首歪詩。

        有借有還,再借不難。吾與敖鳴,共享鶯鶯。

        這就是敖玉在她身上的紋身,前后都有。

        前面是楷書,后面是行書。

        這一首歪詩,何其惡毒啊?

        敖鳴如果見到了紋在她身上的這首詩,會是何等感想?

        段鶯鶯渾身冰涼,沒有一點點溫度。

        足足好一會兒,她猛地去拿過匕首過來,就要切去皮肉,把這紋身給挖掉。

        但是……

        鼓起了很多次勇氣,都完全下不了手。

        而此時,外面傳來了她母親,也就是魏國公夫人的聲音。

        “鶯鶯,怎么了?你沒事吧?”

        段鶯鶯顫抖道:“沒,沒事。母親,我沒事。”

        這件事情她不能讓任何人知道,任何人!

        雖然她還沒有想到法子,但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她被玷污了,也不能讓人知道她的身體被紋了一首惡毒之極的歪詩。

        否則,她這一生就完了。

        ……………………

        怒浪侯爵府內。

        小絮侍女道:“少爺,段鶯鶯不美嗎?”

        “美啊!”云中鶴道。

        小絮侍女道:“段鶯鶯身材不好嗎?”

        “好啊。”云中鶴道。

        小絮侍女道:“那你為何不真的禍害玷污她呢?她和你拜過天地了,是你的妻子,你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正常的啊。”

        云中鶴道:“我是要報復她,而不是要玷污她,另外我可不想在你心目中留下一個壞形象,不想讓你覺得我是一個禽獸。”

        小絮道:“哼,我看你是禽獸不如。”

        …………………………

        當天中午!

        江州城大街小巷上,又貼了新東西,整整幾千份都不止。

        上面的內容,通俗易懂。

        首先上面是段鶯鶯的畫像,雖然線條比較簡單,但別說還真是挺像的。

        然后,便是大大的兩個字:休書。

        段鶯鶯長相刻薄,有克父克父克母之相,所以我正式將她休棄。

        怒浪侯絕府:敖玉。

        這樣的休書,真的貼遍了每一個角落,甚至連貢院的墻上都有。

        稍稍的驚愕之后,江州太守府立刻行動起來,派遣上百名衙役,到處去撕這份休書。

        但沒有用了。

        這封休書已經貼遍了全城,無數人都會背下來了。

        當然了,昨天晚上段鶯鶯當場詛咒敖玉和敖心早死,惡毒之極。

        這一點上千人見到了,也完全流傳了出來。

        但是江州百萬民眾沒有看到啊,只是聽說了。所以在他們的印象中,敖玉先是想盡一切辦法把段鶯鶯娶到手,第二天就休掉了。

        這簡直太狠了啊!

        無論如何,這段鶯鶯都盯著一個被休棄的名聲。

        而且云中鶴還把休書貼遍了大街小巷,這里面有一句話,實在是太直白了,也太有沖擊力了,讓人一下子就背了下來。

        克夫克父克母。

        三克啊!

        那從今段鶯鶯是不是要改名為段三克了。

        相信不久之后,這個段三克的名聲就會傳遍整個滄浪行省,甚至是整個南周帝國。

        …………………………………………

        魏國公府內,魏國公段弼幾乎都要氣炸了。

        太毒了,敖玉這個狗東西太毒了。

        昨天晚上玉水橋坍塌,使得魏國公府折損了幾十名武士。

        今天敖玉又當眾貼出了休書。

        民眾只喜歡看熱鬧,他們不會在乎真相,就只是記住了克夫克父克母。

        然后段三克這個外號會伴隨段鶯鶯一生的,被幾百萬人重復幾千萬遍之后,不管段鶯鶯是不是真的有克夫克父之相,都會被認為是的。

        還不僅如此,接下來所有人望向段弼的目光也會非常奇怪。

        總會覺得:咦,魏國公您還活著呢?還沒有被克死啊?大概快了吧。

        這太不吉利了。

        “砰砰砰砰……”

        魏國公府內的無數東西,又被砸了。

        然后段弼直接下令,集結國公府武士,要沖去怒浪侯爵府,把敖玉抓出來,打個半死,把整個怒浪侯爵府都給砸了。

        但是很快,魏國公段弼就被阻止了。

        被江州太守尉遲端阻止了。

        “息怒,息怒,國公爺息怒啊。”

        段弼怒吼道:“我怎么息怒啊?我被人這么羞辱?如果不報復,那整個天下豈不是看輕了我魏國公府,都覺得我軟弱可欺了嗎?”

        太守尉遲端道:“國公大人啊,我們那邊的計劃已經啟動了,正把敖心父子推上斷頭臺,如今正處在關鍵時刻,如果您帶兵去砸掉怒浪侯爵府,豈不是破壞了我們的節奏?”

        “誰的節奏?”魏國公問道。

        尉遲端道:“當然是林相的節奏。”

        魏國公段弼道:“我知道,如今御史臺和文官正在瘋狂攻擊敖心,他或許馬上就要被罷官了。但是誰都知道,他這是在為皇帝陛下背黑鍋。”

        “沒錯。”

        段弼道:“所以皇帝陛下就算表面上懲治敖心再狠,也不可能會真的殺了他,頂多拘禁個幾年,之后還是要放出來的。在皇帝心中,未來和大贏帝國的傾國之戰,還是少不得敖心的。”

        “對!”

        段弼道:“只要皇帝陛下不殺敖心,他就不會死。”

        “對!”

        段弼道:“而且林相和敖心并沒有深仇大恨,為何一定要殺敖心?難道是為了他的弟子出氣嗎?”

        “怎么可能?”尉遲端道:“恩相未來是要執掌內閣的,怎么可能會為了私怨,更不可能會為了給弟子出氣,去殺一個驃騎大將軍。他要殺敖心,只能是因為利益,天大的利益。”

        段弼瞇起眼睛道:“兵權?”

        尉遲端道:“我什么都沒有說。”

        段弼明白,文官集團已經不滿足現有的利益了。

        敖心是驃騎大將軍,是勛貴集團的旗幟。他只要不死,未來一定會起復的。

        別看敖心現在挺慘,一旦等到傾國大戰爆發,他執掌兵權,那就嚇人了。任何人膽敢阻撓戰事,膽敢破壞戰局,他就會拿出尚方寶劍殺之。

        當年南征的時候,有多少人死在敖心的手中。

        有勛貴集團,有走私商人,有糧商,也有士大夫家族。

        當然了,敖心鐵面無私,從來不會公報私仇,更不會公器私用。

        但是換一個大帥,那就未必了。

        未來的傾國之戰,那是幾十萬大軍級別的,屆時國戰高于一切,統兵大帥在國戰的旗幟下,權力何等巨大?

        簡直是遇神殺神,遇佛殺佛,

        所以文官集團肯定是看中另外一個人了,并且要將他扶上驃騎大將軍的位置,要讓他成為帝國大軍的新統帥。

        原本對于林相來說,最好的結果就是敖心下臺,敖鳴成為怒浪侯世子。

        接下來敖心非正常死亡,敖鳴繼承怒浪侯爵位。

        也就是說,敖心要死,但是怒浪侯爵位保留。

        那樣的話,敖心的罪名就不能太大。

        但是現在,敖鳴已經失去了怒浪侯爵位的繼承權了,那殺敖心,完全就可以弄得轟轟烈烈了。

        魏國公段弼道:“皇帝陛下無論如何都不會殺敖心的,甚至還會儀為臂膀,除非……”

        尉遲端神秘一笑。

        沒錯,皇帝陛下很聰明,當然知道誰掌握軍隊是最可靠的。

        但如果觸犯到了他的逆鱗,那誰都要死,就算是他的親兒子也要死,更何況是敖心呢。

        魏國公段弼明白了,林相一方心狠手辣,要做的就是那個除非。

        就是要讓人去觸碰皇帝的逆鱗,到那個時候,就算有十個敖心,也直接被殺了,敖玉也不例外。

        太守尉遲端道:“所以,國公千萬不要打亂弄死敖心的節奏啊。”

        魏國公道:“可是這一口氣,真的很難忍下,敖玉小兒如此羞辱鶯鶯,如此羞辱我段氏,實在是難以忍受。”

        太守尉遲端道:“對于一個馬上要抄家滅族的人,您又何必計較這么一時呢?到時候將他千刀萬剮就行了。”

        魏國公道:“行吧!為了大局,我暫時忍一個這個孽畜。但是他一定要死,敖心也一定要死。”

        太守尉遲端道:“放心,林相出手,絕不落空。”

        …………………………………………

        云中鶴狠狠打了魏國公府一個耳光,但是為了大局,為了不破壞林相的進攻節奏,段弼公爵決定忍下來。

        但沒有沒有想到,云中鶴又狠狠打了另外一個耳光。

        他好像擔心破壞段鶯鶯的名聲還不夠徹底,馬上用了第二招。

        大街小巷的休書剛剛撕完,敖玉的另外一本書就上市了。

        天一書局發行的,名字叫《東廂記》。

        這又是一個話本,印刷的無比精美,關鍵封面是一個大美人,無比的逼真啊,就仿佛真人印上去的一般。

        而且封面的這個人,看上去真是有些熟悉啊,和段熒熒真是很相似呢。

        敖玉的這本新書一發行,立刻火爆全城,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哄搶。

        因為這是《石頭記》作者的新書,新科解元的新書。

        很多人迫不及待買了之后,立刻閱讀起來。

        真是巧了,這本書的女主角叫崔熒熒,和段鶯鶯的名字好像啊。

        所有人都覺得,敖玉肯定會把女主角崔熒熒極盡丑化,敗壞她的名聲,會把她塑造成為一個人盡可夫的女子。

        但沒有想到,完全沒有啊。

        相反書中的崔熒熒非常可愛,不但是一個才女,而且對愛情非常忠貞。

        她是一個貴族之女,金枝玉葉,而且琴棋書畫,無所不能。

        而且,他還和另外一個貴族公子訂婚了,而且還是侯爵之子,名字叫鄭玉。

        她是一個才女,但偏偏她未婚夫卻是一個癡呆兒,不學無術,蠢肥癡傻。

        看到這里,所有人驚愕了。

        敖玉公子啊,你自黑起來還真下得了手啊。

        有一天,崔熒熒去拜佛,遭到了叛軍圍寺廟,叛軍首領把他奪走,還想要玷污她的清白。

        而在這個時候,文武雙全的才子張端鳴英雄救美,救出了崔熒熒。

        于是,兩個人暗生情愫,私定終身。

        但是崔熒熒和侯爵之子鄭玉已經有婚約了啊,她的父母大肆阻撓,逼著崔熒熒嫁給鄭玉。

        張端鳴雖然是一個才子,但是家世沒落,無權無勢的,哪里比得上鄭玉的家世啊?

        幾經波折,在紅娘的幫助下,熒熒終于至張端鳴住處私會。

        崔母覺察跡象,硬生生要拆散二人。崔熒熒為了愛情,勇敢以死相逼。崔母勉強答應了婚事,卻又以門第為由,令張端鳴立即上京應試。十里長亭送別之后,張生到京考中狀元。

        崔熒熒在家中,等待張生來迎娶。但是未婚夫鄭玉卻謊城張端鳴在京城已經另娶了豪門閨女,拋棄了崔熒熒。崔母再一次逼熒熒嫁給鄭玉。

        崔熒熒專一貞烈,在和鄭玉拜堂成親之前,懸梁自盡。

        正在生死光頭,張端鳴沖了進來,救下了熒熒。

        兩個人勇敢站在所有人的面前,當眾拜堂成親,有情人終成眷屬。

        而崔熒熒的未婚夫鄭玉,黯然銷魂,徹底消失得無影無蹤。有人說他瘋了,有人說他死了,有人說他出家了。

        從此,張端鳴和崔熒熒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全書完。

        所有人看完之后,頓時懵逼了。

        有沒有搞錯啊,敖玉公子?這本書究竟是你寫的,還是敖鳴寫的啊?

        那里面的鄭玉就是你敖玉吧,那里面的張端鳴就是敖鳴吧,你竟然寫這對男女有情人終成眷屬,而你自己卻瘋癲出家?

        你究竟是在黑段熒熒,還是在歌頌她?

        在這本書里面,熒熒感情專一,勇敢大膽,為了愛情愿意付出生命。

        這本書里面的張端鳴,才華橫溢,有勇有謀。

        唯獨鄭玉,雖然癡愛熒熒,但是不學無術,又肥又蠢又傻。

        當然了,這本書寫得其實好,每一個人物都活靈活現,劇情扣人心弦。

        雖然達不到《石頭記》的高度,但也是一本杰作。

        可是為什么啊?敖玉公子你寫了一本書專門歌頌敖玉和段熒熒的愛情嗎?

        不過有眼尖的讀者發現了。

        書的最后一頁是空白的,但仿佛隱隱有字跡啊,卻又看不清楚。

        那火輕輕一烤。

        最后一頁的字跡出現了。

        一個月后,崔熒熒得了花柳。

        然后,張端鳴和崔母也得了。

        五個月后,崔熒熒,張端鳴,崔母,崔國公俱慘死。

        原來這最后隱藏的一頁,才是真正的結局啊。

        不過為什么啊?為什么會出現如此驚悚的結局啊?

        崔熒熒和張端鳴不是有情人終成眷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嗎?

        然后很多人趕緊去翻前面的內容,頓時發現了毛骨悚然的真相。

        崔熒熒雖然出身于國公府,但是家世已經敗落了,空有爵位,外強中空了。

        所以,她就經常去偶遇那些即將進京趕考的書生,每一個都私定終身,而張端鳴是第十九個。

        當然了,最終他中狀元了,崔熒熒投機成功了。

        但是因為私定終身太多次了,所以她才得了花柳。

        不過為何國公夫人也會有啊?

        這里面有一個魔鬼細節,那就是熒熒有一天在窗戶中仿佛看到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很像是張端鳴,仿佛是從她母親后院離開的。

        當然啊,這些細節都是一筆帶過的。

        包括女主角和許多上京趕考的書生偶遇,私定終身的劇情,都寫得非常隱晦。

        最明顯的就是女主角會去上墳,而這些墳的墓碑上都沒有寫名字,而且每一次去上墳,都可能會多一座新墳。

        原來,那些私定終身的書生沒有中進士,凄慘落第了。但依舊回來要和崔熒熒成婚,結果全部被殺人滅口了,成為了無碑之墳。

        而隱藏結局的最后,她的前未婚夫鄭玉來到崔熒熒的墳前道:“你克夫克父克母克全家,謝謝的不克之恩。”

        看完這個隱藏結局之后。

        所有人頓時炸了。

        太牛逼了,神作啊!

        這個世界的人還從來沒有受過這種超級反轉小說的洗禮,簡直頂禮膜拜啊。

        這本書簡直是驚天地泣鬼神啊。

        本以為是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沒有想到竟然是懸疑小說。

        而且還是讓人毛骨悚然的恐怖驚悚小說。

        比如崔熒熒的毛筆竟然是那些書生人骨做的,而筆毫竟然是他們的毛發做的。

        又比如,她和張端鳴幽會的時候,共同點燈看書,好不浪漫啊。

        張端鳴當時就奇怪,為何這燈火竟然如此奇怪,帶有綠色的啊。

        原來這燈油是尸油,點燃的是鬼火。

        這種魔鬼細節,非常非常隱晦,但是卻很多很多。

        但是之前根本看不出來的啊,讀者們能夠看到的,就只有一對男女對愛情的勇敢追求,對愛情的專一忠貞。

        所以一夜之間。

        江州書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精神洗禮。

        他們又何嘗沒有做過這樣的美夢呢?有貴族千金看中他們的才華,和他們私定終身,并且送上了盤纏,送他們上京趕考。

        等高中狀元之后,他們衣錦還鄉,和美人成親,成就一段佳話。

        但是敖玉公子的這本新書,簡直就是最毒的毒雞湯,直接把他們驚得毛骨悚然。

        “真不愧是解元啊。”

        “敖玉公子太牛逼了,太神了啊。這本奇書,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啊。”

        “本來以為《石頭記》之后,敖玉公子就再也寫不出更好的話本了,沒有想到另辟蹊徑,寫出了又一本驚世之作。”

        “從今以后,我便是敖玉公子的門下走狗。”

        這本《東廂記》一出,整個江州所有讀書人,全部獻上了自己的膝蓋。

        就算不識字的人,聽到這個故事之后,也頓時頂禮膜拜。

        太牛逼了啊。

        最后一頁驚天大逆轉啊。

        只不過從今以后,段鶯鶯的名聲就更響了,克夫克父克全家。

        而且有人還神經兮兮地推測,敖鳴是不是真的和魏國公夫人有一腿啊?

        無數讀書人,都覺得自己從這本書中找到了現實中的真相。

        …………………………………………

        魏國公府內。

        段鶯鶯看到了這本書后,直接就要吐血,昏死過去。

        敖玉,太惡毒了啊。

        你的攻擊,一波接著一波啊,一波比一波惡毒啊。

        偏偏這本書又寫得如此之好,絕對的驚世之作,前所未有。

        如果女主角不是她自己的話,段鶯鶯也絕對會拍案叫絕的。

        最后一頁驚人大逆轉不算,前面二十幾萬字,埋藏了不知道多少可怕的細節。

        第一遍看只是覺得有些奇怪,不知道為何,看著感人的愛情故事,卻覺得全身發毛的感覺。

        第二遍再看的時候,這才發現如此恐怖。

        真是神作啊。

        但也正是如此,從此以后他段鶯鶯要身敗名裂了。

        這本書太出色了,太驚悚了,一定會傳遍天下的。

        甚至在某一個時間段內,這本書會比《石頭記》更加火爆,更加大紅大紫,因為對于這個世界來說,這種書太新穎了,太恐怖了。

        而他段鶯鶯的名聲,要被毀遍天下了。

        跳進天江也洗不清了,甚至整個魏國公府也要臭名昭著了。

        …………………………………………

        魏國公看完這本書后,簡直要瘋了。

        “抓起來,把敖玉抓起來。”

        “去把所有書店給我砸了,把天一書局給我砸了。”

        “把這本書禁了,禁了!”

        魏國公段弼真的要吐血了,他的文化不高,但是也知道這本書寫得太好了,太離奇了。

        一定會徹底火爆整個天下的。

        那他魏國公府的名聲就徹底完了。

        盡管書中根本沒有說這是魏國公府,但所有人都能看出來。

        太守尉遲端嘆息道:“國公啊,這本書已經賣出去幾萬本了,接下來就有無數的盜印書。根本禁不掉了,而且越禁越火的。你能在大周境內把它禁掉,那大贏帝國呢?大夏帝國呢?這本書太神了,一定會在最短時間內,火爆天下的。”

        接著,尉遲端道:“真是蛇咬一口,入骨三分,這個敖玉實在是太毒了,太毒了。”

        魏國公段弼怒吼道:“你們不是說要殺敖心,殺敖玉的嗎?要等到什么時候啊?要等到什么時候啊?”

        而就在此時!

        外面一個人沖了進來,是太守府的主簿。

        “太守大人,太守大人。”

        “欽差大人來了,欽差大人來了,您快回去接旨吧!”

        太守尉遲端大喜道:“國公,成了,成了!敖心死定了,敖玉也死定了。”

        然后,他快速離開了國公府。

        “準備人馬,準備軍隊,抄家怒浪侯爵府!”

        “國公,準備一下,怒浪侯爵府要被抄家滅族了。”

        ……………………………………

        怒浪侯爵府內。

        云中鶴全身的細胞都興奮起來,全身汗毛都豎起來了。

        來了,關鍵時刻要來了。

        他要引爆這個驚天的炸彈了。

        他倒是要看看,這次會有多少人在他的詭計中粉身碎骨,灰飛煙滅。

        就在這個時候!

        外面忽然傳來了家將的驚呼聲。

        “少爺,大事不好了,我們怒浪侯爵府被包圍了,被太守府的官兵包圍了!”

        果然,太守尉遲端帶著幾千兵馬,浩浩蕩蕩沖到怒浪侯府面前。

        “抄家怒浪侯府!”

        “膽敢阻撓者,格殺勿論!”

        隨著太守尉遲端一聲令下,幾千兵馬如狼似虎一般,沖入了怒浪侯爵府之內。

        …………………………………………

        京城皇宮之內!

        萬允皇帝正在看書,敖玉的新書《東廂記》。

        他不允許任何人劇透,自己要熬夜看完。

        看完之后,皇帝也有些疑惑?敖玉為何要寫這本書啊?歌頌敖鳴和段鶯鶯的愛情故事嗎?

        沒有理由啊。

        這樣寫得雖然好,但也只是好而已,談不上外面的評價,配不上驚世之作啊。

        緊接著,萬允皇帝也發現了最后一頁是空白的,上面隱隱有字跡。

        “用火烤一下,最后一頁,就會顯露出最后的真正結局。”大太監侯正小心翼翼提醒道。

        萬允皇帝照辦,果然看到了最后的隱藏結局。

        瞬間……他也毛骨悚然,頭皮發麻。

        太,太驚艷了。

        真不愧被稱作是驚世駭俗之作啊!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依舊兩更一萬五,真的急需兄弟們的月票和支持,激勵一下我低沉的內心,無比拜謝大家。

真人捕鱼比赛多种电玩 浙江20选5app 11选五5开奖结果,吉林 辽宁体彩十一选五 福建31选7开奖查询 快乐10分助手app下载 中国十大著名股评师 4887王中王鉄算盘开奖结果b 小说 在线股票配资平台 排列五位数开奖结果 昨天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时时彩作弊神器软件 理财产品投哪个好 湖北快三专家预测号码 明日股市利好消息 陕西快乐十分钟技巧 云南时时彩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