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史上第一密探在線閱讀 - 第166章:敖鳴認輸!云中鶴逼婚!

第166章:敖鳴認輸!云中鶴逼婚!

        滄浪行省鄉試的舞弊案,就這么轟轟烈烈地開始,然后無聲無息的平息了。

        留給無數人的只有無盡的遐想。

        民眾是一種非常空虛的群體,對于任何事情,都需要有一個圓滿的高潮結尾。

        絕對不能虎頭蛇尾。

        而這一場科舉舞弊案,就是典型的虎頭蛇尾。

        大家期待的就是一場驚天的大案,你現在忽然告訴我,沒有舞弊了?

        這不行?我們不滿意,這里面肯定有陰謀。

        這就相當于我褲子都脫下來了,你就讓我看這個?我要的大戲呢?

        但是幸好,他們還是等來了高潮。

        月旦評十三名士的人頭,足夠讓你們嗨了嗎?足夠滿足你們八卦的心靈嗎?

        足夠了,足夠了。

        對于江州城的百萬民眾來說,最重要的是一定要有一個壞人BOSS。

        這一場陰謀,一定要有一個大BOSS。

        甭管這個BOSS是誰?但一定需要有。

        敖玉和敖心沒有成為這一場科舉舞弊案的反派大BOSS,月旦評十三名士成為了這個大反派。

        這也就圓滿了。

        人們愿意接受,也愿意相信。

        反正這個陰謀也足夠大,結果也足夠震撼,全部五馬分尸。

        但所有人想起來了啊。

        這一場大戲的主要角色,不僅僅是月旦評十三名士吧?

        還有敖鳴公子,還有魏國公府?

        千萬不能忘記這一點啊,于是無數的人群,再一次涌向了魏國公府,涌向了敖府。

        ……………………

        魏國公府內。

        敖亭,敖景,魏國公段弼,小公爺,段鶯鶯,魏國公夫人,老夫人,全部靜靜無聲。

        太守尉遲端已經不敢來了,因為他已經被嚇壞了。

        在這場舞弊案中,太守尉遲端的態度是有些出格的,他言語中的指向性太強了。

        你說相信官府一定會調查真相,還給大家一個公道,這并沒有什么。

        但是你說不管舞弊的人是誰,不管他身份有多高,都一定要追究到底。

        這是什么意思?現在真相大白了,并沒有什么舞弊,一切都是月旦評組織陰謀。

        太守大人你當時的話口口聲聲指向了有舞弊?

        怎么回事,你和月旦評十三名士是不是一伙的?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啊?”敖鳴輕輕一聲嘆息。

        這句話本是一句好話,但此時從敖鳴口中說出來,卻顯得尤其冷酷,甚至是怨恨。

        幾天之前,民意還在他們手中,覆雨翻云,眼看就要將敖玉徹底拍死了。

        但轉眼之間,民意就瞬間逆轉了,掌握民意的就變成了敖玉一方,月旦評組織反而被活生生拍死了。

        敖鳴不知道炸彈這個詞,否則他會說民意如同炸彈一般。玩好了,能夠把敵人炸得粉身碎骨。但稍有不慎,自己就粉身碎骨了。

        所以,他真正想說的大概是:人心似水,民動如煙。

        關鍵是接下來怎么辦?

        如今外面還有幾千人圍在國公府外面呢,等著敖玉表態,等著段鶯鶯表態呢。

        之前你們可是簽訂了契約的。

        一旦敖玉奪得鄉試前三名,敖鳴就自動放棄所有繼承權。

        魏國公府就要把段鶯鶯嫁給敖玉。

        眾目睽睽下,萬人見證。

        “現在的問題是,民眾已經玩上癮了,真迫不及待地替我們黨同伐異。”敖鳴道:“既然月旦評十三名士成為了大反派,那他們也蠢蠢欲動要把我們也劃過去。”

        小公爺道:“那怎么辦?我們現在就表態?”

        敖鳴道:“不,不急。人心很賤,不能太快滿足他們。不是三天之后,月旦評十三名士才被車裂嗎?在那之前,民眾都有一個巨大的期待在支撐著,他們都等著車裂的一瞬間,在這之前他們還是能夠忍得住的。”

        “民眾又充滿了惻隱之心,他們以為自己很渴望車裂,渴望壞人得到懲處。但是月旦評是一個名士被車裂的瞬間,還是會徹底震到他們,甚至會嚇到他們。”

        “人往往容易原諒死者,口口聲聲死者為大,所以車裂的瞬間,所有的罪過也就煙消云散了,我們就算要表態,也要在車裂之后再表態。”

        小公爺道:“表態?怎么表態?難道你就這么心甘情愿放棄怒浪侯爵位嗎?”

        敖鳴淡淡道:“小公爺,戰場已經變了。我已經連輸了兩場了,若還想要爭奪什么怒浪侯爵位,會身敗名裂的。”

        段鶯鶯道:“這次所謂的科舉舞弊案,我們也有參與,皇帝陛下會動我們嗎?”

        敖鳴道:“等著吧,看皇帝陛下有沒有旨意給尉遲端,具體是什么旨意?然后看林相的指示,我們該如何表態,就看林相的意志。”

        ……………………

        京城,一間密室之內。

        三個人靜靜坐在那里,一個是林相,一個是二皇子,另外是一個須發全白的老者,他便是名士杜晦,京城月旦評的掌舵者。

        “我們月旦評在江州的那十三個人可以死,皇帝陛下要震懾所有人,我們已經被震懾到了。”杜晦淡淡道:“接下來就請二皇子和林相救命啊,給我們一條活路吧。”

        他明明說的是哀求之語,但是態度卻非常冷淡,甚至是傲慢。

        二皇子笑道:“杜先生言重了,言重了。”

        林相道:“杜先生,此事可大可小,所以接下來,還請你們謹言慎行了。”

        杜晦道:“人為刀俎,我為魚肉,接下來我們會縮著脖子的,話都不敢說半句。”

        林相道:“非常時期,還請見諒。”

        什么是非常時期,大贏帝國和南周帝國的談判正式破裂了。

        接下來,大贏帝國就要公開宣布占領無主之地,甚至直接把無主之地劃為大贏帝國行省了。

        這樣一來,去年的那一場大戰,就又要掀起了驚天的狂瀾。

        到那個時候,這一戰的勝負就要有一個定論了。

        說破天去,都是失敗,而且是巨大的失敗。

        南周帝國這么一個強大的帝國,過去在太上皇統治下,執行南下戰略,完全是從勝利走向勝利。

        如今萬允帝上位了,執行了北上戰略,結果造詣了如此大敗。

        這會造成何等巨大的輿論?

        民意會如何沸騰?

        而月旦評組織,掌握著天下許多輿論權。

        所以此時在江州,鄉試科舉是天大的事情,但是放在整個南周帝國,敖鳴和敖玉爭奪繼承人之事,完全是微不足道。

        也是靠近皇宮,氣息就越是凝重,因為這里就是暴風眼。

        大變將臨。

        所有人都要為即將到來的輿論劇變,做好一切準備。

        如果應對得好,僅僅只是一個小小的輿論風暴。

        如果應對不當的話,那就會是一個驚天的政治風暴,不知道會有多少人粉身碎骨。

        所以此時京城的所有大員,幾乎全部屏住了呼吸,等待這一場風暴的到來。

        但是在江州,所有人感知就遲鈍了許多。

        這就如同2008年的經濟危機,作為暴風眼的華爾街,其實在幾個月前就已經預知了,并且做好了一切準備。

        在最壞的局面下,做好了最妥善的打算。

        然后再猛地引爆這場經濟危機。

        而絕大部分的普通民眾,則需要等到電視上宣布雷曼兄弟破產,N多專家公開宣布經濟危機來了,他們才知道經濟危機到來。

        而此時南周帝國要面臨的則是一場巨大的政治危機。

        而且這場政治危機因為贏佉的被俘,已經延長了半年,但終究還是要爆發的。

        南周朝廷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把這場政治危機,從硬著陸變成一場軟著陸。

        也就是說用屁股著地,千萬不能是腦袋著地。

        那什么是軟著陸呢?

        戰敗的責任到大皇子周離為止,那就是軟著陸,因為這些人都是皇帝陛下的肉墊。

        而如果戰敗的責任牽連到皇帝陛下頭上,那就是硬著陸。

        而如果有人喊出什么還政太上皇,那就不止是硬著陸了,而直接就是腦袋炸裂。

        林相道:“杜先生,那不如就借這一次契機,您公開宣布一下閉門思過之類的?至少表個態對吧?”

        表態?表態什么?

        南周帝國政治危機正式到來的時候,月旦評組織掌握了巨大的輿論權,就一定要聽話,一定要可控,不能是引爆危機,反而要幫忙滅火。

        所以,任何事情都是皇帝的武器。

        包括這一場江州所謂的科舉舞弊案,包括月旦評十三名士的死。

        當于錚把這件事情密報給皇帝的時候,皇帝是很高興的,因為他得到了一個很好的理由,很好的武器。

        殺雞儆猴!

        這等于是把月旦評組織的把柄直接握在手中了,你們若是不聽話,敢亂說話,那就別怪我把這次案件擴大化。

        你們為了報復敖玉,竟然鼓動幾萬書生鬧事,而且還準備制造一場駭人聽聞的血腥大案。

        江州十三名士有罪,難倒你們其他地方的月旦評組織就清白嗎?

        不見得吧!

        所以刀子就握在皇帝手中,你們不聽話就一刀砍下去,不斷地殺。

        看是你們這些名士的脖子硬,還是朕的刀子硬。

        杜晦道:“好,我宣布,大周帝國所有的月旦評組織,全部閉門思過,停止一切活動,持續兩個月。”

        月旦評的活動非常非常多的,什么學院開幕啊?什么詩文探討啊?什么大辯論啊。什么公開講學啊?

        總之這個勢力的輿論權力非常巨大。

        林相笑道:“那辛苦了。”

        ……………………

        當天!

        杜晦公開宣布,江州月旦評組織的腐化墮落,讓他非常痛心。

        痛定思痛,從今日起,京城月旦評組織全員閉門思過,停止一切活動,持續兩個月時間。

        接著,其他行省的月旦評組織負責人也紛紛出面表態,全員閉門思過,停止一切活動。

        月旦評組織閉嘴了。

        就等于最不受控制的輿論勢力被控制了。

        林相來到皇帝面前,稟報此事。

        “讀書人,是我們大周帝國的希望,要允許人犯錯,知錯就改,那還是大有希望的,不能一桿子打死人。”皇帝微笑道。

        林相叩首道:“圣明無過于陛下。”

        皇帝道:“紅棉國那邊,如何了?”

        林相道:“已經談妥了,他們仰慕我大周,想要成為我大周藩屬,稱臣納貢。而且不止紅棉國,還有周圍六個大小王國,都要稱臣納貢,這些國主渴望進京,覲見陛下天顏。”

        皇帝道:“難為他們有孝心,一路上要照顧好。”

        林相道:“臣遵旨。”

        這一切,都是為了接下來的政治危機做準備的。

        一旦大贏帝國宣布占領無主之地,為整場大戰的勝負蓋棺定論,那南周帝國就需要勝利的消息掩飾,提振民心。

        所以這六個要稱臣納貢的國家,就成為最大的緩沖劑。

        皇帝器重林相,便是如此,辦事實在是妥切。

        “還有一點,贏帝國在我大周的臥底密探,不得不防,尤其是有分量的書生,名士,一定要辨別清楚,有沒有可能是贏帝國的臥底。”皇帝說道。

        他的話沒有說完,那就是所有有輿論能力的名士,都要注意監控。

        林相道:“正要啟稟陛下,我們打算重修《炎史》,所以要召集天下名士入京,閉門修史,這是名單,請陛下過目。”

        林相送上去一本厚厚的冊子,上面密密麻麻都是名單。

        所有可能是贏帝國臥底的名士,所有不受控制的名士,所有大放厥詞過的名士,全部都在其中。

        以修《炎史》的名義,把這群人召集進京,關在國史館內幾個月。

        這樣一來,政治危機爆發的時候,這群人也不會亂說話了。

        皇帝道:“好,甚好。以史為鑒,可知興替。這群人都是有學問的人,很了不起,要好好招待,千萬不能委屈怠慢了。”

        林相道:“謹遵圣旨!”

        這就是林相,皇帝想到的事情,他全部辦了,皇帝沒有想到的事情,他也辦了。

        所以他在內閣雖然僅僅排名第三,但是卻極度受到皇帝的器重。

        接著,林相忽然道:“陛下,這次江州所謂的舞弊案,太守尉遲端昏聵,不但不平息事件,反而火上澆油,罪大惡極,臣懇請陛下嚴懲。”

        皇帝望著林相。

        他知道對方這是在討一個說法了。

        不僅僅是關于尉遲端的說法,還有敖鳴,魏國公府等所有人的處置意見。

        這次江州舞弊案,月旦評十三名士是首惡,但是尉遲端、敖亭、魏國公府也脫不了干系。

        “尉遲端確實昏聵,下旨叱責。”皇帝寒聲道。

        “是,臣遵旨。”林相道:“那這旨意是從內廷發出,還是內閣發出?”

        皇帝道:“就由你們內閣發出吧。”

        “是,臣遵旨!”林相退了出去。

        接著,皇帝喊道:“侯正!”

        大太監侯正入內。

        皇帝道:“擬定一道旨意,八百里加急,送去給魏國公段弼,就問他一句,吃飽了沒有?”

        大太監侯正道:“是,遵旨!”

        ……………………

        三日后!

        總督府門口,人山人海。

        超過幾萬人來看車裂之刑。

        月旦評十三名士的其中十一人,輪流行刑。

        從第十三開始,一直到江州月旦評首席名士。

        “開始!”

        隨著欽差大臣的簽落地。

        車裂之刑頓時開始。

        駿馬奔馳,第十三名士活生生被扯裂。

        接著是第十二名士,第十名士……

        幾萬人一開始還津津有味,充滿了期待,到后面渾身戰栗,直接嘔吐不止,面如土色。

        短短兩刻鐘后。

        月旦評的十一個名士,全部被五馬分尸了。

        刑場之上,鮮血滿地,臭氣熏天。

        叱咤風云十幾年,掌握江州輿論權十幾年的月旦評組織十三名士,徹底慘死。

        臨死之前,沒有任何慘叫,也沒有任何哀嚎,因為舌頭都已經被割掉了,喉嚨也被藥啞了。

        他們風光的時候,連總督大人都要讓之三分,而現在卻連一個全尸都沒有。

        于錚大人問道:“暢快嗎?蘇芒。”

        蘇芒道:“暢快是暢快的,但……他們不是被我們殺的。”

        這是一個聰明絕頂的人,能夠從有效的信息里面看出真相。

        最近大周境內所有的月旦評組織都宣布停止活動,閉門思過,這更加讓蘇芒確定,真正殺月旦評十三名士的人是皇帝,而且皇帝也不是因為正義殺人,而是為了自己的政治目的。

        所以蘇芒和敖玉,只是恰逢其會,為皇帝陛下提供了殺人的名義。

        于錚大人道:“蘇芒,接下來你閉門讀書,不要再露面,也不要開口說任何話,明年會試之前,不要出現。”

        蘇芒道:“是。”

        于錚大人嘆息道:“要出大事了,要出大事了!希望這次風暴能小一點,不要死太多人。”

        …………………………

        江州太守府。

        欽差大人來了,皇帝下旨,重重叱責了太守尉遲端。

        罵的狠極了,幾乎把尉遲端說得一無是處,不忠不孝,罪大惡極。

        但是最后的懲罰是,罰俸三年,降官兩級,但依舊代掌江州府。

        尉遲端嚎啕大哭,磕頭出血。

        “臣有罪,臣糊涂。”

        “臣有罪,臣糊涂,陛下請您重重嚴懲罪臣吧。”

        ……………………

        另外一個欽差,是內廷的一個大太監侯昱,他前往魏國公府。

        “奉陛下口諭!”

        頓時,魏國公率領一家老小,整整齊齊跪下。

        “段弼,你吃飽了嗎?”大太監侯昱厲聲呵斥道,完全模仿的是皇帝的口氣。

        魏國公段弼叩首道:“臣有罪,臣知罪。”

        皇帝叱責他吃飽了沒有?你是不是太閑了?招惹這些事端?

        隨著魏國公段弼叩首,身后幾十人也跟著一起叩首。

        宣讀完皇帝的口諭后,大太監侯昱仿佛變臉一般,剛才還嚴厲冷酷,一下子變得和藹可親,笑容滿面。

        “快起來,快起來,我的國公爺,您別折煞奴婢了。”

        然后,他快步向前將魏國公段弼攙扶了起來。

        段弼起身后,握住了大太監侯昱的手道:“侯公公,想煞我也。”

        大太監回握段弼的手道:“奴婢也想魏國公啊,真是日思夜想的。”

        段弼道:“來,來,來,準備酒宴,招待侯公公。”

        大太監侯昱趕緊道:“萬萬不可,萬萬不可,奴婢還要立刻返回京城,侍候陛下呢。”

        段弼怒道:“這怎么可以?侯公公好不容易來這么一趟,我若不招待周到,豈不是遭到天下朋友取笑嗎?今后誰還敢登我的門啊?”

        大太監侯昱道:“真的不行,真的不行,陛下這次真的震怒了,奴婢可不敢造次了,這就走,這就走。”

        段弼臉色一變,更加佯怒道:“侯公公,你走不了了,你絕對走不了了,來人啊,把侯公公給我扣住。”

        然后,幾個美麗的侍女沖上來,把大太監侯昱給扣住了,半拖半拽,去了宴會廳。

        那里,已經坐滿了客人,為大宦官侯昱接風洗塵。

        當天晚上大太監侯昱喝得淋漓大醉,迷迷糊糊回到了床上。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巨大的床上被窩里,多了兩個人,一個俊俏的美男子,一個美麗的女子。

        魏國公段弼招待得可真是周到,雌雄都有了。

        上午時分,大太監侯昱依依不舍地離去,因為呆得實在是太舒服了,太迷醉了。他在內廷都是侍候人的,哪有這樣的神仙日子過啊。

        他的懷里多了一本書,魏國公說了,幾年的老朋友了,我送你一本書看怎么了?難道還要責問我勾結內廷嗎?

        大太監侯昱只能收下,回到馬車之后,打開那本書一看。

        金光燦燦,里面每一頁都夾著金葉子。

        當然,就算一本書的金葉子,也值不了幾個錢。

        但是這本書的每一頁,都是銀票。

        因為五十兩的銀票,就需要本人兌現了,而且還有存底。所以這銀票每一張都是四十九兩的,總共一百八十八張。

        出了這一趟差事,賺了近萬兩銀子,果然是天大的美差啊。

        不僅如此,馬車內還有一個箱子,說也是魏國公的禮物。

        大太監侯昱上前打開箱子,里面躺著一個人,一個面孔俊俏,但是身材雄壯的美男子,當箱子打開的那一剎那,他竟然還露出了迷之微笑。也不知道應該說是陽剛,還是嫵媚。

        哎呀呀!

        魏國公,你這個人啊,太過分了。

        竟然送大活人,可差點嚇死奴婢了。不過我侯昱的那點愛好,真是全部被你掌握了呀。

        這下子,讓我在內廷里面怎么抬頭做人呀?

        不過也無所謂的,這種事情在京城之內,還算是雅事呢?別說太監喜歡了,就是那些士大夫也喜歡這調調呀。

        我侯昱充其量也只是追隨潮流,附庸風雅而已。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他離開之后,魏國公把整個書房全部砸了,大發雷霆,并且破口怒罵,完全把這一次視為奇恥大辱。

        …………………………………………

        月旦評的十三個名士全部被五馬分尸之后,果然把無數人震懾了。

        所以魏國公府外面,敖府外面的人群少了許多。

        但是,依舊有幾百個人圍在那里。

        “敖鳴,出來,出來!”

        “愿賭服輸,愿賭服輸。”

        “魏國公,給大家一個交代,給大家一個交代!”

        “段鶯鶯,愿賭服輸,給敖玉一個交代!”

        當然了,稍有不同的是,敖府外面的書生,直接大聲高呼,逼敖鳴出來。

        而魏國公府那邊,書生們只敢舉著牌子,不敢大聲高呼。

        敖府之內。

        敖亭面孔冰冷,仿佛要徹底氣炸了一般。

        從來都是他們把持民意的,現在竟然被民意倒逼了。

        外面人群的呼喊聲越來越大,越來越不耐煩了。

        不出去交代的話,完全說不過去了。

        這次,怎么也躲不過去了。

        敖鳴一絲不茍整理衣衫,然后緩緩走了出去。

        外面,幾百名書生靜了下來,盯著敖鳴一動不動,等待著他的開口表態。

        看你還能怎么辦?

        之前《石頭記》贏了《玉城記》,你們硬說敖玉是抄襲的。

        等敖玉奪了鄉試第一名后,你們又硬說他舞弊,不就是不想讓出怒浪侯爵繼承權嗎?

        現在看你還能有什么理由?月旦評的十三名士都被車裂了,看你們還敢耍賴嗎?

        敖鳴緩緩道:“在此,我要先恭喜敖玉吾弟,奪得鄉試解元,這是我敖氏的大喜事,為兄為你驕傲。”

        “其次,我正式宣布,徹底退出怒浪侯爵位繼承權之爭,徹底退出家業之爭。”

        頓時,所有人歡呼!

        終于,敖鳴認輸了,徹底退出爵位的競爭了。

        云中鶴大獲全勝了。

        接下來,就看魏國公府那邊了,看他們是不是要履行契約?

        契約上可寫得清清楚楚,一旦敖玉奪得鄉試前三名,段鶯鶯就要無條件嫁給敖玉的。

        …………………………

        下午時分!

        云中鶴帶著長長的隊伍,帶著媒人,帶著無數的禮物,一路招搖過市,在街道上繞了好幾圈,就是為了讓所有人看得清清楚楚。

        而且跟在他身后的,全部都是天一書院的學生,還有一些是頭鐵的新科舉人,總之陣容也算得上是豪華了。

        跟在他身后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最后整整幾千上萬人,浩浩蕩蕩,黑黑壓壓。

        人數足夠多了,場面也足夠大了。

        云中鶴就帶隊,前往魏國公府,上萬人啊,這場面真是氣派,夜足夠嚇人的了。

        他這是去干嗎?當然是去送聘禮啊,然后正式上門逼婚,不,是求親。

        來到魏國公府外,云中鶴大喝道:“娘子,段鶯鶯娘子,我來了啊,我來娶你過門了。”

        “岳父大人,小婿敖玉拜上,我來向您正式求親的。三天之后就是黃道吉日,我想要和段鶯鶯拜堂成親,您看可好啊!”

        …………………………

        注:第一更送上,這個月馬上結束了!糕點懇求大家,新的一個月保底月票給我,好不啦?

        給大家深深叩首了,您的支持,是我拼命的動力!

真人捕鱼比赛多种电玩 辽宁体彩11选5手机版 湖南快乐十分钟基本走势图 黑龙江福彩快乐十分 北京11选5一定牛 山东群英会复式玩法 360江西时时彩走势图 天津乐选11选五玩法规则 jian江苏十一选五 一分快三是国家允许吗 股票配资合法 王中王精选四肖中特949cc 陕西省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定牛定牛 赌场最常用的扑克玩法 加拿大快乐8开奖参考 快3助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