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史上第一密探在線閱讀 - 第136章:敵全軍覆滅!井中月狂追!

第136章:敵全軍覆滅!井中月狂追!

        “活捉周離,活捉周離……”

        兵敗如山倒的一幕,徹底發生了。

        南周帝國的軍隊,如同被太陽照耀的雪一般,快速融化著,成片成片地倒下。

        不是他們不夠勇敢,也不是他們不夠兇悍,實在是被兩支強悍無比的大贏帝國軍隊包圍著,背腹受敵。

        整個南周帝國的軍隊,在方圓幾里的戰場上被徹底分割成為幾塊,互相都被包圍著。

        南周大皇子周離身邊簇擁著最精銳的大內高手,不計其數的武功高手,所以對于他本人的安危,并不是非常擔心。

        但是見到眼前這一幕,敗得實在太慘烈了,他真是心急如焚。

        此時任何人都難以挽回南周帝國的敗勢了,除非敖心大帥的二十幾萬大軍能夠立刻趕到戰場,那樣還能挽回局勢。

        但是熬心的二十幾萬大軍還在六七十里之外,至少還要明天才能趕到。

        而眼前這個局面,南周帝國大軍也根本支撐不到一天了,最多一兩個時辰就要徹底敗了。

        而且,周離的心早已經飄到了澹臺城。

        裂風城丟掉已經成為定局,痛定思痛后,就要在腦子中割裂這一段,為接下來的澹臺城進行謀劃,裂風城已經過去了。

        “活捉周離,活捉周離。”

        無數大贏帝國軍隊的士兵高呼著,然后瘋狂地朝著周離所在的方向沖來。

        在大多數士兵看來,只要抓住了周離,這次就能全功。

        但是周離卻并不怎么驚慌,他身邊有無數的皇室高手,雖然不擅長戰場作戰,但是保護周離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而且這里地勢復雜,到處都是高山密林,這些武道高手可以隨時帶著他逃離。

        “拯救云中鶴大人,拯救云中鶴大人!”

        緊接著,周離發現無數的大贏帝國黑龍臺高手朝著云中鶴的方向,朝著燕翩躚的方向沖去。

        近乎瘋狂地和南周帝國黑冰臺的武士廝殺在一起。

        燕翩躚那邊的戰局,岌岌可危。

        一旦那邊黑冰臺的防線被攻破,可不僅僅是云中鶴被救走那么簡單了。

        周離下令道:“阿翁,你立刻帶走一半,不,三分之二的皇室高手,去支援燕翩躚大人。”

        這話一出,周離身邊的老太監頓時驚呆了。

        “大殿下啊,燕翩躚大人就算再聰明,再金貴,也只是一個臣子啊,您才是金枝玉葉,萬萬不能有任何閃失啊。”老太監立刻跪伏在地上嚎啕大哭道:“您如果有什么三長兩短,我該如何回去和陛下交代啊。”

        “交代?!”南周大皇子周離猛地拔劍,厲聲道:“有什么好交代的,我又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小白臉,快去……”

        隨著周離一聲令下。

        老太監只能率領近千名皇室高手,朝著燕翩躚那邊沖過去。

        隨著南周皇室高手的加入,燕翩躚那邊的黑冰臺防線立刻占據了上風。

        緊接著,周離立刻率領皇室高手,還有帝國親衛隊,不斷朝著燕翩躚靠近。

        僅僅幾百米的距離,卻整整廝殺了一刻鐘才趕到,路上不知道丟下了多少具尸體。

        終于,大皇子周離和燕翩躚匯合到了一起。

        “燕翩躚,你先走,孤殿后!”周離大喝道。

        這話一出,所有人頓時驚呆了。

        所有人都要瘋了。

        “大殿下先走,我們殿后!”

        “大殿下先走,我們殿后!”

        在場幾千人,包括南周帝國黑冰臺的高手也全部跪下,請求周離先撤離。

        周離淡淡瞥了一眼已經昏迷的云中鶴,沒有想到這個小白臉如此奸詐狠毒,如此瘋狂大膽。

        “燕,沒有想到吧,我們竟然被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白臉算計了。”周離笑道:“這位云中鶴和四皇子贏祛還真是一對相得益彰的君臣,他們二人肯定相見恨晚呀,就如同我們兩人一樣。”

        燕翩躚跪下叩首道:“千錯萬錯,都是臣之錯,陷殿下如此絕境,臣罪該萬死。”

        周離道:“敗就敗了,止損最重要,不要憤慨滿腔,這樣會失去的更多,真正萬劫不復。”

        燕翩躚道:“是。”

        周離道:“我不和你煽情,你帶著云中鶴走,我殿后。你應該知道,此時云中鶴價值連城,贏祛是一個瘋子,為了他愿意付出巨大代價的。”

        “殿下,萬萬不可,萬萬不可啊!”

        此時在場幾萬人都跪了下來,請求周離趕緊撤離。

        “閉嘴!”周離厲聲道:“這是命令,三分之二的大贏帝國皇室高手,所有的黑冰臺高手,護送燕翩躚大人撤離,我帶著剩下人殿后,走!”

        “走!”

        隨著周離一聲大吼。

        燕翩躚跪在地上,拼命磕頭出血,然后他果斷帶著云中鶴,在幾千名高手的保護下朝著裂風城的東邊逃去。

        因為裂風城東邊是大山密林,最適合武功高手馳騁,而不適合軍隊作戰。

        “追,追,追……”

        大贏帝國黑龍臺風行滅大人高呼,然后帶著所有黑龍臺高手瘋狂追逐燕翩躚。

        “追,追,追……”

        大贏帝國四皇子贏祛,率領他的親衛高手,也直接拋下了戰場,朝著燕翩躚方向拼命追去。

        但是,他們很快都被周離率眾阻擋。

        “殿后,殿后,擋住,擋住!”南周帝國大皇子周離立刻率領剩下的皇室高手,帝國親衛隊,拼命擋住風行滅和贏祛攻勢,真的為燕翩躚殿后。

        所以,燕翩躚如此忠誠于大皇子周離,并不是沒有道理的。

        或許周離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收買人心,但他也是用自己的生命在收買人心。

        當然了,周離這樣做不僅僅是為了燕翩躚,更重要是轉移走云中鶴,他知道此時的云中鶴價值連城。

        如果贏祛是一個涼薄的主帥也就罷了,關鍵他不是,甚至還是一個非常熱血仁義的皇子。

        所以接下來為了云中鶴,肯定愿意付出巨大的代價。

        幾乎轉眼之間,戰場被分割開了兩個大塊。

        二十來萬大贏帝國軍隊正在圍攻不到十萬的南周軍隊。

        澹臺家族和無主之地其他諸侯的軍隊,早已經崩潰逃走了,他們的戰斗素質和兩大帝國比起來真是差遠了。

        另外一邊,贏祛和風行滅大人正率領親衛軍和黑龍臺高手圍攻南周大皇子周離。

        大戰得天昏地暗。

        每一分每一秒,都有驚人的傷亡。

        南周帝國殘軍越來越少,越來越少。

        哪怕南周大皇子周離身邊的帝國親衛,皇室高手也越來越少。

        貴為大皇子的周離,也已經親自拔劍作戰了。

        大贏帝國四皇子贏祛的武功很高,但大皇子周離的武功也高得驚人。

        “殿下,快走啊,快走啊……”另外一邊,南周帝國戰場主帥周需公爵忽然大吼道。

        因為主戰場,已經徹底崩潰了,作為戰場主帥的周需公爵已經被團團包圍了,身邊不足幾千人,帥旗很快就要倒了。

        “大殿下,走啊,走啊……突圍啊!”周需公爵爆吼道。

        “殺,殺,殺……”大贏帝國安西侯呼延灼,率領幸存的家族武士,率領大贏帝國精銳,瘋狂擊殺。

        南周戰場主帥周需身邊的人越來越少,越來越少。

        “大殿下,走啊,走啊……”周需公爵狂吼,但他已經真的用不上力了,雖然他距離周離皇子也不遠,但是中間密密麻麻都是大贏帝國的軍隊。

        周離大皇子眼眶發熱,顫抖道:“伯父,對不起,對不起,侄兒救不了你了,侄兒把您陷在這里了。”

        周需公爵道:“勝敗乃兵家常事,大殿下千萬不要執念,我為你而驕傲,我為你而驕傲,走啊……走啊……”

        見到這一幕,南周帝國的將士們竟然激起了最后的血氣,進行最后的拼殺。

        “大殿下,走啊,走啊……”無數南周帝國將士拼命高呼。

        雖然這一戰輸了,但是大殿下周離的表現征服了所用人,他沒有貪生怕死,貴為皇子之尊,竟然為臣子殿后,讓臣子先走,身份高貴的他竟然身先士卒,戰斗在第一線。

        有這樣的一位大皇子,足夠了。

        周離最后望了一眼被包圍陷落的周需公爵,那是戰場主帥,也是他的親伯父,也是這次征南大軍的副帥之一。

        “我周離會永遠記住這一天的。”大皇子周離咬牙出血,然后一聲大吼道:“突圍,突圍……”

        接著,大皇子周離帶著幾百名皇室高手,幾千名帝國親衛,拼命地朝著西邊的大山突圍。

        剛才燕翩躚是朝著東邊突圍的,那他周離就朝西邊突圍,這樣還能為燕翩躚爭取足夠的時間。

        周離的幾千人,拼命地突圍。

        贏祛和風行滅大人,拼命追逐,拼命追殺。

        現在去追燕翩躚已經來不及了,只有抓住周離,云中鶴就能平安無事。

        “活捉周離,活捉周離!”死皇子贏祛大聲下令。

        ………………

        主戰場上,南周帝國的戰場主帥周需公爵終于走到了盡頭了。

        他身邊的幾千名親衛軍,全部死光了,剩下幾十人拱護在他身邊。

        戰斗停止。

        南周帝國安西侯呼延灼率領上千名家族武士,將周需公爵徹底包圍在中間。

        周需公爵手握橫刀,渾身浴血,全身上下沒有一寸是干的,全部被鮮血濕透了,也不知道是自己的鮮血還是敵人的。

        滿頭的白發,也已經被鮮血染紅。全身的鎧甲被撕碎了無數片。

        這算是英雄垂暮嗎?

        呼延灼沒有動手,而是靜靜地望著周需公爵。

        更加沒有說什么投降我大贏帝國之類的話,因為作為皇室成員,周需公爵是絕對不可能投降的,勸降對他來說完全是莫大的恥辱。

        周需公爵嘆息道:“我父曾經和太上皇爭奪皇位,結果失敗了,被罷黜了親王之位,貶為庶人。我作為罪人之后,太上皇依舊封我公爵。皇帝陛下登基之后,不計前嫌依舊重用于我,讓我統帥大軍,助大皇子周離北伐。老夫這一輩子值了,雖然最后兵敗裂風城,但這輩子也值了。”

        然后,周需公爵望向了呼延灼道:“呼延兄,這一戰我們雖然敗了,但是你覺得你們大贏帝國能夠輕易擊敗我們大周嗎?”

        呼延灼搖頭。

        從今日一戰,便可以看出,南周國運依舊強盛,完全是英雄輩出。

        從燕翩躚,到周離,到敖心,到周需公爵,哪一個不是人杰?

        再看南周帝國的將士,哪一個不是奮不顧身,血氣方剛?

        這一戰雖然敗了,但絕非南周帝國弱小,也絕非周離和燕翩躚不如贏祛云中鶴。

        “呼延灼,謝謝你成全我的體面。”周需公爵緩緩道,然后拔出橫刀,猛地自刎。

        沒有任何高呼,更沒有慘叫。

        這位南周帝國公爵,皇室中的名將,到底斃命,如山倒下。

        他周圍的幾十名親衛看了自己的主帥一眼,然后紛紛拔刀自刎。

        片刻后,幾十人全部倒在血泊之中,尸體也依舊拱護著主帥周需。

        無聲無息的犧牲,最為壯烈。

        呼延灼摘下了頭盔,彎腰為敵人致意。

        “收殮尸體,將脖子和首級縫合,日后送回給南周帝國。”呼延灼下令道。

        然后,他再也沒有耽擱,繼續揮舞戰刀大吼道:“呼延家族武士,跟我上,活捉周離,活捉周離。”

        然后,在呼延灼的帶領下,所有呼延家族武士,軍中高手也繼續瘋狂追逐上去。

        南周大皇子周離帶著幾千人,一邊突圍,一邊廝殺。

        但局面已經非常危險了。

        隨著周需公爵的死,南周帝國大軍徹底群龍無首。

        大贏帝國大軍立刻空出手來,從兩邊包圍大皇子周離的幾千人,而且要從背后包抄。

        這就是最精銳的軍隊,甚至不太需要明確的命令,大贏帝國每一個將領都能各司其職,一個巨大的包圍圈形成,就要將大皇子周離幾千人徹底包圍了。

        然后,這個包圍圈越來越小,越來越小。

        周離身邊的老太監顫抖道:“殿下,殿下,您趕緊喬裝打扮,扮成死尸躲過去。”

        “殿下,您扮演成為普通武士,讓替身穿上您的衣衫吧。”

        “殿下,如果您陷落在這里,老奴如何和皇帝陛下交代啊。”

        周離用牙咬劍,拿出一條繩子,把自己的頭發束起。

        “想要活捉我周離,只怕不太容易。”大皇子周離冷聲道:“諸位,列陣,跟著我突圍!”

        然后周離皇子直接沖到前面,成為陣型的尖刀,帶領幾千手下繼續突圍。

        他不再被人保護,而是沖殺在最前邊,把自己變成了突圍的刀尖。

        殺,殺,殺,殺!

        這周離的武功,真是驚人啊。

        他所過之處,真的沒有一招之敵。

        沒有像井中月那么霸氣,長槍能將人挑飛幾米。

        但周離殺人更快,出劍如電,舉重若輕。

        南周帝國的包圍圈,竟然活生生被他殺透了,竟然要被他突出包圍圈。

        此人,真是牛逼,竟然真的撕開包圍圈。

        大贏帝國四皇子贏祛見之,揮舞長柄戰刀,馳騁而至。

        “周離,我來戰你!”

        瞬間,四皇子贏祛和周離戰斗廝殺在一起。

        這個戰場太詭異了,兩軍主帥本來應該永遠沒有機會親上戰場的,更沒有機會互相廝殺的。

        主帥就應該在后面,指揮全局。一個親自上陣的主帥,絕對不是合格的主帥。

        但是局面竟然演變到這個地步。

        贏祛當時事發突然,要和井中月進行談判,要定下整體戰略,所以親自前往裂風城。

        沒有想到,直接被逼上了戰場。

        南周大皇子周離,更加沒有想過要親上戰場,他一直以來都活得非常精致的,連指甲都精心保養,戰場指揮權都交給了周需公爵。

        結果活生生也被逼到了廝殺場的第一線,竟然和贏祛狂拼大刀起來。

        但此人也真是了不起,能夠精致無雙,也能夠在泥潭鮮血中打滾。

        大皇子周離和贏祛兩人武功幾乎不相上下,瞬間纏斗在了一起,誰也奈何不了誰。

        但是,周離的突圍勢頭就被止住了。

        南周帝國的包圍圈重新又完整了起來,周離身后的人,不斷斃命倒下。

        這樣下去,周離身邊這幾千人全軍覆滅只是時間問題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

        整個地面開始激烈的顫抖。

        從北邊,一支騎兵瘋狂馳騁而至,并且開始瘋狂沖鋒。

        怒浪侯敖心來了,他讓張之陀將軍率領主力大軍南下,回援澹臺城。而他自己,率領一萬多騎兵前來救援大皇子周離。

        “快,關城門,關城門!”

        大贏帝國安西侯呼延灼大吼。

        大贏帝國的軍隊拼命想要去把北邊城門關上。

        因為剛才攻破裂風城,已經把大門撞開了。

        甚至此時城門口,還在激戰。

        雖然大戰已經贏了,但到處依舊在廝殺,南周帝國軍隊正在做最后的抗爭搏殺。

        “快,關城門,關城門。”大贏帝國將領高呼。

        “開城門,開城門……”南周帝國殘軍高呼。

        雙方的軍隊,都瘋狂涌向了城門,一邊要關閉城門,一邊要打開城門。

        “轟隆隆……”

        忽然,一陣巨響!

        巨大的城門直接倒塌了。

        因為剛才大贏帝國攻打城門的時候,直接砍下了一個大樹,拼命撞門,這扇城門已經搖搖欲墜了。

        此時被兩軍拼命摧殘終于支撐不住,直接倒塌了。

        “沖,沖,沖……”

        南周帝國怒浪侯敖心,一馬當先,率領一萬多騎兵,瘋狂馳騁而至。

        騎兵沖鋒的時候,勢頭完全是無法抵擋的。

        而且這些可都是跟著敖心南征北戰的最精銳騎兵,戰斗力非凡無比。

        尤其敖心,他也用長槍,所過之處,所向披靡。

        “殺,殺,殺,殺……”

        敖心一萬多騎兵,猛地沖入城門,然后繼續瘋狂馳騁,朝著大皇子周離沖去。

        “攔住敖心,攔住敖心……”呼延灼下令。

        然后,他自己親自率領精銳大軍,猛地沖上來迎戰敖心。

        “砰……”

        一聲巨響,呼延灼侯爵直接被馬上擊飛了出去。他已經戰斗很久,精疲力盡了。

        但從中依舊可以看出,怒浪侯敖心是何等之厲害。

        不過,此時怒浪侯敖心率領的一萬多騎兵,也漸漸被大贏帝國軍隊纏上了,傷亡逐漸加大。

        敖心不管不顧,拼命往前沖,往前沖。

        “破,破,破!”

        敖心率領騎兵,無比兇猛活生生把大贏帝國包圍圈撕開了一個巨大的裂口。

        沖入包圍圈后,敖心和大皇子周離匯合在了一起。

        “大殿下,走,走……”敖心拼命高呼。

        周離本來就犀利無雙,再加上一名戰場無敵的敖心,瞬間的接觸戰,真的有些勢不可擋。

        “出,出,出。”

        “沖,沖,沖!”

        敖心和周離二人聯手,活生生從南周帝國十幾萬大軍殺出了重圍。

        “走,走,走……”

        兩個人殺出了裂風城后,頭也不會地朝著東邊馳騁。

        而此時,敖心帶領的一萬多騎兵,折損了只剩下不到五六千,甚至全部死在戰場了。

        在幾千名騎兵的拱衛下,敖心和周離徹底逃離。

        …………………………

        整整逃出了幾十里之后。

        周離才放慢了速度,在馬背上朝著敖心拱手拜下。

        一直以來,怒浪侯敖心對周離是很冷淡的。

        周離邀請敖心去下棋,他不去。請他去赴宴,他也不去,完全不給面子。

        一直以來,周離都是熱臉去貼冷屁股,怒浪侯敖心從來都沒有給好臉色。

        周離也沒有太在意,對敖心依舊非常敬重。

        周需公爵也是征北大軍副帥,排名還在敖心之上,但是大皇子卻將最大數量的軍隊交給敖心指揮。

        而且他率軍北上的時候,也把留守澹臺城重責交給了敖心。

        沒有想到,一直一來冷面相對的敖心大帥,最終卻率領一萬多精銳騎兵前來救援周離。

        “大恩不言謝,怒浪侯。”周離道:“今日之敗,是我一人之過錯。”

        敖心依舊高傲冷漠道:“大殿下言重了。”

        然后,兩個人的交談就停止了,現在談論過失沒有意義,如何挽救接下來的局面才是關鍵。

        稍稍休息了片刻,兩人繼續加速行軍,要追上張之陀的大軍。

        裂風城之戰已經輸了,澹臺城萬萬不能有失。

        只要澹臺城不失,這一戰還不算徹底輸了,還有一絲希望,至少還有平局的希望。

        但如果澹臺城丟了,那這一戰就徹底輸了。

        整個無主之地丟了之后,就意味著南周帝國徹底失去了對大贏帝國的戰略主動權,失去了主動進攻的機會。

        未來想要奪回無主之地,不知道要耗費多少軍力。

        希望一切還來得及。

        應該來得及的,大贏帝國派去攻打澹臺城的軍隊,絕對不會太多。

        而澹臺城里面,至少還有幾萬守軍,堅持幾天是沒有問題的。

        只要堅持到張之陀二十萬大軍回師南下,不但能保住澹臺城,而且還能全殲大贏帝國的偷襲大軍。

        那這一戰,雙方又進入平局了。

        至少是戰略上的平局,論損失當然是南周帝國更大。

        ………………………………

        裂風城戰場!

        此時這里的大戰已經結束了。

        遍地都是尸體,到處都是血泊。

        這一戰南周帝國折損了十幾萬,雖然逃出去了一切,但也基本上算是全軍覆滅了。

        此戰大贏帝國也折損了好幾萬。

        雖然具體的戰損數據還沒有出來,但是從遍地的尸體也能夠看出,大贏帝國的損失慘重。

        但是這依舊是一場輝煌的勝利,不但徹底奪取了裂風城,而且還殲滅了南周帝國征北大軍三分之一的主力。

        只要封嘯天那邊能夠奪下澹臺城,基本上就意味著無主之地大決戰結束了。

        至少兩三年內,南周帝國失去了北伐的能力了。

        然而,四皇子贏祛來不及享受什么勝利的戰果,稍稍修整了片刻,便帶著風行滅,帶著幾千名高手,從裂風城南門沖出,風馳電掣南下!

        四皇子贏祛的目標也很清晰,就是澹臺城。

        因為燕翩躚肯定會帶著云中鶴去澹臺城,要救出云中鶴,必須在最短時間內趕到澹臺城。

        裂風城大戰剛剛結束,根本就來不及休息,立刻就要進入下半場的大決戰。

        這下半場的大決戰,將徹底決定南周帝國大軍的命運。

        也決定了這一次兩國大戰的最終結果。

        …………………………………………

        馬背上,云中鶴望著燕翩躚,顛簸得讓他有些想吐,而且燕翩躚是一個大男人,共騎一匹馬的感覺實在太詭異了。

        燕翩躚瘋狂馳騁,片刻也不敢耽擱。

        快,快,快……

        澹臺城危也!

        作為頂級毒士的燕翩躚,當然能夠看得出來,澹臺城一旦丟了對于周離殿下完全是滅頂之災。

        首先整個無主之地都丟了,其次留在無主之地的幾十萬南周大軍,也會被徹底憋死在這里,徹底失去了退路。

        到了那一日,他燕翩躚就是南周帝國的罪人,也是大殿下的罪人。

        為何局面會演變到這一步啊?

        前一刻,明明局勢大好,甚至要迎來最輝煌勝利。

        而下一刻,卻立刻面臨滅頂之災?

        是云中鶴太聰明?

        還是我燕翩躚太自負,太貪心了?

        此時計較這些,已經毫無意義,如何挽回接下來的局面,最為重要。

        此時,云中鶴忽然笑道:“燕翩躚大人,別忙活了,來不及了,澹臺城一定會丟的,說不定已經丟了。”

        不可能!

        大贏帝國最多派出十萬人去攻打澹臺城,而且為了快速行軍,肯定不會帶攻城器械,也不會帶投石機之類。

        澹臺城中還有幾萬守軍,堅城在手,面對敵人十萬大軍,堅守十天半個月都完全不是問題。

        十萬大贏帝國軍隊,想要在短時間內拿下澹臺城,完全是癡人說夢。

        云中鶴嘆息道:“燕翩躚,您那么聰明的人,也如此鉆牛角尖的。人啊,就是不愿意相信自己害怕的事情。我不例外,燕翩躚大人你也不例外。”

        燕翩躚忽然想到了什么,頓時臉色微微一變。

        云中鶴道:“燕翩躚大人,你想到了?想到了我制造的那個秘密武器了?”

        燕翩躚目光盯著云中鶴道:“贏祛皇子,風行滅大人,正在率領高手不斷追擊,拼命想要救出你,他們的方向也是去澹臺城,那他們也沒有機會了!”

        “云中鶴,我不是要帶你會澹臺城,我要先帶著你回南周帝國了,現在總沒有人能夠擋住我了吧?從今以后,你就要成為我南周帝國的階下之囚了。”

        云中鶴不由得一驚,然后發現這果然是去南周帝國的山路小路,無比崎嶇。

        “云中鶴大人,一旦你成為南周帝國階下之囚,被關入黑冰臺的死牢之中,你覺得會有什么后果呢?”燕翩躚微笑道:“你會被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接下來,燕翩躚不給贏祛和風行滅任何機會,帶著云中鶴輕裝簡從,用最快速度,沿著偏僻小路返回南周帝國。

        一旦云中鶴被關入南周帝國黑冰臺的詔獄,那贏祛皇子和風行滅想要將他救出來就難如登天了。

        “駕,駕,駕……”

        燕翩躚身后幾百里,一匹白馬正在瘋狂馳騁。

        絕美無雙的井中月,一邊捂住肚子,一邊在后面拼命追逐。

        一路上,她遇到了好幾撥人。

        要么是南周帝國的潰軍,要么是無主之地諸侯的潰軍。

        她抓住一撥人就冷聲問道:“燕翩躚在哪里?云中鶴在哪里?他把云中鶴帶去哪里了?”

        她一路馳騁,不眠不休,拼命追逐南下。

        來到了一個岔路口。

        左邊的路是去澹臺城的。

        右邊是一條小路,而且是偏僻的山路,是返回南周帝國的。

        兄長燕翩躚究竟會把云中鶴帶去哪里了?是澹臺城,還是南周帝國?

        井中月不知道。

        但是她知道自己害怕哪一個結果,那就是燕翩躚把云中鶴帶去南周帝國,關入黑冰臺的詔獄內。

        那樣云中鶴一定會被黑冰臺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于是,井中月果斷選擇哪個最讓自己害怕的方向。

        依舊一邊捂住小腹,一邊沿著右邊小路馳騁,拼命追逐燕翩躚和云中鶴。

        希望一切還來得及。

        ………………………………………

        注:第一更送上,兄弟們還有月票嗎?拜求支持呀,給大家鞠躬了!

真人捕鱼比赛多种电玩 快乐十分任选3中多少 中国山西体彩11选5走势图 谁有幸运农场计划 深圳风采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广西快乐十分前区五 湖北30选5中奖规则 湖南快乐十分包八中三 2020香港生肖排码表图片 股票每天几点开盘时 贵州快3开奖 河南快赢481的技巧 湖北福彩30选5结果 排列三跨度走势图 免费配资炒股 排5最准确预测今天 重庆幸运农场官方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