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史上第一密探在線閱讀 - 第124章:結束!澹臺滅明吐血!

第124章:結束!澹臺滅明吐血!

        聞道夫大人的身體猛地躍起,拔劍劈向云中鶴。

        眼看云中鶴就要一命嗚呼。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

        “大人小心。”旁邊有人一陣高呼,然后整個身體猛地撲了過來,再一次擋在了云中鶴面前。

        “噗刺……”聞道夫的劍直接劈砍在他的后背之上,鮮血噴涌而出。

        此人,又是乞丐花滿樓。

        從開戰到現在,他時時刻刻都躲在云中鶴身邊,履行他的諾言,能不能保護您是能力問題,愿不愿意是態度問題。

        與此同時!

        另外一道身影,閃電一般飆射而出。

        就是井中月身邊的高手阿呆,之后一直被派到云中鶴身邊。

        就算云中鶴剛才在唱空城計的時候,他也一直藏在城樓里面。

        此時阿呆閃電出手。

        瞬間,直接把聞道夫大人釘在了地上。

        與此同時。

        “嗖嗖嗖嗖嗖……”

        云中鶴手中暗器,飆射而出。

        無數的毒針,暴雨一般傾灑而出,全部擊中了聞道夫的身體,瞬間將他徹底麻痹了。

        云中鶴望著撲在身上的人,依舊是那個熟悉的面孔,乞丐花滿樓。他的后背被切開了一個巨大的口子,鮮血泉涌。

        第二次了!

        第一次,他為云中鶴擋箭,肚子被射穿了。

        這一次,整個后背都被劈開了,甚至連脖子都要被切開了,傷勢很重,真的有性命之危了。

        云中鶴顫抖道:“你,你為什么啊?我們之間,沒有那么深的情感啊。”

        花滿樓艱難喘息道:“你不懂,你不懂。”

        云中鶴道:“我不懂,那你告訴我?”

        花滿樓顫抖道:“我說過,我要守護主君一輩子,但……她仿佛非常厲害,不需要我守護。所以……”

        云中鶴作為主君井中月的丈夫,手無縛雞之力,所以花滿樓就將這種瘋狂的忠誠釋放在云中鶴身上。

        井中月瘋了,你花滿樓也是瘋的啊?

        云中鶴望著花滿樓如同金紙的一般的面孔,后背鮮血真的泉涌一般,止都止不住。

        這次他傷得太重了,整個后背幾乎都被砍穿了,如果不及時救治的話,真的會失血過多而死的。

        而且這傷口也太大了,足足一尺長,深可見骨,甚至連內臟都看得見了。

        “你,你瘋了?我知道南周帝國有一個高級臥底在裂風城內,我是故意一個人,吸引他來殺我的,我有辦法自保的啊。”云中鶴怒吼道:“不用犧牲自己為我擋劍的啊!”

        “我,我哪里知道。”花滿樓這句話說完,直接昏厥了過去,身體正在快速失溫。

        必須立刻手術,立刻止血。

        “井無邊,這個南城墻交給你了。”云中鶴高呼道:“來人,抬著花滿樓大人立刻進入城主府內,要快,要快。”

        與此同時,讓幾個人用趕緊的布匹,用力按住花滿樓背后的傷口,盡量止血。

        止血藥劑,拼命地往上灑,但根本就沒有用,這些止血藥立刻就被血水沖掉了。

        “把聞道夫關起來,全身鎖住,卸掉下巴,千萬不能讓他自殺,我還要審問的。”云中鶴大喝道。

        然后,他狂奔前往城主府。

        “準備我的醫藥箱,準備酒精,準備紗布,之前被我驗血過的人,定為o型血的,全部集合。”

        上一次驗血,是為了許安蜓小姐姐。

        因為她分娩的時候,確實非常兇險,隨時都可能會有出血的風險,為了保守起見,云中鶴為他驗了血型,也為自己這具身體驗了血型,而且給府內很多人都驗了血型。

        那么,在古代就可以驗血型的嗎?

        古代是沒有的,一直到1900年左右,奧地利科學家才開始血型的研究。并且在1930年,因為發現了血型,這位科學家獲得了諾貝爾獎。

        但是這個辦法并不難,就是先將血液采集,然后分離出紅細胞和血清。

        不同人的紅細胞和不同人的血清,是否會凝集,如果會凝集,那就說明不吻合,不能輸血,如果不會凝集,就說明能夠吻合。

        這種辦法雖然不能準確判斷出所有的血型,但幾個大眾血型還是能斷定出來的。

        當時驗過血型之后。

        云中鶴得到了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

        許安蜓小姐姐是o型血,萬一發生了出血,也不難找到血源。

        云中鶴這具身體的血型,極度極度罕見。

        他找了上百個標本,都不能和他的血清融合,毫無例外發生了凝集反應。

        他……竟然是熊貓血。

        具體概率是百分之一的熊貓血型,還是萬分之一的熊貓血型,就不得而知了。

        總之,萬一他需要輸血的時候,基本上是找不到匹配血型的。

        所以他以后要小心了,就算受傷也不能太重。

        接下來,云中鶴用最快速度為花滿樓驗明血型。

        幸好,不是什么熊貓血型,但也不是很大眾的血型,不過接受輸血沒有問題。

        云中鶴立刻找來了幾個匹配血型的仆人,為了保險起見,他還是先做了血液凝集實驗。

        確實不會凝聚,再為幾個仆人抽血,整整抽了一千多毫升。

        接下來為花滿樓做手術。

        而這個過程中,因為失血過多,花滿樓滿臉蒼白無色,呼吸極其微弱,而且身體已經開始抽搐了。

        云中鶴趕緊為他輸血,并且開始做縫合手術。

        此人為他擋劍,幾乎喪命,云中鶴必須救他。

        幸好有青霉素,否則這么大傷口做實驗,就算縫合好了,也會感染發炎而死的。

        也幸好云中鶴準備好了足夠足夠的羊腸線。

        這不是很難的手術,但卻是一個大手術,需要耗費整整兩個時辰的時間。

        因為花滿樓的傷口實在太長太深了,不但要縫合肌肉和脂肪層,還要縫合血管和神經。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

        云中鶴快速地做手術,臉上汗水不斷流出,旁邊麝香夫人用香噴噴的絲巾為他擦汗。

        他做手術救人的這一幕,實在把人震撼住了。

        剛才他坑殺諸侯聯軍八萬,就已經足夠驚人了。

        現在,他竟然用這種方法救人,簡直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這位姑爺,真乃神人也。

        …………………………

        與此同時,在西邊高山頂上。

        澹臺宇宙親眼見到八萬大軍全軍覆滅之后,整個人徹底冰涼,他帶來的幾百名武者也靜寂無聲。

        冷碧道:“澹臺宇宙,你們已經輸了,就不要徒增傷亡了,退了吧。”

        而這個時候,澹臺宇宙目光開始變得越來越兇猛,越來越冷。

        “退?!”澹臺宇宙再看北邊城墻,井中月已經率軍殺了出去了。

        “哈哈哈哈哈……”澹臺宇宙道:“你們的裂風城,現在是徹頭徹尾的空城了,我為什么要退?哈哈哈哈!井中月這個瘋子,竟然帶著六千軍隊沖出城去,和寧無忌的兩萬大軍廝殺?使得整個裂風城毫無防守,我為什么要退?我完全可以輕而易舉殺入城內,將城主府內的人全部殺光,占領整個城主府。”

        “裂風夫人風韻猶存,麝香夫人美不勝收,剛好我想要嘗一嘗,不可以嗎?”澹臺宇宙獰笑道:“我這幾百人依舊可以占領城主府,甚至可以和寧無忌里應外合,占領整個裂風城,我們并沒有輸!”

        然后,澹臺宇宙揮舞利劍,更加瘋狂地廝殺過來。

        或許是因為眼睜睜看著八萬聯軍被埋葬了,他的內心充滿了憤怒和殺氣,這一出手竟然尤其驚人。

        殺,殺,殺!

        頓時間,竟然將楚昭然和冷碧殺得節節后退。

        他帶來的幾百名澹臺家族高手,武力上也超過井氏家族許多,人數更是兩倍有余。

        頓時間,山頂的防線搖搖欲墜,隨時都可能被攻破。

        一旦被攻破,澹臺宇宙帶著幾百名兇殘的高手沖入城主府內,后果不堪設想。

        憤怒之下,裂風夫人,麝香夫人的清白肯定是不保了。

        云中鶴剛剛出生的小寶寶可還在襁褓之中呢。

        絕對不能讓這些畜生沖入城主府內。

        冷碧拼了命地廝殺,再一次用了同歸于盡的打法。

        楚昭然也狀似瘋狂,因為云中鶴大人那邊已經贏了,把敵人八萬大軍都葬送了,要是他這邊防線崩潰,導致城主府失守,那他就是裂風谷的千古罪人了。

        于是,他也用了同歸于盡的戰術,兩個人瘋狂纏著澹臺宇宙,完全是以命換名的打法。

        “哈哈哈……”

        澹臺宇宙兇殘一笑。

        “嗖……”他的手臂被劃了一劍。

        但是他猛地反手一劍,直接將楚昭然劈飛了出去,在他胸前留下了一個一尺多長,兩寸深的傷口,鮮血涌出。

        楚昭然倒地不起,生命垂危。

        冷碧一人更加無法支撐。

        “當!”一陣巨響。

        兩支利劍猛地劈砍在一起。

        冷碧嬌軀直接飛出,鮮血狂噴,狠狠跌落在地上。

        “哈哈哈哈哈……”澹臺宇宙兇性大發,望著冷碧美麗的面孔,動人的身軀,猛地上前,要先割掉她的手腳筋脈,然后撕開她的衣衫,帶在身邊。

        此時蹂躪冷碧是沒有時間了,但光著身子呆在身邊,也是過癮的。

        戰斗到這個份上,就和禽獸沒有什么區別了。

        “這是你自找了,接下來就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澹臺宇宙厲聲道:“先是你,然后是裂風夫人,麝香夫人,最后是井中月,哈哈哈哈……活生生被我們蹂躪致死吧。”

        澹臺宇宙大手朝著冷碧抓去,就要先斷她筋脈,再剝衣衫。

        “嗖嗖嗖嗖……”

        而就在此時,無數利箭狂射而出,狂風暴雨一般,絲毫不停歇。

        緊接著,從下面涌出了一個又一個黑衣人高手。

        幾十,幾百人。

        這群人武功極高,輕而易舉將澹臺宇宙帶來的武者,全部擊退,碾壓。

        澹臺宇宙目光狂怒,嘶吼道:“你們是誰?”

        為首一人,利劍一抖,如蛇一般刺來。

        “唰唰唰……”

        澹臺宇宙臉色一變,趕緊出劍抵擋。

        但這個黑衣人武功更高,一開始和他不相上下,但是百招之后,就勝過了他。

        而且這黑衣人首領劍術極其刁鉆兇猛。

        看上去非常熟悉的劍法,白云城的天鬼劍!

        “你這是天鬼劍法,白云城的。”澹臺宇宙冷道。

        “嘿嘿……”黑衣人首領一笑,手中猛地一劍刺出,如同鬼影一般,讓人防不勝防。

        澹臺宇宙出劍格擋。

        然而下一秒鐘,黑衣人首領的劍,竟然猛地冒出了半尺。

        本來兩尺長的劍,竟然忽然彈射多出半尺。

        “噗刺……”

        利劍猛地刺入他胸口。

        黑衣人首領猛地一挑,澹臺宇宙身體猛地飛出,鮮血狂飆,朝著西邊高山懸崖狠狠墜落下去。

        這群黑衣人太強了,和井氏家族武士聯手,短短一刻鐘,就將剩下的澹臺家族武者殺得干干凈凈,剩下不到三分之一,瘋狂逃竄。

        西邊高山防線守住了。

        “快,把楚昭然大人帶回城主府醫治,快,快……”冷碧高聲呼道。

        頓時四名武士拿出擔架,先用繃帶包扎楚昭然胸前的傷口,然后用擔架飛快抬下山,朝著城主府狂奔而去。

        冷碧艱難起身,吐了一口血,朝著這幾百名黑衣人躬身拜下道:“多謝諸位相助,請問高姓大名,我井氏家族一定會報此大恩。”

        黑衣人首領道:“不用了。”

        緊接著,這幾百人紛紛甩出繩鉤,在山頂如同猿猴一般攀越,轉眼之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

        北邊城墻戰場。

        寧無忌幾乎要瘋了,不,他感覺到自己招惹了一個瘋子。

        井中月,你這個女瘋子,你打我做什么?

        我不是你的主要敵人啊。

        但是,殺上癮的井中月帶著六千大軍,就這么無比兇猛地沖向了兩萬敵人。

        尤其她率領的一千多騎兵,殺個七進七出。

        所過之處,尸橫遍野。

        很快,寧無忌也收到了消息。

        裂風城南邊城墻主戰場,澹臺鏡率領的八萬大軍已經全軍覆滅了。

        不知道為何,忽然發生地震,仿佛天塌地陷一般,幾萬人全部被埋葬了。

        頓時,寧無忌毛骨悚然。

        他麾下的軍隊更是人心惶惶,士氣低落。

        八萬大軍啊,竟然就這么被活生生埋了。

        太可怕了!

        又是云中鶴的手筆?他到底是人還是鬼啊?

        現在整個戰場就剩下我們兩萬人了?

        而偏偏這兩萬人,是最不愿意打戰的兩萬人,否則也不會是寧無忌率領,放在北邊城墻堵井氏退路了。

        一時間,這兩萬大軍的士氣幾乎要崩潰了。

        “停戰,停戰!”

        “井中月城主,停戰!”

        “我們愿意撤退!”

        面對這些呼聲,井中月置若罔聞。

        好不容易能夠大開殺戒,現在你竟然要停戰?怎么可能?

        于是,她率領六千大軍,殺得更加瘋狂了。

        她的長槍所過之處,更是天女散花一般,無數敵人全被他挑飛空中十幾米,鮮血狂噴,落地后直接摔斷了骨頭,然后被戰馬踐踏而過,成為肉泥。

        死狀凄慘。

        殺,殺,殺,殺!

        井中月忘我地戰斗殺戮,帶領著一千多騎兵,一直追殺,一直追殺。

        寧無忌率領一萬多敵人,拼命撤退,拼命逃竄。

        就這樣……

        井中月率領六千人,追殺寧無忌兩萬人整整幾十里。

        把這些諸侯聯軍殺哭了。

        這個女人太兇殘了。

        而且一旦殺得興起,仿佛有用不完的內力和真氣。

        被她擊中的人,全部死無全尸。

        寧無忌率領的軍隊,全部丟盔棄甲,四下奔逃,如同鳥獸散一般。

        井中月這一戰,不知道廝殺了多少人,但是她暫時已經滿足過癮了。

        而且敵人也逃得太散了,追殺起來太麻煩了,再說天都要黑了。

        “回城!”

        隨著她一聲令下,五千軍隊返回裂風城。

        這一路上,到處都是聯軍的尸體,橫七豎八。

        寧無忌這兩萬諸侯聯軍被殺了多少?完全不知道!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最終逃回去的,連一小半都沒有,剩下大半要么被殺了,要么逃得無影無蹤了。

        這一戰,真正大獲全勝。

        十萬諸侯聯軍,逃回去僅僅幾千,絕對稱得上是全軍覆滅。

        ……………………

        裂風城南城墻!

        巨大塌陷之后的半個多時辰。

        前面縱橫幾里崩塌的地方,成為了一個巨大的坑。

        忽然,幾個,幾十個,上百個人影爬了出來。

        澹臺鏡,澹臺焚。

        還有十幾名諸侯之子,諸侯將領,武功高手。

        剛才天崩地裂,天塌地陷。

        八萬人幾乎全部被埋葬死絕了。

        活下來,爬出來的,就只有區區百來人。

        而且,這些人全部都是武功高手,所以才能從活埋中爬出來。而且要運氣足夠好,沒有徹底被埋葬砸死。

        八萬人,就活了百來人。

        澹臺鏡,不復之前的英俊瀟灑了,渾身衣衫襤褸,灰頭土臉,滿身血跡。

        這位天之驕子頭腦一陣陣轟鳴。

        眼前要一陣陣發黑。

        而且還想要嘔吐。

        他們已經中毒了,水銀之毒。這種毒不解,不但會死人,而且會死得很痛苦。

        事實上,澹臺鏡到現在都有些反應不過來。

        剛才發生的一切,太驚人了,太可怕了。

        僅僅幾秒鐘之內,就天崩地裂,天地塌陷。

        然后,幾萬大軍就被埋葬了。

        澹臺鏡的腦子很亂很亂,而且仿佛要炸開一般,腦子里面一直在轟鳴。

        剛才的一切仿佛噩夢,一直到現在都醒不過來的噩夢。

        什么都不愿意想,只想要立刻回去,靜靜地躺著。

        他不由得抬頭看了一眼裂風城的南城墻。

        曾經,他以為輕而易舉就可以殺入裂風城內,踏平整個裂風城,

        但是現在!

        咫尺天涯。

        城頭上,云中鶴已經不見,就剩下井無邊了,還有一千多名老弱病殘。

        這個時候,再攻城應該是能夠成功的吧。

        澹臺焚不由得涌起這個念頭。

        呃!

        或許還真的可以,盡管他們幸存的只有百來人。

        但是,澹臺焚立刻滅了這個念頭。

        太可怕了,太恐懼了。

        剛才那一幕才聳人聽聞了,就這么一瞬間,八萬大軍就全部覆滅了。

        剛才城墻上還一個人都沒有呢。

        現在這一千多老弱病殘已經上城墻了。

        此時如果在攻城的話,鬼知道云中鶴有什么陰謀詭計在等著自己?

        不能攻城,死都不能攻城,再攻城的話就是自投羅網了。

        而且,腦子里面剛剛涌起要攻城的念頭,就渾身毛骨悚熱,一陣陣抽搐,充滿了要嘔吐的感覺。

        此時,井無邊也發現了從地下爬出來的澹臺鏡等人了。

        他驚詫高呼道:“大舅哥,是你嗎?是你嗎?你還沒有死啊?你有事沒有啊?”

        “大舅哥,你要不要進城啊,你渴不渴,餓不餓,疼不疼啊?我給你包扎,我給你下面吃啊。”

        澹臺鏡面孔一陣陣抽搐,水銀中毒的癥狀不斷發作。

        “咳咳咳……”然后嘔出了一口黑血。

        然后,他充滿了無限不甘心,望了一眼裂風城墻。

        “走,走,走……”

        “走,走,走……”

        “回去,回去……”

        然后這上百人,跌跌撞撞地離去了。

        井無邊疑惑,這上百人要走了,我該怎么辦啊?

        傲天,我該追嗎?

        他不由得望著身邊這些老弱病殘,追上去完全是找死吧。

        而真正有戰斗力的幾千大軍,被井中月帶出去追殺寧無忌了。

        所以井無邊此時應該感謝澹臺鏡和澹臺焚被嚇破了膽子沒有攻城,否則有史以來最大的笑話就要出現了。

        八萬人攻打裂風城城,結果頃刻間全軍覆滅。

        半個多時辰后,一百多人攻城,卻直接攻下來了,至少這個南城墻會被攻下來,整個城池是不可能的。

        澹臺鏡等人不斷地奔跑,跑出了幾十里之后,終于到了一個諸侯聯軍的營地,上百人翻身上馬,朝著澹臺城的方向策馬狂奔。

        必須盡快把這個消息告知父親澹臺滅明!

        ………………

        此時,澹臺滅明依舊在廳內水車邊上煮茶。

        這幾日,他真的有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那種處于人生巔峰的感覺,怎么都褪不去。

        他已經是很淡定之人了,但面對即將到來的成就,還是忍不住陶醉。

        這次進攻裂風谷何止是順利,簡直勢如破竹,沒有遇到絲毫抵抗。

        最后一份消息傳來的時候,整個裂風谷都已經被占領了,繳獲了無數的糧食和食鹽。

        裂風城已經成為了孤城,十萬大軍,已經前后包圍。

        澹臺宇宙率領上千名武者已經從西邊高山突襲城主府。

        最多不超過一個時辰,裂風城就會淪陷。

        或者說,裂風城早已經淪陷了。大戰早已經結束了,只不過捷報還在路上。

        整個無主之地的核心之地裂風城,已經掌握在我澹臺滅明手中了,這是無主之地的七寸啊。

        十萬大軍,鎮守裂風城。北邊大贏帝國的軍隊下不來,南邊大周帝國的軍隊上不去。

        從此之后,我澹臺家族舒舒服服坐山觀虎斗。

        等到兩大帝國兩敗俱傷的時候,我澹臺滅明的便可掌握戰局勝敗。

        到那個時候,兩大帝國的命運或許都掌握在我的手中。

        真是快哉,真是要讓人醉到了啊。到了那個時候,和南周帝國談判的時候,完全就是予取予求了。

        我可以投靠南周帝國,但是卻要封我為王,整個無主之地都是我的藩屬地。

        真正的裂土封王。

        而且,這僅僅只是開始。只要南周帝國和大贏帝國兩強爭霸,我澹臺滅明還有機會,繼續發展壯大。

        左右逢源,借機擴張。十幾年之后,王國未必不能變成帝國,我澹臺滅明未必不能和兩大帝國平起平坐。

        當年怒帝能夠建立大咸帝國,我澹臺滅明為何不能建立大西帝國。

        這大爭之世,本就是充滿奇跡,英雄輩出。

        整個無主之地都沒有英雄,這讓我澹臺滅明好生寂寞啊,只能和兩大帝國博弈了。

        只有兩大帝國,才配做我的對手啊。

        哈哈哈哈哈!

        澹臺滅明心中狂笑,但是面孔表情依舊非常淡定。

        煮好了茶,一飲而下。明明是茶,為何喝著像酒呢,竟然讓人都有些要醉了呢。

        我澹臺家族奮斗了幾百年,我澹臺滅明奮斗了幾十年,終于到了今天。

        列祖列宗,你看到了嗎?我們的輝煌要來了。

        我們的王圖霸業,要來了。

        然而這個時候!

        外面響起了激烈的馬蹄聲,完全是橫沖直撞。

        整整十幾騎,手中揮動著情報。

        “十萬火急,十萬火急。”

        “閃,閃,閃!”

        澹臺滅明走出了來,他的城主府也在山坡上,所以能夠看到十幾個斥候騎兵,瘋狂馳騁而來。

        “軍情十萬火急,十萬火急。”

        “所有人全部讓開,全部讓開!”

        澹臺滅明微微一笑,終于來了。

        也應該來了。

        果然如同他所料的那樣,一個時辰左右,攻打裂風城的戰役就結束了。

        裂風城距離澹臺成六百里,這些斥候為了傳送捷報,每隔三十里就換一次馬。

        所以僅僅五個時辰,就把捷報送到了。

        雖然浮夸了一些,但好歹也是一片忠心,就不要責怪了。

        不過這個時候,我這個主君可不能表現得多么躁動,一定要淡定自若,不能失了氣度。

        煮好了茶,倒了一杯。

        等待那個斥候來報捷,讓他喝一杯茶。

        摸了一下茶的溫度,還是滾燙的,等那個斥候進來報捷的時候,應該就是溫了。

        然后,澹臺滅明盤坐在地上,雙眸微閉,顯得非常淡定。

        但不知道為何,腦子里面總是浮現某一份報告上,云中鶴唱過的一首歌:無敵是多么寂寞,無敵是多么空虛。

        他此時略有這種心境,但就不能表現出來,畢竟他已經不年輕了,他是未來的王者。

        片刻后!

        為首的那個斥候,猛地沖了進來,直接跪在地上,顫抖道:“主君,十萬火急,十萬火急!”

        澹臺滅明微微睜開雙眼,道:“淡定,淡定,先喝了這杯茶。”

        為首斥候幾乎要跳起來了,都什么時候了,還喝茶?

        但,主君一定端過來了,他哪里敢不喝啊?

        于是,接過來一口飲下。

        澹臺滅明淡淡道:“一個時辰左右,就已經攻打下了裂風城,不錯不錯,傷亡如何啊?”

        那個斥候不由得一愕。

        澹臺滅明道:“你在驚詫,我為何知道一個時辰左右就打下裂風城了?因為上一份戰報,加上你們在路上的時間,攻城時間正好一個時辰,和我計劃中的一樣。井中月可活捉了?云中鶴是死是活?當眾凌遲了?”

        那個斥候再也忍不住了,直接趴在地上,嚎啕大哭道:“主君,我們輸了,我們輸了!”

        “開戰的時候,裂風城南邊的戰場上天崩地裂,大地塌陷,我們的近十萬大軍,全部埋葬了,全部死絕了。”

        “真正的天翻地覆啊,真正的地龍震怒。”

        “我們輸了,我們全軍覆滅啊,主君……”

        瞬間!

        澹臺滅明仿佛被雷擊一般,完全無法動彈。

        足足好一會兒。

        一口鮮血,猛地噴射而出。

        ………………

        注:昨晚狂失眠,就睡了三個多小時。我去躺一會兒,然后寫第二更!兄弟們,拜求月票和支持啊,糕點真的耗盡了所有力量,給我撐一撐。

        謝謝macuy的五萬幣打賞,謝謝【冰封】無情的兩萬幣打賞,謝謝滄浪之水之雅俗皆賞,書友20190130064735567,rhinolee,mars尼古丁萬幣打賞。

真人捕鱼比赛多种电玩 河北快三一定牛今天 河北十一选五跨度表 湖北快三专家推荐号码 福建十一选五爱彩乐走势图 选涨停股票公式 股票涨跌停 彩票3d第2020017期太湖字谜 极速赛车大小计划app 河北20选5最新开奖 最全最快的彩票开奖网 股票涨跌幅计算公式软件 安徽快3走势图京天 娱乐之城 黑龙江彩票22选5走势图 最新pc蛋蛋游戏外挂 新手理财入门基础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