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史上第一密探在線閱讀 - 第121章:天搖地動!輝煌巔峰!

第121章:天搖地動!輝煌巔峰!

        井中月望著陵墓里面的千軍萬馬,忽然道:“你說這里面的每一匹馬,每一個人,是不是都是真的?活的?”

        云中鶴不由得嚇了一大跳。

        我的寶貝月亮啊,你這思想要不得啊,太殘忍了。

        秦始皇那么牛逼,也只有不到萬數的兵馬俑啊。而眼前這個巨大的陵墓里面,只怕有幾萬吧。

        而且這個陵墓的規模,也應該超過了秦始皇陵了。

        云中鶴心中是極度不忿的。

        怒帝你當時的大咸帝國雖然牛逼,但也僅僅只是南方強國而已,雖然你的疆域和國力可能是超過了中國位面的古代秦朝,但是論對整個世界的貢獻和影響,你比秦始皇差得遠了。

        你怒帝憑什么建造這么大的陵墓?

        憑什么弄這么多兵馬俑?你這是東施效顰。

        “你說是不是啊?”井中月問道。

        云中鶴道:“月亮,肯定不是的啊。這個世界上沒有那么皇帝這么瘋狂的,真的用近十萬大軍為自己陪葬,這些都是假的,都是兵馬俑,用泥土燒制出來的。”

        井中月道:“我覺得像是真人。”

        然而,她二話不說直接跳躍了下去,進入陵墓之內。

        “月亮,小心,這是有毒氣的。”

        前面那個水銀湖雖然處于穩定狀態,但肯定是有揮發的,水銀蒸汽可是劇毒。

        但是井中月太猛了,云中鶴聲音還沒有喊出,她就已經跳下去了。

        僅僅片刻!

        她就回來了,而且還背著一個巨大的兵馬俑回來了。

        最可怕的是,她跳下去很快,背著兵馬俑回來的時候,還是那么快。

        這可是幾十米的懸崖啊,你背著幾百斤的東西,還爬得這么飛快?

        武功高了不起啊?去白云城留學過了不起啊。

        不過現在儲存的空氣快要耗盡了,趕緊回到地面上去吧。

        ………………………………

        回到地面上。

        這個巨大的兵馬俑躺在云中鶴和井中月的面前。

        老實講啊,沒有了秦始皇兵馬俑那么精致,雕琢得并不栩栩如生,而且色彩也退化了,灰不溜秋的,并不是非常威武。

        云中鶴發現了,這位大咸帝國怒帝很是浮夸啊。

        秦始皇的兵馬俑才一米七七高,你這兵馬俑竟然兩米多高?

        吹牛逼呢?當我沒有看過大咸帝國歷史記載呢?

        雖然只隔了千年時間,但是大咸帝國留下來的記載并不多,像是一個歷史真空一般。

        而其他帝國王朝,歷史記載非常詳盡。

        歸根結底,這個世界其實并不是承認大咸帝國的正統,覺得他只是一個非常突兀的帝國而已。

        如今天下諸國,不管是皇帝還是王,祖上可都是有王族血統的。

        大家互相都是承認的。

        南周和大贏雖然打生打死,恨不得立刻滅了對方。但是兩國都承認對方的皇帝正統,甚至互相承認對方的科舉功名。

        也就是說,你在南周帝國中舉了,萬一你跳槽來了大贏帝國,那你也能夠享受舉人待遇。

        而大咸帝國就沒有這么待遇了,關于大咸帝國,甚至關于怒帝的記載,加起來都沒有幾本,云中鶴還都讀完了。

        但是讀過之后,云中鶴發現,這個大咸帝國對這個世界還是有莫大貢獻的。

        首先整個世界的南方,原本確實一片荒夷,大咸帝國統治了這片土地之后,進行了大量的開發筑城,這樣整個南方才漸漸繁華起來。

        舉一個例子,在秦漢的時候我們的廣東,福建等地方,還都是非常偏遠之地,貧瘠之極,被稱之為流放之地。

        但是到了唐宋,整個南方就得到了巨大的發展。尤其到了宋朝,整個南方已經成為了王朝的經濟中心地帶。

        所以某種意義上,南周帝國的強盛和大咸帝國打下的基礎,也是分不開的。

        “月亮,你要干什么?”云中鶴問道。

        因為他看到井中月拿著一把斧頭。

        井中月道:“把它劈開,看里面有沒有真人。”

        云中鶴頓時無語,你還真是執念啊。這一看就不可能有真人啊,這個兵馬俑兩米多,真當大咸帝國有那么多姚明啊?

        “砰!”井中月一個斧頭劈了下來。

        這個兵馬俑的外殼直接裂開。

        然后……云中鶴頓時毛骨悚然,真的被嚇住了。

        因為,一張真人的面孔猛地出現在他眼前。

        天!

        這兵馬俑里面,竟然是真人。

        這怒帝是瘋了吧,他絕對是瘋了。

        這個人想要成仙,想要在死后繼續統治世界,所以他竟然用這么多真人士兵殉葬。

        井中月飛快刀劈斧砍,很快將整個兵馬俑外殼剝離了。

        然后一個完整的古代武士出現在云中鶴的面前。

        是一個真人武士,而且全副武裝,穿著真鎧甲,手握真戰刀。

        而且面孔依舊處于千年之前的表情,迷醉而又瘋狂。

        但是……

        僅僅幾秒鐘后,這個人的皮膚開始開始變黑,開始快速地腐爛。

        這個過程非常快,僅僅幾分鐘,整個人就從栩栩如生,變成了一具腐尸。

        云中鶴知道原因,這群被殉葬的武士都是先服用了某種藥物,處于迷醉之中,直接被泥土封閉起來,雕琢成為兵馬俑,并且進行烘烤脫水。

        這樣一來,就算千年時間,尸體也不腐。

        而被剝開外殼兵馬俑后,接觸到空氣和水分,他就快速腐朽了。

        云中鶴真是驚呆了。

        這怒帝只怕是瘋子,徹頭徹尾的瘋子。

        他陵墓里面有多少兵馬俑?幾萬,甚至更多一些。

        全部都是真人武士殉葬?

        也就是說,他用了十萬大軍殉葬?難怪怒帝之后,大咸帝國急劇衰敗,不久就分崩離析了。

        這么瘋狂的皇帝,帝國不亡才怪呢,這已經不是一般的暴君了。

        不過井中月竟然一下子就看出來,這兵馬俑里面是真人?

        我的月亮,你也不是正常人啊,可見你內心深處也是殘忍的啊。

        不過,云中鶴很快就釋然了,因為井中月確實內心殘忍。

        上上次,裂風谷和秋水城一戰,她殺了多少人?

        這一次攻打落葉領,她最終還是選擇把莫氏家族的潰兵全部殺光了。

        而且她殺了幾千人之后是完全沒有心理負擔的,不要說做噩夢之類了,她又會恢復到那種恬靜孤寂的狀態。

        她對戰爭保持狂熱狀態,喜好殺戮,而且內心并沒有太多的正義觀念。

        但是她又絲毫不隱藏這一點。

        “傲天,你是不是不喜歡我這樣?”井中月非常敏感,抬起頭問道:“我劈開這個兵馬俑的時候,是不是不應該這么興奮激動?這會顯得我內心變態?”

        云中鶴搖頭道:“我是渣男,騙財騙色,比你又能好得了多少?我是渣男,你是毒女,我們兩人天造地設狗男女。”

        井中月放下斧頭,上前摟住了云中鶴的脖子。

        “其實我一直以來,真的沒有想過要嫁人,因為一旦嫁人之后,我知道我的一切都會暴露無疑,我內心的黑暗,我的殘忍,我的偏激,還有我的瘋狂。”井中月道:“是你逼著我嫁給你的,所以這些負面的東西你都要承擔,你也不許嫌棄。”

        云中鶴忍不住又在她花瓣一般的嘴唇上吻了一口。

        他現在終于明白為何井中月這么艷絕人寰了,因為她狠毒,越毒的花越美,越毒的蘑菇越美。

        越毒的女人,也是越美。

        “我是一個狠毒的女人,但我絕對絕對不會傷害你的,我一定會保護你的,不管到了天涯海角,我都會保護你的。”井中月望著云中鶴,幾乎用發誓的口氣道。

        接下來,云中鶴開始研究這個殉葬的武士。

        剝離掉兵馬俑外殼之后,他竟然也有兩米左右,對于普通人來說,簡直是一個巨人了。

        真的很不正常啊,這個世界男子的平均身高只有一米六幾而已,兩米身高的人不是沒有,但也極其稀罕的。

        “這么高大的兵馬俑,在怒帝陵墓里面有多少?”云中鶴問道。

        井中月道:“這些都是怒帝親衛,差不多有上萬。”

        上萬?!

        云中鶴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這就更不正常了啊。

        怒帝就算收集全國,也很難收集到上萬個兩米高的巨漢吧。

        接下來,云中鶴開始研究這個殉葬武士的鎧甲和武士。

        雖然談不上光潔如新,但真的沒有腐爛。盡管串聯甲片的繩索已經腐朽斷裂了,但是這些甲片依舊是完好的,甚至沒有什么銹跡。

        也就是說,只要將這些甲片重新用皮繩串聯,就可以成為一幅新鎧甲。

        還有戰刀。

        井中月拿出了家中的戰刀,互相對砍。

        “砰!”

        井氏家族高價買來的戰刀竟然直接被砍斷了。

        云中鶴真的驚呆了,這……這太匪夷所思了啊。

        存放了千年的戰刀,盡管是被泥傭封閉隔絕空氣,但依舊這么鋒利,完全不正常啊。

        怒帝那可是千年之前了,他的鍛造工藝就超過現在了?

        云中鶴仔細看這些戰刀,刀刃上竟然是藍色,很顯然經過了最嚴苛的淬火。

        這戰刀,竟然是百煉鋼。

        這個世界千年之前,就有鋼了?云中鶴還打算用煉鋼之法作為戰略資源,狠狠發達一筆呢。

        但怒帝陵墓里面,竟然就有百煉鋼戰刀了?

        太瘋狂了。

        但現在云中鶴看過了南周帝國的戰刀,也看過了無主之地最精銳的戰刀,全部都是鐵刀,沒有鋼啊。

        難道說,怒帝的鍛造和冶煉技術,反而失傳了?

        說來真是可笑,當時云中鶴為了欺騙澹臺滅明,鍛造了幾把鋼刀,而且還用了九牛二虎之力,鍛造了一支合金匕首,然后經過做舊,欺騙他說這是怒帝陵墓里面挖出來的。

        當然,澹臺滅明沒有受騙。

        沒有想到,這怒帝陵墓里面真的有寶刀啊。

        足足好一會兒,云中鶴道:“月亮,我們發達了,我們發大財了。”

        井中月點了點頭。

        確實發達了,因為怒帝陵墓里面,有近十萬兵馬俑。

        雖然眼前這個兩米多高的怒帝近衛僅僅只有一萬,剩下都是普通的將士,但是想必鎧甲和兵器也差不到哪里去。

        近十萬鎧甲和戰刀!

        這真是一筆天文數字的財富啊。

        至于這陵墓里面有沒有金銀財寶,那就完全不重要了,不僅僅井中月看不上這些東西,云中鶴也看不上。

        不過有點奇怪啊,既然這怒帝陵墓里面有這么多的寶貝,井氏家族祖先為何沒有全部挖掘出來,全部用來擴張基業呢?

        這里面的寶藏,用來建一個小強國都夠了啊。

        不過,云中鶴很快也想明白了里面的原因。就算這十萬鎧甲和兵器放在他的面前,他能變出十萬大軍嗎?

        變不出來的!

        十萬大軍,至少需要三四百萬的子民,需要二十萬平方公里的土地,需要無數的糧食,無數的賦稅才能養得起。

        不是說有鎧甲和兵器,就有軍隊的。

        但不管如何,云中鶴和井中月都發達了。

        “寶貝,你發財了。”云中鶴道。

        井中月道:“糾正一下,是我們發財了。”

        云中鶴道:“月亮,我帶著你去看一樣東西。”

        然后,云中鶴回到自己的實驗室小院里面,拿起了一包黑火藥,兩個人手牽手,來到城外的某個荒郊野嶺。

        “月亮,你不是最喜歡火嗎?這是火的一種高級形態,你一定會喜歡的。”云中鶴來到一個廢棄的石屋里面,把火藥包放在里面,然后牽出了長長的引線。

        “月亮,你來點。”云中鶴將火把遞給了井中月。

        井中月美眸充滿了興奮,仿佛是收到生日禮物的小女孩一般。

        她屏住呼吸,用火把點燃了引線。

        然后,云中鶴拉著井中月跑開很遠,躲在一塊巨石后面。

        片刻之后!

        “轟!”

        一聲巨響,震耳欲聾,如同雷霆一般。

        然后,那個廢棄的石屋直接粉身碎骨,四處飛濺。

        云中鶴為了達到強烈的視覺效果,一下子用了幾十斤的火藥包。

        果然!

        井中月完全驚呆了,她徹底被驚艷了。

        她熱愛這個東西,她喜歡這個東西。

        太有破壞力了,太有殺傷力了,完全和她內心的殺戮沖動是契合的。

        她牽著云中鶴直接來到爆炸中心,貪婪地嗅著火藥爆炸之后的味道。

        太香了,太迷人了。

        而且,竟然讓她情動了。

        于是,她又將云中鶴撲倒了。

        “月亮,這……這荒郊野嶺的,不好吧。”

        ……………………

        半個時辰后!

        井中月絕美臉蛋酡紅道:“傲天,這一戰我們贏定了。”

        云中鶴一邊用力喘息,一邊點頭。

        井中月道:“澹臺滅明十萬大軍集結在我們城墻之外的空地上,那里對應的正好是怒帝陵墓的水銀湖泊,我們將那些巨大石柱全部炸斷,屆時縱橫幾里的地面,全部塌陷,把澹臺滅明的十萬大軍,全部埋葬。”

        云中鶴道:“對,你和我的想法不謀而合。”

        井中月雪膩一般的肌膚,竟然冒起了一陣陣雞皮疙瘩,很顯然極其興奮。

        “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等待那一日的到來了。”

        接著井中月問道:“剛才那個會爆炸的東西,叫什么名字?”

        云中鶴道:“這是我送給你的禮物,名字叫月亮火。”

        “太浪漫了,我好喜歡,我愛你。”井中月又變成了烈火,猛地撲了過來。

        云中鶴發出一陣陣哀嚎。

        當日云中鶴求婚的時候,準備了一個這么大的寶石戒指,結果井中月并不是非常喜歡。

        現在把火藥送給她,她就興奮成這樣子。

        我送火藥給你,你說好浪漫?

        你這骨子里面也太暴力了啊。

        ………………………………

        又半個時辰后。

        “月亮火,月亮火,這個名字真美。”井中月目光溫柔如水。

        “云中鶴,這是你送給我獨一無二的禮物,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這一天的。”

        “傲天,我發誓,不管到天涯海角,我都會保護你,我不會傷害你一根汗毛的,我也不會讓別人傷害你一根汗毛的,請你相信我。”

        云中鶴喘息道:“月亮,我非常感動。但是你口口聲聲什么天涯海角要保護我,這句話怪怪的。不都是男人保護女人嗎?”

        井中月把手放在云中鶴的面前,握成了一個粉拳,道:“這是什么?”

        “拳頭!”云中鶴道。

        “對,拳頭。”井中月道:“沙包一樣大的拳頭。”

        云中鶴無語,你這沙包也太小了,而且哪有這么晶瑩剔透的粉嫩沙包?

        下一秒鐘,井中月這個粉拳猛地砸了出去。

        “砰!”一聲巨響。

        旁邊一棵樹,直接被她這粉拳打斷了。

        一棵樹啊,碗口粗的樹啊,被她這小嫩拳一下打斷了。

        云中鶴一時間幾乎都沒有呼吸了。

        再看井中月的粉拳,連一絲傷痕都沒有。

        她輕輕地在粉拳行吹了一口氣,道:“現在還覺得怪嗎?”

        云中鶴搖頭。

        井中月道:“是你保護我,還是我保護你。”

        “是你保護我,女俠。”云中鶴道,然后他腦子里面浮現出一句話。

        人家用小拳拳,捶你胸口。

        他云中鶴的胸口,如果被眼前這個小拳拳捶中的話,就不是死活的問題,而是直接變成肉泥了。

        “云中鶴,我愛你,我要保護你一輩子。”

        呃!

        雖然聽上去很怪,但我還是很感動。

        “云中鶴,我們去造月亮火吧,越多越好,越多也好,最好把整個城主府都堆滿了。”井中月道。

        云中鶴道:“然后你用火一點,讓整個城主府徹底粉身碎骨?”

        井中月一愕道:“原本我沒有這么想,但是你現在一說,我就特別想那么做,而且興奮得渾身發抖。”

        呃!

        月亮,我錯了!我作為精神病院的院長,不應該引導病人走向極端的。

        我們x精神病院,還有一張空床位,你要不要考慮一下入院?

        從今以后,我們兩個人在精神病院內,雙宿雙飛?

        此時,井中月忽然道:“云中鶴,我有點想要改名字了。”

        改名字?為什么?

        云中鶴發現,雖然自己腦回路已經很清奇了,但有些時候還是跟不上井中月的思路。

        至少此時,他真的不知道井中月為何說出這句話。

        兩個靜靜地躺著,面對面距離不到一寸,觀察對面的面孔。

        “云中鶴,你這張臉太俊美了,不像是真的。”井中月道。

        云中鶴道:“你這張臉才不像是真的,完美到了極致,如同上天雕琢出來一般。”

        井中月道:“我看過一本非常詭異的書,說有一個妖怪,能夠把人皮剝下來,劈在自己身上,我覺得你就是這個妖怪。”

        云中鶴道:“那我就把你的皮剝下來,披在我自己身上。”

        井中月道:“然后每天晚上,你就困覺自己嗎?”

        云中鶴頭皮發麻。

        月亮,你這不是飆車,你這是嫦娥一號啊,慢點飛,夫君我追不上了啊。

        ………………………………

        接下來一個月!

        整個無主之地徹底沸騰了,甚至稱得上是風起云涌。

        澹臺滅明以諸侯聯盟大會的名義,向裂風城派出了第一波使者。

        內容只有一個:交出南周帝國密探老千,也就是云中鶴,否則后果自負。

        井中月沒有理會,直接將諸侯聯盟大會的使者狠狠鞭笞,然后驅逐出了裂風城。

        接下來,澹臺滅明又派出了第二波使者。

        內容依舊是:交出南周帝國臥底云中鶴,否則諸侯聯盟大會將采取軍事制裁。

        井中月這一次砍斷了使者的雙手,然后逐出裂風城。

        此時,整個諸侯聯盟徹底被激怒了。

        你井中月死保云中鶴這個小白臉也就罷了了,兩國交戰不斬來使,你竟然還砍掉使者的雙手,太囂張,太跋扈了。

        澹臺滅明派出第三波使者,送來了最后通牒。

        請井中月立刻交出云中鶴,否則井氏家族將灰飛煙滅,勿謂言之不預。

        井中月這一次,直接親手砍掉了諸侯聯盟大會使者的腦袋,整整九顆腦袋。

        她如此強硬的反應,反而把諸侯聯盟大會徹底驚住了。

        這……這么瘋狂的嗎?

        之前白銀慘案的時候,你井中月一再妥協,一再委曲求全的啊。

        如今,強硬到癲狂的地步。

        簡直是瘋子,簡直是作死啊。

        你明明知道澹臺滅明正在尋找開戰的名義,現在你不是拱手送上嗎?

        你這激怒的不是澹臺滅明,你這是激怒了整個無主之地的諸侯啊。

        你殺掉的這些使者,可不僅僅是澹臺家族的啊?

        井氏家族就活得這么不耐煩了嗎?

        在井中月如此強硬殘忍的回應下,諸侯聯盟大會徹底被激怒了。

        幾乎所有的諸侯都同仇敵愾。

        然后,澹臺滅明以諸侯盟主的名義,發出了一篇討伐檄文。

        檄文內容,給井中月列下了十九項大罪。

        殘忍好殺,勾結南周帝國,這都是最基本的罪行了。

        總之在這篇檄文中,井中月和云中鶴這對狗男女,完全是罪大惡極,天地難容,應該天誅地滅。

        這篇檄文傳到了無主之地每一個諸侯府中。

        加上井中月殘殺使者的行為,使得整個無主之地都被徹底點燃了。

        澹臺滅明是一個高明的梟雄,最擅長的就是造勢,就是黨同伐異。

        沒有想到,井中月竟然如此配合,所以結果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完美。

        在他的瘋狂造勢下,所有的諸侯都不得不站隊。

        裂風谷井氏家族變得臭名昭著,成為了無主之地公敵,這個時候別說同情裂風谷了,就算是不討伐裂風谷井中月,也會被當成罪人的。

        整整造勢一個半月。

        整個無主之地討伐井中月的聲浪,如同熊熊火焰,越燒越猛烈,越燒越高。

        每一個諸侯,都要發出討伐檄文,共同宣討裂風谷井氏家族。

        每一天,都有幾百篇文章,瘋狂大罵云中鶴和井中月,簡直罵到了祖宗十八代,極盡羞辱,極盡踐踏。

        尤其是云中鶴,所有的丑事都被揭露了,簡直是一個卑賤,下流,猥瑣,貪婪到極致的男人。

        這樣的人,簡直壞得流膿,比糞坑里面的蛆蟲還要惡心下賤。

        幾千上萬份討伐檄文,如同雪片一般飄灑在整個無主之地的上空。

        大贏帝國這邊看呆了,南周帝國那邊也看呆了。

        我……我日。

        這是什么情況啊?

        這是我們兩大帝國的決戰舞臺啊,怎么我們還沒有開戰,你們無主之地就就演得熱火朝天了,竟然是一副瘋狂大決戰的架勢?

        聲討到了極致之后!

        澹臺滅明一聲令下,無主之地所有諸侯組建聯軍,討伐裂風谷,將井氏家族從這個世界徹底抹去。

        頓時,無主之地五十萬平方公里的地面上,天搖地動。

        幾十家諸侯兵馬開始匯聚。

        原本按照澹臺滅明的計劃,是所有諸侯兵馬在四個地方集結,然后從四面八方攻打裂風谷。

        但是,沒有想到這個造勢如此成功。

        他澹臺滅明的聲望上升到了極致,一揮手整個無主之地所有諸侯立刻馬首是瞻,一副風雨從龍的架勢。

        大戲既然演到這里,那消滅井氏家族,占領裂風城就只是順帶了。

        更重要的就是要表現給兩大帝國看,我澹臺滅明何等威風,何等崇高,簡直就是無主之地之主,揮手之間,就可以召來十萬大軍。

        你們兩大帝國雖然強大,但我們整個無主之地三十幾家諸侯加在一起,也足足有二十萬大軍。

        這二十萬大軍,盡在我澹臺滅明之手。

        所以接下來這個大局,我澹臺滅明也是棋手,我就是要裂土封王。

        我澹臺滅明手握二十萬大軍,就是能夠左右你們兩大帝國的勝負,甚至能夠改變你們的命運。

        為了演出這一場大戲。

        澹臺滅明硬是將攻打裂風城的日期延后了半個多月,就是為了來一場宏大的誓師大會。

        說是誓師大會,簡直就是沙場秋點兵。

        整整十萬大軍,集結在澹臺城外的巨大空地上。

        兵過一萬,無邊無際。兵過十萬,接天徹地。

        這十萬大軍鋪開在地面上,真的黑黑壓壓,無邊無際。

        之前澹臺滅明覺得,自己很難召集真正的十萬大軍,頂過六七萬左右,然后號稱十萬。

        沒有想到瘋狂的井中月成全了他,斬殺使者的行為,徹底激怒了其他諸侯。

        所以這十萬大軍,變成了實打實的十萬大軍。

        澹臺滅明在高臺之上,朗聲宣讀了最后一篇討伐檄文。

        這篇檄文,慷慨激昂,水平極高。

        仿佛討伐裂風城井氏家族不是為了我澹臺滅明,而是為了整個無主之地,為了整個天下正道。

        這篇檄文,僅僅千言,但是字字千金。

        念完之后!

        澹臺滅明將帥旗交給了澹臺鏡。

        從此之后,澹臺家族世子澹臺鏡就是這十萬聯軍的主帥,第二諸侯寧氏世子,寧無忌是十萬聯軍的副帥。

        “為了無主之地之將來,為了天下正義,我命爾等,將井氏家族徹底消滅。”

        眾將聞之,躬身拜下,大聲高呼:“我等發誓,此戰一定將井氏家族徹底從這個世界上抹去。將井中月和云中鶴這對狗男女,扒皮抽筋,凌遲處死!”

        “斬盡殺絕!”

        “斬盡殺絕!”

        十萬大軍,齊聲高呼,響徹云霄,天搖地動。

        澹臺滅明看著這十萬大軍,聽著著咆哮雷霆,渾身熱血沸騰,感覺人生已經到了新的顛覆。

        面對此情此景,正好賦詩一首。

        澹臺滅明一身麻布長袍,仿佛書生一般。

        他自己經常說,他能耐小,野心更小,完全沒有稱王稱霸之志,只想著茍全性命于亂世,并且號為孤山老人,一天到晚不是煮茶,就是看書。

        所以醞釀片刻,詩曰:

        鳴笳伐鼓出澹臺,憑軾風城萬騎從。

        每飯未嘗忘咸城,一編今已盡怒皇。

        行專閫外紓籌策,歸向尊前論折沖。

        莫道書生無劍術,箾中霜色吐芙蓉。

        全場十萬大軍靜寂,聽著澹臺滅明賦詩。

        雖然聽不懂,但是覺得很牛逼,豪氣沖天。

        念詩完畢!

        澹臺滅明猛地拔劍,大聲高呼道:“大軍出發,消滅裂風城!”

        頓時,十萬大軍浩浩蕩蕩。

        潮水一般,朝著裂風谷的方向,狂涌而來。

        頓時間!

        裂風谷井氏家族的末日,仿佛降臨。

        …………………………

        注:今天依舊更新一萬五,諸位恩公有月票給我嗎?糕點竭盡全力了!

真人捕鱼比赛多种电玩 今日股票是涨是跌 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 安徽体彩11选五揭秘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与开奖结果 贵州快三今天开奖直播 拖码和胆码怎么选 浙江11选5中奖条件 浙江十一选五一定牛 幸运飞艇和快乐飞艇 股票配资风险大_杨方配资靠谱 上海天天彩选4规则 中国福彩吉林快三预测 给我查一下3d图谜总汇 天津福彩快乐十分技巧 河南今天快三开奖预测 内蒙古11选5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