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史上第一密探在線閱讀 - 第101章:狗男女

第101章:狗男女

        巨大的浴池里面。

        寡婦寧清反而徹底放開了,慵懶地在池子里面游弋著。

        “小玨,你還呆著做什么啊?”澹臺浮萍嬌聲道:“大家都是女子,害怕什么啊?”

        云中鶴一咬嘴唇,臉蛋通紅,完美地扮演了一個女學生應該有的羞澀。

        他穿著單薄的衣衫,走到池子里面,來到澹臺浮萍的身后。

        澹臺浮萍遞過去一個胰子,道:“給我打胰子。”

        云中鶴接過,在她粉嫩的后背上打胰子。

        “來,我給你打胰子。”澹臺浮萍嬌聲道:“都是女人你怕什么,哪有穿著衣衫洗澡的啊?”

        接下來,云中鶴靜靜地往澹臺浮萍身體上打胰子,并且用毛巾擦拭。

        澹臺浮萍呼吸微微急促,臉蛋也通紅起來。

        足足好一會兒,她嘆息一聲道:“今天晚上發生的一切,我會一輩子都記住了,這個世界上竟然有如此才華橫溢的人,偏偏還是一個惡棍,一個變態,小玨你說呢?”

        云中鶴用女子聲音道:“澹臺小姐你說的誰啊?我怎么聽不懂呢?”

        澹臺浮萍望著云中鶴的女子面孔,嬌聲道:“小玨,你長得真美,難怪寧清姐姐這么喜歡你。”

        接著,澹臺浮萍閉上美眸,嘆息道:“走吧,你們兩個人走吧。”

        寧清二話不說,從池子里面起身,換上干凈的裙衫,帶著云中鶴直接走了。

        而澹臺浮萍自言自語道:“走吧,走吧,走得越遠越好。”

        ………………

        依舊是那個小廳之內。

        “主君,云傲天帶來了。”

        片刻后,這幾天一直都被關在地牢里面的云傲天被帶到澹臺滅明面前。

        “你,不是真正的云傲天?”澹臺滅明問道,聲音非常平靜,沒有任何威脅。

        但卻讓人充滿了無限的恐懼。

        花滿樓立刻跪下,叩首道:“對,我……我不是真正的云傲天,我是裂風城錦衣司的一名密探,最擅長扮演乞丐。”

        澹臺滅明道:“那真正的云傲天呢?”

        花滿樓跪下叩首道:“我,我不知道啊。”

        云萬血道:“澹臺大人,真正的云傲天肯定是寧清身邊的那個女學生,將她們抓來,嚴刑拷打就可以了,或者索性扒光衣衫,驗明正身。”

        澹臺滅明淡淡道:“一直以來,我是表現得太慈祥了嗎?竟然有人如此欺我?辱我?”

        然后,他下令道:“來人啊,去將寧清和他身邊的那個女學生抓來。”

        “另外,去搬兩個大火爐來,足夠把人塞進去燒死的大火爐。”

        “是!”一名頂尖高手躬身,帶著幾十名武士怒氣沖沖而去。

        ………………

        澹臺家族的某個院落,寧清就住在這里。

        此時云中鶴依舊是秀美女學生的樣子。

        寧清盯著云中鶴良久,她當然知道今天一切表演者是云中鶴,所以她也被迷得七葷八素。

        “現在你滿意了?你又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寧清冷笑道:“我這個無用之人,可以拋棄一邊了。”

        云中鶴道:“不,這個任務還沒有完全結束,還差最后一步的華麗高潮。”

        寧清道:“難道剛才還不是高潮嗎?”

        “不,不是。”云中鶴道:“接下來,才是真正的華麗高潮,整個計劃的圓滿結束。”

        寧清顫抖道:“什么意思?”

        云中鶴道:“我的計劃在沒有執行的時候是完美的,但一旦執行出來,就有破綻了。”

        不學無術的井無邊表現太逆天了,就算能夠騙過在場眾多學生,絕對騙不過澹臺滅明。

        “清兒,我們已經被識破了。”云中鶴嘆息道。

        “怎么可能?”寧清顫抖道:“剛才澹臺浮萍表現得很正常啊。”

        “這還正常啊?”云中鶴道:“她就差完全說出來了,她叫我們走得越遠越好。”

        寧清道:“那她還讓你給她打胰子,還讓你擦背?”

        緊接著,寧清嬌軀一顫,道:“我懂了。”

        云中鶴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云萬血已經去揭發我了。”

        云中鶴繼續道:“云萬血此人對我們敵意最深,我的口技他感受最深,我扮演女人他也感觸最深,而且他對寧清有狼子野心,所以時時刻刻都會盯著她。我之前在寧清被窩里面已經扮過一次女人了,所以他早就盯上了扮成女學生的我。”

        寧清道:“那他為何不早告發你?”

        云中鶴道:“他就是要等到我徹底欺騙了澹臺滅明,徹底激怒這位第一諸侯,然后借澹臺滅明之手把我殺了。”

        可以想象,一旦澹臺滅明得知自己被騙會是何等震怒?他可是第一諸侯啊,無主之地的霸主。

        云中鶴這個乞丐竟敢玩弄他,這是何等恥辱?

        寧清道:“那你豈不是有生命危險?那你快走,那你快走。”

        “走?我當然不走。”云中鶴冷笑道:“我還要給聯姻計劃畫上一個完美的句號呢。云萬血我要殺我,那真是巧了,我今天晚上也要殺他!”

        “清兒,很快就有人來抓我們了,千萬不要怕,我們一定會安然無恙的,一切都在計劃之內。”

        寧清冷笑道:“反正被你利用完了之后,又要被你無情拋棄,我又擔心什么啊?大不了一死而已!”

        此時,外面傳來了急促腳步聲。

        房門猛地被踢開,十幾個澹臺家族高手猛地沖了進來。

        為首的一人,身高兩米,雄壯霸氣,一看就知道是頂級高手。

        “我叫澹臺焚。”頂級高手目光落在云中鶴身上,緩緩道:“真是不敢相信啊,你竟然是一個男人,難道真的如同傳說中的那樣雌雄莫辨?”

        云中鶴笑道:“讓你見笑了。”

        這次,他沒有再隱瞞聲音。

        “果然是男人,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啊!”澹臺焚眼睛瞬間睜大。

        “云傲天,你的陰謀被識破了,膽真是自尋死路!”

        “寧清,你竟然跟著云傲天一起謀害澹臺大人,今天晚上就一起死吧。”

        “來人,將這對狗男女全部拿下,帶走!”

        然后,幾十名澹臺家族武士壓著云中鶴和寧清二人,朝著澹臺滅明的樓閣走去。

        ………………

        依舊是澹臺滅明那個熟悉的樓閣之內。

        大廳之內,依舊有一個小水車,一個小水池。

        澹臺滅明依舊在舀水煮茶。

        只不過此時這里的空氣很熱,因為多了兩個大火爐,足夠將整個人塞進去的火爐。

        這種火爐是用來煉鐵的。

        這里的溫度,簡直高得驚人。

        但是澹臺滅明臉上依舊一滴汗水都沒有出,顯然內功極高。

        他的面前跪著一個人,假云傲天,也就是乞丐花滿樓。

        “裂風城還真是人才濟濟啊,出了一個云傲天就已經非常了不起了,沒有想到竟然還有一個你。”澹臺滅明道:“你叫什么名字。”

        此時乞丐花滿樓已經完全沒有之前假扮云傲天的狂態了,顯得非常卑微,跪在地上諂媚道:“啟稟澹臺大人,奴才名叫花滿樓。”

        “花滿樓?”澹臺滅明道:“多么好聽的名字啊,你很了不起啊,假扮云傲天我一直都沒有識破。”

        花滿樓道:“因為您從未見過云傲天,所以也就無所謂識破了。”

        澹臺滅明道:“不,是你表現太優秀了。從你和我見面的第一次,你向我展示白磷自燃,又向我展示削鐵如泥的匕首,又試圖用怒帝陵墓來欺騙我,種種表現優秀得無以復加。正式這種優秀,才讓我覺得你就是云傲天。”

        花滿樓道:“慚愧,這一切都是云傲天大人的計劃。我只是根據劇本演戲而已,我是一個無能之輩,唯一擅長的就是演戲。”

        “跟著劇本演戲?”澹臺滅明目光一縮。

        花滿樓道:“對,練習了幾個月。”

        澹臺滅明道:“那這位云傲天大人真是智近乎妖啊。”

        花滿樓道:“奴才這輩子就沒有佩服過誰,但對云傲天大人,真正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澹臺滅明緩緩道:“很快,你敬佩的云傲天就要送來了。”

        ………………

        半刻鐘后!

        云中鶴和寧清二人,被押解到了這個小廳之內。

        澹臺滅明看了云中鶴一眼,目光還是稍稍抽了一下下。

        寧清身邊的這個女學生,她其實還是稍稍注意過一下的,但現在確定她是云中鶴再看,感覺就完全不一樣了。

        沒有想到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人可以如此雌雄莫辨。

        雖然眼前這個女學生長相并不是絕美,但依舊毫無破綻啊。

        不管是氣質,體態,皮膚,都完全是女子模樣。

        這云中鶴究竟是什么人啊?

        “云傲天,我們這應該算是真正第一次見面?”澹臺滅明道。

        云中鶴躬身道:“其實幾天之前就見過了,當時我跟在寧清大人身后,來拜見過您。”

        澹臺滅明又朝著寧清舉杯致意道:“久違了,寧清夫人。”

        寧清一絲不茍,朝著澹臺滅明行了一禮。

        “兩位請坐。”澹臺滅明道。

        從頭到尾,他都沒有表現出憤怒的情形,反而顯得非常冷靜。

        但這種大人物,越是冷靜,就越是可怕。

        澹臺滅明道:“有一位故人,或許你們想要見見。”

        然后,一個人影走了進來,果然是云中鶴的老敵人,諸侯聯盟商會的會長云萬血。

        “久違了,云傲天大人。”云萬血進來之后,嘖嘖出聲道:“每一次見到你,都是如此之別致。”

        云中鶴笑道:“久違了,云萬血大人。”

        云萬血目光望向了寧清,微笑道:“好久不見啊,我的弟媳。”

        寧清面色冰冷,完全不理。

        云萬血微笑道:“不急,不急,今天晚上我們時間有的是,完全可以一件一件,理得清清楚楚。然后我將你們這對狗男女的皮一寸一寸扒下來,讓你們清楚地感受到,什么是真正的地獄。”

        …………

        注:第一更送上,拜求保底月票,諸位恩公。

真人捕鱼比赛多种电玩 甘肃体彩泳坛夺金 网赌的钱要回来的方法 华人博彩网 11选5中奖号码走势图 pk10猜冠军技巧稳赚 广东十一选五玩法说明 山西体彩11选5下载 新浪股票 福建11选5快开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基本 北京pk10投注方法稳赚 赢咖娱乐是个什么公司 第一理财网 深圳福彩官网首页 北京pk拾计划网 甘肃11选5选号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