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史上第一密探在線閱讀 - 第95章:偷心奸賊!又要浪翻天

第95章:偷心奸賊!又要浪翻天

        云中鶴話音剛落。

        “當!”

        頓時里面的琴弦斷了,然后傳來了一陣殺氣。

        云中鶴繼續朝里面走了進去。

        “鏹!”里面傳來了拔劍之聲。

        “你想死的話,就再往前一步試試看?”接著傳來女人冰冷的聲音。

        云中鶴一咬牙,直接推開門,走進了樓閣之內。

        片刻后!

        傳來了一陣劍劈砍的聲音。

        “砰!”

        里面的桌子被劈了。

        “砰!”

        里面的凳子被劈了。

        “你再敢往前一步,我就殺了你,別以為我不敢殺你。”女人道。

        又片刻后。

        傳來了親吻聲。

        再然后,傳來云中鶴的慘叫聲。

        接著,傳來女人的哭泣聲。

        “你這個孽障,當日無情拋棄我,今日為何又來招惹我?”

        ………………

        半個時辰后!

        寧清背著身體,依舊在哽咽抽泣。

        “你就只會作賤我嗎?”

        云中鶴沒有回答。

        “你怎么知道我在這里?”寧清又問道。

        云中鶴道:“云萬血那個惡棍天天都在找你,想要禍害你,所以你當然要藏得好一些,住在一個他不敢來的地方。你和澹臺浮萍是閨蜜,整個無主之地你唯一能躲的地方,也就是她的秘密別院了。”

        寧清怒道:“現在你又得逞了,又成功踐踏我的尊嚴,你滾吧。”

        云中鶴柔聲道:“清兒,我囑咐你的事情,千萬別忘記了啊。”

        “滾!”寧清忍無可忍,直接掀開被子,一把將云中鶴踢了下來。

        云中鶴道:“寶貝,真的十分重要,關乎命運啊。”

        “滾,滾,滾……”

        ………………

        云中鶴走出了秘密別院,來到外面的樹林。

        井中月盤坐在那里一動不動。

        唉,經歷過寧清這樣的絕色之后,才更加明白井中月究竟有多美。

        “主君,走吧!”云中鶴道。

        井中月睜開美眸,翻身上馬,和云中鶴共騎離去。

        從頭到尾,她一句話都沒有問。

        足足好一會兒,井中月道:“她很關鍵嗎?”

        “對!”云中鶴道:“在接下來的博弈斗爭中,寧清至關重要,直接關乎輸贏。”

        這真是奇怪了,經歷了上一次事件之后,寧清在無主之地應該沒有任何影響力了啊。

        她已經失去了權威,失去了公平公正,唯一有的只有美麗的容顏了。

        怎么可能決定斗爭的輸贏?

        ………………

        澹臺家族內。

        第一諸侯澹臺滅明依舊在舀水。

        莫秋少主躬身拜下道:“侄兒來向澹臺家主請罪。”

        澹臺滅明揮手道:“時間寶貴,直入主題。”

        “是!”莫秋少主道:“昨日我莫氏家族出了大丑,被裂風谷的云傲天玩弄于鼓掌之中。”

        澹臺滅明道:“再直接一些。”

        莫秋少主道:“接下來,云傲天肯定會來澹臺家族向您要求聯姻,只有這樣裂風谷井氏家族才能真正渡過危機。若不出意料,他會用白銀鹽場來做聘禮,為井無邊迎娶澹臺浮萍小姐。”

        澹臺滅明道:“這個聘禮,是足夠大方的。”

        莫秋少主道:“在此,我也為舍弟莫幽向澹臺浮萍小姐求婚。”

        澹臺滅明道:“莫幽?可是大西書院的第一才子?幾年前他在畢業大考獲得第一名,并把第二名遠遠甩在身后,我見過他,對他的才華也非常驚艷。”

        莫秋道:“正是舍弟,論武功他不如我。論文采,我差他很遠。澹臺浮萍小姐也是大西書院第一才女,和舍弟莫幽,天造地設的一對。”

        澹臺滅明道:“我沒有記錯的話,浮萍比莫幽大了幾歲?”

        “三歲半!”莫秋道:“女大三,抱金磚。另外我莫氏家族愿意獻上三千鎧甲和兵器,加上每年落葉領三成糧食作為聘禮。”

        這個手筆,真是天大了。

        三千鎧甲和武器,本就是一筆巨大的財富。關鍵這更是向澹臺家族表示,莫氏家族沒有擴軍的野心,從此之后愿意俯首稱臣。

        這里天氣很熱,一年兩季糧食沒有任何問題。

        所以落葉領每年產量三百萬石左右,三成就是一百萬石。

        這一百萬石糧食的價值,可超過白銀鹽場每年五十萬兩的收益。

        大爭之世即將到來,糧食的價值遠超銀子。

        所以莫秋這聘禮遠超裂風谷給的白銀鹽場。

        為了斷絕裂風谷生路,為了斷絕云中鶴生路,這莫秋可真夠大方的。

        澹臺滅明從活水中舀了一壺,然后開始煮茶。

        煮好茶,便為莫秋倒了一杯。

        這態度明顯好轉啊。

        莫秋道:“侄兒,還有肺腑之言。”

        澹臺滅明道:“說。”

        莫秋道:“云傲天此人太妖,破壞力太大,不適合活在這個世界上,更不能讓他在無主之地興風作浪。”

        澹臺滅明道:“此話怎講?”

        莫秋道:“他神不知鬼不覺地讓簽好的契約自燃灰飛煙滅,而且還偽造了一份完全看不出破綻的契約。他能模仿我父親的字跡,祝天放院長的字跡,那明日也能模仿您的字跡,屆時他帶來的危害完全是不可估量的。”

        頓時,澹臺滅明目光一縮。

        莫秋道:“他有這等本領,破壞力太強了,應該立刻除之。”

        澹臺滅明沒有說話,只是又為莫秋倒了一杯茶。

        莫秋沒有繼續煽風點火,而是靜靜飲茶,然后等待澹臺滅明的回應。

        整整半刻鐘后,澹臺滅明終于開口了。

        “莫秋你回家去,讓莫幽來一趟,和浮萍見見面。”

        莫秋大喜,起身拜下道:“是!”

        然后,莫秋離去,翻身上馬,離開澹臺城,返回洗玉城。

        云中鶴,你若再敢來澹臺家族求婚的話,只有死路一條了。

        ………………

        井中月和云中鶴回到了裂風城內。

        “那個人,準備好了嗎?”云中鶴問道。

        冷碧道:“已經準備了半個多月了。”

        云中鶴道:“井無邊練得怎么樣了?”

        冷碧道:“練了整整兩個月,簡直天賦驚人,毫無破綻。”

        云中鶴道:“那個墓穴準備好了嗎?”

        冷碧道:“完全妥當了。”

        云中鶴道:“把那個人叫進來吧。”

        片刻后,一個人走了進來。

        是一個老熟人,就是云中鶴擺攤算命遇到的那個老乞丐,給他送飯那個。

        他其實是裂風城的一個密探,云中鶴剛剛在偏僻處擺攤算命就被他盯上了,因為他覺得非常怪異。

        之后許安蜓小姐姐給云中鶴送了一次飯,也被他看到,并且匯報上去。

        總之,云中鶴差點在這個人身上翻車。

        “拜見云傲天大人,從今以后我就是您的走狗了。”那個老乞丐進來之后,立刻五體投地拜下,目光無比諂媚。

        云中鶴看著此人良久,不斷點頭,他果然是最佳人選。

        “訓練了那么久,結果如何?”云中鶴問道。

        那個乞丐道:“練習整整幾個月,加上藥物,已經毫無破綻。”

        還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云中鶴問道。

        那個乞丐叩首道:“奴才叫花滿樓,您以后就叫我小花吧。”

        云中鶴聞之大笑。

        此戰他準備幾個月了,絕對是志在必得。

        出發,前往澹臺家族!

        ………………

        澹臺家族內。

        澹臺滅明依舊在水車面前舀水。

        “裂風城,錦衣司,第三主簿,云傲天,拜見澹臺大人。”云中鶴拜下。

        澹臺滅明道:“你就是云傲天?”

        云中鶴道:“是,小人便是云傲天。”

        澹臺滅明道:“何事?”

        云中鶴道:“來向澹臺浮萍小姐求婚,我裂風谷愿意獻出白銀鹽場所有收益,作為聘禮。”

        澹臺滅明笑道:“真是好大的手筆。”

        眼下的局面非常清楚。

        裂風谷危機未解,反而愈演愈烈。

        僅有的那點糧食,吃不了多久了。

        想要破局,想要奪回落葉領,必須和諸侯盟主澹臺家族聯姻。

        澹臺滅明道:“云傲天,有一件事情想要問你。”

        云中鶴道:“盟主請講。”

        澹臺滅明道:“你是如何讓那兩份密約在盒子里面灰飛煙滅的?”

        云中鶴道:“非常簡單,井中月城主的大印上有一種叫白磷的物質,是我研制出來的。天氣涼快的時候,它非常穩定。而天氣一熱,它就會自燃。”

        澹臺滅明道:“這般神奇?”

        云中鶴道:“我表演給盟主看。”

        然后,云中鶴小心翼翼拿出一只瓷瓶,里面放著的是白磷。

        瓷瓶里面所有的空氣都被抽走了,所以它不會自燃。

        云中鶴將白磷倒在一張紙上,然后放在陽光之下照射。

        僅僅片刻之后。

        “轟……”白磷直接自燃了,將那張紙燒得灰飛煙滅。

        澹臺滅明道:“真是讓人大開眼界,那么關于那份契約怎么回事?也就是莫氏家族愿意歸還落葉領的那份契約,莫也不可能簽字的。”

        云中鶴道:“那份契約是小人偽造的,不管是莫也城主的字跡,還是祝天放院長的字跡,我都能模仿得一模一樣。”

        澹臺滅明道:“是嗎?那我的字跡呢?”

        云中鶴道:“也能模仿得一模一樣。”

        澹臺滅明笑道:“云傲天,你還真是多才多藝啊。”

        云中鶴道:“我從小生長在市井,就是擅長這些奇技淫巧。”

        澹臺滅明道:“那你就模仿我的字跡,寫幾個字看看?”

        “好!”云中鶴道:“我已經帶來了。”

        云中鶴獻上一張紙,上面就是模仿澹臺滅明的字跡,隨便寫的一段文章。

        拙劣得不堪入目的文章,澹臺滅明肯定沒有寫過。

        看這云中鶴模仿他筆跡寫的這篇文章,澹臺滅明的目光越來越凝聚,越來越冷。

        因為這和他的筆跡真是一模一樣啊,連他自己都看不出任何破綻。

        然后他笑道:“真是神乎其技啊。”

        云中鶴道:“盟主大人過獎了,對于我的求婚提議,您覺得如何?”

        澹臺滅明道:“我本是愛才之人,但你這才藝太妖了,恐禍亂我無主之地。所以你這雙手,我沒收了。”

        “來人,將云傲天的雙手砍掉!”

        隨著澹臺滅明一聲令下,進來了幾名武士,直接將云中鶴的雙手按在桌面上。

        一名女武士舉起戰刀,猛地落下,就要將云中鶴雙手砍斷。

        “慢!”云中鶴大喝道:“澹臺家主,你這是要砍掉你的未來霸業嗎?我來給你表演一個奇跡,如何?請您做好思想準備,因為接下來一幕會很震驚。”

        ……………………

        注:本書1月1日上架,緊張得無法呼吸!

        有推薦票的恩公,請賜我幾張,讓我喘氣也能輕松一些,拜托大家了!

真人捕鱼比赛多种电玩 贵州十一选五官方下载 广西快三开奖数据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基本 股票大盘 基金配资多少倍 湖南快乐十分apk 银行理财产品排行 pk10北京开奖直播视频 河南十一选五奖金分配 黑龙江11选5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111期 极速飞艇5000方案 和讯股票 市盈率最低股票排名 大发快三网址链接 山东十一选五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