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史上第一密探在線閱讀 - 第68章:云中鶴謀略大才!驚艷

第68章:云中鶴謀略大才!驚艷

        井氏家族賣出去的鹽,吃死了幾百人。

        井氏家族的白銀鹽井塌方,埋死了一千多人,包裹一百多名童工,一百多名諸侯聯盟的官員和商人。

        瞬間!

        井中月完全驚呆了,絕美的面孔失去了所有的血色。

        馬車之內,死一般的寂靜。

        足足好一會兒后,井中月抬起美眸,望向了云中鶴。

        竟然……全中!

        云中鶴真的僅僅憑著一份報告里面幾句話,斷定了這場災禍。

        而且報告上的時間,還有莫秋的態度,判斷出用最快速度趕回去已經來不及了,判斷出災禍已經發生了。

        這等智慧,真真是嚇人啊。

        云中鶴接過了冷碧手中的情報,細細閱讀。

        而此時他腦子里面浮現洗玉城少主莫秋的眼神,笑容。

        禽獸,畜生。

        不,連禽獸畜生都不如啊。

        簡直滅絕人性。

        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竟然害死幾千人。

        先讓裂風谷白銀鹽井出產的鹽有毒,吃死了幾百人,但是卻引而不發。

        悄悄組織諸侯聯盟的官員,商人,還有大贏帝國,南周帝國,西涼王國的商人前來秘訪,尋找毒鹽的真相。

        而來到鹽井之后,發現了慘絕人寰的一幕,竟然動用了一百多名童工,最小只有六歲,傷痕累累,遍體凌傷。

        緊接著,鹽井出現塌方,甚至爆炸。把一千多人埋在里面,死傷無算。

        鹽礦和普通礦一樣,也是要挖得很深很深。我們中國古代到后期的鹽井才是窄口,早期都是大口深井。

        裂風谷的白銀鹽井也是大口深井,而且巨大無比,深達百米,里面溝壑縱橫,還有許多燒鹵池。

        云中鶴本以為爆炸是挖透了天然氣礦,結果不是,而是因為塌方封閉導致巨大的鹵池蒸汽爆炸。

        這看上去多像是一條陰謀鏈啊。

        裂風谷出產毒鹽,吃死了幾百人。

        諸侯聯盟大會派人前來秘密調查,結果發現了鹽井內駭人聽聞的虐待童工事件。

        為了掩藏罪行,白銀鹽井喪心病狂制造了塌方,把一千多人埋死在里面。

        莫氏家族這是真正的絕戶計啊。

        甚至唯恐不能將裂風谷置于死地,直接弄進去一百多名童工。

        這還不算,還有南周帝國,西涼王國,大贏帝國的,諸侯聯盟大會的官員,全部被坑死在里面。

        這等狠毒的手段,真是駭人聽聞啊。

        眾所周知,井中月對童工一事是非常嚴厲的,任何礦井的工人,絕對不能小于十六歲。一旦發現有一名童工,采用連坐之罪,主管直接罷職,并且鞭笞三十。

        也正是她的重視,所以童工之事才會出現在報告上。

        然而白銀領鹽井塌方的時候,這里面莫名其妙多了一百多名童工的尸體。

        這當然是洗玉城莫氏家族的手筆,而且白銀領里面的人也脫不了干系,肯定有人勾結莫氏家族,導演了這一場驚天的悲劇。

        這一幕又何等之熟悉啊?

        現代地球不也屢見不鮮嗎?魔鬼哪里都有,君不見敘利亞那些無辜可憐的兒童嗎?

        而且賣出去的鹽吃死了幾百人,這是要斷絕井氏家族所有財路啊,進而斷絕井氏生路。

        正所謂,地獄空蕩蕩,魔鬼在人間。

        云中鶴見到莫秋的時候,就只覺得這個人很厲害,不簡單。

        然而此時……

        真的仿佛見到了此人頭頂的魔角,嘴里的獠牙。

        難怪在山谷城堡里面,他見到寧清的報告之后,非但半點不著急,反而直接承認了寧清報告的權威性,而且還上演了一出大義滅親,要嚴厲制裁秋水城。

        原來他早就胸有成竹,智珠在握啊。

        這個聲東擊西計策,用的妙啊?

        利用寧清的調查報告,把裂風谷井中月的注意力全部傾注在這邊。

        這樣他就能夠在白銀領那邊策劃驚天的陰謀。

        厲害,厲害啊!

        ………………

        井中月很快就冷靜了下來。

        “云中鶴,一切都被你算準了,絲毫不差。”井中月道:“你僅僅憑著一份報告的幾句話,就算準了這一切。莫秋固然智計無雙,你也不差他。”

        云中鶴就是通過報告上的三處蛛絲馬跡,其中兩處都是白銀鹽井周圍發現狗尸,死狀有些奇怪。第三處就是偶然發現童工,表情木訥呆滯。

        然后再配合莫秋的表現,進而推算出來的

        云中鶴道:“我倒是寧愿我沒有猜中,簡直滅絕人性,該千刀萬剮。”

        井中月淡淡道:“回吧,掉頭回野豬領城堡。”

        真正大禍降臨的時候,井中月反而不急了,顯得非常冷靜。

        兩百名騎士拱護馬車,折身返回。

        進入城堡之后,井中月道:“開會,請左岸先生。”

        她沒有叫陳臨和于燈兩名幕僚,因為她知道云中鶴不喜歡這兩個人。

        …………

        城堡書房內,只有四個人。

        井中月,冷碧,左岸,云中鶴。

        裂風令聞道夫在裂風城中主持局面,而楚昭然幾天前也已經返回裂風城。

        他和冷碧二人,任何時候都需要有一個人留在裂風城內。

        聽到云中鶴僅僅憑借一份報告中的半句話,就一定算準了這一場災禍之后,左岸軍師昏暗的眼睛猛地一亮,充滿贊賞望著云中鶴。

        “主君,發生了這場災難,固然讓人心痛。但是得到了云中鶴這名奇才,也是莫大之驚喜。”

        井中月道:“云中鶴說得對,這將是近年來我們面臨的最大危機,或者說是滅頂之災。稍有不慎,別說收不回落葉領了,就連井氏家族的百年基業也會徹底灰飛煙滅。”

        “這件事情,要嚴厲追究責任人,該抓的抓,該殺的殺。”

        “但是,事情已經發生了,災難已經發生了,就不要怨天尤人。更加不要責怪敵人過于殘忍,把希望寄托在敵人的仁慈,本就是天真的。”

        “左老,云中鶴,我們的時間不多了,可能僅僅只有幾個時辰。”

        “在這幾個時辰之內,我們要制定接下來所有的戰略部署,如何應對這一場危機,如何度過這次的滅頂之災。”

        “云中鶴,你先說。”

        云中鶴起身,朝著井中月拜下,又朝著左岸軍師拜下。

        整個過程,他沒有再詼諧,也沒有得意,而是非常嚴肅。

        裂風谷最艱難,最危險的時刻到來了,他需要和井中月一起共渡難關。

        他并沒有立刻說話,而是在腦子不斷地思考。

        他有一個習慣,一邊思考,一邊走路。

        所以,接下來半個時辰內,他就在書房內不斷地打轉。

        沒有人催促他,雖然冷碧內心非常焦躁,但也靜靜地等待。

        整整半個時辰后。

        云中鶴思考完畢了,他來到了一張地圖面前。

        云中鶴道:“主君,我們面臨一切危機的根源都在落葉領。”

        “五十年的租借時間已經到了,但莫氏家族不愿意歸還。因為落葉領此時也已經成為了莫氏家族的命根子,為了落葉領洗玉城的莫氏家族愿意付出任何代價,所以才有了這次聳人聽聞的白銀鹽井慘案。”

        洗玉城如今每年的糧食產量,有七成全部都來自落葉領。若是歸還落葉領,那就不是傷筋動骨,而是直接從腰部截肢了。

        “我們的鹽有毒,吃死了幾百人。這一次白銀鹽井慘案,死了一千多人,包括一百多名童工,還有諸侯聯盟大會的官員,三大國的商人。”

        “毫無疑問,我們裂風谷將會遭受最最嚴厲的制裁,甚至遠不止制裁。”

        “按照道理說,我們現在應該想盡一切辦法去查清真相,查清楚是誰和莫秋勾結,制造了這一次慘案,還裂風谷一個清白。”

        這話一出,井中月繼續聆聽,冷碧點了點頭,覺得有理。

        “但這樣的話,就反而落入了莫秋的陷阱了,只能白白浪費了巨大的資源。”云中鶴道:“這個案子,查不清楚的。不管是毒鹽一事,還是鹽井慘案一事,查清楚了也沒用,我們注定會被千夫所指。”

        眾人點頭,造謠一張嘴,辟謠跑斷腿,有些時候真相無用。

        云中鶴道:“我們想要解決這一場危機,必須抓住另外一個根源。”

        井中月道:“什么根源?”

        云中鶴道:“而這場危機的根子,其實不是莫氏家族,而是在無主之地的第一諸侯,澹臺家族。”

        頓時,井中月眼睛一亮,道:“繼續說。”

        云中鶴道:“澹臺家族野心勃勃,想要統一整個無主之地,建立聯合王國。但是這是一件非常艱難的事情,需要其他諸侯的支持,尤其是排名前幾位的大諸侯。但是這些諸侯胃口大得很,澹臺家族很難滿足這些人的胃口。所以只能有一個辦法,慷他人之慨!犧牲裂風谷,換取秋水城和洗玉城的支持。”

        “所以,這次制裁我們裂風谷表面上是莫氏家族,實則是諸侯盟主澹臺家族。”云中鶴道:“有一句話說得很好,混亂是向上的階梯。只有制造混亂,野心家才能把握機會,而澹臺家族就是最大的野心家。”

        “混亂是向上的階梯?”左岸軍師又重復了一遍,對這句話大為驚艷,問道:“這句話是誰說的?”

        “小指頭,一個開青樓的家伙。”云中鶴道:“所以我們解決問題的關鍵,不在于莫氏家族,而在于澹臺家族,功夫在于詩外。”

        這就讓人非常驚艷了,云中鶴一語道清了裂風谷危機的絕對真相。

        “再然后呢?”井中月又問道。

        云中鶴道:“澹臺家族之前其實并沒有徹底做好決定,他們還是舉棋不定的。”

        “舉棋不定什么?”井中月問道。

        云中鶴道:“究竟是該犧牲我們去拉攏莫氏家族,還是應該犧牲莫氏家族來拉攏我們。”

        “為何這樣說?”她又問道。

        云中鶴道:“幾個月前上一次諸侯聯盟大會關于制裁裂風谷的提議,只是引而不發,沒有徹底落實,而是要等待寧清的報告出來。”

        “如果澹臺家族已經決定了犧牲誰的利益,那這個制裁早已經下來了。現在澹臺家族把這個誘餌丟了出來,讓我們裂風谷和洗玉城如同兩條惡狼拼命撕咬,兩家拼命討好澹臺家族,而其他諸侯也都紛紛看戲,等著分肉。如此一來,澹臺家族這個盟主就處于絕對的主動地位,作為一個高高在上的仲裁者。”

        “主君,這位澹臺家族的主人是誰啊?很了不起啊,不但野心勃勃,而且政治手腕驚人,絕對是一代梟雄。”云中鶴問道。

        “澹臺滅明!”井中月道:“這也是我父親最敬佩,甚至敬畏的人。”

        云中鶴一愕,竟然用這么威風的名字,這在地球上可是孔子的七十二門徒之一的名字。

        云中鶴道:“主君,你是不是拒絕過澹臺家族的求親?”

        “你如何知道?”井中月詫異問道。

        云中鶴道:“因為這樣最符合澹臺家族的利益,娶了你就等于擁有了裂風谷這個最核心的戰略要地,而你又是女人為主君,澹臺家族不會放過這么巨大的誘惑。”

        “沒錯,澹臺家族卻是向我求過婚,但是我拒絕了。”井中月道。

        云中鶴道:“所以現在澹臺家族已經下了八成的決心,犧牲裂風谷拉攏莫氏家族。而且作為祭品,將來分食裂風谷的會有好幾家諸侯。犧牲一個裂風谷,換取幾家大諸侯的支持,這個生意非常劃得來,這就是我們所有危機的根源,也是這一次白銀領鹽井慘案的根源。”

        “這次白銀鹽井慘案的始作俑者是莫氏家族,但沒有澹臺家族的默許,莫氏家族也不敢做出此事。”

        井中月絕美的面孔更加寒霜密布,云中鶴分析得完全透徹了,這就是裂風谷面臨的困局。

        “云中鶴,面對眼前危機絕境,你可有破解之法?”井中月問道。

        一眼望去,裂風谷眼前的危機,完全是無解的了。

        仿佛是必死之局了,而且是百年基業灰飛煙滅的慘烈結局。

        然而,云中鶴點頭道:“有,有破局之法。按照我的計策,不但能夠破解這一場危機,甚至還能奪回落葉領!”

        這話一出,在場所有人徹底驚詫,不敢置信。

        都面臨這個絕境了,完全看不到一絲希望啊?

        云中鶴竟然說不但能夠破局,竟然還想著奪回落葉領?

        聽上去有些白日做夢啊。

        ………………

        注:今天九千字更新,相當于三章了,諸位恩公還有票嗎?給我好不?

真人捕鱼比赛多种电玩 11选五5开奖新疆 今天股票行情指数多少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 手机重庆时时开奖视频 辽宁11选五中奖技巧 排三今晚开奖 十一选五上海的开奖号码 沪深股市行情指数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精准计划 博彩网 广东36选7玩法详细介绍 六合开奖现场直播 日经道·琼斯股票指数 江西快三结果 假钱掉色还是真钱掉色 中国福利彩票快乐双彩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