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史上第一密探在線閱讀 - 第59章:這一刻!云中鶴逆天了

第59章:這一刻!云中鶴逆天了

        很快,這群人沖到了寧清大人的房間之外。

        見寧清乳母守在了這里,更加覺得有鬼。

        寧清乳母猛地站起,尖聲道:“你們這是干什么?小姐在睡覺,她睡覺很輕的,不能被吵醒的,你們不能進去。”

        這女人的表情一臉慌亂,更顯得有問題。

        頓時幾名調查團的官員大喜,猛地一把將她推到一般。

        來到寧清大人房間門,猛地一踹。

        “砰!”房門輕而易舉被踹開了。

        十幾個人涌入了房間之內。

        頓時聞到了迷人的香味。

        不僅僅如此,地上還散落了幾件衣衫。

        顯得尤為香艷。

        這,這分明是奸情現場啊。

        在場十幾人,有的興奮無比,有的憤怒無比,有的激動無比。

        但毫無疑問,每一個人都面孔通紅,幾乎無法呼吸。

        再看床上。

        分明是兩個人睡在一起的,而且姿態還非常緊密。

        寧清大人確實和人在通奸,證據確鑿了啊。

        有的人心碎了,甚至感覺到三觀都被摧毀了。

        寧清大人啊,你是我們心中的女神啊。

        您是守身如玉的啊,現在你不但和人通奸,而且還和一個又老又丑的乞丐。

        這不僅僅是重口味了,完全是變態惡心了。

        但在場幾個人又本能地覺得呼吸急促,因為這被窩下面就是寧清大人的迷人的身體了。

        她和這個男人剛剛廝混過,甚至連衣衫都來不及穿吧?

        寧清大人的身體啊,誰都沒有看過,但哪個男人不是朝思暮想,甚至在夢中都想要看到?

        “如今已經證據確鑿了,寧清不知廉恥,與人通奸,她不配再做調查團首領了,她的報告也作廢了。”

        “準備一下,將寧清抓捕,鉆入囚車,帶回諸侯聯盟大會。”

        “這個云傲天,先騸割掉,再進行審判,讓他招供裂風谷的陰謀,然后用繩子牽著游街示眾,最后用石頭活生生砸死。”

        “小敏,你動手吧,去掀開被子,讓大家看看寧清大人的丑態!”

        兩名女武士上前,分別抓住了被角。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待著最震撼人心的一幕。

        等待寧清一絲不掛的身體。

        等著看她和云傲天老乞丐無恥糾纏在一起的模樣。

        這是歷史性的一幕。

        寡婦寧清完了。

        無主之地的傳奇才女完了。

        她的名聲比生命更加重要,這可是她完全不求回報經營了十幾年得來的。

        現在一切都要毀滅了。

        那個微不足道的乞丐云傲天完了,注定死無葬身之地。

        井中月的裂風城完了,注定遭到最嚴厲的制裁。

        “開!”兩名女武士猛地掀開被子。

        “老天爺啊,你降下閃電劈死這對無恥的狗男女吧。”

        “老天啊,你也洗不清這一幕的罪惡了。”

        “這是有史以來,最丑陋的奸情啊!”

        所有人瞪大眼睛,每一幕都舍不得放過。

        然而……

        下一秒他們驚呆了。

        他們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天,天!

        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啊?

        是我的眼睛出現幻影了嗎?

        首先,確實很震撼。

        被窩里面確實有兩個人,而且還摟在一起,交頸而眠。

        但摟住寧清的是一個女人啊,壓根就不是那個老乞丐。

        乞丐云傲天在哪里?!

        在哪里?!

        這明明是一個美麗的讓人不敢置信的女人,那種清純中帶著嫵媚的面孔,簡直美得勾魂攝魄。

        在枕頭上這兩張臉蛋并排在起,如同并蒂蓮花一般迷人。

        而且她們的睡姿非常純潔啊,充滿了美好,完全是兩個閨蜜睡在一張床上,哪里有半點污濁?

        哪有半點奸情?

        甚至這個年輕的女子美麗完全不亞于寧清大人啊。

        這么修長的身軀,肌膚也是潔白如雪。

        她的面孔更是萬中無一,完全不亞于寧清大人,而且更加年輕嬌媚。

        在場中很多年輕男人看了一眼,幾乎內心就要淪陷了。

        現場唯有那個黑衣女子,整個腦袋仿佛都要被雷劈了一般。

        這……這究竟發生了什么?

        云傲天那個老乞丐去哪里了?

        明明是她親手打暈,然后塞入寧清被窩里面的。

        為何他不見了,卻多了一個活色生香的年輕大美人?

        天那?這究竟發生了什么啊?

        這是大變活人嗎?

        他不由得朝著中年女子望去,就是寧清的乳母。

        你不是一直守在門外,監聽里面的任何動靜的嗎?你不是說一只蚊子都飛不進來的嗎?

        那云傲天去哪里了?

        床上這另外一個大美人哪里來的?

        寧清的乳母也完全驚呆了,仿佛被雷劈了一般。

        更加不敢堅信眼前的這一幕。

        從頭到尾都是她在盯著啊,那個老乞丐怎么不見了?卻又多了一個絕美無雙的女子?

        “找,搜!”黑衣女人道。

        “云傲天肯定藏在房間內的某一個地方,掘地三尺也要挖出來。”

        然后,幾個人開始到處翻找。

        幾乎翻遍了每一個角落。

        然而,哪里有云傲天老乞丐的身影。

        黑衣女人目光不由得望向穿上的另外一個女人。

        她沒有聽過那句話,當排除了所有錯誤答案之后,剩下的那個不管再荒謬,也是真相。

        但她現在就是這么想的:這個嬌美無比的女子,會不會是……云傲天?

        于是她上前一步,就要將那個女孩揪出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個嬌美女子幽幽醒來。

        她先睡眼朦朧看了周圍人一眼。

        然后,她猛地用被子裹在身上,發出一陣驚呼。

        “你們……你們是誰啊?為何闖進我姐姐的房間內?”

        這女孩聲音太好聽了,妖媚清秀,比女人還女人啊。

        這個時候,連黑衣人都呆了,打消了自己荒謬的念頭。

        就算云傲天能夠把自己化妝打扮成女人,但是這兩人的顏值天差地別。

        眼前這個女孩,比世界上所有的女人,都還要女人啊。

        沒有喉結,肌膚如玉,關鍵這聲音柔美迷人,連女人都發不出這樣的聲音,更何況是男人。

        而且大家其實也已經看到了,這個美麗的女孩剛才胸口是隆起的,而且還有溝壑,尤為迷人。

        百分之百女人。

        “我是寧清姐姐的干妹妹,我爸爸是公爵,你們是誰?為何要闖入我們的房間?我要生氣了!”這個女孩頤指氣使寒聲道:“回去之后,我一定要跟我爹爹說,還要給寧成主說。”

        靠!

        她口口聲聲寧成主的名字,而不是寧大人,寧城主,那可是無主之地的第二諸侯啊,她口中沒有半點敬意。

        顯然這女孩來頭極大,只怕不是南周帝國的貴族,而且還是一個公爵。

        “滾出去,滾出去……你們給我滾出去。”

        “是,是,是……我們立刻出去,小姐千萬不要生氣,千萬不要生氣。”

        這調查團官員大部分是什么人?

        其中三分之一是被洗玉城,秋水城收買的。

        有極少數被裂風谷收買了。

        還有一部分人,都在暗暗為澹臺家族效忠。

        但還有一小半人,都是一些清高的讀書人,又酸又臭,又固執,又清高的那種。

        而這群人大部分都是被寧清的魅力吸引過來的,把她當成了一輩子的女神。

        之前聽說寧清和人通奸,而且還是一個又老又丑的乞丐。

        他們完全驚呆了,甚至都要氣炸了,整個人生觀都要受到徹底的顛覆。

        所以他們最生氣,最積極要來抓奸。

        但是現在,發現和寧清大人睡在一起的,分明是一個絕美無雙的大美人,而且還是一個貴族千金。

        頓時,他們內心仿佛要歡喜炸了。

        假的,根本就是假的。

        寧清大人還是那么冰清玉潔。

        還是那么圣潔無雙。

        我們的仰慕是沒有錯的。

        我們的偶像沒有崩塌。

        太美好了!

        不過睡在寧清大人身邊的這個女孩是誰啊?

        也……太美了啊。

        我感覺自己好像要戀愛了。

        不,我已經淪陷了。

        就在這群群人要出門的時候。

        忽然,那個年輕的絕色美人又道:“慢著!這件事情不能就這么算了,平白無故的為何會有人來抓奸?你們是想要來陷害我,還是陷害寧清姐姐,這件事情一定要查出來。”

        “對,對,對,這件事情一定要查出來。”調查團的大半官員都振臂高呼。

        太可恨了。

        竟然污蔑我們的寧清女神和人通奸,害得我們的心差點都碎了。

        絕對不能饒了他們。

        “就是她,就是她……”其中一名年輕官員指著黑衣女武士道:“就是這個人,說要來抓奸的。”

        “把他抓起來,把他抓起來……”

        然后一群人蜂擁而上,直接把那個黑衣女子抓起,剛才打暈云傲天的便是此人。

        年輕的絕色女子道:“你們全部滾出去,去找一個大一點的地方,一會兒寧清姐姐親自審理,我倒是要看看,這背后究竟有什么陰謀,有什么企圖,究竟是哪個勢力在興風作浪,不但要毀掉寧清姐姐的名譽,還要毀掉她的生命。”

        這個美人句句如刀,捅向秋水城和洗玉城。

        眼前這個絕色美人是云中鶴嗎?

        當然是!

        他的長相本來就俊美無匹,而且還很妖。

        扮成女人的時候,絕對比女人還要女人。

        身材修長,沒有喉結,皮膚細膩。

        倒是有兩個點容易出破綻。

        一個是氣質,一個是聲音。

        但二十七號精神病人鬼娘一上身,就毫無破綻了。

        你找得出來比鬼娘更嫵媚動聽的聲音?

        找不到!

        你找得到比她更加婀娜妖媚的氣質?

        也找不到!

        這何止是女人,簡直是百萬中無一的絕色嫵媚大美人。

        一丁點兒破綻都沒有。

        這就是云中鶴的計策,難怪井中月驚呼太變態了!

        現在唯一的隱患就是,當寧清醒來之后,發現云傲天扮成一個女人和她睡在一個被窩,還摟著她的身體,會有什么反應?

        “對,對,徹底查清楚。”

        “徹底查清楚,看洗玉城和秋水城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陰謀。”幾名仰慕寧清的官員,還有被裂風城收買的官員紛紛高呼。

        在絕色美人云傲天的引導下,反攻的序幕正式拉開。

        現在絕地反殺的時候到了,憑借我云中鶴一人,便可扭轉乾坤。

        哈哈哈!

        桀桀桀桀!

        ………………

        注:一定是我跪舔得不夠用心,推薦票少了呢。我一定再接再厲,渴望諸位大人垂憐!

真人捕鱼比赛多种电玩 上海11选5走势图 安徽11选5前三遗漏数据 牛配资 今日股票在线查询 股票涨跌幅度计算方法 内蒙古快三开奖预测 云南时时彩开奖时间 浙江20选5开奖视频 今天上海快三推荐号 孟加拉股票指数 江苏11选五遗漏数剧 山东十一选五技巧 湖北11选五的玩法规则 2020体育彩票开奖结果 贵州11选5前三直走势 贵州11选5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