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修仙之輩在線閱讀 - 第二卷 修士 第45章 修仙與天斗是鬼話

第二卷 修士 第45章 修仙與天斗是鬼話

        “姜彤師弟,你的靈根顯示什么顏色?”江平搞不懂師父為何說自己深橙色的靈根是天才,想不通便不去想了,轉了話題問姜彤。

        師父門下僅有自己和姜彤兩名弟子,以后要互相協助。萬一師弟被人欺負了,自己也好能出手幫他。

        “我的是青色啊,我爺爺說,我的靈根石極為優秀呢!”姜彤并未對自己的優秀的靈根而得意,師父夸贊了江平卻沒夸他的靈根,讓他有些郁悶,甚至覺得他的靈根一般般。

        其實說起來,青色的靈根不說在青石門,便是修真界也是極為優秀的。藍色的靈根和萬年難得一見紫色靈根實在是太罕見了!

        但,好的靈根并不意味著一定能成為極厲害的人物,還需要后天的努力和悟!

        大家的起點是相同的,靈根好意味著速度快,但不意味著能比普通靈根修士先抵達終點。就像王銘的天才徒弟,絕對的優秀靈根,可是又能怎樣,還不是早早夭折。

        槍打出頭鳥,鶴立雞群便容易成為別人的目標,人死了,總比不上差一些的靈根吧。

        “不對,你剛才叫我什么?師弟?”姜彤指著江平的鼻子,他這才明白過來,氣的咬牙切齒,“你被師父罰在戒門搬石六年,我僅四年,比你多修煉兩年時間,肯定比你先達到種靈!你要叫我師兄!”

        江平沒理這個話茬,輕笑道:“你沒聽師父說我是天才么,天才當然比笨蛋快一些。”

        “師父說你是你就是了?你忘了橙色的靈根石?”姜彤板著一張小臉冷哼,突然又想起什么,“你說誰是笨蛋,你才是笨蛋!壞師兄!呸,壞江平!”

        江平哈哈大笑,人之初性本善,姜彤本就是一個小孩兒,未經過坎坷風浪,心思純白,最初見他之時比較冷漠不愛理人,這不過是小孩兒防備的本能反應,并不是姜彤真的傲氣和冷漠。江平摸透了他的心思,自然不會計較之前的事兒,反而經常拿言語調侃他。

        “雖然不知師父為何讓我在戒門待六年,但師父定有自己的用意,我見識淺陋,本領低,還是聽師父的好,師父不會害我。他讓我修煉十遍,我就練一百遍!只有這樣,我才能在最短的時間里回到成安縣城。”江平心下想定,更加堅定了成為強者的決心。

        姜彤見江平沉思,便沒有打擾,盤膝而坐,按著王銘指點修行之法運氣調息,感應天地元氣。

        天地元氣無處不在,看不見摸不著,只能靜下心來去感應,然后運用修行之法將元氣納入體內,完成周天運轉。

        “嘭!”

        石洞內,一只黢黑的黑熊被丟在地上,它手腳被繩索綁住,極力掙扎也不能掙脫。它體長近九尺,體毛黑亮而長,胸口下頦有一處v形白斑,頭源耳大,嘴巴短而尖,眼睛極小,像是兩顆蠶豆鑲嵌在臉上。

        “師父!”江平姜彤兩人起身行禮,“您這是去打獵了?”

        “多年沒去狩獵,手法生疏了,若不是用了仙法,還真降不住它。”王銘笑了笑示意兩人坐下,自己如同變戲法似的變出一個烤架和調料。

        伸手在黑熊前面一揮,黑熊的前腿掉落下來,王銘手一招,便將熊腿穿在橫木上。

        “嗷!”

        黑熊驚天動地的痛呼響徹整個山洞,黑熊突然被人割掉熊腿,鮮血淋漓的流在身上,渾身顫抖的疼的嗷嗷直叫,叫聲穿透耳膜使得耳朵隱隱作痛。

        姜彤躲在江平身后,不知是害怕還是不忍,連腦袋都不敢在伸出來看一眼。反而江平,面色不變,靜靜地看著師父要做什么。

        王銘將熊掌剝了皮,右手掐訣一指,熊熊火焰從指間噴出,如同一條火蛇!速度之快,也就在眨眼之間。

        “滋!滋!”不知是熊血還是熊體內的油脂碰到火焰發出的聲響,不一會兒香味便出來了,然后將熊腿抽筋,將材料按著順序撒上,甚是熟稔。

        黑熊的叫聲更加凄厲了,若不是王銘在洞口加了結界,早把巡游執事吸引了來。

        江平突然明白了什么,他發現,師父和自己的父親江不棄居然是一樣的教導方式,怕什么就讓見什么,只有見慣了殘忍,才能不會生出惻隱之心丟了性命。

        師父并未講出來,但是他做了,能不能體悟到,那就要看個人悟性了。

        姜彤慢慢的將自己的身子移出江平的背部,拿眼時不時的看嗷嗷直叫的黑熊,臉上滿是不忍之色,但又不敢為黑熊說話。

        “姜彤,這只黑熊是專烤給你師兄吃的,他吃完后你再吃。江平身體不能運轉大周天,還需些血肉之食。”王銘將手中的熊肉遞給江平,“你體內血氣不足,使得你身體羸弱,神也弱,不能運轉大周天,這是身體的自我保護,貿然運氣沖過大周天,神控制不住,只會讓你經脈里靈氣混亂不堪,輕則經脈損傷,重則斃命。”

        “我會教你《啟靈小周天琺》,你用它運轉小周天三萬六千次,達到丹田內靈氣如云堆積,可御器飛行三百里!繼而將神從魂魄中剝離而出,神高一寸三分三,才能控制得住大周天運轉,之后你的修行之路將順暢無比,比什么極品靈根也差不到哪里去。”

        王銘摸著下巴處的小胡子,清徐的面龐有些感慨,他見過天才,但是他沒創造過天才。

        以江平的資質絕對是一般,或者能說成差的那種,遇到庸師,只能耽誤了江平的潛力。或許整個青石門,也只有自己能教他了。

        之所以王銘有如此底氣,是因為他自己身體和江平相同,不能運轉大周天!

        家人不重視,恩師不重視!

        是他王銘自己不甘心!用命摸索著,吃過的苦比江平要多了太多。終于讓他從本質上找到為什么不能進行大周天運轉的根本原因,用這種方法突破了身體桎梏。

        說到底是資質太好,又不平衡,天生的神并不能完全能控制住靈氣運轉,導致身體自行控制不能運行大周天。

        如果江平能懂得這些,他會明白,他錯怪了黑白球,黑白球所謂掠奪他的靈氣,其實是為他好。他身體羸弱,只是天生!

        若是江平知道這些,不知道會不會嘆老天待自己不公!

        “江平,你聽著,你可以修煉這門小周天功法,但是絕對不能將它練出來的靈氣抽靈種靈。”王銘的臉色變得極為嚴肅,江平姜彤二人現在明白,師父只有重視了才會有這種神色。

        “師父,請您指點江平。”江平起身,躬身道。

        “所謂種靈,是抽取靈氣之靈,但你們兩人可知什么是靈氣之靈?”王銘問道。

        江平思索了一下,突然想到,難道是它?

        “大周天運轉來的靈氣才有靈氣?”

        “不錯,確實是大周天運轉來的靈氣才有靈,這個靈是‘靈性’,這個靈是你自己本身的靈,通過大周天運轉,有了自己的靈性,小周天是沒有的,它的靈,是假靈!沒有靈性!土精中含你的靈性,靈氣之靈也是你的靈性,只有這樣,土精才能孕育靈性,將靈性孕養到極致,長出三花,長出的三花才是自己完美的三花!”

        江平和姜彤呆了呆,修煉實在是太復雜了,一步錯可能就會步步錯,一步錯就需要花十倍百倍的時間來彌補!

        要不然說修士修煉的時間長呢。大部分是在把自己走的彎路,再次彌補回來!

        “師父,這熊肉可以吃了么?”江平見熊肉焦黃里嫩,又想到熊肉可以轉化為靈氣,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問道。

        王銘哈哈大笑,將手中的熊肉遞給了江平。

        “江平,姜彤,你們二人記住,道不可輕傳!你們二人雖是我的記名弟子,但我能教給你們的都教了,親傳弟子也不過如此而已。但你們二人僅于此,切不可再輕傳。”

        “修仙是與天斗這是鬼話,與人斗才是真理!”

        “修仙本就是在過獨木橋,人多了,橋會坍塌的。”

        王銘見到他們疑惑地神情,嘆了口氣。

真人捕鱼比赛多种电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