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諸天之從新做人在線閱讀 - 第六百零一章 有本事你就放開我

第六百零一章 有本事你就放開我

        少林寺,達摩堂中。

        兩具赤著上身的尸體,赫然擺在佛殿正中,周圍一群老僧,滿臉沉痛悲憤,默然無語。

        這兩具尸體,自然便是玄寂和玄痛的。

        在他們胸口處,各有一個猶如被朱筆畫了一筆般的淡淡紅印,那正是他們的致死之因。

        “阿彌陀佛……”良久壓抑的沉默后,玄悲緩緩開口,“敢問方丈師兄,接下來,我寺當作何打算?”

        玄慈面露苦色,嘆道:“罪過罪過,當年貧僧誤信人言,以致鑄成大錯。昔日因,今日果,萬般罪孽,便由貧僧來承擔吧。”

        “方丈師兄又何錯之有?”一個僧人站出來,臉帶悲憤,皺眉大聲道。

        此僧名為玄渡,是戒律院長老,平日里,和玄寂最為親近。

        “三十年前,方丈大師所殺的,莫非不是契丹人嗎?”他情緒激動道,“而雁門關一役后沒多久,遼國便發兵寇關,焉知這兩件事沒有直接聯系?貧僧以為,當年遼人之所以沒有繼續派武士來少林盜取經書,就是知道我少林有所防范,所以才改變目標的!”

        這句話,頓時引起很多僧人附和,現場嗡聲一片。

        “玄寂師兄和玄痛師弟乃我少林當代長老,身份尊貴,他們就算有錯,也自然有我少林寺規處置,如何能讓人這般輕易取了性命?”玄渡悲憤繼續道,“更何況,焉知那晚來的兩個蒙面人,不是那何邪和喬峰故意找人來誤導我們?”

        “事情尚未有定論,他們憑什么殺了我少林僧人?”

        隨著玄渡一聲聲質問,佛堂中,頓時群僧都情緒激動起來。

        玄悲雖盡量解釋,但他這次出去澄清真相,一來沒有得到方丈允許,二來眼睜睜看著師兄弟被殺,少林何時遭受過如此屈辱?

        所有人嘴上不說,但心里又哪個不怨他?

        最終,少林依然是一邊倒的局勢,玄悲和玄難的聲音,還是淹沒在一聲聲憤怒的指責聲中。

        玄慈的神色漸漸平靜下來,淡淡道:“既如此,我寺便要占據主動!玄渡,玄慚二位師弟,你二人委派弟子廣發英雄帖,我少林一月十五召開英雄大會,廣邀天下群雄,澄清此事!”

        “玄止,玄鳴兩位師弟,你二人去查探那二位蒙面人的真實身份……”

        “玄念、玄石,你二人……”

        隨著玄慈一聲聲令下,整個少林寺都行動起來。

        除了兩個人。

        玄悲和玄難,二人自始至終,都沒有接到任何任務。

        他們被邊緣化了。

        而與此同時,藏經閣中,一個白眉老僧一邊掃地,一邊呢喃搖頭:“本來無一物,何必惹塵埃呢?”

        太湖之上,曼陀山莊。

        鳩摩智已苦苦等了十五天,依然沒能等到慕容博的出現,以至他都產生了這樣的疑問。

        “慕容博,到底是不是你的生父?”他疑惑問慕容復。

        “混賬!”形容枯蒿的慕容復勃然大怒,“無恥番僧,你囚禁我這么久,到了現在還拿先父來侮辱我,你要殺就殺,要剮就剮,慕容復若是眨一下眼睛,便不算男子漢!”

        鳩摩智被罵也不動怒,而是嘆息著搖搖頭,道:“慕容公子又何必動怒?若非令尊威逼小僧,小僧又何必拿這種事誆你?”

        “哼,別說慕容博已經死了,就算他還活著,也未必會來找你!”一邊,一個冰冷的聲音響起。

        卻是王語嫣的母親,李青蘿。

        而在李青蘿不遠處,正在低頭看書的王語嫣也抬起頭,看向這邊,面帶憂色。

        鳩摩智綁了個大活人來這里,呆了這么久,主人怎么可能毫無察覺?

        早在十天前,先是王語嫣為了破解何邪留給她的難題,來到瑯嬛玉洞中查詢秘籍,卻被鳩摩智當場捉住。

        當晚,李青蘿來找女兒,也被點了穴道。

        鳩摩智自此鳩占鵲巢,以李青蘿母女二人為威脅,指使下人們端茶送水,伺候起居,這十幾天來,不時和那些救主心切的仆人們斗智斗勇,日子過得倒還算有滋有味。

        而他之所以沒有點住王語嫣的穴道,卻是因為那日他從背后偷襲王語嫣,王語嫣卻施展凌波微步,躲了過去。

        雖然鳩摩智很快就又制住了王語嫣,但他卻也認出了這是何邪的武功,頓時極為驚奇。

        一打聽之下,才知道是何邪傳給了王語嫣這門武功。

        鳩摩智對何邪又敬又畏,不想對王語嫣怎么樣,但畢竟此事事關他生死,他也不敢放王語嫣出去,任她呼朋喚友,引來麻煩。

        他干脆就讓王語嫣在這瑯嬛玉洞中自由活動,只是不能隨便出去。

        鳩摩智聽到李青蘿的話,也是微微皺眉。

        按理來說,慕容博早該來了,可偏偏他就直到現在也不來,莫非他真的篤定自己不敢拿慕容復怎么樣,所以有恃無恐?

        想到這里,鳩摩智目露兇光,又看向慕容復,慕容復頓時心中一凜。

        王語嫣敏銳察覺,立刻警惕,腳踩凌波微步,沖了過來,擋在慕容復身前。

        “大和尚,你又要對我表哥做什么?”王語嫣眉頭微蹙,輕聲道。

        鳩摩智郁悶地看著王語嫣:“王姑娘,你不是小僧對手,還是讓開吧。小僧幾次三番敬你讓你,是看在何少俠的面子上。但你總是如此,請恕小僧只能得罪了!”

        他這幾天,不是沒想過通過傷害慕容復來逼慕容博現身,可是每次都被王語嫣阻攔。

        “你也是得道高僧,何必非要和我表哥過不去呢?”王語嫣勸道,“你說你也有難言之隱,何不說出來,也許我們能幫上忙呢?”

        “小僧的事情,不勞姑娘操心。”鳩摩智嘆了口氣,“王姑娘,小僧不愿為難你,還是讓開吧。”

        王語嫣道:“你若對付我表哥,我也不活了。”

        又是這句。

        鳩摩智心中更加郁悶。

        他扭頭一看慕容復,不禁冷笑諷刺道:“慕容復,堂堂男人,竟需要一個女人來庇護活命,當真是丟盡了你慕容家的臉面!”

        慕容復怒吼:“番僧,有本事你就放開我,我和你大戰三百回合!”

真人捕鱼比赛多种电玩 深圳风采2010073 七乐彩中3个号多少钱 pk双面盘研发 青海快三开奖历史 股票分析方法基本分析法 排列五最准十专家杀号 广西快3网上投注 平安银行股票分析报告范文 好运快三走势图带连线 好彩1走势 石油股票代码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股票涨跌根据什么定的 排列5口诀 江西11选5彩票遗漏 河北排列7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