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猛獸直播間在線閱讀 - 0251 邊陲槍聲

0251 邊陲槍聲

        幫助當地林業局組建好普氏原羚的信息結構之后,劉偉帶著胖胖重新出發。

        這一次,他選擇在內蒙古更北部的區域前行,一條靠近中蒙兩國邊界的國道。

        政治有國界,但是動物無國界,世界自然保護聯盟達成了共識,國與國邊界范圍內活動的野生動物,兩國都有保護的義務。

        劉偉覺得,這條線路應該會有所收獲。

        物資補給車白天行駛的速度放緩了許多,一是因為來回的車輛多,二是白天的視野更好,有助于劉偉發現周圍的異動。

        離開鄂爾多斯的第三天中午,位于錫林浩特北部的叢林邊緣,劉偉聽到了幾聲槍響。

        槍聲是從叢林中傳出來的,還有回音,劉偉提高了警惕,在這塊無人活動的邊陲區域,聽見槍聲,劉偉腦子里產生的第一反應,極有可能來至于獵人。

        至于是偷獵還是正常的打獵,暫時不能確定,但是劉偉清楚一點,在中國范圍內,法律是不允許使用槍支打獵的。

        劉偉拿出手機地圖,放大,查看了現在的位置,與蒙古國的邊界不到五公里,他感覺這件事情有些復雜了。

        “停車”

        物資車抵達叢林外部的時候,劉偉叫停了司機。

        獨自帶著胖胖前往叢林。

        作為中國野生動物研究協會的會員,不可能遇到此事不管不顧,何況他還是開了掛的人。

        “胖胖,一會兒聽我的指令不要亂叫”劉偉囑咐道。

        “汪”胖胖揚起頭低聲的應道。

        進入叢林不久,劉偉在掉落的樹葉上面發現了血跡,順著血跡往前看去,時有時無,劉偉推斷中槍的動物應該是個大家伙,生命力頑強,在中槍之后還是奮力的奔跑逃難。

        “胖胖”劉偉撿起樹葉,遞到胖胖的鼻子旁邊讓它嗅了一下。

        胖胖立即明白了主人的意思,奔跑了起來,劉偉快速追了上去。

        十多分鐘后,劉偉在一顆大紅松前面再次見到了血跡,而且聽到了低沉的哼聲。

        僅僅憑借著喘息聲,劉偉無法判斷是什么動物。

        胖胖已經繞了過去,站立在紅松背后,它搖著尾巴,給劉偉示意已經發現了,它沒有叫出聲,因為劉偉下了命令,必須聽從他的指令。

        劉偉慢慢的走過去,逐漸進入視野的是一個龐大的身體。

        一只身體碩大的棕熊斜躺在大紅松露出來的樹根上,重重的喘息著。

        它看著劉偉和旁邊的狗,沒有任何反應,應該說它現在的身體已經支撐不了它做出逃跑或者恐嚇劉偉的反應。

        劉偉從它的狀態可以看出,傷勢很嚴重。

        走上前去觀察,棕熊的背部多處皮肉翻了出來,有的還在流血,有的呈半干結狀態,背部的絨毛也被粘成了一塊一塊。

        劉偉再往前走了一步,能夠看到鑲嵌在棕熊后背上的鋼珠,鋼珠陷入皮肉很深,只露出一點點的銀色。

        如果不及時救治,這只棕熊應該會失去生命。

        在中槍之后,還跑了這么長一段距離,它的身體遠超負荷了,支撐不了它繼續移動。

        劉偉打了報警電話,告知他現在的位置有人從事非法捕獵活動,然后詢問了當地最近的野生動物救助站。

        劉偉得到民警的回復后,決定先送棕熊去救助站,因為最近的派出所到這里也有二三十公里,等派出所的車來,恐怕是來不及了。

        他走到棕熊的腹部面前,棕熊大黑眼睛直勾勾的看著他,嘴里和鼻子都在喘息,它在分辨劉偉是不是剛剛對它開槍的人

        雖然確定了劉偉不是傷害它的人,但是它依然保持著警惕,使了力氣抬起了粗大的前掌朝著劉偉揮舞而去。

        劉偉輕松的躲開了。

        輕輕的撫摸著棕熊的側身皮毛,安撫它的情緒,“別激動,你現在受傷很嚴重,我是來幫助你的”

        棕熊聽不懂劉偉的話,但是它能夠感受到劉偉手掌輕輕撫摸它側身的感覺,很溫柔。

        劉偉抬起了棕熊的粗大手掌,試圖將它背起來。

        棕熊感受到了劉偉意圖,它雖然沒有過多的力氣去配合劉偉,但是它盡可能的放松自己,放松身上還能活動的肌肉,使劉偉不會太費力。

        棕熊的身體過于龐大,它的整個腹部完全壓在了劉偉的后背上,如果說身上沒有五點力量值和六點體力值的加成,遠遠超出了平常人的力量,估計劉偉會被壓在地上起不來。

        粗略估計這頭棕熊的體重起碼在300以上,標準的成年雄性棕熊體重,雌性的成年棕熊體重在目前世界個體數據統計中沒有超過270的。

        超過600斤的重量壓在了劉偉的身上,有點吃力,但是在承受范圍之內,主要是因為棕熊的腹部太寬,脊背太突出,劉偉雙手的長度無法固定住它,走起來左右搖擺,行走速度并不快。

        棕熊的嘴鼻在劉偉耳朵上邊喘息,氣息越來越重,越來越沒有規律。

        劉偉加快了速度,另外他又害怕這個時候盜獵的人追上來,如果是國外那些不要命的狂徒,不僅棕熊救不了了,他本人也會有危險。

        “胖胖,加”劉偉指著相反的方向下令。

        “汪汪汪”胖胖的精神狀態極佳,朝著劉偉手指的方向猛跑,然后狂吠,叫聲響亮,聲音在叢林里回蕩,透露著霸氣,人一聽,就知道是個狠角色。

        兩分鐘后,劉偉叫停了胖胖,然后加快速度往叢林外走,胖胖的叫聲是為了恐嚇盜獵者,就算沒有恐嚇到,聲音的方向和劉偉他們現在離開的方向相反,正常人都清楚狗遇到其他動物時都會狂吠,特別是比它體積大的動物,所以胖胖剛剛的狂吠聲可能會給盜獵者造成誤解,使它們朝著叫聲而去。

        物資車的司機正在抽煙,看著遠處背著一只熊的劉偉出來,頓時一驚,煙從嘴里掉下,褲子燙了一個洞。

        他趕緊跑上去看看情況。

        “怎么回事?”司機問。

        劉偉道:“它受傷了,被槍打的,你快去把后備箱整理一下,送它去救助站”

        “好”司機打開后備箱,將后排的座椅全部放下,物資往前挪,騰出一塊空地來,劉偉輕輕的將棕熊放到了后備箱中,五菱宏光的空間還挺大,能夠裝下棕熊。

        劉偉使棕熊保持匍匐的姿勢,保證它壯碩的身體不會壓迫到后背槍口處的神經血管。

        “去這里”拿出手機給司機定位。

        為了盡可能的節省時間,劉偉又給救助站去了一個電話,讓救助站準備好急救物品過來接。

真人捕鱼比赛多种电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