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蟲屋在線閱讀 - 第516章 醪糟牛奶

第516章 醪糟牛奶

        姜游放下手機,他將招才轉了個身,讓它的頭對著他,然后雙手攏住了它的頭,再順著毛,從脖子往下擼。

        招才漸漸瞇起眼睛,喉嚨里也發出了咕嚕咕嚕的聲音。

        安頓好曹明和翟小雷后,管諾在他的位置上坐下,喝了口水。

        姜游抬頭看了他一眼,說:“招才好像苗條了不少。”

        他停下了手,招才歪著頭在他的衣服上蹭了蹭,然后爬上扶手,再跳到地上,最后走到唐不甜腳邊。

        管諾說:“可能是我最近一直在和它過招,是要多實戰,多實踐,還有我看到b站上有人訓練了一直軍貓,一抬腿,貓就知道跳過去,我想著招才……”

        聽到管諾的話,曹明開口了,他問:“你一直和貓訓練嗎?”

        管諾說:“也有別的訓練的。”

        曹明提議:“下次我們試試招吧?”

        管諾看向曹明,覺得從他眼里看到了些挑釁,于是他說:“行啊,等下我們就去好了。”

        “現在沒有案子嗎?”翟小雷問。

        管諾回答:“暫時沒有,但是有研究所的任務。”

        唐不甜低頭看了眼招才。

        她拿起木刀,往外一伸,接著招才就跳了過去。

        管諾的余光看到了,他問:“科長你怎么做到的?”

        唐不甜木刀一收,她說:“它是山上的貓。”

        管諾點點頭。

        曹明和翟小雷交換了個眼神。

        “我也看過那個視頻,”孫宇走到招才面前蹲下,他伸出手,“握手,來,招才,握手。”

        招才抬了一下爪子。

        孫宇伸手握住了,他很高興地說:“它能聽懂我說的話。”

        ……

        姜游在辦公室里呆了一個多小時便回去了。

        接下來的幾天,他在家研究了一下羅鎮的美食,徒步沙漠的攻略,用理論武裝了一下自己,說服了一下唐不甜,然后下單了許多走沙漠的裝備。

        周四下午三點,姜游姜末唐不甜和管清彤在機場集合了。

        下了飛機,再轉大巴。

        到達羅鎮,在酒店辦理完入住,就已經九點多了。

        一路上,姜游就在飛機上吃了盒雞肉飯,早就餓得前胸貼后背了。做電梯去房間的時候,他說:“附近有家烤羊肉的,評價好像還可以,我們去吃吧。”

        “現在還開門嗎?”管清彤問。

        “還沒到十點,一般都開到十一二點的吧,我看下,”姜游拿出手機確認了一下信息,“對,到十一點半。我們放了東西就去吧。”

        “好。”唐不甜同意了。

        姜推著坐在行李箱上的姜末,走進了房間。

        放下東西后,他走到窗前,拉開窗簾往外看了一眼,視野一般,被幾幢樓擋著,只能看到些小路。

        他洗了洗手,又給姜末洗了洗手,接著拿了挎包便下樓去了大廳,等唐不甜和管清彤二人。唐不甜到的很快。他們一起又等了十多分鐘后,管清彤才下來。她解釋說:“剛才接了個電話,耽擱了一會兒。”

        “走吧,我真的要餓暈了。”姜游抱起姜末,率先往外走去。

        從酒店出去,拐了個彎,走了不到百米,就到了姜游說的烤羊肉店。此時店里的人依然很多,服務員向他們確認了人數后,帶著他們走進去,安排他們坐進一間剛收拾完的包間里,然后給他們上了八寶茶。

        姜游喝了一大口茶,開始看菜單,“你們要吃啥?”

        “你點吧,”管清彤神色有些疲憊,她說:“吃了早點休息,明天早上就出發。”

        唐不甜也說:“你點。”

        “我還想著睡個懶覺呢,”姜游翻著菜單,“弄個手抓羊肉,再來個烤羊排,手撕雞,枸杞苗吧,小白菜炒豆腐,然后再加個餅,差不多了……這個醪糟牛奶沒吃過,當飲料吧……”

        叫來服務員,點了菜。

        姜游把茶里的紅棗挑出來吃了,他說:“我看這個茶,感覺不應該叫八寶茶,里面起碼放了十幾樣的材料,應該叫十寶茶。”

        他看到姜末盯著茶看,卻不喝。

        他說:“你喝不喝?不喝給我喝?”

        姜末端起杯子,喝了一小口。

        最先送上的菜是手抓羊肉。

        清燉的羊肉蘸上了醬料,送進口里,酥軟嫩滑,不帶一絲膻味。

        姜游連吃了幾塊,終于感覺肚子踏實了。

        這時,清炒枸杞苗被端上了桌,夾一筷子,很爽口。

        他聽到管清彤問他,“你打算怎么查?”

        他抬起頭,“跟著你走啊,你不是應該都算好了嗎?”

        “我算了一卦。”

        “怎么樣?”

        “坎陷當前,得助而成,”管清彤抿了口茶,“剛才是老莊的電話。”

        唐不甜咽下口中的羊肉,抬起頭。

        “他查到了什么?”姜游夾了一塊羊肉,放在姜末盤子里。

        “他說,十八年前,特科成立的第八年,秋天,謝老師在羅鎮呆了大約一周的時間。”

        “還有呢?”

        “沒有了,明早朱文會過來和我們匯合,進了沙漠后,我帶路。”

        服務員推開門,把羊排和茴香餅送上了。

        一口羊排,一口餅。

        姜游一邊咀嚼一邊說:“等事辦完了,我們帶點羊肉回去吧,上次我買的那個什么羊肉,是好吃,但是和這里的,完全沒法比。”

        唐不甜看向管清彤:“謝東和孟元白認識?”

        “認識,可是……”管清彤輕皺著眉,“老莊說他向謝老師匯報孟元白的事后,謝老師想了很久,才想起來,他只說元白道人參與過三十一年前的事,是個很低調與沉默的年輕道士,如果十八年前他們在羅鎮見過面,謝老師不可能隱瞞的,更不可能是,不可能是他們相約在羅鎮見面。”

        “總歸會知道的,”姜游用濕毛巾擦了下手,“趕緊先吃飽了,再好好睡一覺,養足了精神體力,才好干活。”

        管清彤嘆了口氣,然后她又點了點頭,“是我多想了。”

        服務員端著一大盆的醪糟牛奶湯走了進來。“慢用。”說完后服務員就離開了。

        姜游唐不甜和管清彤三人,看著盆的體積都有沉默了。

        姜末手支著頭。

        雪白的液體里飄著紅色的枸杞與墨綠色的葡萄干。很漂亮。

        “這個你愛吃的。”姜游說著,就給姜末盛了一碗,然后他給唐不甜管清彤和他自己都盛了一碗。

        他喝了一口,說:“誒,這個還真不錯,甜甜的,好喝。”

        姜末碗里的湯水也見了底。

真人捕鱼比赛多种电玩 黑龙江省6十1开奖结果 下载黑龙江快乐十分钟 宁夏11选五开奖结果查看 湖北快3三形态走势图一 招财宝理财平台 吉林快3和值预测推荐 基金配资哪家好 天津快乐10分一定牛 排列3计划 体彩吉林11选5怎么玩 青海快三注册链接 私募股权投资班 北京快3人大小精准计划 大盘上证指数 排列三和值 快乐12技巧辽宁任选三